奕豹:中国为什么赶不上日本——问题和思考

                (一)

  我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因此有着中国人的劣根性——听陌生人说话首先得看这人是否有良好愿望和动机。怎样验证对方的愿望和动机?对于那些满口胡说八道的,那是很容易的。对于那些满口道德文章一脸正气凛然却在其字里行间言语中夹带胡说八道“私货”的,那有点难度。但日子一长,一个人要想隐瞒自己的愿望和动机,除非他面对的是一帮疯人院出来的白痴。

  林思云于我算不上是陌生人。要辑查他字里行间的“私货”,还是比较容易的。在林思云“中国为什么赶不上日本”一文中,随手可以拈出一些不是胡说胜似胡说的东西。

  比如他说:中国人妄自尊大而日本人谦虚好学。中国被西方列强痛打后,仍然对“中华文明天下第一”这一点深信不疑,把西方人侵略中国看作是“儿子打老子”来聊以自慰。

  比如他说:日本要成为一个文明国家就要和东亚这些“坏朋友”绝交,专心和欧洲的“好朋友”交往,把日本人改造成像黄皮白心的香蕉那样、具有白种人灵魂的黄种人。

  比如他说:中国人的世界观是“有好处时自己抢先,有困难时则让别人牺牲”。而日本人的克己奉公精神远远大于中国人。

  比如他说:日本人获得过二次诺贝尔文学奖而中国人尚未获得,中国人并不将此理解为中国现代文学落后于日本,而是理解为诺贝尔的评奖不公平。

  比如他结论: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日本,日本是一个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的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之一。而中国是一个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的、缺点和问题很多的民族。

  我很难相信一个对中华民族闭着眼睛说话的人会居有良好用心。朋友信誓旦旦地保证,林君是如假包换经得起DNA检验的中国人,而且就是其前辈惨遭皇军大屠殺的南京人,他虽用词激烈但用心大大的好。我笑了,因为中国人不会误解鲁迅,也同样不会误解林思云君。

  然而,现在研究林思云是何方神圣何许人物已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管林思云是南京人还是东京人,他至少说出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中国完全应该完全能够赶上并超越日本。你就是捐钱筹款雇董桂森那样的杀手到日本去把林思云给剐了废了也改变不了这个令13亿中国人不得不沉重反思的事实。

                (二)

  林思云说的不错:中国地比日本大,物比日本博,人口负担比日本轻。因此他认为“中国赶不上日本显然是中国人本身的原因所至。”你要驳斥这论断如同论证一加一不等于二那样困难。

  中国人是有过历史机遇。

  50年前,当毛泽东在天安門城楼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时,中国和日本的确都在一个起跑水平——带着长期战争后的废墟和创伤。

  但那时的中国人有着比日本人更优越的条件。

  那时的执政党是廉洁奉公朝气蓬勃的。

  那时的4万万5千万人民是奋发图强勤俭建国的。

  从那时起,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争当三好学生、四好职工、五好战士,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的良好社会风气蔚然成风。

  从1949年到1952年,在进行坚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同时,中国人民胜利完成了国民经济的恢复。三年来全国工农业总产值增长77.5%。1952年的粮食、棉花、钢材、原煤、发电、原油、水泥的年产量分别比历史上最高年产量高出8%、35%、32%、7%、18%、27%、20%。国家财政赤字消除,全国职工和农民的平均收入增加了70%和30%。

  因此林思云把今天中日之间的差距归因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的”,如果不是当代史的无知,就是内心深处的故意。

  我听过毛泽东在那时的录音讲话:

  “我们正在前进。

  我们正在从事我们的前人从未进行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我们的事业一定要胜利。

  我们的事业一定能够胜利!”

  他的说话被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淹没。

  那时的执政党有一条被历史所证明是正确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其要点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會主義工业化、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中国坚持按照这条总路线走下去,领先于“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的日本当无问题。

  然而这条总路线出笼不到三年便夭折,取而代之的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反右斗争”,是“階級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是“階級斗争,一抓就灵”,最后是“对资产階級全面专政”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階級文化大革命”。

  这是中华民族的灾难。

  这个长达二十年的灾难,使我们丧失了在本世纪成为现代化强国的机会。

  我并不在意这样的灾难、这样的厄运成了林思云指着我们鼻子、教育我们不要“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的”的口实。

  但我对一些至今还难以反省反思民族灾难历史浩劫根源的言行感到失望和感慨。同俊子在国庆50周年谈《中国精神的百年跨越》时,写道:“在这么多年以后,毛泽东给我留下的记忆,只是他的天才和无畏精神。……这位浪漫诗人在娄山关,率残部,对如海苍山、如血残阳,唱‘雄关漫道真如铁’;一九三六年,长征后,身边仅有数万乞丐似的士兵的战略家,迎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数风流人物。何等的英雄气慨!”

  我想起了4年前汪东兴等人的公开信,在那封信中,毛的前卫士长等135人声称“伟大的东方巨人毛泽东将永远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我当时就很奇怪。

  要我们骄傲什么呢?骄傲大跃进胆子不够太大,人还死得太少?骄傲历次运动中像彭德怀刘少奇陶铸老舍容国团张志新这样被专政的还不够太多?骄傲国民经济仅仅只在崩溃的边缘,还没有全面崩溃?

  如果去问问那几十万不幸中了“阳谋”的右派、那几百万胆不够太大而听话又听得太多而死于“浮肿病”的豫皖农民的亲属、那几千万被“红色恐怖”横扫的“牛鬼蛇神”,那上亿“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没有这份骄傲的怕不会是一个少数。不管再过多少年,只要这些人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毛泽东给他们所留下的记忆大慨不会是什么“天才和无畏精神” 之类的。 我敢打赌,他们也不会有“何等的英雄气慨!”这般的崇敬和感叹。

  我不是学哲学的,我说不出“中国革命和改革的曲折历史,对我们民族的深渊、特质、命运和自我的了解,都是必然的进程。这是一个哲学和精神生长的过程”这样富有哲理的话。

  我是宿命主义者。在我看来,中华民族和大和民族中都大有“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之士,也都难免有“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之辈。在过去的50年中,中国没能赶上和超过日本,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毛泽东的运动神经元病发作的不是时候,如果早发个二十年,有益于民族、也有益于毛泽东自己。

                (三)

  在过去,我们丧失了与日本一比高低的机遇,那么以后呢?

  林思云的诊断和处方是:“中国人应该承认中华民族是缺点和问题很多的民族,应该正视和痛改自己的缺点和问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赶上日本的美梦仍将成为泡影。”

  我不同意林思云的高见,因为这有自相矛盾的反证。

  按林所说,100年前日本人就开始“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地“脱亚入欧”起来。问题是,50年前,当荒木贞夫、小矶国昭、东条英机、冈村宁次、板垣整四郎、重藤千秋、土肥原贤二、桥本欣五朗等法西斯骨干分子把日本引向史无前例的民族灾难时,怎么没见到这些优秀品质和民族精神的作用呢?

  根据一个国家的强盛来判断一个民族是否“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是很荒谬的,荒谬如同根据一个人是否富有来判断他是否高尚一样。

  但是如果把话反过来说,一个国家的兴亡一定与其领导人或执政党是否“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有关。

  毛泽东说:人民创造历史。

  林彪说:英雄和人民共同创造历史。

  我比林彪还林彪:英雄创造历史。

  “中国能赶上日本吗?”担负回答这个问题责任的是中国的领导人和执政的共产党。

  国内带来的50周年国庆歌曲集中有一首“走向新时代”,歌词挺东方红,旋律要动听的多:

  “继往开来的引路人,带领我们进入那新时代,高举旗帜开创未来。”

  但这首歌并没有给我带来能在有生之年给林思云当头棒喝的信心。因为如果我说我相信引路人,那是欺人欺己。因为林思云所诅咒的“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极其不幸地在负责引路带领中国人民走入新时代的执政党中,象鬼影一般时隐时现。

  我辩不过林思云。他说中国人健忘,说:“越战后美国和越南复交时的主要要求之一,就是要求越南归还美军的遗骸,并派人到越南各处搜寻美兵遗骸。而中国和越南关系正常化时,根本没有提到收还中越战争中战死中国士兵遗骸的问题。中越战争的烈士们热了一阵很快就被人们忘记了,朝鲜战争、抗日战争的先烈就更忘得无影无踪了。”

  我没见过引路人在50年大庆时、在2000年迎春时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象模象样地祭扫过先烈。我看见的是军委书记的编年史在1979年悄悄地绕过中越边境战争,我看见的是总书记在2000年在北京同明皇清帝一样大兴土木造坛祭坛!

  我也没有同俊子那样自信, 他说, “面对新世纪,我为这些勇敢的中国人(如志愿军烈士黄继光、如归国科学家王淦昌钱学森)骄傲,他们铸造的民族精神和自信,是我们和百年前先辈的最大的不同,是数百年民族衰亡过程的终结。中国人又有了自尊和自豪,有了蓬勃的生命力,这是我们面对一切问题的危机的资本,这是世界尊重中国的原因。”

  在中国5000年历史长河的每一个百年都有着给人们带来骄傲的勇敢的中国人。在黄继光钱学森王淦昌之前有谭嗣同葛云飞邓世昌,他们的英勇并没有终结民族衰亡的过程。因为一千个邓世昌比不过一个叶赫拉那氏,数不清的王淦昌玩不过伟大领袖和四人帮,历史就是这样的严峻无情,简单明了。

  我没那样自信,因为广东乳源的个体户蔡登辉教育了我。这个党员不是党员干部不是干部的混哥大款,在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法院院长,组织部部长的帮助下,堂而皇之地填写了“国家招工、转正、定级人员呈批表”和“中国共产党人党志愿书”,一夜间就成了具有5年党龄的干部。不到两个月,就官拜揭阳市普侨区财办主任,政法委书记。

  我震惊的不敢相信,普宁市三级警督黄石武、一级警司罗国滨率5名民警将无辜村民陈广丰、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捆出村外,不经任何手续,私刑枪杀。

  我胸闷透不过气来,钱塘江堤塘工程的大小官员层层受贿,从杭州市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到堤塘工程建设管理处处长副处长,到下沙江堤管理所所长副所长,可谓受贿梯队健全。贪官敢贪,奸商敢干,包工头芦宝兴丧尽天良,在钱塘江重点防洪江段的基础沉井中灌“烂泥”,97年12月的一个晚上就灌了113口“烂泥井”。

  我悲愤的流不泪来,98年12月23日夜,27岁守寡将儿子一手养大又被儿子赶出家门的53岁的王花蕊饿死冻死在西安街头,临死前她对抢救她的路人说,“我儿子是副县长,请通知他一声。”当县太爷辛继成开着高级轿车,将其母送去火化时,还打官腔说这是他们县上的一位孤寡老人,他是代表政府来料理后事的!

  太多了,数不胜数。

  安徽农民蒋玉祥花了数十万元从“大学毕业”,“入党提干”,最后当上了安徽社科院的处级干部。贵州农民周昌平靠着倒卖倒买走私毒品而腰缠万贯,最后骗取了副师长、行署副专员、省办公厅副主任等军政要职……。  广东武警总队指挥学校经理蔡尚斌在卡拉OK包房强奸13岁的卖花女,湛江武警支队队长邹国良,韶关市郊区公路局局长孔军林,韶关祯江区法院行政庭庭长谢树东在旁熟视无睹。辽宁省阜新市公安局长毛景祥,将其子、其女、其孙、其侄、其外甥女、其侄孙女、其外甥孙女、其妻侄女、其侄女的小姑子,老老少少(从13岁到45岁)十数人统统调入公安系统……。

  湖北省巴东县三峡移民工程——209国道成了“豆腐渣”,全线20座桥梁,17座有质量问题,其中五座大桥不得不摧毁重造,焦家湾大桥突然垮塌,11人死,14人伤。四川万洲移民开发区移民局的130万的移民费被用去作了赌资。湖南省移民局不顾库区240万移民的衣食住行,挪用“救命钱”建造豪华宾馆和办公室,达二千六百多万元……。

  太多了,我不想再说。

  是不是赶得上日本,我想起20年前巴金的话,他在《探索集》的“豪言壮语”一文中写道:“譬如二十年前我引用过豪言壮语:‘叫钢铁听话,叫X国落后,’当时的确十分激动。但它是不是有助于‘叫X国落后’呢?实践的结果证明说空话没用,X国并未落后。倘使真的要‘叫X国落后’,还得另想办法。无论如何,把梦想代替现实,拿未来当做现在,好话说尽,好梦做全,睁开眼睛,还不是一场大梦!”

  也许我太悲观,我真想得到同俊子的帮助,用事实来帮助我认识“中国人又有了自尊自豪”。当然我们自豪悠久的历史,古老的文明;我们自豪长城、兵马佣、四大发明;自豪能在1600年前把圆周率精确到小数点后的第七位;我们自豪黄继光、 自豪王淦昌、 自豪钱学森……。我不明白,这些在过去都没成为“我们面对一切问题和危机的资本”,今天反而能成为“世界尊重中国的原因”?

  我不想说大话,也不想与林思云争一个嘴巴痛快。

  我希望我们的人大常委会主任,法院院长,组织部部长,财办主任,政法委书记,三级警督,一级警司,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工程建设管理处处长副处长,江堤管理所所长副所长一个个都“谦虚好学、不断进取、克己奉公、忍耐执着”,如果如此,那么即使中国一时赶不上日本,我也自豪。如果如此,我坚信,会有世界尊重中国的这一天。

                (四)

  14年前,我去日本前夕,母亲问我“非去不可吗?”我能理解母亲,我的外祖父被日寇装在麻袋中扔进了波阳湖。母亲今年75岁,她们这一辈是没有机会在有钱的不承认侵略罪行的日本人面前,在有理的说中国人“妄自尊大、满足现状、自私自利、健忘”的林思云先生面前扬眉吐气了。

  再过30年,我就是母亲这个年龄了,我们这一辈能吗?

  今天看不到答案。

2000.1.15yibao_h@yahoo.com

  作者:奕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为什么赶不上日本——问题和思考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6日 星期一 @ 18:45:26

    1

    一定能赶上超过日本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