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原:郏啸寅诽谤案,该如何收场?

  7月1日,杨佳袭警案发生后,郏啸寅在网上发帖子称“杨佳是因警方打坏了生殖器而报复”。帖子发布后,在社会上引起了掀然大波,议论直指闸北警方。在压力之下,上海警方迅速在苏州抓获了郏啸寅。

  7月14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郏啸寅利用互联网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执法民警的名誉和公安机关的形象,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第246条,涉嫌诽谤罪,故对其批准逮捕。

  7月15日,北京媒体报道此消息后,我写了一篇《郏啸寅谣传杨佳遭殴打,构成诽谤犯罪吗?》评论。在文章中,我针对本案的事实,依据《刑法》规定,提出了对案件的看法,认为郏啸寅不构成诽谤犯罪。

  博文发表后,我与一些律师和法学研究者,探讨了郏啸寅是否构成犯罪问题。大家一致认为,郏啸寅散布谣言的行为,并没有触犯《刑法》规定,更不构成诽谤犯罪。他的行为,只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只能给予治安处罚。

  在网上,我还看了一些法律专业人士写的评论,他们也认为郏啸寅不构成诽谤罪,理由与我的大体相同。

  由郏啸寅诽谤案,使我想起了去年北京的訾北佳“纸馅包子”案。

  訾北佳制作了一期路边小摊卖“纸馅包子”的假新闻,节目播出后在全国引起了重大影响。于是,有关部门就“上纲上线”,用刑罚予以打击。法院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判处了訾北佳一年有期徒刑。

  当时,我也写了一篇《“纸馅包子”新闻炮制者,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吗?》文章进行质疑。

  訾北佳是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透明度》栏目的临时人员,他故意叫路边卖饮食的摊主做了一批“纸馅包子”,然后拍摄制作了这一期假新闻节目。

  訾北佳炮制假新闻,如损害了商品声誉的话,也只能是损害了摊主的商品声誉。可是,这几个摊主既无营业热照,也无卫生许可证。他们制作的包子,从法律上来看,不能算是合格产品,也就谈不上商品声誉。

  这方面的问题,司法机关也是知道的。可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法院以“訾北佳的行为损害了特定食品行业商品的声誉,情节严重”为由,给他定了一个损害商品声誉罪。

  訾北佳在节目中说路边的饮食摊卖“纸馅”包子,怎么就损害了特定饮食行业的包子声誉?有谁看了这个新闻后,会相信北京各大宾馆酒店所卖的包子也是用“纸馅”所做?

  《刑法》第221条规定的损害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这个“他人”,是指具体的企业单位和个人制作的合法商品,根本不是指某一类行业生产的所有商品。虽然法律有规定,但司法机关也敢突破《刑法》作扩充解释,以扩大刑罚的打击面。

  再来看郏啸寅诽谤案,他说杨佳生殖器被警察打坏了,但没有点名是哪几个警察打的,也没有说出他们的警号。公众看了郏啸寅发的帖子,能知道是谁被诽谤了吗?

  郏啸寅的谣言帖子,对闸北公安机关的形象会造成严重损害,这倒是无可质疑的。但是依《刑法》第246条规定,诽谤罪的“受害人”,只能是自然人,而不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等组织。

  法律规定写得清清楚楚,为何还去追究郏啸寅诽谤罪呢?难道司法机关不知诽谤罪的犯罪构成吗?

  我想,他们一定是非常懂法的。之所以不顾法律去追究郏啸寅刑事责任,可能是为了迅速平息和防止他人再传谣言。但是要迅速平息事件,防止他人再传谣,也该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不能利用手中公权力扩大打击面吧?

  郏啸寅传谣一案,既使构成了诽谤犯罪,依《刑法》第246条规定,该案也属于自诉案件。应由被郏啸寅所诽谤的警察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

  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在批捕郏啸寅时,并没有提到他的诽谤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由于没有这种除外情形,司法机关将此案作为公诉案,有滥用公权力之嫌。

  这个小案件,本该由区公安分局来侦办,后改由上海市公安局侦查,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这不是“杀鸡用牛刀”了吗?

  诽谤犯罪的最高刑期是三年,不知上海市公安局对郏啸寅一案侦查完毕后,是不是移送给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批捕是由该院作出的,估计公安局也会将案件移送给他们审查起诉。

  那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将来会向哪一级法院提起公诉呢?是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吗?如是,请他们拿出法律依据来?

  按照《刑事诉讼法》第20条规定,中级人民法院只管辖下列第一审刑事案件:(一)反革命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三)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

  这方面的规定,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也应该知道的。

  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市第二中级法院,是不是想将郏啸寅诽谤案与杨佳故意杀人案,进行并案审理呢?

  除非是将两案并案审理,否则,郏啸寅诽谤案是不能由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也不能向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杨佳一案早已移送到市二中法院了,而郏啸寅诽谤案还在检察院审查起诉中,两案要并案审理,从时间上可能来不及。再者,两案要合并审理,也太牵强附会了。

  当然,如两案不并案审理,司法机关还是能依法变通提高审级的。

  按照《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48条第三款规定,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接到上海市公安局移送的案件后,可以将案件直接交下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即某个区级检察院审查。然后,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案件公诉到了区法院时,市第二中级法院按照《刑事诉讼法》第23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再变更案件的审判管辖权,改由自己来审理。这样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有权审理这个小案件了。

  据我分析,既使两案不并案审理的话,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很可能会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我们的司法机关,胆子有时还是很大的。

  一个小小的诽谤案,由于涉及到执法机关,就“小题大做”,他们能做到客观、公正、理性吗?

  郏啸寅诽谤案,虽然关注的人很少,但这个案件同样令上海司法机关感到“骑虎难下”。将郏啸寅放了吧,这等于是让司法机关承认办了错案。强行定罪吧,如没有法律依据,造成了一个冤案。

  看来,这个诽谤案会比袭警案更让他们感到“烫手”。因为杨佳杀人行为是犯罪行为,而郏啸寅传谣却构不成犯罪,只是违法行为。

  但我以为,上海司法机关对郏啸寅诽谤案的判决,也会如北京司法机关对訾北佳“纸馅包子”案一样,给予强行定罪判刑。谁能奈何司法机关呢?

  依法治国,路漫漫兮!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作者:刘晓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郏啸寅诽谤案,该如何收场? 浏览数

16 条评论 »

  1. 1234 说:,

    2008年09月02日 星期二 @ 13:40:19

    1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杨大侠名言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09月02日 星期二 @ 14:19:31

    2

    辛苦了,刘律师.网民应对此案重视.
    这诽谤,是道德上,还是法律上?如果我在一个媒体发表诽谤某人,已经可以确定是诽谤.法律应该起诉媒体的法人代表,不是我.对吗?
    党报是算正式发布.而一般媒体言论,网络发贴与聊天一样.能算正式发布吗?
    中国没有公共场所.活动,说话都是管制的.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3rd, 2008 03:17:31 回复:

    诽谤的关键是受害人必须是个自然人而不是法人,并且是一种自诉的案件,因此诽谤并不需要是什么”正式发布”,只要被诽谤人有诽谤者的证据并向法院提起诉讼,这样就可以了.
    但本案中所谓的诽谤却没有这样的构成条件:不是由警察们提起的诉讼(不符合自然人要件,也不是自诉要件)

    关于你的例子,如果媒体是由记者采访你而登报的内容,应该由媒体自律,媒体记者如果能够从独立的第三方获得同样内容含义的信息,就不该有任何的诽谤罪的可能.而如果无法从独立第三方获得信息,那么媒体可以选择不登载该信息.如果已经登载,那么它所负的是连带责任.
    如果是你出钱登广告性质的内容,那么媒体起了监督评估的作用,只要你涉及第三方,就拒绝你的广告!如果登了,同样要负连带责任.这里我们都应该保护媒体的发言权.

    牛皮 在 九月 3rd, 2008 04:21:02 回复:

    学习了,这样划分.
    法律责任最后在某个实体上或某个人上.媒体与第三方只是协议.协议只是有监督责任.
    诽谤只是对于人,那么是对杨佳诽谤.不应由公安起诉,其实是一个什么社会舆论罪?哈,一开始就把郏啸寅抓了,定了罪了,转不过来了.

    我认为
    现在的网络发表比聊天更没有信任.至今还是虚拟和不真实的.法律不能管制网络发表.最多对某个媒体单位管理.只是行政处罚.
    法律的制订必须有司法检定的条件.没有公正的证据,何来法律判决.

    yghxx 在 九月 4th, 2008 09:48:09 回复:

    对,我认为诽谤罪是很难定的,比如有一事是私下发生的,并没有被公开,而其中一个知情人对外公开了,有一个参与者觉得公开后失了面子,而其他人保持沉默,这样就没有了独立渠道的证实信息了,如果贸然的判决是诽谤罪,而过了若干年后其他知情人觉得有必要公开信息,那么法院岂不是判了一个明显的错案?而需要忙不叠的翻案?
    这中间其实有一个逻辑问题,如同有一个案例中的笑话:某人拉邻居证实她不会开车!如果邻居看见某人开车,可以向法庭证实某人开过车;但该邻居不可能有能力证明某人不会开车,能证明的只能是其他实际的证据,如某人是瞎子什么的,但这样也就不需要邻居的证明了,因为邻居不是某人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天天跟着某人一辈子!
    诽谤罪也最好如此,可以要求某人在没有明确的新证据前不再讲某些影响受害人的话作为禁止条列,而惩罚措施都免了。

  3. xxx 说:,

    2008年09月03日 星期三 @ 01:41:04

    3

    以后活不下去了,就去上海找公安

    回复

  4. 政府公信力 说:,

    2008年09月03日 星期三 @ 04:57:19

    4

    之所以不顾法律去追究郏啸寅刑事责任,可能是为了迅速平息和防止他人再传谣言。

    依法治国,出尔,反尔,实为不智之举。由此造成对政府公信力的损害难道代价太大,只能说措施显然不当。若进一步追问,司法机关恐涉嫌诬告陷害。看来人治官本位的惯性还在一定范围内广泛存在啊。c.p.要闻过则喜哈。

    回复

  5. speed 说:,

    2008年09月06日 星期六 @ 21:55:43

    5

    正义的刘律师,支持您!

    回复

  6. heart1950 说:,

    2008年09月09日 星期二 @ 14:25:24

    6

    中文之妙:“依法治国”——你是说依“法律”的法治国,他则是按他的“办法”的法来治国。所以现在谁都在高喊“依法治国”(政府官员、正义人士、受冤枉者同喊一个口号,不奇怪吗?)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7th, 2008 14:27:44 回复:

    即使是你说的“法律”的法,但法律是其制定的,并没有你们参与的份,其实和“办法”本没有任何区别。

  7. 石头大叔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3:54:37

    7

    去或改掉敏感词,洁网友在各网站广为发
    帮助寻人启示

    我们以及我们的全家跪求所有网友:鉴于警方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内依然无法查询到杨+妈妈的去向和行踪,万般无奈之下恳请广大网友:请帮助我们寻找杨+的妈妈王静梅的下落,我们想陪她一起送走杨+。求求你们帮帮我们吧。

    王静梅:1955年4月13日生人,身高1.56米左右,体形较瘦。

    杨+的爸爸:杨福生顿首泣拜

    杨+的姨妈:王静荣顿首泣拜

    回复

  8. 樊改改 说:,

    2008年09月22日 星期一 @ 13:17:23

    8

    母法官社说;看你律师变bian得好,还是我法官判的好!够嚣张吧? 和谐中国之最牛话语表白
    2008年7月25日,上午11点左右,十几辆车(城管的车、公安的车、几辆不明车),几十名人(穿制服的城管的人、公安人员、身份不明的人、城管拍摄人员等)在西安市莲湖区双仁府街道上,以卫生“三包”不到位为由对各个餐馆进行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罚到我店(凤翔改改三个瓜媳妇)时,我店以“不合理,罚的太多,老板不在”为由拒绝(根据《行政处罚法》,城管执法必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首先出示表明身份的证件,其次20元以下可以当场收缴,收缴后两日还得上交行政单位),不让搬桌櫈。在交涉过程中,城管领的莲湖区北院门街道办事处的人(事后得知)就对我店人员大打出手(详情可在百度搜索“凤翔改改遭遇城管的暴力执法”)…….
    8月13日下午4点我妈被非法拘留19天后,在我们的强烈抗议和争取下,被取保候审(包括我现在这个被打的受害者也是取保候审)。在看守所的19天里,因超负荷劳动(每天干活13个小时,有时还被罚值夜班)致使她双脚浮肿,腰椎疼痛难忍…..
    今天已经是2008年8月23日,事情发生已有一月,可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公正处理结果,我恨其蛀虫!哀其蛀虫!下面是我在7月25日到8月13日期间记下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可恨可悲的一些政府机关人员的“真切表白”:
    7月25 日由城管叫来的北院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赵冰在带头打人(先打我)的过程中对我说——“狗日的的小伙子!再动今就把你打死!”
    7月25日在赵冰的带领下,其中一名人员要搬我店的火炉,我舅妈刚一阻拦,就被他两脚踹倒,滚在地上,并说:“再动一下,今天就踏死你!”我叔对他说:“你执法的咋打人里?”那名执法人员说:“我打的就是你!”。
    7月26日西大街两名公安来到我店前嫌我们在门前搞宣传标语,再走之前说了一句——“政府现在弄死你一个人,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7月28日我爸向莲湖分局督查科反映这事看咋解决,那位督查科的人员却丢了这样一句话——“中国的事——难办”
    7月30日一名警号为015418的西大街派出所人员对我说了这样几句话——“说实话,公安局就是对付你老百姓的。” “为啥一般情况下警察要收拾穷老百姓,因为只有穷人才违法哩,偷人抢人的都是穷人,当官的收的都花不完……人家不偷不抢,光贪污受贿哩……
    不知道你看了会有什么感觉?愤怒?悲哀?还是无语?或是别的。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23rd, 2008 09:22:36 回复:

    有个很简单的办法,用菜刀直接劈一个带头的,必须劈死在你店里,这样事情就大了,而你被打是小事。

  9. 5678 说:,

    2008年09月24日 星期三 @ 09:45:14

    9

    黑暗的中国政府

    回复

  10. Michael 说:,

    2008年10月01日 星期三 @ 07:31:07

    10

    贱就一个字!

    回复

  11. 吴语 说:,

    2008年11月01日 星期六 @ 10:38:23

    11

    黑暗的统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