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渔:三鹿奶粉疑云折射预警缺失的公众焦虑

  “三鹿奶粉”正面临一场危机。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河南、江西、湖北、南京等地数十名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患有“双肾多发性结石”和“输尿管结石”病症,但家长、医生均认为其有重大嫌疑。(《东方早报》9月11日)

  事发突然,又因事关重大,我们注意到,除了极少数媒体,绝大多数媒体都表现得非常审慎,仅以“某品牌奶粉”、“同一种奶粉”等字样进行报道。而这种“保守”的报道姿态,顿时引发公众强烈不满。由此而产生的舆论喧嚣正与这场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本身一起激烈发酵。

  前有安徽阜阳“毒奶粉”事件的阴影,公众焦虑之情可想而知。既然知悉消息,自然想知道“某品牌奶粉”到底为何,但媒体宥于自身考量欲说还休,公众顿感知情权受到漠视,于是,本来附着在“奶粉”上的焦虑,便顺理成章地移情于媒体。立场、角度、身份的不同,让媒体与公众之间出现了裂痕。

  我们充分理解媒体在缺乏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出于对可以想象的法律风险的规避,所表现出的审慎态度。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似又大可不必如此谨小慎微。“三鹿奶粉”并非绝对不能提及,关键要看怎么提,只要是冷静、翔实、富有技巧地客观记录事实,“三鹿奶粉”无论怎么说都不构成报道禁忌。从此意义上讲,相关媒体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形下自行放弃报道权着实令人遗憾,公众有权对此表示愤怒。

  现代社会,媒体担当着社会“守夜人”的角色,被公众寄予厚望。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大敌当前,媒体有不可推卸的预警责任。尽管“三鹿奶粉”事件至今仍然扑朔迷离,但人命关天,媒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大可能地发布信息,不仅是职责所系,更是社会道义的内在要求。相比更多的婴儿置身险境,媒体“误报”的机会成本显然轻如鸿毛。

  相比有关媒体的患得患失,政府职能部门预警机制的拖沓更显匪夷所思。事发至今,我们仍然没有看到政府部门的权威信息。个中原因亦不难揣测,除了唯恐伤及无辜,更有深怕引起社会振荡的习惯性疑虑。但恕我直言,这不是瞻前顾后的时候,“三鹿奶粉”是否罪魁祸首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无数婴儿的生命健康正危在旦夕。此时,任何可能引起婴儿病症的蛛丝马迹都不容放过,提示大众暂时停用有重大嫌疑的“三鹿奶粉”,政府比媒体更有资格,也更有义务。

  宁枉勿纵,理应成为政府在处理此类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基本标尺。这不是无辜构陷,也不是寻找替罪羔羊,只是在此类事件的早期,在事实纷扰的情况下,我们本着生命至上的立场别无选择,只能如此。若“三鹿奶粉”果被冤枉,还它清白便是,由此而造成的企业损失相信也不难寻找补偿框架;若最终证实其确是罪魁祸首,那我们今日之迟滞,与犯罪何异?

  时间不会流逝,流逝的生命。不管是社会还是政府预警机制,早一秒启动与晚一秒启动,其后果判若云泥。“三鹿奶粉”事件,又一次以迫切的面孔对此发出只争朝夕的呼告。

  来源:中国江西网

  作者:张若渔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三鹿奶粉疑云折射预警缺失的公众焦虑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03:02:22

    1

    喉舌而已。

    回复

  2. 122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03:14:02

    2

    食品工业中常常需要测定食品的蛋白质含量,由于直接测量蛋白质技术上比较复杂,所以常用一种叫做凯氏定氮法(Kjeldahl method)的方法,通过测定氮原子的含量来间接推算食品中蛋白质的含量。由于三聚氰胺与蛋白质相比含有更多的氮原子,所以最早被中国造假者利用,添加在食品中以造成食品蛋白质含量较高的假象。

    回复

  3. liu 说:,

    2008年09月12日 星期五 @ 07:58:59

    3

    政府对假冒伪劣打击惩处不力,纵容企业不法经营,祸害老百姓!真希望这些腐败无能的官员给他们自己的孩子多吃点三鹿奶粉(TMD,鬼儿子们大概都吃进口的)!
    中国企业无良黑心,为了眼前的利益不惜放松管理,默认搀假,最终还是要砸掉自己的品牌,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企业(无论国企民企),往往不是被外国企业竞争打败的,而是败在自身的无能,无法和贪婪上.

    民族产业,想说支持你太难了,伤老百姓的心啊…

    回复

  4. 单一 说:,

    2008年09月13日 星期六 @ 00:17:50

    4

    大家也许还还忘记2007年中国徐州一家出口美国猫狗食物的企业在宠物食品中添加三聚氰胺来冒充蛋白质导致中美关系轩然大波的事情吧?三聚氰胺,是一种很常见的塑料化工原料,其分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含氮原子很多,这特点本来也没啥好说的,这种化工原料多如牛毛,这特点也不足让咱三聚氰胺如此又名。

    我们知道,食品工业中常常需要检查蛋白质含量,但是直接测量蛋白质含量技术上比较复杂,成本也比较高,不适合大范围推广,所以业界常常使用一种叫做“凯氏定氮法(Kjeldahl method)”的方法,通过食品中氮原子的含量来间接推算蛋白质的含量。也就是说,食品中氮原子含量越高,这蛋白质含量就越高。这样一来,这名不见经传的三聚氰胺的由于其分子中含氮原子比较多,于是就派上大用场了。

    三聚氰胺(melamine) 是一种有机含氮杂环化合物,学名1,3,5-三嗪-2,4,6-三胺,或称为2,4,6-三氨基-1,3,5-三嗪,简称三胺、蜜胺、氰尿酰胺,是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主要用途是与醛缩合,生成三聚氰胺-甲醛树脂,生产塑料,这种塑料不易着火,耐水、耐热、耐老化、耐电弧、耐化学腐蚀,有良好的绝缘性能和机械强度,是木材、涂料、造纸、纺织、皮革、电器等不可缺少的原料。它还可以用来做胶水和阻燃剂,部分亚洲国家,也被用来制造化肥。

    三聚氰胺的最大的特点是含氮量很高(66%),加之其生产工艺简单、成本很低,给了掺假、造假者极大地利益驱动,有人估算在植物蛋白粉和饲料中使蛋白质增加一个百分点,用三聚氰胺的花费只有真实蛋白原料的1/5。所以“增加”产品的表观蛋白质含量是添加三聚氰胺的主要原因,三聚氰胺作为一种白色结晶粉末,没有什么气味和味道,掺杂后不易被发现等也成了掺假、造假者心存侥幸的辅助原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