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暗杀”杨佳彰显司法混账

  众所周知,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正是各级公检法部门在破坏司法的公正,视法律为玩具。为什么老百姓的上访潮一浪高过一浪?为什么群体事件越来越多?为什么难以遏止的官民冲突快成社会死结?为什么杀戮乃至袭警案件越来越频繁?那是因为在他们眼中,实在走投无路,最后采取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的血酬定律。这种社会即令你不知晓它的前途,但只要你多少读一点历史,就感觉到它实在令人忧虑。人越是在自己没有任何未来保障,对生活丧失理性预期,再加上各种不堪之压制频繁袭来,因此铤而走险,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乎一个大活人?

  一个社会主流的声音不去思考杨佳何以袭警,他何以走到杀死六个警察的地步,我们如果有相关正规的渠道让其申诉自己的冤屈,并得到妥善切实的解决,或者说我们的制度公正一点,少制造冤屈,也许不能完全制止这样的悲剧发生,但至少会减少这种悲剧的发生。一个社会不仅政府官员冷血,而且其中帮助运转的公务员也冷血,比如从无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出来认为自己做错过什么,更无良性之检讨,更乏传媒长期不断之公开批评。中国警察的素质之低,从十年前贺卫方所说的法院所进人员多是转哥子(转业军人),就不难看出一斑。军队安置转业干部多安置到公检法这种“对口”的肥缺单位,使得公检法不仅没有公开公正透明的程序,而且行使公检法的人之素质形成恶性循环,其素质之低下,在贺卫方于《南方周末》批评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进。兵役制度不改革,不实行真正的义务兵役制,军队不国家化,军队的就业安置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极大包袱。工人在下岗,民众在失业,整个社会不景气,但军转工作,却依旧在义务兵役制不能实行的情形下,增加社会的负担。除了制度建设与革新外,公检法的素质要有所提高,简直无法指望,那么公检法的公正、公开、公平、透明何时才能实现?

  杨佳一案之始,始于警察之素质低下,始于警察之无法无天,始于警察受约束太少。媒体批评缺席、警察法贯彻不严、警察权力过大,整个社会对他们的制约太少,故而警察虐待普通民众的事时有发生,只不过多数民众只有忍气吞声而已。要让民众对法律产生相当之敬畏与遵守,那么公检法首先要置于整个社会无孔不入的监督之下,否则所谓的公正只不过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现在法律不说已很完备,法律还有许多可修正之处,但法律很多时候只是徒具空文,有法不依的危害有时甚于无法无天,因为有法不依是在无法无天之上再加上了一层可耻的欺骗。这种欺骗使得民众对法律仅有的一点敬畏和信任,荡然无存,使得整个社会的良性治理困难重重。整个社会中的有识之士乃至普通民众,都已然知道,中国已经到了非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包括公检法之公正改革的时候,但官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政改行程,徒然增加民众的愤恨情绪,让他们在等待中每天丧失一点信心,相当于绝望中的慢性自杀。此种得过且过的做法,整个社会会因此负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杨佳一案,最让大众不能释怀的不是你判他死刑,而是他死得不明不白。首先警察是怎样伤害杨佳的?这是杨佳袭警的绝大环节,与此案甚有瓜葛,这种深刻的关联情节在审判中的缺席,自然会导致不公。更让大众愤怒的是,上海公检法的暗箱操作,不让媒体报道,将杨佳的母亲视为自己手中的傀儡,随时呼唤的人质。杨佳的母亲有公开向社会发表自己对杨佳一案诸种言论和信息的权利,可是上海的公检法将杨佳母亲完全当作人质对待,这是在杨佳一案之中又增添了某种株连性质,这是公然也是悍然的违法行径。公检法如此蔑视法律,那么你们审判杨佳的正当性何在?如不改进,将来的公检法等单位被袭不知凡几,正未有穷期,如谓不信,我们拭目以待。我们不是赞赏这种恐怖性质的袭击,但我要说,有什么样的因就有什么样果,这是没办法的事,除非公检法要改善自身的野蛮,以及不尊重法律的现实。杨佳袭杀六警、伤及多位警察,但依旧有许多人称杨佳为英雄,为他的袭警叫好,更有许多人为他叫屈,其原因何在?其原因在于公检法对普通民众的伤害,已有相当之累积,累积越多,不满情绪越加严重,绝对是整个社会的不安全因素。

  公检法的傲慢,是政府这几十年傲慢的一个缩影。你只要看平时官员颐指气使的样子,你就不难想见作为政府部门的公检法傲慢、无理、冷漠之一斑。视纳税人为手中玩物,随意惩处,已近一周甲(60年),这在民主自由已成为现代政治文明之潮流的时代,绝对是逆潮而动的野蛮之举。我们的呼吁是,哪怕杨佳必死,也一定要通过正当的程序,公开的审判,媒体不受制约的报道,告知民众真相,否则这种“暗杀”式的审判,只有在民众中徒添新仇旧恨。法律的事情让法律去公正解决,才是中国社会的福音。与此同时,一定要让杨佳的母亲出来说话,民众有权知道杨佳的母亲究竟为何被软禁?杨佳母亲受到何种威逼,上海公检法必须面对公众给以明确而清楚之解释。再则,应该让杨佳的父亲有会见杨佳之权利,因为杨佳的母亲被软禁,杨佳为何不要父亲请的律师,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不易解开的谜,我们有权知道这一切,而这样做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司法公正。一个司法不公乃至混账的社会,你怎么能让民众理性地去期待一个美好的未来?

  2008年9月10日7:24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暗杀”杨佳彰显司法混账 浏览数

87 条评论 »

  1. rmrm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1:59:04

    1

    这是“对等”的:你杨佳“偷偷地”闯进来杀人,司法“偷偷地”判你死罪!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0th, 2008 03:04:57 回复:

    杨佳并没有“偷偷地”闯政法大楼,他不仅在大楼外点了把火,还打昏了门卫,请问如何算“偷偷地”?

    东流 在 九月 10th, 2008 10:58:22 回复:

    作为一个个体的自然人,他可以“偷偷地”袭警;但是作为国家,绝对不可以“偷偷地”判他死刑。为什么?
    因为个体的人,他袭不袭警,你没有办法预知(从根源上杜绝、减少产生这种悲剧的制度性变革那是另外一码事),你不能愚蠢地规定“公民个人不能以偷偷的方式袭警”;你就是这样规定了,也屁用没有,因为谁去袭警之前还要发个宣言书啊?
    而作为国家,为什么不能“偷偷地”判人死行呢?因为国家不是复仇机器,不能以自然人复仇的心态来看待和处理司法争讼。以“偷偷”对“偷偷”,那是同态复仇,是人类社会早期的一种做法。这个道理就如同,人类已经直立行走穿上衣服,不可能再脱去衣服回到丛林一样。
    作为一种文明成果,几乎所有国家的诉讼法(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宪法诉讼)都无一例外地将“公开审判”作为一项基本原则,如果没有法定的特殊情形,绝对不可以不公开审判。而作为公开审判的“除外”情形,无外乎以下三种:案件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或者商业秘密的。按照中国的诉讼法,如果某一个案件违反了公开审判的原则,将成为上诉审程序中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法定理由;也可以成为判决生效后引起再审程序的法定理由。
    回到杨佳袭警案,该案既不涉及国家秘密,也不涉及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因此该案不具有一丝一毫的不公开审判的法定理由。既然如此,上海二中院的准秘密审判(或曰“实质秘密审判”)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在二审程序中(得知杨佳已经上诉),上海市高级法院应该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0th, 2008 11:25:21 回复:

    赞同yghxx的说法!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03:34:39 回复:

    东流说的没错,但这是一个在法制国家的逻辑。
    在中国,高官的2奶都可以是国家机密,警察打人更是公开的“国家机密”了,只要是党和政府所做的丑事都算国家机密的。因此这样的逻辑基本上不会被认可了。

    1234 在 九月 12th, 2008 07:43:10 回复:

    真相总会被揭穿的,仲共的一切丑行总会被人民知道的。到那时就是仲共就被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yghxx 在 九月 14th, 2008 05:53:18 回复:

    杨佳事件是一个最好的试金石:大街小巷有那些人是支持警察的?!

    linfavourite 在 九月 14th, 2008 10:43:51 回复:

    对等??

    所以如果我家人被杀了,我把凶手杀掉,不算犯罪是不?

  2. 1234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2:04:31

    2

    为杨大侠立牌坊。

    回复

  3. 叮咚猫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2:10:53

    3

    悲哀!!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3:05:49

    4

    制度造就人,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人出来。

    回复

  5.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3:33:15

    5

    有一点不明,法院判决杨佳被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是不是合法?政治权力的范围是什么?

    回复

    freeborn 在 九月 10th, 2008 05:31:11 回复:

    只要是 无期徒刑 以上的刑罚,都附带 剥夺政治权力终生
    政治权力范围:简单的说 是说话、举手、当官的权力,就是不能发表、出版文章,不能选举和被选举,不能当任何公职。

  6. freeborn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5:26:48

    6

    我们的司法制度是维护腐朽神权统治的制度,怂恿人民为恶的司法制度。
    正因此,在今年瓮安,当地民众已经喊出了“砸烂一切公检法”的口号,是文革的余毒还是为政者的极度残暴让民众对司法制度如此的绝望与深恶痛绝,每当我想到这口号时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觉,难道中国的明天必将再经过一次全民族的暴乱的洗礼?

    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判决胜过十次犯罪,犯罪只是触犯了法律,弄脏了水流,不公正的判决是毁灭了法律,弄脏了水源”。 我们的司法制度估计已经是条臭水沟了。

    我们没有了 神,没有了 正义,没有了 爱,没有了 廉耻,没有了 同情,没有了 敬畏,我们甚至藐视一切人间的规则;只有 仇恨、绝望、痛苦、疯狂。等待我们的是????????????????????????????????????????????????????????????????????????????????????????????
    我真的有些绝望!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10th, 2008 11:14:25 回复:

    谢了,简单就够了.就像司法,本来就简单人人能懂,为何公检法的门坎这么高?
    中共设置了许多无法跨越的门坎.我会软件开发,系统之间结构的理论就是社会理论,在中共控制的社会就是马克思理论.所以中共科学与西方科学永远有一道宏沟.
    司法是一门纯科学.科学最强调信息公开,知识共享.与中共的黑厚学矛盾重重.支持冉大.司法混账.

    1234 在 九月 11th, 2008 05:47:02 回复:

    顶,瓮安民众的觉悟还有待提高,还未认识到仲共才是一切祸害的根源。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03:37:19 回复:

    中国民众需要启蒙,否则因为愚民教育而只在极端里游走。

    linfavourite 在 九月 14th, 2008 10:46:34 回复:

    说到底,最后还是要看中國人民自己本身,我们这些海外的华人再多不满有个屁用了?香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就说过:“你不推,他不倒!”没有人民的努力制衡,那司法也不过是高官显要作威作福的工具而已。

    驿路梨花 在 九月 19th, 2008 03:43:17 回复:

    所以不要随便拿”素质”的幌子来指责弱势个体或群体!试问我们一路长大,见得最多的不就是“有权有势就有一切”么?“冷水煮蛙”的悲哀,迫使平民只能拼了命去攫取财富,因为那是唯一有安全感的保障。在此驱动之下,就是豆腐渣工程,溃坝、“三鹿奶粉事件”。。。。。。。。

  7. 自由呼吸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7:58:07

    7

    好文章!
    一针见血!
    作者为对中国社会了解比较深透的人。
    杨佳案就是标本,看我们的政府究竟如何服众?
    可如果各级衙门和各所谓的主流媒体就是装聋作哑,
    我们该怎么办?
    单纯的网上呼吁?很多帖子也被删了啊。
    再过段时间,这事也就不会再有人提起了。
    那时候一切还是不会变。
    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也为了子子孙孙,
    我们不能让这一切稀里糊涂过去1
    必须得有个说法!
    有句话怎么说的?
    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

    回复

  8. 冷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8:39:08

    8

    起初,人们还期待证据,现在不要了。

    起初,人们还希望讨一个说法,现在不需要了。

    起初,人们还信任法律,道义,公平,现都不需要了。

    因为有你们的存在,这一切都不再需要了。你们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切的荒诞的不合理的愚蠢的最确凿证据。不是吗?

    欺凌最弱小的,哄骗最善良的,在九月的阳光中,像个贼一样。当着人民的面撒谎,羞辱,监禁,藏匿,秘密审判一个无助的孤儿寡母。怎么说你们呢,不要脸。

    如果说,杨佳在事件之初被人们认为是鲁莽冲动的,今天可以说,杨佳的行为是清白的,明晰的,理智的。

    像所有的勇士一样,是你的敌人最终成就了你。
    人们会记住你的这几句话,

    有些羞辱,如果要背一辈子,我宁愿犯法。

    凡事总是要有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

    回复

  9. 冷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08:40:14

    9

    什么是真实的中国?一个容不下和谐社会的中国就是真实的中国!

    回复

  10.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1:23:18

    10

    如果有三百七十六条留言也该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公众期待的公平公正于杨佳案来说就是要公开审判,上海司法机关不能像目前这样对待杨佳母子!

    回复

  11.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1:51:34

    11

    寻找杨佳母亲王静梅女士 (2008-09-07 21:12:01)
    标签:杂谈 分类:法治新闻

    (注:允许转帖)

    9月1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杨佳袭警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当天,法院就会将判决书给被告人。按照《刑事诉讼法》第183条规定,不服判决的上诉期限为十日,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计算。

    依照第183条规定,杨佳必须在本月十一日之前向法院提起上诉,才能启动第二审程序。否则,过了这个期限,一审判决就生效,案件进入死刑复核阶段。

    现离上诉期限只有四天了,而杨佳母亲身在何处也不知,他父亲聘请的律师去了上海又不让会见,但法院称将判决书给了杨佳母亲。在审查起诉阶段,谢有明律师在北京找到杨佳母亲办理过委托,这说明谢有明和法官是知道杨佳母亲下落。

    杨佳姨母王静荣向北京警方报王静梅失踪后,朝阳公安分局也不积极主动寻找杨母下落。更没有去找杨母失踪案的知情人谢有明律师调查。由于朝阳警方的失职,明天,王静荣委托的律师将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朝阳区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

    杨母到底是在北京,还是在上海,除了谢有明律师和负责杨佳案的法官知道外,也不知有没有第三人知其下落?为了方便网友查找杨佳母亲的下落,现将王静荣提供的杨佳母亲照片张贴在博客里,请各位网友帮助查找。

    王静梅,女,1955年4月13日出生,身高1.56米左右,体形较瘦,户籍所在地北京市东城区,住朝阳区慧忠里小区407号1单元152室。2008年7月2日,她随警方协助调查后,从此下落不明。

    (注:此照片为杨佳母亲失踪之前一年半之前的照片,失踪前体形较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0at38.html

    回复

  12. ddhgjh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3:32:27

    12

    赤共中国,
    遍野哀鸿,
    腐败官衙。
    看城管警察,
    狗仗人势,
    横行霸道,
    造孽无涯。
    百姓黎民,
    仇深苦大,
    昏暗神州尽涂鸦。
    豺当道,
    忿生灵涂炭,
    悲憾中华

    回复

  13. 无声中国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4:35:31

    13

    一个人的仇恨乘以十三亿等于几?
    让”胡一统”们自个算去!

    回复

  14.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0日 星期三 @ 16:05:11

    14

    艾未未的快递和杨佳他爸寻人
    转自 无宇的blog

    2008年9月3日,使用FEDEX联邦快递国内限时,分别给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王胜俊和一级大法官沈德咏发出杨佳案申述快件.快递运单号为120137978741和120137978752。2008年9月4日接到快递公司电话“座机无人接听,没有手机号,无法找到收件人。门卫以只接受EMS快递为由,拒收快件”。2008年9月5日快件退回。

    2008年9月4日,使用圆通快递,给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王胜俊发送快递,快递公司答复“国家机关无法投递,不能安排取件”。

    2008年9月4日,通过北京市大山子邮政局,给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王胜俊发出挂号信函,邮件号码XA14473243511。

    2008年9月4日,通过北京市大山子邮政局,给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大法官王胜俊发出京城邮政特快专递,运单号ET509585555CN。2008年9月5日由最高法院16收发章收,至今没有收到回复。

    受杨佳爸爸杨福生和姨妈王静荣委托,发此博文

    我们是杨佳的爸爸杨福生和杨佳的姨妈王静荣,我们想借“谭业海交通肇事冤案纪实”的博客,说出我们的两个愿望:

    一、我们以及我们的全家在这里跪谢所有关注我儿子杨佳的网友,对你们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对杨佳一案的关怀和帮助表达我们衷心的、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感激。尤其是刘子龙、熊烈琐、孔建、李劲松、刘晓原以及来自北京八家律师事务所的16位律师、他们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对杨佳案件的关注,我们在此跪谢了!谢谢;

    二、我们以及我们的全家跪求所有网友:鉴于警方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内依然无法查询到杨佳妈妈的去向和行踪,万般无奈之下恳请广大网友:请帮助我们寻找杨佳的妈妈王静梅的下落,我们想陪她一起送走杨佳。求求你们帮帮我们吧。

    杨佳的爸爸:杨福生顿首泣拜
    杨佳的姨妈:王静荣顿首泣拜

    回复

  15.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01:40:14

    15

    有一点毫无疑问:杨佳将成为真实存在的“梁山好汉”留于青史!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04:16:16 回复:

    对,他的话将不断的有人引用。

  16. 过客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02:08:29

    16

    杨佳死刑不意外!但是错在政府没有公开审判!

    “那是因为在他们眼中,实在走投无路,最后采取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的血酬定律”——这和以前的巴解组织何其相像。

    回复

  17. 石头大叔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06:31:07

    17

    反人类的中國封建法西斯暴政:全中國人民正告你们:绝不允许杀害人民英雄杨佳。还杨佳母亲的人身自由。中國人民呼吁国际社会以反人类罪,制裁中國封建法西斯暴政。消灭封建法西斯。自由民主属于人民

    回复

  18.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07:12:22

    18

    留下杨佳是政府的幸事,政体改良还有缓冲.不留杨佳,将埋下一根长长的导火线,不定何时何地会引爆更大的事件.为政府着想也替杨佳争取公正,呼吁看过文章的网友都来留个声音.

    回复

  19.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1日 星期四 @ 11:24:25

    19

    9月11号.徐烨几人为争取杨佳案公平公开公正审理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递申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f90ad0100b0p2.html#cmt_1056923

    回复

  20. yghxx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04:15:21

    20

    对作恶的人而言,不能留下杨佳,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总是要暴光的。

    按照现在公检法的套路,他们并不想改变什么,只想将这事尽快过去,依然坚持隐瞒事实真相。

    结果已经可以预见了。

    回复

    1234 在 九月 12th, 2008 07:39:41 回复:

    纸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仲共的罪行会一一公示在人民面前的。98印尼排华事件就让仲共大失民心了。

    yghxx 在 九月 12th, 2008 12:12:14 回复:

    对,不断的“群体事件”,不断的让更多的百姓加入仇恨的行列。
    不断的袭警案件,不断的教育百姓:什么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

  21.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16:13:51

    21

    多少年以前大学刚毕业分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外地,隆冬的深夜忽闻捶门声,门开之时一个喝醉酒的警察闯进屋内,听我说普通话(非当地口音)竟然要带我走,去派出所盘查(若不是住的本单位宿舍,也许真被他带走了).其人身上不仅没有执法证件,连工作证都没有.

    此人叫什么洪涛的.

    伴随这些年过去,看到听到比我遭遇甚过多少倍的事不少,这些人的做事方式没有变什么,有多少无辜的人被白白地冤枉.杨佳一案若还不思改变,会有更多的人白白丧命.

    回复

  22. zhangyong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19:24:35

    22

    讲得太好了,现在和政府失信于民,鱼肉百姓,再不改革,杨佳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会越演越烈。

    回复

  23. 上善若水 说:,

    2008年09月13日 星期六 @ 06:50:29

    23

    一、怀疑自行车的来路而盘问,在已获知是租用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带到警局审问六小时?
    去年3月~11月,全国公安系统开展打击盗抢自行车专项行动(网上搜索一下就知)。10月5日,杨佳骑着一辆无牌自行车,见前方有警察盘查,便骑上人行道想溜过去,结果被警察拦住了。本来警察盘查不过是例行公事,但杨佳选择了用强横来掩饰自己,仅仅把一张貌似租车凭证的东西在警察眼前晃动一下,就大声地和警察争吵起来(有录音为证)。这一吵就是40分钟,观者云集,交通堵塞,警察的面子挂不住了,要杨佳离开现场,到派出所去处理,杨佳当然不干,双方在推搡中进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出示了那张本该早就应该出示的租车凭证后,杨佳被告知可以离开,但杨佳开始吵着要投诉,结果督察来了,督察听了以后没有支持他的意见。杨佳就拒绝离开派出所,警察无奈便不搭理他,过了数小时后,杨佳终于悻悻地离开了。
    二、六小时的耐心教育,为什么还会促发他接连投诉?
    杨佳母亲为了与同事有矛盾不服法院判决,做了长达六年的上访“钉子户”,其上诉材料都是杨佳帮助打印的,杨佳在山西被警察打了牙齿,得到了3万元的赔偿,这样的经历和环境(可能还包括遗传)等因素使杨佳养成了事事必须“讨个说法”的习惯,接连投诉并无不可能。
    三、耐心教育已经做到了家,为什么上海督察还要两次赴京上门做其工作?
    警察去北京的时间,一次是去年“十七”大期间,另一次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只要懂一点中国国情,就明白杨佳一家作为一个信访“钉子户”,家又恰在北京(据说离“鸟巢”也不远),为了保证“十七”大和“两会”的安全,上海警察上门去做稳定工作。现在是奥运时期,相信那些XX功功的狂热分子和经常上访的“钉子户”也会有人上门做特别的关照。
    四、仅这么简单的过程,为什么会促使他走向极端和疯狂,竟起这么大的杀心,连杀十一人,造成六死五伤的惊天血案?而且蹊跷的是遇女警不动毫毛、遇到保安只用刀柄击伤、见男警刀刀刺中要害?难道他精神不正常?可鉴定结论是具有承担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如此,合常理否???
    这应该问杀人者。2004年云南大学的马加爵不就是为了同学之间的小摩擦而一天一个地连杀4人的,这合常理吗?
    还有遇女警不攻击就是爱憎分明的义士?
    五、没有犯罪嫌疑的公民、其母亲突然间怎么会失踪?
    六、杨母被北京警方列为失踪人员,而此后上海方律师却取得了杨母聘请律师的亲笔签名,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七、杨母究竟在哪里?是否被限制或者剥夺人身自由了?如真的如此,是否合法?
    八、如果此案没有复杂的诱发原因,又为什么要隔离杨母???
    五、六、七、八的四个问题的提出本身有“先入为主”的前提——肯定是被警方隔离了。也许真的被警方扣留了,但现在没有证据,谁能回答呢?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杨母自己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露面,自己选择了一个地方呆着,叫警方必须说出杨母此刻在什么地方,谁做得到?要查找不就要先列为失踪人员的吗?
    当然事实上是被隔离了还是自己不愿意路面,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不过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九、作为一方的当事人闸北分局,要不要回避?自己可否直接经办此案?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司法解释》、《刑诉法》规定,回避制度的适用主体,仅包括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书记员、鉴定人和翻译人等,并不包括其他主体。不要说上海市公安局不是本案法定回避主体,即使叫国家公安部来办案,也有人会说“官官相护”,警察包庇警察的。但显然,案件侦查是属于公安部门的职责范围,也只能由公安局来经办。
    十、谢有明作为闸北区ZF法律顾问他是否有资格担任杨佳辩护律师?
    如果谢有明是闸北公安分局的法律顾问,说他没有资格好象还有一点道理,谢有明是ZF法律顾问,为什么不能代理杨佳案?
    再说,谢是杨佳被捕时要求安排律师到场提供法律帮助时警方给找的,如果以后杨佳觉得谢不行,也可以自己再聘请其他律师。
    十一、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权威出发,此案要否依法公开、公正进行审理?
    这又是先入为主的想法。谁说过不依法审理,谁说过不公开审理,谁又表态过不公正审理?影响这么大的案件谁又有胆量只手遮天、不依法审理?
    再说,“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权威出发”,那个案子不需要依法、公正审理?

    以上是我对这11个所谓“焦点问题”的回答,对于有些事情经过也是根据网上的报道。当然网上的东西也可能是误传,希望论坛的朋友指正。
    但就上面几个问题,我觉得大多数是似是而非的,很多是一些无良的记者或律师为了博取名气而提出来的。不过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很多媒体和网民将杀人狂杨佳神化为一个嫉恶如仇、有仇必报的英雄实在是不可思议。
    很多人实际生活中受到过各种各样的委屈而不得发泄,有的是被欺压而投诉无门的,有的是看多了社会不公平现象,期望有人出来一招将天下不平事铲平,另外,我们国家确实也还存在很多问题,但这些都不应成为同情甚至欣赏一个残暴的杀人犯的理由。

    回复

    DOU 在 九月 13th, 2008 19:34:22 回复:

    杨佳死刑不意外!但是错在政府没有公开审判!
    每个人都有自由,不要把你的意志变成讨伐别人的精神暴力,你所反驳的11个问题,回答的又有多少正义?你说别人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那你的立场又是站在哪里?阁下不是建立在杀人狂必有罪的前提下吗?

    yghxx 在 九月 14th, 2008 06:46:04 回复:

    关于你的回答中的疑问请你澄清一下:
    “一、怀疑自行车的来路而盘问,在已获知是租用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带到警局审问六小时?
    去年3月~11月,全国公安系统开展打击盗抢自行车专项行动(网上搜索一下就知)。10月5日,杨佳骑着一辆无牌自行车,见前方有警察盘查,便骑上人行道想溜过去,结果被警察拦住了。本来警察盘查不过是例行公事,但杨佳选择了用强横来掩饰自己,仅仅把一张貌似租车凭证的东西在警察眼前晃动一下,就大声地和警察争吵起来(有录音为证)。这一吵就是40分钟,观者云集,交通堵塞,警察的面子挂不住了,要杨佳离开现场,到派出所去处理,杨佳当然不干,双方在推搡中进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出示了那张本该早就应该出示的租车凭证后,杨佳被告知可以离开,但杨佳开始吵着要投诉,结果督察来了,督察听了以后没有支持他的意见。杨佳就拒绝离开派出所,警察无奈便不搭理他,过了数小时后,杨佳终于悻悻地离开了。”

    疑问为:
    1,杨佳在遇到警察后到离开派出所并没有离开警察的视线,那么为什么你在这里说是一张“貌似”租车凭证的东西,你的“貌似”结论从何而来?!而在杨佳到派出所后还是这张“貌似”租车凭证就成真的了?如果警察都无法在现场直接处理关于“貌似”的问题,那么是否只要以后警察认为是“貌似”的“东西”都可以将人带去派出所,如:“貌似”的暂住证,“貌似”的身份证什么的?!
    2,警察执法是否存在面子问题?执法需要面子吗?!执法需要“推搡”吗?那么是否将来上海街头都可以因为警察认为是“貌似”的暂住证,“貌似”的身份证都可以靠“推搡”将人先带到派出所然后在让暂住证和身份证变成真的?然后6小时后让公民“悻悻地离开”?!

    关于“二、六小时的耐心教育,为什么还会促发他接连投诉?
    杨佳母亲为了与同事有矛盾不服法院判决,做了长达六年的上访“钉子户”,其上诉材料都是杨佳帮助打印的,杨佳在山西被警察打了牙齿,得到了3万元的赔偿,这样的经历和环境(可能还包括遗传)等因素使杨佳养成了事事必须“讨个说法”的习惯,接连投诉并无不可能。”

    疑问为:
    1,既然你认为六小时的“耐心”教育,那么在现场执法时都有录音,是否请你公布一下关于六小时的“耐心”教育的录象如何(在派出所都安装有录象系统的)?显然可以为你的“耐心”提供最直接的也是唯一的理由,广大网友正等着看警察是如何“耐心”的!而你是说辞本就毫无意义。
    2,按照你的逻辑:杨佳在山西被警察打了牙齿,得到了3万元的赔偿,使杨佳养成了事事必须“讨个说法”的习惯,接连投诉并无不可能。
    那么:山西的警察既然可以打了杨佳,导致警察处处(包括上海的)都用打人来“执法”同样“并无不可能”
    别忘记了:“投诉”哪怕是“接连投诉”相比较打人致伤究竟哪个是在法律的范围内哪个在外,作为人应该能够区分吧?!如果杨佳没有伤到牙齿能从警察这里“得到了3万元赔偿吗”?!要注意的是:杨佳在山西的同样“接连投诉”是以“伤到牙齿”为依据的,你如何证明上海的这次他没有任何证据?!

    yghxx 在 九月 14th, 2008 07:09:46 回复:

    关于“三、耐心教育已经做到了家,为什么上海督察还要两次赴京上门做其工作?
    警察去北京的时间,一次是去年“十七”大期间,另一次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只要懂一点中國国情,就明白杨佳一家作为一个信访“钉子户”,家又恰在北京(据说离“鸟巢”也不远),为了保证“十七”大和“两会”的安全,上海警察上门去做稳定工作。现在是奥运时期,相信那些XX功功的狂热分子和经常上访的“钉子户”也会有人上门做特别的关照。”

    疑问是:
    1,既然警察没对杨佳做什么,一切都是合法的,那么为什么在2会等期间“上海督察”还要上北京去赔款(警察说是1500元)?原来只要无理由“接连投诉”就可以在国家各种重要会议期间有人送钱上门的吗?“中国的国情”就是警察会“上门去做稳定工作”而送钱的?!全中国的百姓是否也该以杨佳为榜样等待警察的送钱行动从而救济那些灾民?
    2,原本没有发生07年10月5日事件前的上海警察是否需要稳定杨佳?山西警察为什么没有如上海警察一样的去“做稳定工作”?你难道认为中国各省所有的警察都需要去北京到杨佳家“做稳定工作”?!

    关于“四、仅这么简单的过程,为什么会促使他走向极端和疯狂,竟起这么大的杀心,连杀十一人,造成六死五伤的惊天血案?而且蹊跷的是遇女警不动毫毛、遇到保安只用刀柄击伤、见男警刀刀刺中要害?难道他精神不正常?可鉴定结论是具有承担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如此,合常理否???
    这应该问杀人者。2004年云南大学的马加爵不就是为了同学之间的小摩擦而一天一个地连杀4人的,这合常理吗?还有遇女警不攻击就是爱憎分明的义士?”

    疑问是:
    1,你说“合常理否???这应该问杀人者。”说的太好了,所有的网友实际上都想问一问!在哪里可以问你知道吗?难道法庭不就是可以解决这些疑问的地方吗?为什么警察要封锁消息,法庭又不公开回答这些关键的问题?也不出示关键证据,如6小时在派出所的录象等,也许你还会说应该去问法庭?!
    2,保安和女警察没有死一个人是事实,死的全是男警察也是一个事实,既然你反问了,那么请说一个你的理由,如果在理就可以改变别人的想法,否则别人爱咋想是别人的事了!

  24. yghxx 说:,

    2008年09月14日 星期日 @ 07:23:22

    24

    关于“五、没有犯罪嫌疑的公民、其母亲突然间怎么会失踪?
    六、杨母被北京警方列为失踪人员,而此后上海方律师却取得了杨母聘请律师的亲笔签名,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七、杨母究竟在哪里?是否被限制或者剥夺人身自由了?如真的如此,是否合法?
    八、如果此案没有复杂的诱发原因,又为什么要隔离杨母???
    五、六、七、八的四个问题的提出本身有“先入为主”的前提——肯定是被警方隔离了。也许真的被警方扣留了,但现在没有证据,谁能回答呢?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杨母自己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露面,自己选择了一个地方呆着,叫警方必须说出杨母此刻在什么地方,谁做得到?要查找不就要先列为失踪人员的吗?
    当然事实上是被隔离了还是自己不愿意路面,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不过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疑问是:
    1,北京警方列为失踪人员是一个事实,而上海警察找的律师居然能找到杨母并获得“亲笔签名”,请问中国的警察算不算是一个国家的?难道上海警察没有义务帮助北京警察找到她(尤其是在她儿子涉嫌杀了6个上海警察的时候)?而上面的事实是否“先入为主”了?事实能先入为主吗?
    2,你说:“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杨母自己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意露面,自己选择了一个地方呆着”难道这里的原因你能够排除不是上海警察导致的吗?如果能,网友都很想听听是什么样的理由!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4th, 2008 07:49:39 回复:

    关于“九、作为一方的当事人闸北分局,要不要回避?自己可否直接经办此案?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司法解释》、《刑诉法》规定,回避制度的适用主体,仅包括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书记员、鉴定人和翻译人等,并不包括其他主体。不要说上海市公安局不是本案法定回避主体,即使叫国家公安部来办案,也有人会说“官官相护”,警察包庇警察的。但显然,案件侦查是属于公安部门的职责范围,也只能由公安局来经办。”

    疑问是:
    1,既然“回避制度的适用主体,仅包括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书记员、鉴定人和翻译人等,并不包括其他主体。”请问:杨佳的案件是否发生在闸北区的政法大楼里?那么闸北公安局的警察和被杀的警察是否是同事关系?是否就是法律上说的需要回避的“利益悠关人”?网友没有让“闸北公安局”这块牌子回避,而是让所有和被害警察有同事关系的警察回避!
    2,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么法庭判决时的法官也无需要回避了,因为法官同样是在法院工作的,法院不需要回避那么法官也不需要了吗?这就是你对法律的解释吗?!

    关于“十、谢有明作为闸北区ZF法律顾问他是否有资格担任杨佳辩护律师?
    如果谢有明是闸北公安分局的法律顾问,说他没有资格好象还有一点道理,谢有明是ZF法律顾问,为什么不能代理杨佳案?
    再说,谢是杨佳被捕时要求安排律师到场提供法律帮助时警方给找的,如果以后杨佳觉得谢不行,也可以自己再聘请其他律师。”

    疑问是:
    1,你说的“杨佳觉得谢不行,也可以自己再聘请其他律师。”请问,网友如何知道杨佳觉的是否行的事情?所有对外的说法都是谢有明在说!你看见杨佳说什么了吗?如果看见了请转达给网友如何?
    2,说谢有明没资格是因为谢有明的言行而非他的身份,包括他自己应该做的回避这样简单的自律行为!即使警察找他来给杨佳做法律方面的帮助,凭什么一定要继续做他的辩护律师?又凭什么在获得关键的杨母签字后连杨母都失踪了(是否要等杨佳被判决死刑并执行后他母亲才能够“自动现身”)?

    “十一、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权威出发,此案要否依法公开、公正进行审理?
    这又是先入为主的想法。谁说过不依法审理,谁说过不公开审理,谁又表态过不公正审理?影响这么大的案件谁又有胆量只手遮天、不依法审理?
    再说,“从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权威出发”,那个案子不需要依法、公正审理?”

    疑问是:
    1,不依法、不公正的审理从来都不是说的,而是公检法做的,不需要某个领导的书面通知!法律首先是程序正义,问题是:上面所有的疑问都是一个法庭应该搞清楚以维护正义的!当如此多的疑问法庭都没有去澄清的时候,任何法律判决都损害了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你说别人都是“先入为主的想法”,那么请你说说什么才不是先入为主的想法?是否请某个领导出来表态一定依法、公正审理?还是隐瞒所有案情给民众一个不明白?当法庭没有给民众以答案的时候,正义在哪里?

  25. 民兵 说:,

    2008年09月15日 星期一 @ 00:45:10

    25

    冉云飞说的:
    中國警察的素质之低,从十年前贺卫方所说的法院所进人员多是转哥子(转业军人),就不难看出一斑。军队安置转业干部多安置到公检法这种“对口”的肥缺单位,使得公检法不仅没有公开公正透明的程序,而且行使公检法的人之素质形成恶性循环,其素质之低下,在贺卫方于《南方周末》批评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进。兵役制度不改革,不实行真正的义务兵役制,军队不国家化,军队的就业安置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极大包袱。
    冉云飞说的这些全是胡说八道,根本不懂中国的兵役制度,无知极了,还自认他多有才似的.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7th, 2008 14:21:01 回复:

    应该是那个说不出具体理由而说别人如何“胡说八道,根本不懂中國的兵役制度,无知极了,还自认他多有才似的.”才更加有才吧?
    你的“才”在哪里请明示一下如何?

  26.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09:05:41

    26

    说与”上善若水”

    这些天来反复看过多次博主的文章及楼上多位网友的回复,特别是上善若水所列11条,今天想与你及各位逐条解构探讨.

    针对11个”焦点问题”我不仅看了主流媒体所能给的信息还搜索查阅了包括博主\艾未未等公民的博文记载.

    回复

  27.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0:10:19

    27

    说与”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称所列11条为网友质疑的焦点,粗看貌似如此,细看,不对味儿了:

    第一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质疑:网友是更关注六小时里警察都对杨佳做了什么?还是抓住”为什么要带杨佳回警局”不放?显然是前者(这是导致他不断投诉并最终暴力袭警的根源)!当然,一个出示租车凭证的过程非得到警局去才能解决肯定会让大多数网友”歧义”为警察滥用权力,即便如此也不是问题的根本,警察为什么就不能放那六个小时的影像资料呢?

    “上善若水”说杨是在警局”无趣”地呆了六个小时后悻悻地离开,很显然这是主流媒体的统一说辞,杨佳并没有这样说.

    所以你的第一个设问并不是网友提出的,而佐证的事实也并不具说服力.

    回复

  28.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0:18:00

    28

    说与”上善若水”

    看到艾未未的几条质疑,我想这才是网民们想真正质疑的问题:

    “为什么上海政府受到了天大的质疑,居然至今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为什么作为国家正义象征的警方,在国家信誉遭到空前怀疑的公众面前变成了羞涩的怂蛋。

    为什么作风正派的上海公安的唯一一次公开陈述的水平和可信度还不及一个小偷。

    为什么拒绝公开所有与案情有关的审讯材料而只是虚晃头四分钟的录音。

    为什么死伤惨重的警方和警察眷属们如此草率低调敷衍了事。”

    回复

  29.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1:08:22

    29

    说与“上善若水”

    第二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剖析:杨佳的法律意识令人惊讶(的强),有上海警方所聘律师谢有明与杨对话细节可查。那么,在警局的六小时是进行怎样内容的“耐心教育”反致其要接连投诉呢?(投诉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对待不公正待遇的合法渠道)

    所以,“上善若水”推论的“六个小时耐心细致的教育促发杨佳不断投诉”以及作为佐证的事实带着极强的偏见和真正的先入为主(说杨母的遗传、杨曾有的经历)

    我想说,在法制社会里对上访民众冠以“钉子户”是极不公平和极端歧视的表现,是极其不应该的。“讨个说法”有什么错?

    回复

  30.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1:41:45

    30

    说与“上善若水”

    第三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剖析:这又是一个从第二条臆断的结论得出一个推论再提出的设问,我想网友不会这样提!

    “为什么上海督察要两次赴京上门做杨佳的工作呢?”“上善若水”说为了稳住他从而保证奥运的安全顺利进行。中国人都知道,对于不安定因素都是哪里的政府管哪里的人,怎么上海的警察会去到北京做京籍男子的安抚工作而且还是带着钱过去的?

    “上善若水”没有回到这个问题。

    回复

  31.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2:20:32

    31

    说与“上善若水”

    第四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剖析:应该说“上善若水”凭着主流媒体的残缺信息杂糅个人的臆断,从第一条始,一条推一条,一条压一条到此得出杨佳经历了“如此简单的一个过程”却触发其大开杀戒,“上善若水”罗列当时现场种种过程、现象,就是要告诉人们,杨佳不过是和马家爵一样的极少“不正常人”而已?

    “难道你想向世人证明,这又是一件只有果而没有因的事吗?”(借用艾未未语)

    至此,“上善若水”先入为主立场昭然。

    回复

  32.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3:16:58

    32

    说与”上善若水”

    第五六七八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剖析:都是针对杨母失踪的,”上善若水”倾向设想杨母自己找个地方悄悄呆着去了,(“上善若水”没有说她为什么这样做).对于杨母失踪我个人倒是有疑问:在她儿子即将命赴黄泉之时,她会选择自己一边儿呆着吗?

    谁能替”上善若水”作答呢?

    回复

  33.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4:03:45

    33

    说与”上善若水”

    第九条(恕不复述,网友查”上善若水”贴子所列)剖析:众所周知,杨佳袭警并非奔某个人某几个人而去,今次白白丧命警察也与杨佳素昧平生,当初杨佳无端受屈(也允许我凭常识作一个臆测)一再投诉无门,遂才一年后千里奔杀,首先点火烧房屋再进楼杀人.能说这只是刺杀个人的刑事案件吗?”上善若水”是否想到,对体制的诛杀应该在政治事件范畴.

    个人认为:审理杨佳案是很牵强的,闸北公安局来行使审判权利也是勉强的.

    回复

    我的一点看法 在 九月 16th, 2008 14:08:04 回复:

    刑事诉讼法审理杨佳案是很牵强的,闸北公安局来行使审判权利也是勉强的

  34. 我的一点看法 说:,

    2008年09月16日 星期二 @ 14:18:15

    34

    第十条第十一条,是需要在大陆生活相当时间才会有的判断力,靠常识去判断,而不是靠”上善若水”似的从口号到条文的推断,他是在明知故问!

    回复

  35. yghxx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25:00

    35

    中国政府是拒不承认政治犯的,因此将杨+列为刑事犯在他们看来很“正常”。

    回复

  36. haokde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26:40

    36

    中国的警察执法太人性化了,要是在美国,杨佳早被当场击毙了!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7th, 2008 15:22:39 回复:

    想知道”执法”与”人性化”的关系, “人性化执法”与”不人性化执法”有什么不同?

  37. haokde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34:37

    37

    有人说警察部门是强权部门,就推论杨佳作为单个的人怎么去杀强权部门的人呢?一定是强权部门的错。
    从录音证据来看,杨佳的语言分明比警察硬,可以说简直是蛮横,杨佳是强权的。
    其实公安机关就是强权部门,还应该加强,因为国家就是暴力机器。
    我们不大张旗鼓的维护我们国家制度不行。对我们的敌人不强权不行。不强权他们就会疯狂地杀我们,让我们灭亡。
    我们已经强权到一个有工不做,拿母亲的退休金到处游山玩水的小混混跟我们的警察耍横。
    我们已经强权到为了百姓办事方便,政法大楼可以随意出入而让杀人犯进去恣意杀人的地步。
    我们已经强权到为了所谓和谐稳定,对两会期间无理缠访的无赖施以安抚,赔偿15000元而无赖还不满足的地步。
    我们已经强权到允许、放任少数人公然敌视我们的国家制度、躲在网络上造谣、攻击、丑化、污蔑我们的地步。
    我们已经强权到允许别有用心的人为我们的敌人—极端仇视我们,残忍地拿刀杀向我们的敌人杨佳,唱赞歌的地步。
    可他们还说我们强权。
    可见,他们是想让我们死,让我们灭亡。
    建设和諧社会必须有强有力的法制保障。
    让我们加强人民民主專政吧!
    让我们用人民民主專政的铁拳砸烂这帮小丑吧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7th, 2008 15:26:59 回复:

    你够强的,不只是逻辑太牵强!你不专政就心里不舒坦么?

  38. 哈哈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42:10

    38

    你们这帮好事之徒,哪来这么多疑问?都是没有道理的疑问,你们可以提一万个疑问,有必要对你们这么些无聊之徒一一解答吗?

    回复

  39. 哈哈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43:56

    39

    冉云飞我问你,要按你说的,干脆把杨佳放了,这就不是司法混账了,我看你才是混账一个呢。

    回复

  40. 哈哈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49:26

    40

    问什么为什么?什么社会都有杀人犯,哪国都有袭击警察的,有人在的地方都这样,按你们的逻辑,凡是有袭击警察的地方警察做的都不对,杀人犯杀别人不行,杀警察就是正义,简直是混蛋逻辑,按你们的逻辑世界上别存在国家了,这样就没警察了,可能吗,无知的小人,要是没有国家,你们这帮小人还有闲情逸致躲在这儿攻击国家,造谣污蔑他人呀,早被马佳爵,石悦军,邱兴华们杀了。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4:38:04 回复:

    凡是有袭击警察的地方都需要法庭公开审理给一个事实。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4:50:26 回复:

    另外,杀平民和杀警察是不同的概念。

  41. 哈哈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52:04

    41

    杨佳的母亲太混蛋,从小对杨佳不尽教育义务,还拿着退休金给混蛋儿子到处游玩,好些钱买个登山鞋,不务正业的二流子,还有人替杨佳唱赞歌,简直是是非不分。

    回复

  42. 杨佳是小混混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4:55:35

    42

    冉云飞,是说的其实根本不切换实际,都是主管臆断,哗众取宠,甚至是造谣,你是个小人,吹开浮土找裂缝,居心不良。

    回复

  43. 杨佳是小混混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01:35

    43

    杨佳有学不好好上,有工不好好做,拿着母亲的点退休金游玩,到处惹是生非,民警是依法盘查,杨佳理应配合,警察说话很文明,他说的话都是无赖的话,好像国家没法律了。盘问,留置,传唤,都是民警的权利,你们那意思民警是没有权利的?在你们这些王八蛋眼里,杨佳什么都好,民警哪儿都不对,杨佳这个无赖趁我们国家开两会的时候缠访闹事,够自由的了。

    回复

  44. 杨佳是小混混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03:40

    44

    你们这些说风凉话的少数人,你们素质太低了,给你们人权你们会用吗,给你们脸了是吗?你们连人的素质都没有,怎么给你们人权。

    回复

  45. 说理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05:23

    45

    这么多人说杨佳是英雄,哪怎么你们不去学杨佳,让你们的子女也去学杨佳这个英雄吧。

    回复

  46. 说理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11:47

    46

    杨佳袭警案说明中国警察执法太人性话了,假如不是,杨佳会规规矩矩的接受民警盘查而不敢无理取闹,会规规矩矩到派出所,不听话,耍贫嘴,一通暴打,看还敢上访,无理缠访也一通暴打,关起来劳教,现在我们确实已经人性话到为了不影响大的会议,宁可花点钱给这帮无赖的地步,放以前,这些人敢吗?而公安机关却没有这么做。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7th, 2008 15:59:16 回复:

    法是可以通融的,可以用钱摆平的?你自己在丑化公安司法哦!

  47. 说理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14:33

    47

    杨佳案是以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程序审理的,你们说这说哪,你们说说判决说那句话不对,哪个字不对?你们这么无耻小人,别在这儿多事了。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4:43:05 回复:

    1,3天前向社会公告了吗?别告诉说是在法院门口,公告都是在媒体上的!
    2,允许旁听了吗?别告诉说是找了些人来听了,公开是指任何中国人持身份证就可以!
    3,允许媒体全程采访了吗?别说只有新华社可以搞个通稿什么的,采访是中国法律赋予的权利!

    你如果能回答这些问题,那么给你5毛还值得。

  48. 说理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17:05

    48

    现在的个别媒体,为了点钱瞎炒作,有意鼓动人们的神经,那就是恶搞足球,丑化警察。

    回复

  49.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15:30:37

    49

    转贴《杨佳没有让谢有明律师担任自已的二审辩护人》

    杨佳没有让谢有明律师担任自已的二审辩护人 李劲松律师今晚将动身去上海再次要求会见杨佳

    李劲松律师今天从上海高院确知:

    1、杨佳没有让谢有明律师担任自已的二审辩护人;

    2、杨佳至今仍不知道自已母亲已下落不明失踪;

    3、杨佳还是希望母亲帮他聘请二审辩护律师并已书面书写希望母亲帮他聘请二审辩护律师的请求;

    4、中秋节前上海市高院已依法及时履行职责把杨佳书面书写的希望母亲帮他聘请二审辩护律师的请求信寄到北京去了。但此信寄出后到现在还没有结果,高院也在等这个结果。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7th, 2008 15:35:07 回复:

    李劲松律师9月17日与上海高院杨佳案二审承办法官瞿法官及杨佳案二审审判长徐庭长的相关谈话主要内容

    一、200809171020李劲松律师与上海高院杨佳案二审承办法官瞿法官的相关谈话主要内容

    李劲松律师:您好,我想请问一下,翟法官在不在?

    瞿:我姓瞿,您说吧。

    李劲松律师:对,对,瞿法官。不好意思,读错了,是瞿秋白的瞿。您好,我是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的李劲松律师,就是,杨佳的案子,杨佳的父亲杨福生委托的杨佳二审辩护人,我想,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过来阅下卷,复制一些卷宗材料的,拟写一个会见提纲,然后再去会见杨佳。

    瞿法官:杨佳不是拒绝他父亲请的辩护人了吗?

    李劲松律师:中院法官曾经是这样说过的。

    瞿法官:这样好吗?是这样的,因为,这个案子,就是说,我们也只是,刚刚确定我作为承办法官,但是呢,具体的,比如确定辩护人、看卷啊,我给您一个电话,您找一下我们的审判长,行不行?您跟他沟通一下。因为,您跟我说了以后,我还得去跟他汇报,因为具体案件审理过程中,有一些情况,可能我没有我们审判长这么清楚,因为案件拿到我们这,也没几天。

    李劲松律师:好的。审判长叫什么名字呢?电话是多少?

    瞿法官:分机是4061。

    李劲松律师:他叫什么名字呢?

    瞿法官:徐庭长,叫他徐庭长就可以了。

    李劲松律师:好,谢谢,再见。

    也说一句 在 九月 17th, 2008 15:40:27 回复:

    二、200809171029李劲松律师与上海高院杨佳案二审审判长徐庭长的相关谈话主要内容

    李劲松律师:您好,请问是高院刑庭吗?

    徐庭长:对。

    李劲松律师:您好,请问徐庭长在吗?

    徐庭长:我是,哪一位。

    李劲松律师:您好,徐庭长,我是忆通律师事务所的李劲松律师,是杨佳的父亲杨福生替杨佳聘请的杨佳二审辩护律师。我想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明天,或者什么时候,我过高院来阅下卷,复制一些卷宗材料,然后拟写一个会见提纲,再去看守所会见杨佳。

    徐庭长:这样的,我们在中秋以前,收到了您们的信。我们收到以后,到看守所去提审了杨佳,把他父亲的意思向他做了转达。那么,杨佳本人表示,不接受这样一个委托。他向我们提出,他还是希望他母亲为他委托。

    李劲松律师:不知道,咱们有没有告诉他,他母亲现在下落不明? 字串1

    徐庭长:没有。我们现在根据他的要求,我们把他书面书写的请求,寄到北京去了。现在还没有结果,我们也在等这个结果。

    李劲松律师:这两天寄的,是吗?

    徐庭长:节前就寄了。

    李劲松律师:昨天,我听他姨妈说,邻居说有一个领取邮件通知,现在他妈,下落不明了。那么寄的书信,可能也没法看到。

    徐庭长:他姨妈告诉您的?

    李劲松律师:对,他姨妈昨天来我办公室告诉我的。她问她能不能领啊,我说她不是收件人不能领。

    徐庭长:您看这样好吗?我们还是等一下,如果送达不到,我们再商量,下一步具体该怎么做。

    李劲松律师:这样,我也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就是,当事人一开始的确是告诉家里人说,不用给自已请律师。因为,他或者是觉得对不起家里,或者是怕牵连家人给家人增加负担,或者是因为没钱,或者是,认为请了律师也没有什么用,才这样说。但是,他们这些想法,大多是会变化的。这种情况,我自己曾经也经历过很多次。有些犯罪嫌疑人,我代理二审去看守所会见他的时候,一开始他确实对我说,自已不用请律师了,不同意家里花钱替他请律师,但之后,我跟他谈完之后,他又改变了原来的想法,最终决定还是,同意家人替他聘请我担任他的辩护人。一开始说不想请律师,与律师见面与律师会见交谈完之后,又改变想法最终决定同意我做他的律师,这种事情经常会有。

    徐庭长: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也很慎重,这个问题。接到您们的信之后,当天我们就提审了杨佳。他现在有这么一个意思表示,我们也尊重他本人的表示,等有了结果以后,那么看下一步的情况,我们可能还会征求他本人的意见。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一审死刑案,二审必须有辩护人的。而且,我们要开庭审理的,那么这种情况下,当然,辩护律师,根据法律规定,或者是家属委托,或者是法院指定,他现在提出一个方案,我们根据他的要求,再具体的操作。等我们第一步走完以后,我们还会继续跟他说,把或者有、或者没有的结果告诉他。

    李劲松律师:徐庭,这个事,大家也都知道,它确实是有一定的社会影响,或者说,对咱们国家的法治形象,或者说对司法机关的公正形象,都有很大的影响。我这些年也办了很多刑事案子,家属近亲属是都有权替他代请二审辩护律师的,中华全国律协的《律师办理刑事案件执业规范》及《律师法》里面,也写得很清楚,律师接受被告人的近亲属的委托担任被告人的二审辩护人后,律师必须履行职责,凭被告人近亲属的委托书及律师执业证和律师所专用介绍信,去看守所会见被告人,并须要在会见时得到被告人的确认。所以,我准备今天晚上从北京来上海。

    徐庭长:那这样,您现在还在北京?

    李劲松律师:昨天我跟他爸已经见面了,他爸已经到我这儿了,他们也希望我早点来,因为二审到咱们高院的消息,希望我们依法履行我们的职责。我们见了杨佳,如果杨佳说还是不要他父亲请的律师,我们给他一个笔录,向他有一个交待,他也安心。

    徐庭长:您的这个要求我知道。

    李劲松律师:徐庭,看您能不能,麻烦一下,也请您尽力,帮我们实现这个心愿?

    徐庭长:所以我问您,现在在北京还是在上海?如果您在上海的话,您到法院来,我们到时候再。

    李劲松律师:好的,我就今天晚上来,明天您什么时候方便,我到院里去找您?

    徐庭长:您就打这个电话号吧。

    李劲松律师:好的,可能明天上午我就能到,那就麻烦您了,好的,谢谢!

    徐庭长:好的,再见!

    yghxx 在 九月 21st, 2008 09:32:04 回复:

    说明上海高院同样在违法:因为不通知杨佳其母亲已经失踪是一种实质上的剥夺知情权!在法院审理过程中,这样的权利剥夺就是违法。

  50. yghxx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4:48:55

    50

    关注过程和结果…

    回复

  51. 老年人 说:,

    2008年09月22日 星期一 @ 10:12:37

    51

    警察连带处理杨母,就是对社会上心有不满者的一个威慑!、
    你想和人民警察对抗,我就整你家人!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23rd, 2008 09:16:16 回复:

    杨佳没犯法的时候,难道杨母是受优待了吗?!中国有多少平民是被“优待”的?

  52. 都是英雄 说:,

    2008年09月28日 星期日 @ 07:20:09

    52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武松被逼杀官吏上梁上,杨佳不堪受虐受辱拔刀对抗朝廷!
    我看好杨佳500年后被供为英雄。

    回复

  53. 郭五洲 说:,

    2008年09月29日 星期一 @ 04:42:03

    53

    [真不必删] 《 滥杀杨佳天理不容!——-以身护法践和谐。》

    回复

    郭五洲 在 九月 29th, 2008 04:42:55 回复:

    《滥杀杨佳天理不容!》

    杨佳杀人悲剧的直接原因,相信是我们政法队伍中背离体现党和国家意志的害群之马们的违反“不得推诿、敷衍和拖延地处理投诉请求”(国家信访条例明文规定)的背法而弛腐败行为。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负责执法督查职责的法律化身的社会正义化身的政法干部们,在处理杨佳投诉事项上的身体力行言行举止能如实体现不得“推诿、敷衍和拖延”的党和人民的意志,及时给个“说法”的话,悲剧是有可能避免的。

    因此,现在处理此案的人民法院如果还是像事件中的害群之马的行为,不给全国人民一个杀人动机的判决理由“说法”,那杨佳悲剧还必然要重演,因此相信再不给出说法的滥杀杨佳,是天理不容的。即使党和人民“掌权者”睡觉时(人民法院行使密秘审判权),他的人民法院“下属”们,也没有不在判决书上,公开心证杨佳滥杀无辜干警行为动机的判处死刑判决理由的“选择自由”权力,即审判公权利。故,从公开的一审判决书看,“掌权者”的大权是旁落被滥用了的,请二审注意尊重“掌权者”的权力。

    天机必然是一再体现“法失之,乱次之”,直到“乱生道”为止。

    因我信“道失之,德次之,德失之,礼次之,礼失之,法次之,法失之,乱次之,乱生道。”的朴素观点在中国的有效性。

    不对处,请指正。谢谢天下网友!

    深圳曹刿郭五洲2008年9月18日在深圳市罗湖区雷鸟震天网吧发表和请求指正。

  54. 郭五洲 说:,

    2008年09月29日 星期一 @ 04:44:09

    54

    :昨猛醒时,想到杨佳是在被逼以身护法、遭遇非命的孩子们是在被迫以身护法,他们都是因为我们的麻木不仁助长了极不和谐,而以可能唤醒我们的被逼迫以身护法的极端不和谐方式启发我们别继续麻木不仁。 为的是我们和后代生活在和谐相处和平温暖强大土地上,他们像不像面目各异的菩萨?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