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从公正对待杨佳开始

  杨佳袭警已是天下昭然的事,正如赵牧兄所说“其结果可料,实际进展不知”。什么是结果可料?就是在目下死刑尚未废除的情形下,他连杀六警,伤及多人,这样的一个基本事实,就可以使他领得死刑。但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死得明白,死得一切尊重法律,无论从程序正义还是实质正义,都经得起考验。否则,用冤枉一个杀人犯的代价,来糟塌法律,实不明智。有人说,一个杀人犯我们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当然是说起来很痛快的事。但杀人犯就应该不配享有相当之尊重和公民之权利吗?在他犯法没有定案之前,均只能用犯罪嫌疑来处置他。而在处置他的过程中,也只有并且只能是法律才能裁决他,任何因其袭警而因情感和所谓的民愤极大,来判定他的罪行,都是另一种“杀人”,哪怕这个人是杀人犯。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杨佳的母亲已失踪多日,而警方未能向外界透露她接受调查的进一步细节。按中国法律,杨佳母亲有协助调查的义务,没有至亲免于互证其罪的豁免权。但问题在于杨佳母亲王丽(化名)协助警方调查,但警方没有将其软禁之权力。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警方似难逃此种嫌疑,知法并犯法,执法而枉法,此种中国公检法之恶习不除,必然带来更多的冲突。公安局的傲慢,法院的无理,检察院的滥行公诉,律师的无耻,公正的丧失,正是不少人如杨佳最终采取暴力的根本原因。中国的普通百姓善良克制,胆小懦弱,慎言谨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施用杀人八百,自损三千的事。杀人偿命这个基本判断,再没有文化的人,都是知道的。实在是看不到出头之日,看不到公正判决的希望,他们才会最终用命来赌博,这种“血酬定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拿来实施。

  杨佳母亲至今为止没向外界公开过任何被调查的细节,传媒在这方面也没有足够的报道,使得杨佳的行暴活动,进一步因其母的冤情而使得整个社会同情,这一点正是公安局的傲慢与失策。本来有不少的人同情警察,但他们这样对待杨佳母亲,而不使信息公开,民众将同情就转向杨佳他们弱势一方,这对公正解决此案,同时让民众正确认识暴力活动甚至包括恐怖活动,极其不利。杨佳母亲受不公正对待如威胁如软禁,使得这个社会的相对统一的价值观正在撕裂,本来人们对恐怖活动有着自己清醒的认识,但由于警方对杨佳母亲不明智做法,而模糊了这样的基本认识,这使得民众对警察这个职业的恶感进一步加深,于社会的和谐有极大的不利。

  最为不能容忍的是上海闸北公安局的律师谢有明,他身为受害当事人单位所聘律师,居然来强行代理杨佳的案子。利益相关而避嫌这样一个基本原则,他都不懂,或者说因公安局想从重从快解决杨佳案,而违犯职业操守来参与此案,成为杨佳的“辩护律师”,实在是天大的笑话。在一个丛林社会,我们当然并不指望谢有明独善其身,但他这样明目张胆地违法以及违背基本职业操守,实在是比杨佳杀人还令人发指的行为。中国的法律就是被公检法和律师的违法所糟塌,而且这种糟塌是一种公然的蔑视公众智商和法律常识的行为。这种有害的影响,坏的榜样,无论怎样估计都不过份。如此这般地对待杨佳及其母亲,只会激起更多的杨佳出来采取近乎恐怖活动的暴力行为,最终整个社会为此埋单。如果判决不公,如不能公正对持杨佳及其母亲,上海闸北公安局和谢有明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恶劣示范作用和影响,可谓有目共睹。如谓不信,将来有更多的警袭案发生,那么不仅应该怪罪于我们的司法不公,也应该怪上海闸北公安局和谢有明极坏的榜样作用。

  要建设真正的和谐社会,要让民众看到司法的公正,请从公正对待杨佳及其母亲开始。一个能给犯罪嫌疑人(哪怕是犯人)以尊重以公正的司法判决,才是值得我们遵守的。对一个基本上没有异议的死刑犯,对一个近乎必死无疑的人,能公正判决,其意义不亚于一场微小的社会变革。请上海警方和谢有明学会尊重杨佳及其母亲,以给民众一个正确的期待,否则你们就是另外一种被缺席判决的“罪人”。

  2008年8月27日7:17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从公正对待杨佳开始 浏览数

81 条评论 »

  1. hahha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06:18:18

    1

    恶人当道,鸡犬升天,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回复

    李品 在 九月 4th, 2008 04:38:41 回复:

    我对这条新闻的看法是:上海警方不敢在法庭上播放杨佳在派出所的录音,录像,这说明警方打了杨佳,上海警方控制杨母,威逼她签名请辩护律师谢有明,有诈.外界人士看不到一审情况.上海警方不会给杨佳上诉机会.10日之内会杀了杨佳,理由是杨佳不上诉,服一审判决。

    yghxx 在 九月 4th, 2008 14:31:11 回复:

    估计也是。
    如果估计都准,那么说明上海警方的确有罪行。

    石头大叔 在 十月 23rd, 2008 02:02:07 回复:

    反人类的中國封建法西斯暴政:全中國人民正告你们:绝不允许杀害人民英雄杨佳。还杨佳母亲的人身自由。中國人民呼吁国际社会以反人类罪,制裁中國封建法西斯暴政。消灭封建法西斯。自由民主属于人民!!! [回复] 对英雄杨佳的二审,上海公检法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蛮横强暴了法律、强暴了中國人民。正义在中國被邪恶的封建法西斯暴政踩在脚下,黑暗依然笼罩着中國。英雄杨佳为中國人民反抗封建法西斯暴政做出了榜样。从今天起中國人民将勇敢的起来消灭封建法西斯暴政。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去争取民主自由的胜利!!起来!!!不愿做封建法西斯奴隶的人们!!!灿烂的太阳,自由的星辰,就要照亮悲惨的华夏大地。善良的中國人民有什么罪过?为何仍受封建法西斯的淫掠!!!为了自由民主,中國人民不怕流血,【5·4】、【6·4】已证明一切!!!封建法西斯暴政及其走狗们,热爱自由民主的中國人民已经觉醒了,不要依仗国家机器继续行骗了,请你们顺应民主自由潮流,和人民一起走真正能使中國走向强盛的民主之路!!!反之,觉醒的中國人民一定将你们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第43次删过】 [回复] 二审违法!!!二审无效!!!英雄杨佳被迫反抗有理!!!上海警察欺压杨佳【全国各地都有警察败类】的犯罪事实不容抵赖!!!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重审杨佳案!!!使全国人民了解真相!!!使中國走向法制社会!!!使中國避免灾难!!! [回复] 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给你一个说法! [回复] 杨佳英雄牺牲、全国人民觉醒、自由民主必胜!!!共黨暴政必亡!!! [回复] 石头大叔 说:看来它们决心走封建法西斯暴政的老路了,我也决心走杨佳的路,同封建法西斯暴政血战到底!!! [回复] 我是一个吃人的封建法西斯魔鬼,我把自己打扮成中國人民的救星。瞧,我双手沾满鲜红的人血,听,我满嘴说尽美丽的谎话。我的魔窟里关着多少民主志士,我的脚底下躺着多少民主英雄。我不仅吃掉了你的双亲,我还要奴役尽你的子孙。封建法西斯的毒瘤是我生存的命根,民主自由的光芒是我灭亡的钟声。 [回复] 万恶的封建法西斯暴政,你自称是伟大、正确、光荣。舞弄‘特色’魔形吓唬人民,对人民比对牛马还凶狠。把贫困强加于工人、农民,将富裕献给权贵、寄生虫。国家的财富,人民的血汗,你肆意的霸占、吞食享用。人民英雄杨佳奋起反抗,自由民主是人民的心声。一审、二审是违法的审判,中國人民现在已经觉醒。决不允许杀害杨佳英雄!!!人民呼唤正义的最强音!!!为中國走向自由和民主!!!中國人民不怕流血牺牲!!!

  2. 过客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08:15:51

    2

    他们沿用了一贯的做法,
    一再高呼,人权,一再高呼,法治
    今时今地,这些应该改革,只是没有一个监督机构去改

    回复

  3. yghxx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09:12:47

    3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说法,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回复

    張鍾韞 在 八月 27th, 2008 14:33:32 回复:

    難道你要街頭隨機殺人(人們欠你交代”多數的他們為什麼支持萬惡中共”).說的如此心安.

    張鍾韞 在 八月 27th, 2008 15:10:39 回复:

    平民不行的話還有許多人權團體批判公家與半公家單位的人員等著你殺,像城管.全體官員.公安.武警.軍人.維吾爾人與西藏人都在討說法.

    不是主人翁 在 八月 28th, 2008 03:14:10 回复:

    杨佳只是套用了<>中的做法,很传统,很有效——今天的中国也许只有这种方法才是真正有效的.

    張鍾韞 在 八月 28th, 2008 06:17:44 回复:

    既然有效就去做
    別只是發言
    我等著見報呢

    yghxx 在 八月 28th, 2008 11:30:29 回复:

    平民间发生矛盾会有说法的,不讲理的是政府及其部门,因此才需要杨佳的说法一说。
    你怎么知道中国的平民没去做?要知道杨佳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張鍾韞 在 八月 28th, 2008 11:52:46 回复:

    道杨佳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國人。
    不,他殺人.是個等待公正審判的人.
    不是一個普通中國人

  4. 牛皮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14:59:28

    4

    判死刑,杀人动机一定要司法说清楚.并且公布.这是人权.
    希望杨佳在生命的最后时期,能坚强.
    此网站也很坚强,现在中国股票死掉了,经济也危险了.所以大家都要坚强.
    妈的,奥运会开幕式,还能唱出“歌唱亲爱的祖国”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八月 30th, 2008 14:10:08 回复:

    希望杨佳在生命的最后时期,能坚强.

    呼吁给予犯罪嫌疑人以尊严!

  5. 1234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15:10:50

    5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说法,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大侠名言

    回复

    張鍾韞 在 八月 27th, 2008 15:13:58 回复:

    那人命又是什麼?

    1234 在 八月 27th, 2008 15:17:00 回复:

    如果你是那人,你就委屈一辈子吧,因为在你看来生命比尊严更重要

    張鍾韞 在 八月 28th, 2008 06:25:32 回复:

    殺人者尊嚴真的高過被害者的生命
    哪你要小心了
    你若得罪對方而對方不諒解
    殺你是可以不負責的
    因為殺人者尊嚴真的高過你的生命

    yghxx 在 八月 28th, 2008 11:36:28 回复: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当人失去了所有为人的尊严时,那么能够给别人一个说法是唯一有尊严的。
    你的对比有一个缺憾:警察和平民并不相同,这也是杨佳案件中为什么几乎没人同情警察的原因,只有你这样的才将警察与平民等同,当然也许你生活的地方警察的确可以与平民等同,但这里警察是一种階級统治的工具,既然是工具被毁坏是再正常不过的。

    張鍾韞 在 八月 28th, 2008 11:50:04 回复:

    警察是一种階級统治的工具,既然是工具被毁坏是再正常不过的。
    所以殺警察與官員是合理的
    可是你喊的人權與民主
    只要殺的是統治系統的人是可以認為殺人是合理的
    矛盾
    若人真的會去殺阿扁或警察或黑道,民眾會譴責殺人者.
    但你們會是人殺統治系統的人,卻會讚揚殺人者,難怪會被台獨人士罵中國人真野蠻.

    yghxx 在 八月 28th, 2008 16:39:49 回复:

    要注意的是:这里究竟是谁没把警察当人,如果警察是人,那么首先他自己就不该成为一种统治的工具(因为工具才可以不分是非的),任何一个法制社会都会教育自己的纪律部队必须有选择的接受命令(也就是说对于反人类的或侵犯人权的命令可以拒绝),这也是构成当今海牙国际法庭有“反人类罪行”这一说的原因!一个为恶的群体你可以不参加,也可以拒绝执行反人类的命令,而这样也许并不能得到更多的奖励,但这是你获得平等对待的一个前提条件。
    如果你自甘堕落到成为一个工具,那么同情的眼泪给这样的工具是否是多余的?希特勒的党卫军帮手们有谁赚得了这样的同情?即使你不知道他究竟帮希特勒杀了几个人,更何况是在党卫军帮手们正在风光的时候?!
    民众对于国家暴力机关的反抗比公民间冲突时使用暴力要合理的多,其关键在于国家暴力机关是否不正当的使用了暴力手段,这也是美国宪法为什么保护公民持有枪支的原因:对抗国家名义下对平民的暴力。如果按照你的理解,那么美国公民用枪对准未经过同意而进入私人领地的警察并开枪攻击的话一定是非常非常的“野蛮”了。

    你对法律的理解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張鍾韞 在 八月 29th, 2008 06:39:52 回复:

    重點是要經司法審判
    未經審判就認定被殺的警察有罪
    就是錯的

    若依你的說法
    請你去革命去殺統治系統的人
    或去國際法庭請求正義(起訴國家統治系統讓國際通緝中國所有統治系統的人)
    或請國際推翻中國統治者扶植’民主’代理政權(伊拉克與阿富汗,不民主又侵害人權又有大規模殺傷武器)

    別只是光會說
    藏人和維吾爾都做到
    你只會出一張嘴
    就會說人權民主
    不拿起武器幹又不實踐不合作運動

    yghxx 在 八月 29th, 2008 08:16:04 回复:

    没有必要!希特勒时期同样有”法庭”,那么反对希特勒暴政的所有人在那样的”法庭”上都当然是犯罪了,而实行反人类大屠殺的人也当然都是”没罪”的.请问这样的”法庭”你我认同吗?

    当代社会中任何法庭的合法性都有一个前提,并非是谁想按谁的意愿自己搞一个然后命名叫”法庭”就可以的!法律是法庭的关键,而遵循一部有全体公民授权的法律才是法庭是否合法标准.否则谁都可以自建法庭了.如果一个国家从来没有遵循公民授权原则而得到一部法律的话,那么这个国家的所谓”法庭”其合法性就需要商榷,也就是说它并没有天然的合法性!

    而只有遵循全体公民授权原则所获得的法律所组成的法庭才有你所说的意义:需要经过这样的司法審判.可惜在中国还没有!这也是现在中国许多律师呼吁的原因.

    现代社会是一个合作的社会(当然也许你生活在原始阶段),因此人人得以分工合作,有些人成为作家,有些人成为工人,对社会而言都是有用的人才,都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社会做贡献,而要求人人都做杨佳一样的事既无可能也没必要(这样要求的人自己显然在走极端).

    如果一个组织进行了反人类的大屠殺,而参加这个组织的人是否有罪?实际上会产生一个举证责任问题,组织内的人需要自己举证证明其清白(也就是说如果无法证明清白就是有罪的),而组织外的人就需要公诉人举证证明他有罪(如果公诉人无法举证就说明他清白).这就是区别!
    而我从来没说被杀的警察有罪,只说他们将自己变成工具而已,而杨佳只是在毁坏工具而已.

    張鍾韞 在 八月 29th, 2008 14:21:00 回复:

    我从来没说被杀的警察有罪,只说他们将自己变成工具而已,而杨佳只是在毁坏工具而已.
    自打嘴巴,既是工具就是警察有罪
    请问这样的”法庭”你我认同吗?
    我說國際法庭非國內法庭

    分工之說
    是為逃避只說自身不幹之責

    yghxx 在 八月 30th, 2008 10:07:16 回复:

    我依然没说过“被杀的警察有罪”,而我指的警察将自己变为工具也是泛指,并没有关于有没有罪的问题。如果你认为“既是工具就是警察有罪”那么请你论证一下如何从一个工具到有罪这样一个必然过程。

    这世界上工具很多的,人类就是靠工具来开拓世界的,既然張鍾韞说“既是工具就是警察有罪”那么人类的那么多工具原来都有罪了?真PF啊。

    張鍾韞 在 八月 30th, 2008 15:13:27 回复:

    这里究竟是谁没把警察当人,如果警察是人,那么首先他自己就不该成为一种统治的工具(因为工具才可以不分是非的),任何一个法制社会都会教育自己的纪律部队必须有选择的接受命令(也就是说对于反人类的或侵犯人權的命令可以拒绝),这也是构成当今海牙国际法庭有“反人类罪行”这一说的原因!一个为恶的群体你可以不参加,也可以拒绝执行反人类的命令,而这样也许并不能得到更多的奖励,但这是你获得平等对待的一个前提条件。如果你自甘堕落到成为一个工具,那么同情的眼泪给这样的工具是否是多余的?希特勒的黨卫军帮手们有谁赚得了这样的同情?即使你不知道他究竟帮希特勒杀了几个人,更何况是在黨卫军帮手们正在风光的时候?!-~你寫的.

    你認為警察已成為中共統治者(你認為中國與法西斯德國無意侵害人權)的幫兇就是有“反人类罪行”罪.故得工具就是警察有罪.換句話說,被杀的警察有“反人类罪行”罪.但是“反人类罪行”罪需要國際法庭定罪才能殺人.但是你認為不需審判即可殺人(杨佳只是在毁坏工具而已).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3:16:41 回复:

    是警察自己把自己当工具了!而不是其他人(因为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够起作用)。
    “希特勒的黨卫军帮手们有谁赚得了这样的同情?”注意是同情,不是法律意义上有没有“罪”的问题!中国的百姓是否有权不对这样的帮手或工具同情?!
    而一个警察“有选择的接受命令”的权力,如果他做恶了,那么他就是有“罪”的!这才是法律意义上的罪,即使在中国没有“法庭”给他定“罪”,而如果他选择了放弃或拒绝执行“反人类的命令”,那么他就是无罪的,也是我说“但这是你获得平等对待的一个前提条件。”
    我写的东西本身就包含了这2层意义,当然你可以只往一个方向去走极端,但你没有解释权,因此你的解释性组合语句没意义,没法证明什么。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6:58:52 回复:

    問題你不相信司法又相信中共與納粹德國無異都是反人類罪行
    又無法區別警察是否自願成為工具
    (不相信司法的結果,只能憑個人認定,
    可是你又如此堅信中共與納粹德國無異,
    所以中共所有犯行只能由所有系統的人承擔
    警察是自願成為工具)
    所以你的論點才可以走像極端.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8:12:09 回复:

    中国的司法系统并非是独立的,这对于政府自己都从不否认,不知道你張鍾韞是如何区分?
    一个依赖政党的司法系统是否值得信任是需要用事实来说话的,从反右斗争到文革,这些不是想象中的反人类行为,司法系统都没有让任何中国人信任,这应该是一个事实,而不是我个人的困境,这也是网络上无数网民和律师要求公开审理杨佳的原因。而你的观点是,即使这个司法系统是多么的腐败,由于要讲人权,就必须使用这个腐败的司法系统来判断罪错?要知道公开的审判也是用到司法系统,但不是这腐败了的司法系统,这才是你我不同的地方。

    法律上本身就有一个无罪但需要承担责任的状态,如:高空坠物砸死了人,如果找不到确切的责任人,那么所有可能的人都必须共同承担责任(注意我还是举例),按你的逻辑,这样的案件一定是极端了。

  6. 1234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15:15:25

    6

    那些警察肆意践踏人权,活该么?你想想杨大侠为什么不杀别人,只杀警察

    回复

    張鍾韞 在 八月 28th, 2008 06:26:12 回复:

    警察就不是人嗎

    yghxx 在 八月 28th, 2008 11:37:36 回复:

    是人型统治用工具。

    1234 在 八月 31st, 2008 02:32:54 回复:

    是人又怎么样?杨佳不过以暴制暴而已。

  7. freeborn 说:,

    2008年08月28日 星期四 @ 00:51:35

    7

    暴力只要一开了头,就难以终结,历代的历史莫过与此。

    回复

  8. 龍先覺 说:,

    2008年08月28日 星期四 @ 01:02:10

    8

    我想如果是克林頓的話他巴不得願意搞直播,事實上有時候那些大人物出庭佐證時,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只是幾張漫畫紙。這是個惡劣的刑事事件,不過有些人巴不得讓它政治化,好讓自己也撈一把名,比如冉云飞之流。

    回复

    之爱好 在 八月 28th, 2008 05:56:40 回复:

    放屁!

  9. 世俗上海人 说:,

    2008年08月28日 星期四 @ 09:44:40

    9

    喜:从杨佳袭警案,可见中华民族“不可辱”之精神至今尚存。
    悲:可悲的是,此人除了想到以性命相搏外,别无它法。

    想想杨佳,也是个倒霉的人,好端端地做个爷,被几个势利官僚硬生生地窝囊一番,换成谁都如火中烧,咱爷打娘胎里出来就没受过这气,穷咱受得了咱骑自行车,可气受不了。这回你给了他们一个交代,也解气了赚回了面子也英勇就义了,可我倒想问问你,你给你的娘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换成是一个不那么气血方刚的人,也就大事化小。杨佳此举值不值?

    那些死的警察,你们不是代表你们小小的个人死的,因为杨佳的目标不是你们中某个人,而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强大群体,你们代表这一群体而死,是多么伟大光荣啊!对于警察这个群体,我想说一句话,你们平时执法代表的是人民赋予的公平公正的权利,而不是有所谓的强大的官僚部门作为你们的后盾使得你们可以为所欲为,搞清楚这一点以后或许可能少枉死几个。

    我也认为這只是個惡劣的刑事事件,也觉得有些人借机讓它政治化。谁是最大的赢家?大概是那些反对仲共的言论家们。换句话说,杨佳如果轻判无期乃至更轻,他们又会说仲共借机作秀,总之从他们的笔杆下救活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是多么的伟大啊。

    回复

    yghxx 在 八月 28th, 2008 11:52:27 回复:

    人的价值在这里值得好好讨论:杨佳究竟值不值。
    作为杨佳自己而言,他早说过了,你们(特警)即使当场杀了他,他也值了,因为他杀了6个,因此他赚了5个。
    作为一个社会而言,总需要有人出头为警察的无法无天买单,如果一个社会没人出面,那么社会将继续让警察的暴力化倾向愈演愈烈,看看被打死的孙志刚就知道了,而对于这会上的那么多人而言,每个事件都将导致博弈双方的变化,最要不得的是没事件,因为没事件就没变化了。
    对于警察而言,每个警察都必须知道:一件坏事即使是他的上级要求他做的,也可能他需要为此坏事付出生命作为代价,而且其选择权不在他自己!也许有人说,只要他自己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可惜一个群体的为害一个人无法独善其身,这就是杨佳案对警察的教育意义。

  10. 唐玉春 说:,

    2008年08月28日 星期四 @ 13:30:16

    10

    在一个没有民主没有人权的专制社会里,人民群众的矛盾没有正常的渲泻渠道,而我们伟大的独裁主义领导们,又掩着耳朵害怕听到人民群众的一点点呻吟,那暴力也不是再也不能避免的了.还好,有党领导的无所不在而且高效又兼超级能吹牛能忽悠老百姓的宣传工具下,杨佳的暴徒身份是怎么也洗不掉的,也就是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是没有尊严没有人性的死路一条!
    再次为我们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极端腐败透顶的执政党欢呼吧!!!
    中国共产党万岁!

    回复

  11. 东流 说:,

    2008年08月29日 星期五 @ 15:36:29

    11

    杨佳如果出现在民主国家,我谴责他;如果出现在专制国家,我同情他。为什么?因为司法救济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门槛,在民主法治国家,当你蒙受冤屈时,当你权益受损时,你可以向警方报案,你可以上法院打官司,打完一审可以打二审,打完二审可以打三审,如果你在欧洲,你的人权受到侵犯,你甚至可以将官司打到欧盟法院,这个法院非常了得,有超国家的“治外法权”。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民主国家,司法都是真正独立的,不受哪怕是总统的干预;法院也是公正的,司法腐败近乎绝迹。而在中国,别的不说,光是司法腐败就充斥法院的每一寸角落。红楼梦里的荣宁二府,除了门前的石狮子,没有一个干净的人;而如今的中国法院,不要说里面烂蛆一样的法官,就是门前的石狮子都不干净,每一对石狮子都隐含着一笔见不得人的肮脏回扣!在这样的司法制度下,你敢指望这样的“人民法官”为你主持公道吗?你能把你的正义重托放在这样的“最后一道门槛”吗?
    再回到杨佳本身,他母亲因为一个简单的民事争讼,打了一辈子官司,结果怎样?除了把黑头发打成白头发,结果又能怎样?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发生在重庆的一个案子,我是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看到这个案子的。那个案子里,二十几岁的壮小伙因为一点琐事竖着进了派出所,结果横着出来了。死者的母亲不甘心啊,就坚持打官司,坚持将杀人凶手绳之以法,结果官司打了几十年,一个文化不高的普通妇女居然翻遍了医学文献,成了一个这个领域的半个行家,把一头黑发打成了白发。对着电视镜头,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妈妈语重心长地说了这样一句话,至今刻在我的心上:“我要是当初知道这么艰难,要是知道几十年毫无结果,我儿子死就死了,我就认了……”看到这里,我当时悲凉的泪难以自抑。如果这位老妈妈还在世的话,我不知道他老人家对于杨佳的行为做何感想?
    而杨佳本人,作为一个连随地乱丢垃圾都要谴责几句的守法公民,却一再遭到“人民警察”的毒打,一次是在太原(被打掉了半颗门牙),一次是在国际大都市的大上海。而被打以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投诉、检举、控告,结果权利请求都泥牛入海无消息。作为母亲打官司白发人变黑发人最直接的见证人,加上自己的亲身遭遇,你指望每一个人都不绝望,你指望每个人都对中国式没有终点的“依法维权”抱有幻想,那可能吗?那符合人性吗?
    那些隔岸观火、不明就里的台湾“張鍾韞”们,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世俗上海人”们,我建议你们到“北京永定门西甲1号”那里去见识一下那些衣衫褴褛、冤案在身的那些冤魂野鬼访民们;再看看门口那些以拦截、抓捕上访者为己任的凶神恶煞般的壮汉们。乍一看见,你可能以为这些人是旧上海的青红帮,但是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各地衙门派来的常年驻京的捕快,他们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便衣警察”;如果可能的话,你再坐上出租车,你可以听一听出租车司机没完没了讲述的“信访春秋”:讲有多少访民曾经在“两会”期间,为了逃避便衣的抓捕,而跳进了门外冰冷的护城河,讲有多少访民曾经被关进小黑屋遭到毒打……
    对于已经彻底绝望的人,上梁山恐怕就是最后的逻辑选项了,哪怕深明大义、主张统一坚定如马英九,他也要向选民郑重承诺:“台獨”是台湾人的一个“选项”,只是在必要的时候。作为一个生理常识,哪怕是一只小鸡在临死时也要弹一弹腿,更何况生而平等的人呢?張鍾韞们如果对杨佳的行为还是不能理解的话,那我建议你去读一读《水浒传》吧。梁山好汉杀人如麻,但是他们不杀一个好人,我只听见人们称一百单八将为“梁山好汉”、“梁山英雄”,我没有听说过谁把他们称作“草寇”、“杀人犯”!

    回复

    張鍾韞 在 八月 29th, 2008 16:50:39 回复:

    我是台灣人中的少數中的少數.非多數
    請你們不要屢次加個”們”.

    少不讀水滸

    我同情楊佳但是譴責他做的事
    這非站著不腰疼
    只要是人就有人權
    不論是否有權或無權
    也不能未審先定(被害警察)罪
    否則講人權是為奪權
    這樣才能漠視被害警察(統治系統的人員)人權

    張鍾韞 在 八月 29th, 2008 17:02:16 回复:

    我懷疑你喜歡吃人肉與殺人的強盜行為

    番茄炒鸡蛋 在 八月 29th, 2008 18:35:06 回复:

    确实存在司法腐败,也可能是普遍存在,但肯定没有腐败到把黑的说成白的。
    我不知道以前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现在我敢肯定杨就是一个变态的杀人狂。

    东流 在 八月 30th, 2008 05:48:50 回复:

    我发现来自民主台湾地区的張鍾韞先生对于“夺权”这样的文革语汇情有独钟,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到“夺权”的高度。奇怪啊,你是在台湾长大的,怎么满脑子的文革思维,文革在大陆都已经过去30多年了,难不成你的身上隔着一道海峡嫁接了文革“基因”?
    中国大陆尽管专制,但是毕竟也有一部宪法,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权利和自由,作为一个公民,尽管很草根,但是毕竟有说话的权利(当然是借助非中共媒体),我仅仅是针对杨佳的刑事个案依法发表我的一点个人之见,远在台湾的你就像当年“中央文革领导小组”一样,立即嗅出了“夺权”的味道!如果说,人一张口说话,人一发表点异见,就是“夺权”的话,那么大陆十几亿草根,恐怕没有不与“夺权”挂边的。我真是把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中国几千年的古训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把老百姓的嘴缝上,不要说在民主台湾做不到,就是在今日之中国大陆,同样是痴心妄想!
    張鍾韞先生“講人權是為奪權”这一高论,尽管驴唇不对马嘴,尽管跟今日政权民主轮替的世界大势相去甚远,尽管让当今时代的人们感觉时光倒流恍如隔世,但是恐怕至少歪打正着地道出了一段“伟光正”的真实历史:上世纪四十年代,“伟光正”正是打着“民主”、“人权”的幌子(伟光正当年在“民主”、“人权”领域的理论建树,让60多年后的后人们汗颜!),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成功上演了一出“講人權是為奪權”的活剧!你的死守“三民主义”的父辈、祖辈们(除非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台湾人),正是在这幕由肥皂泡生成的美丽活剧中,被懵懵懂懂地赶到台湾去的。你的父辈、祖辈们就是这样“下夕烟”的。知道了吧?

    yghxx 在 八月 30th, 2008 10:13:33 回复:

    我在这里只是为了从理论上支持你的这一“杨佳如果出现在民主国家,我谴责他;如果出现在專制国家,我同情他。”感觉!

    对于張鍾韞,我怀疑他的产地,因为我在其他贴中讲过:在台湾出来的人很少不知道民国为清还债的事情,也很少不知道开罗会议列强放弃在中国的特权的事情。

    yghxx 在 八月 30th, 2008 10:28:11 回复:

    走司法道路有一个前提,就是司法制度没有那么多的腐败,能够给公民一个公平对等的途径去处理社会中的各种冲突。
    当公检法成为一堵黑墙的时候,杨佳的感觉就是你的感觉。
    番茄炒鸡蛋说:“确实存在司法腐败,也可能是普遍存在,但肯定没有腐败到把黑的说成白的。”
    中国古人云: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你如何知道腐败只是将白变成了灰白而不是黑?司法的特性就是需要判断一个非白即黑的结果,当司法中出现腐败的时候,必然也就是“肯定把黑的说成白的”!否则就没有判决书一说了。

    杨佳的确就是一个“变态”的杀“警察”狂,“变态”是警察逼出来的,而警察和平民并不相同,因为他们穿了一身制服,自以为自己因此而高于平民,也因此而将杨佳这样的人不当象警察这样的“人”一样看待!

    張鍾韞 在 八月 30th, 2008 16:05:51 回复:

    你們把打我成老革命份子.這樣你們就可以站在人命堆上笑談人權.
    (你們認為該殺之人,所以被殺者一定沒有無辜者,他們不需審判.因為司法不公,
    所以可以像看水滸傳一樣邊看著別人殺人邊笑殺的好)

    講民主人權為奪權-~從陳水扁從政歷程可以看出,
    卻因國務機要費(东流yghxx應該有拿這筆錢,許多民運人士像王丹也有拿,
    許多綠色人士如此相信不是貪污是為促進中國民主等國家機密 )名聲殞落.
    顏色革命也是講民主人權為奪權.喬治亞總統對抗專制俄羅斯名聲殞落.
    許多人因他而死他還能大講民主人權.

    人命是可貴,是不可重來.所以國際才有廢死刑的風潮.
    就連重大殺人犯都有人權與不被殺死的權利.死刑必須一審再審(中國做的不是很好).
    寧可放過十個也不要錯殺一個無辜,但是你們不相信人權,卻又講人權.
    你們若相信,卻聲稱警察是工具是執政者的幫兇,楊佳殺的是工具.警察是沒有人權可言.
    又講人權卻不相信司法審判他們有罪該死.才能處死他們.只因為你”不”相信司法不公.
    就像台灣,綠色罵司法是國民黨開,反之亦然.但是雙方還是服從司法判決.可是你們不行.
    你們喜歡讚揚水滸(黑道)世界(口喊替天行道與政府對幹卻實際幹強盜之事).
    但是就人權的觀點,最好不要判死刑.

    对于張鍾韞,我怀疑他的产地,因为我在其他贴中讲过:在台湾出来的人很少不知道民国为清还债的事情,也很少不知道开罗会议列强放弃在中國的特权的事情。-~我已經反駁在三國一文.請不要把我當不懂史之人.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3:52:21 回复:

    我说警察是工具,因为警察是纪律部队,当然是工具。
    但我没说警察就没人权,是你張鍾韞这样下结论的!但警察的人权确实和平民有所不同了,这是从微观角度说问题(比如警察的上级可以命令警察做事,这是一个纪律部队的区别点,但这命令不包括从事反人类罪的活动等),从宏观来说人权该是一样的,但宏观的人权无法细化不具有实际内涵。

    人命的确可贵的,但一个平民的命并不比一个警察的命更便宜,同时并不比10000个警察的命更便宜!这就是在这样一个案件中一个平民可以有的反映,警察的执法行为必须以保护平民的人权为基本点,同样,警察的命也是可贵的,这是基于他同样还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一员所享有的基本点。

    同时不可能在不讨论个人行为的前提下讲人命的可贵,因为一个杀人犯的人命显然打折扣了,否则就无法说明对于法庭宣判杀人尝命判决的有效性!同时,如果一个法庭对这样的杀人犯的进行了姑息,也是对被害人人命的不重视。相信司法和讲人权是2个不同的概念,没必要捆绑销售,司法是否值得相信取决于司法的行为,如果腐败遍地的司法也硬要百姓相信,这有可能吗?!难道中国人的人权就必须和腐败的司法系统捆绑吗?!

    張鍾韞显然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卻因國務機要費(东流yghxx應該有拿這筆錢,許多民運人士像王丹也有拿,”你凭什么说东流yghxx應該有拿?对于你的虚假同样的我在三國一文中有说明!只要看看你回贴的时间,在第一时间你说的内容中就不知道民国为清还债的事情,也不知道开罗会议列强放弃在中國的特权的事情!尽管你后来有不同的说明,但这是在我和其他网友指出后的事了。

    关于死刑的问题,的确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已经放弃了死刑,但不是全部,也不是大部分!因此張鍾韞说“就連重大殺人犯都有人權與不被殺死的權利”并不是一个通则,他可以有人权(指做为人的尊严),但一旦被判死刑照样要被剥夺生命!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4:02:49 回复:

    关于颜色革命:
    其实颜色革命就是不同于以往的“革命”方式才给起的特定的名称,当初萨卡什维利就是手举玫瑰花冲进政府大楼的,而不是“枪秆子里面出政权”的!这就是本质的区别。
    枪秆子的革命带来了社会巨大的灾难,这才是要反对的,而張鍾韞居然反对一切的“革命”,殊不知选举同样是一种“革命”的方式,因为一个政党代替了另一个,这本身就是民主的一部分。如果按張鍾韞的理解,那么只要有几个人威胁要跳楼,那么民主选举的政党也就不用上台了,因为:“許多人因他而死他還能大講民主人權.”
    真是可笑。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6:47:15 回复:

    1.國家機密.只知民運人士有拿錢.你難道不是支持民運人士.只是推測又不犯法.誰知道知道真實情況(國家機密).
    2.奪權難道要槍桿子.選舉不是奪權.可是手举玫瑰花冲进政府大楼之後事情是違法的.直到法院在認定總統辭職之後從新選舉.得勝者才有正當性.
    3.不知道开罗会议列强放弃在中國的特权的事情!尽管你后来有不同的说明.知道一定要講出來誰規定的.又不是古代知情不報同罪.
    3.关于死刑的问题,的确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已经放弃了死刑,但不是全部,也不是大部分!因此張鍾韞说“就連重大殺人犯都有人權與不被殺死的權利”并不是一个通则,他可以有人權(指做为人的尊严),但一旦被判死刑照样要被剥夺生命!-~你可以跟支持費死刑運動人士談一談“就連重大殺人犯都有人權與不被殺死的權利”不是一个通则.我不專業你是知道.
    4.难道中國人的人權就必须和腐败的司法系统捆绑吗?!所以就可以”不顧司法”(變相承認黑道正當性)去承認殺警察是合理的(就像讚揚水滸世界替天行道,你不害怕我可自危)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7:37:49 回复:

    原来張鍾韞可以:
    1,在不知道情况下,靠推測来诽谤别人,还自认为“推測又不犯法”,当然我还没说你犯法,不过这里看贴的网友可都知道你是靠“推測”的,不过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道德2字?估计你还在为自己的行为沾沾自喜呢。
    2,定义政权更迭算不算夺权,因为即使美国民主党试图在今年大选中从共和党手中夺过政府,依然必须得到張鍾韞的批准,因为張鍾韞说:“選舉不是奪權”,不知道你的这句是否是“推測”?
    3,不考虑道德的问题,因为“知道一定要講出來誰規定的.又不是古代知情不報同罪.”的确不是知情不报的罪,但可惜的是你居然想用知情不报来为自己做论据,你没觉得这样会导致别人不信任你的话吗?本来你试图建立的论点,而你可以知情不报那又如何建立?一个撒谎的人的言论如何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逻辑问题:
    我说“中國人的人權不必和腐败的司法系统捆绑”,但这一个逻辑概念并不与“去承認殺警察是合理的”等同,这是2个不同范畴的概念,同样的也不是“變相承認黑道正當性”。
    这不是一个非此既彼的逻辑,也是网络上许多网友发贴要求公开的审判杨佳的原因,因为向全社会公开,就可以防止腐败的司法在本案件上的私相授受,这同样是将中国人的人权(当然包括了杨佳也包括了被杀的警察们)与腐败的司法系统分离的办法,但可惜的是張鍾韞只懂得极端的非此既彼。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7:42:59 回复:

    关于死刑的问题:
    我本人支持在全世界范围内废除死刑,但不表示我会强迫别人接受这样的观点,同时我也不会用还没有共识的结论当成已经有了共识去欺骗别人。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8:02:17 回复:

    1.去告我誹謗,法院判我毀謗.我就承認(學台灣政治人物)
    2.選舉不是奪權.但是選舉結果未公告就進行政治驅逐對手是不合法的.所我遣者則是這段時間的作為.但是選舉結果產生我就承認.(法院也公正認定了)
    3.重點你不相信司法會公正,不論是否公開.
    4.所以你的結論才是正確,故我不可說三道四只能有一個正確答案(就你的答案).我又不是學者.你看過哪一個人如此追究街仿鄰居的言論到這種地步.你會對你街仿鄰居的言論如此追究嗎.若是,我道歉.以後你評論我的話.我只能認栽自認倒楣.不回任何言論

    yghxx 在 八月 31st, 2008 08:36:34 回复:

    很可惜,我并不想告你,因为你已经承认是“推測”也就表明你并没说实话!既然网友都知道我有必要告你吗?!即使你现在再来一个不承认也没什么。

    关于你的选举问题:“選舉結果產生我就承認”(你应该加上一个前提,是由独立的选举委员会在不受到某政党威胁的情况下公布的),否则你的要求就是无理的,但反观中国大陆,请注意这样的独立的委员会不存在!同样的,法院系统也必须是独立的,没有独立性的法院本身就说明其结论的不可信,当然你張鍾韞强行要相信也没话说。

    关于司法公正的问题,我在上贴中已经很明确了“因为向全社会公开,就可以防止腐败的司法在本案件上的私相授受”希望你不要强加说法到我的头上,你这样的辩论方式只会损害你的人格。

    原来我驳斥你的言论是“追究街仿鄰居的言論到這種地步”?你是否希望你的言论没人反对或驳斥?论坛难道不是用来辩论的吗?在网上辩论是一种“倒楣”吗?

    东流 在 九月 1st, 2008 04:20:25 回复:

    “講民主人權為奪權-~從陳水扁從政歷程可以看出,卻因國務機要費(东流yghxx應該有拿這筆錢,許多民運人士像王丹也有拿”……
    我说来自民主台湾地区的張鍾韞先生身上有文革基因,话音刚落,他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证明自己,并且完全沿用了他的文革祖师爷、文痞姚文元的惯用手法——指鹿为马、打棍子、扣帽子、捏造、栽赃,无所不用其极。按照你指鹿为马的逻辑,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你从海峡对岸的主子那里领取了n个“五毛”;并且在大浪淘沙的台湾民主社会,根本没有你这样的文革狂徒的立锥之地,故而你不得不在海峡对岸的主子那里谋到一份“五毛”的营生以苟延残喘?
    还有,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張鍾韞先生:你是不是先把话练得利索完整些再出来狂吠?否则,带着中风后遗症般的言说水准仓促上阵,你能博取好的五毛收益吗?

  12. 1234 说:,

    2008年08月31日 星期日 @ 02:39:40

    12

    張鍾韞 是专制的走狗
    同意的顶!

    回复

    赵C 在 八月 31st, 2008 02:54:39 回复:

    一介布衣 在 八月 31st, 2008 02:57:38 回复:

    他不是狗,是在TW做不成奴才,没主子抽他,皮紧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7:02:22 回复:

    請不要罵人
    要鄙視請腹誹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7:04:14 回复:

    不過.你們幹麻不革命
    沒人阻止你們
    不死還能撈政治資本

    張鍾韞 在 八月 31st, 2008 07:10:35 回复:

    不革命這表示你們全體甘願當狗或被抽
    只會拿分工說掩飾是你們只會叫
    與我何異

  13. 一介布衣 说:,

    2008年08月31日 星期日 @ 17:07:01

    13

    我在想,需要多少个杨佳才能让警察们在动手前好好掂量掂量,这个人会不会是第n个杨佳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3rd, 2008 06:19:09 回复:

    总会有的.

    zxxx 在 十月 23rd, 2008 11:56:56 回复:

    杨佳杀不完的!

  14. yghxx 说:,

    2008年09月03日 星期三 @ 06:18:00

    14

    问题是其母,为什么他的母亲失踪了,只有在他母亲不受胁迫的状态下才是合法的,请上海警方证实这一点.

    回复

  15. 东流 说:,

    2008年09月04日 星期四 @ 10:25:42

    15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无耻是无耻者的座右铭!

    回复

  16. yghxx 说:,

    2008年09月04日 星期四 @ 14:37:21

    16

    杨佳案必然有深远的教育意义:
    1,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2,再强大的力量,都必然会倒在一把杀猪刀下!
    3,警察是如何上演闹剧和悲剧的。
    4,公民是如何让警察局从经济上破产的….

    回复

  17. 655454 说:,

    2008年09月04日 星期四 @ 16:12:33

    17

    这样明目张胆地违法以及违背基本职业操守,实在是比杨佳杀人还令人发指的行为。

    回复

    法院 在 九月 11th, 2008 16:04:00 回复:

    执法机构违法(群体)比杨佳(个体)杀一百名警察危害更大。这样的警察局法院与黑社会何异?

  18. jun 说:,

    2008年09月06日 星期六 @ 16:34:59

    18

    强大的、独裁的、腐败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复

  19. jun 说:,

    2008年09月06日 星期六 @ 16:38:58

    19

    逼得杨佳用一把杀猪刀讨说法

    回复

  20. jun 说:,

    2008年09月06日 星期六 @ 16:41:56

    20

    我也曾想杀了贪赃枉法的法官,可叹自己是个女流之辈。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8th, 2008 05:21:08 回复:

    如果中国有1万个杨佳,中国的司法系统就立即破产了。

  21. 冷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1:30:30

    21

    凡事总是要有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佳精神不朽

    回复

  22. 法院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16:07:00

    22

    杨佳审中可以改判为警督,让他整治一下中国的一些黑心警察。

    回复

  23. 法官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16:08:38

    23

    杨佳二审中可以改判为警督,让他整治一下中國的一些黑心警察。

    回复

  24. 血染的风采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07:50:01

    24

    杨佳案一审的有关问题答非记者问

    问:为何秘密审判
    答:不是秘密。当时有公诉人、辩护人、法官、法警。
    问:为何不允许旁听?
    答:会影响法庭秩序。
    问:法警能维护法庭秩序呀?
    答:担心众多群众有偏见,难判死刑。
    问:为何要判死?
    答:杨佳不死,不足以平官愤。
    问:难道不能依法律程序审判?
    答:要先修改《刑事诉讼法》。
    问:为何不执行回避制度?
    答:在侦查、审查起诉及审判对家属都执行了回避。
    问:为何不通知家属旁听?
    答:家属知道事件起因。
    问:判决书也写了起因呀?
    答:那不是全部的起因。
    问:起因对判决结果有影响吗?
    答:影响不大,只是酌情考虑而已。
    问:既然影响不大,为何不写明完整的起因?
    答:法官没有勇气。
    问:法官也有基本的良心呀?
    答:没有!有,也不能拿出来。法庭上只能严格依照法律审判。
    问:既然严格依照法律,为何要秘密审判呢?
    答:你又回到第一个问题了,我已经回答过了。
    问:判决书是怎么送达到已失踪2月的杨母王静梅手上的?
    答:这与庭审无关。
    问:王静梅现在在哪?
    答:无可奉告。
    问:如此违法审判,就不怕广大网友批评吗?
    答:不怕。
    问:为啥?
    答:毛泽东说过: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如果我们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
    问;但众网友都批评,你们不怕影响形象吗?
    答:不怕,我们可以删贴、封网、查IP。不信你找找,现在网上基本上看不到批评的帖子了。
    问:这么做不是限制**吗?
    答:不是,我们对赞扬、歌颂、正面的言论,从来就不限制。
    问:休庭后,有个警察模样人走出法庭大门高呼:“杨佳,我看你服不服”。你如何评价?
    答:他道出侦查、公诉、审判人员的心声,但没必要走出庭才喊。
    问:这么说,是你就会在法庭上这么喊出来?
    答:我不会这么喊,我只会喊:“网友,我看你服不服!”

    回复

  25. 1234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09:01:21

    25

    强!

    回复

  26. 陕西省秋菊 说:,

    2008年09月27日 星期六 @ 17:03:19

    26

    盗亦有道。参透生死。得到永生。死不冥目。

    回复

  27. leou 说:,

    2008年10月09日 星期四 @ 17:54:14

    27

    支持張鍾韞的观点。
    張鍾韞是理解众生平等的。
    但这里是中国,所以才会有yghxx说的:“你生活的地方警察的确可以与平民等同,但这里警察是一种階級统治的工具,既然是工具被毁坏是再正常不过的。”这句话。

    yghxx,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并没有理解人权。

    回复

  28. 荆轲 说:,

    2008年10月23日 星期四 @ 14:41:54

    28

    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我只想对在此次事件中敢于为民请命的各位大侠及勇于向广大网友曝露事情真相的媒体朋友们报以我由衷的敬意,你们都是我心目当中的英雄;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杨兄弟,你书写了一曲当代英雄的主题,奏响了一个新时代的开篇,唤起了千千万万不愿唯唯诺诺的人们的良知,祝你好运!起来,不愿作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城我们新的长城… …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