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城:中国正在重新自我封闭?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20年前的那件事。

  那还是198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至此已有10年。那一天,我去一位在《解放军文艺》杂志社工作的朋友家玩,碰到他的上司正在给一个文学青年提改稿意见。不过,这位资深编辑慷慨激昂谈的东西,似乎与对方的稿子、与文学并没有什么关系:

  “你看看你口袋中别的钢笔、你脸上戴的眼镜、你手里捧的保温杯,你再看看这个房间里的电视、电冰箱、洗衣机,哪一件东西不是西方人最早发明的?然后你再想想,我们人类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乃至我们现在谈话所必须遵守的逻辑学,哪一门学科不是西方人最早开拓的?而中国古代文明为人类贡献了什么?不过是女人的缠足和男人的辫子,不过是酸腐的儒家学说和刻板的八股文!”

  听着这番文革中也许被冠以“崇洋媚外”恶名的话,竟然出自一位穿着军装、扛着大约是少校肩章的军官之口,你可以想象我心中的那份震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30年前由鄧小平启动的中国改革开放,其实就是一个西学东渐的过程,或曰“西化”的过程。与鸦片战争后中国第一次打开国门略有不同,这一回,中国知识分子不再需要日本这个东洋的“文化二道贩子”了,他们直接翻译西方原著。在最初的西方文学名著翻译潮之后,随后则是一波一波的西方社会科学名著翻译潮:例如“走向未来”丛书、“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二十一世纪文库”丛书……

  1988年也许是新中国建国后思想最为活跃的一年:各种学说“纷纷出笼”,各种思潮“蠢蠢涌动”,各种人物“跃跃欲试”;那一年也是电视政论片《河殇》问世的一年:这套片子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据说,一位中共元老看后非常生气,称其宣扬“全盘西化”。

  但“全盘西化”无疑是当时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思想“主旋律”。如果说,苏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之后,一直探寻中国富强之路的中国左翼知识分子颇有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得出了“走俄国之路”的结论,那么,改革开放10年之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则有一种“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感,得出了“走西方之路”的结论……

  中国的“西化”之路并非没有波折,也并非没有受到质疑。

  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中出现了许多反思八十年代西化潮的声音,其中包括新兴的中国民族主义思潮,以及主张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国学热”。

  例如,一位名叫王小东的学者不仅在《河殇》热播时就发表文章批评《河殇》的“民族虚无主义”倾向,进入九十年代以后,他又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批评他所说的中国某些西化派知识分子的“逆向种族主义”。

  而某些八十年代的西化派知识分子,后来也对自己进行了反思。例如,2007年热播的电视政论片《大国崛起》的总策划麦天枢,八十年代也曾激烈地反传统,但去年他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却说:“全面的反传统,实际上是一种无知,不管它的表述是多么的慷慨激昂、多么的漂亮,都是一种无知。近代以来,尤其是1949年以来,中国知识界基本的知识和信息都来源于西方,而中国的青年知识分子对我们的传统了解得太少,了解得越少,也就否定得越干净,否定得越容易,而了解得越多的人,就会对我们的传统存有仰望之心,这种仰望并不是保守,而是尊重客观存在。”

  不过,尽管如此,中国的现代化运动基本上仍然可以视为是一场“西化”运动。从我多次去中国采访或探亲时的所见所闻来看,至少在中国沿海城市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中,热情拥抱西方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甚至价值观念的趋向,仍然还是主流;即使是那些中国民族主义者以及主张弘扬国学的中国学者,也很少有人主张完全排斥西学;甚至就连中国城乡的普通百姓,在物质生活的西化方面,心态也非常包容、开放。

  而如今自称对中国传统“存有仰望之心”的麦天枢,也并不否认向西方学习的重要性,这也是他和其他编导人员在《大国崛起》中介绍西方列强兴衰之训的初衷。

  然而,如今却有人认为,最近围绕着西藏事件和奥运火炬风波而展开的中西对峙,有可能打断中国对外开放的进程,让中国重新自我封闭起来。

  随着西方媒体对西藏骚乱的报道引发海内外华人的强烈不满,也随着奥运火炬传递在部分西方国家遭遇冲击,海内外中文网上出现了也许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最为激烈的反西方言论:不仅那些民族主义情绪一贯强烈的“愤青”们表达了对西方的愤怒,就连那些原来亲西方的“小资”们也倾诉了他们对西方的抱怨和失望。

  4月19日,似乎不约而同,全球许多城市的华人都在这一天举行了抗议活动:在中国城市,是中国公民抵制法国连锁超市家乐福的示威活动,在一些西方城市,则是海外华人对西方媒体偏见的抗议活动。

  显然,对那些一直追求西化的中国人来说,委屈的情绪是真实的,受伤害的感觉是深切的。例如,中国网络上曾经有过这么一幅帖子:“当我们被贴上‘东亚病夫’的标签时,我们被称作危险;当我们被视为明日的超级强权时,我们被称作威胁;当我们关上国门时,你们走私鸦片来开启市场;当我们拥抱自由贸易时,你们又责怪我们抢走你们的工作……”

  又如,中国《商务周刊》以社论的形式发表了《就火炬传递给西方的一封信》,作者自称是一群“怀着恭敬的心情阅读过一些来自西方的政治、经济、法律、哲学和社会文化方面的书籍,并在多年的新闻从业生涯中努力让自己按照独立、客观、真实的职业要求来思考和写作”的中国新闻从业人员,他们如此向西方的同行们诉苦:“我们一直在努力进步,向你们看齐。我们那么认真和真诚地希望融入到你们之中,和你们携手前进。但是这些不幸的事件让我们悲哀地想到你们的丛林法则。看到我们刚刚信仰的自由、平等、博爱如何被你们庸俗地使用着。你们无法理解,这些熠熠生辉的美好词汇的破灭对我们所造成的伤害。”

  我曾经与一位参加过4·19抗议活动的英国华人朋友探讨过究竟是什么使他如此愤怒的原因。他说,他参与抗议活动,不仅因为西方媒体的有关报道和评论“充满了白人的傲慢、偏见和双重标准”,更因为西方的敌意可能会使中国重新自我封闭起来。

  这位朋友来自中国大陆,在英国居住了多年,已经获得了英国国籍,其实是一位非常西化的知识分子。聊天中,我对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失控的可能性表示了担忧,但他却对我的担忧不以为然,他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从来不是主动的、进攻型的:“中国开放30年来,中国人一直是积极融入世界、努力学习西方的,你回想一下,近10年来出现的几波民族主义运动,包括针对北约炸馆的抗议、针对中美撞机事件的抗议、反日示威、以及这次针对西方媒体的抗议,基本上都是一种被动性的回应和反弹,绝对谈不上是主动出击式的、对外扩张式的民族主义。”

  相反,他更担心的,则是西方的敌意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西方如果无视中国的进步和中国人学习西方的诚意,重操冷战故伎,倒是真有可能扭转中国的开放趋势,让中国人变得更加封闭、更加排外。”

  他指出,中国重新自我封闭并非绝无可能,文革时的闭关锁国和盲目排外,便与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的欺凌以及日本侵华有着很大的关系。

  此文收笔时,我碰巧看到了一篇对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独家专访。罗格最后说的一句话,与我这位英国华裔朋友的话,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罗格说:“在中国,你不会通过大声羞辱得到任何东西。西方人这么做是一大错误。(在亚洲)维持面子非常重要。所有的中国问题专家都会告诉你:只有一种做法能够奏效:这就是尊重对方的、静悄悄的、但坚持立场的讨论,否则,中国就会自我封闭。这正是今天中国所发生的情况:那里有许多抗议、有许多非常激烈的言辞,中国人正在自我封闭。”

  作者电子邮件地址:weicheng_ft(at)yahoo.co.uk,其新书《中国农民工调查》最近由中国法律出版社出版。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作者:魏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正在重新自我封闭? 浏览数

12 条评论 »

  1. 流氓 说:,

    2008年09月09日 星期二 @ 17:04:08

    1

    中国仿佛就没开放过. . . . .

    回复

  2. dingshuding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3:22:06

    2

    中国犯了错误是不允许别人批评的,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错过!所有的指责都是污蔑,我们是地球上唯一正直的民族!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3:30:07

    3

    文章很乱,中国的文化发旱灾.等待西方来下雨呀.
    可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抗拒西方文化呢?可以有人在误导,那误导的人是谁,是中共政府.
    中共政府如楼上所说,中國仿佛就没开放过. . . . .但历史结论决定中国人民决不是封闭型的,是欢迎接纳外来文化的.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4:31:22

    4

    无知者同样可以写出慷慨激昂的文章,如:
    “当我们被贴上‘东亚病夫’的标签时,我们被称作危险;当我们被视为明日的超级强权时,我们被称作威胁;当我们关上国门时,你们走私鸦片来开启市场;当我们拥抱自由贸易时,你们又责怪我们抢走你们的工作……”
    在西化的过程中,规则是其中最重要的灵魂!而这里的例子恰恰表现了对规则的无知:
    1,所谓鸦片战争,只要看看《穿鼻草约》和《江宁条约》(南京条约)的全文而不是摘选,就会对其中关于中国官员的行政暴行条款有所了解:先强迫所有来华商人提交鸦片(问题是并非所有商人都贩卖鸦片,交不出的直接扣人),然后再公开销毁并驱逐所有在广东的商人,而中国人只强调所销毁的鸦片而忘记了来源是否非法。这就如同搞一个轰轰烈烈的公开审判,最后杀了许多人,但忘记了这些人究竟是否都是罪犯,其实际的罪行是什么!这里的所表现的“规则”是完全和文明背道而驰的。
    2,当我们拥抱自由贸易时,看看2007年中国和墨西哥政府在WTO发生的贸易诉讼问题:中国已经加入WTO多年,但依然在实行“出口退税”这一典型的违反WTO规则的行为,该行为本应该在加入时就取消,但一直没有取消,导致了贸易诉讼,最后中国紧急的在2007年6月低取消出口退税,当一个不平等的规则强加给了其他国家,他们是否有权说“抢走工作”?
    而2008年的WTO诉讼是:新华社要求国外同行在中国提供有关金融信息时必须使用新华社统一的“通稿”,哪怕它是欺骗(经常发生的事)在华的中国或外国商人!

    关于被动的问题:”中國开放30年来,中國人一直是积极融入世界、努力学习西方的,你回想一下,近10年来出现的几波民族主义运动,包括针对北约炸馆的抗议、针对中美撞机事件的抗议、反日示威、以及这次针对西方媒体的抗议,基本上都是一种被动性的回应和反弹,绝对谈不上是主动出击式的、对外扩张式的民族主义。”
    1,北约炸馆的抗议,北约炸馆的确可以抗议,但需要以和平的方式,这就是抗议的规则,问题在于抗议中攻击了美国使馆,这里需要讲的是2个不同的环境:在南联盟的中国领事馆(处于战争环境)和在中国的美国领事馆(处于和平环境),众所周知,战争环境中发生违反国际法的事件常有,需要抗议,也需要战争双方自律,但发生事件本身是常见的,何况保护中国领事馆的责任人是南联盟政府而不是美国政府。而和平环境中发生攻击使馆的行为表明了一个国家的法制水准,在中国保护美国领事馆的应该就是中国政府!
    2,关于中美撞机事件,需要说明的是,中国人的抗议是无知的结果,因此是一场典型的被利用的盲目民族主义事件:只要看看中國自己在撞机事件前一年出版的《航空知识》,其中有一篇文章就是写到的王伟的英雄事迹,用自己的歼8去驱赶美国飞机以及如何驱赶的,可惜2001年4月搞砸而撞上了,这样一个发生在国际空域的撞机事件错在歼8有什么好抗议的?这样一种盲目的热情如此容易被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别人当然很害怕,因为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这里我们要看到的是信息的完整性是多么的重要。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10th, 2008 11:28:53 回复:

    支持,还有一个更重要.了解信息首先要信任人,庞大的国家是信任关系结合的.汶川地震发生,CCTV就慷慨激昂一大堆,误导我们所有的事是天灾造成的.
    中国人显示封闭外表,那是人与人之间的误解.中共害人.

    1234 在 九月 12th, 2008 07:31:39 回复:

    顶, 仲共不但限制人民言论,还搞信息垄断,连网络上都有大批网络特警混淆视听。

  5. 没趣鱼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0:52:31

    5

    事实上,从百度到google搜索,大家就已经充分体验到了这一步一步紧逼的封闭与不许。

    回复

  6. ip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00:53:20

    6

    中国人比较自卑,只想通过别人认可自己,有极强的表现欲望,如果达不到就转换成觉得自己没有面子.
    东方是通过意识来认识世界,了解自己. 而西方是通过科技来认识世界,了解自己.

    回复

  7. 听雨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07:07:52

    7

    不可否认,最近反西方的声音确实越来越多,但那是些什么人?是谁在网上较开放的论坛中千篇一律、如出一辙地发表“主流”言论?是谁翻来覆去地去西方中文网站上义正词严地发表“愤慨”?口吻如同我国外交部?翻开他们的ip地址看一看,答案无非就是——人民网评员。正是他们给了国外一个错觉:中国人正史无前例地团结一致地反对西方。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12:43:53 回复:

    本来就是,利益悠关者而已,拿了钱就昧了良心乱说话了。

  8. Zhang Kai 说:,

    2008年09月13日 星期六 @ 14:42:01

    8

    欣赏您的阅历和文章,个人觉得您对中国因西方的指责会紧闭国门的可能性不大,如您所知,现在在发觉国学精髓的过程中,包括郭店楚简的发掘中可以看到,中华文化中兼收并蓄,雍容大度在3000年前就有,在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和太平洋的呵护下孕育的亚洲季风气候文明下的温润如玉的文化,也许如辜鸿铭说的博大,深沉,纯净之外的温良的民族特性,无论过去浩劫的文革和八国联军下的义和团运动的凄惨,都不能阻断中华民族中重新审视自己和吸收外来文明中的精髓。
    不知道您所指的西方到底是指的深负理性德意志思辨,还是民主博爱的法兰西革命或者是日不落帝国的”历史的地理枢纽”所知的世界岛?在纵观宏历史观来看,利益格局的博弈是永久或者暂时改变政治版图,和民族关系的根本,也许这个会导致一系列的民族反省和文化自觉(如拿破仑对德意志的震撼),基于现今之民族自信的恢复和对中国地理文化的考古发现积淀的文化心理更应该是和外来文化融合的过程,这个过程应该是在深刻了解自身特征基础上的理性吸收。我们可以想象在当今全球化趋势之下未来文明中更加应该包含东方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终极关怀的情怀。。。

    回复

  9. YES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09:41:17

    9

    并不是中国正在重新自我封闭
    政府不能代表国家·民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