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飞龙:“经济至上”摧毁了中国人的生活

  9月16日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大日子”。

  当晚的新闻联播,爆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几乎所有一线牛奶品牌都在产品中添加了一种化工原料,这种色泽与奶粉相似的化工原料可降低成本,同时可诱发多种疾病,由于牵涉品牌有22家之多,且多为全国性知名品牌,所以这一事件牵涉的受害者甚众,估计受害人数甚至可能与整个欧盟总人口数相当,已有网友提议:应把9月16日称为“国殇日”。

  这一事件已经几乎引起了所有中国人的愤怒,他们在怒斥无良企业主“坏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同时,一如既往地把矛头指向政府,认为是“质监局的失职”导致了这场灾难,一些一直试图用“经济变革”摧毁这个“专制国家”的人,也开始在网上刻意渲染和放大政府的弊端。但也有人在同时追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被一些精英所憎恶的毛时代,没有、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件”。并认为,“正是这些改革派导致了今天的恶果,他们用30年时间,把绝大多数中国人变成了一个个金钱至上的‘经济人’,但现在,他们又用这个结果来证明‘政府’的罪恶,这是不能容忍的,中国人有权利知道这一系列恶性事件的真正真相并最终找到解决的办法”。

  也许,有关这场争论最终焦点,依然会落到这样一个问题:如何评价中国长达30年的“经济至上”。最近两年,这个话题被一个个恶性公共事件逐一放大,成为愈来愈多中国人关心的大事。也几乎成为了这期间每一个重大事件的争论落脚点。

  事实上,这样的争论,从改革之初就一直存在,一群不愿意放弃社會主義理念的老人,坚决反对这种“经济至上”的改革导向,认为它是一种必然会导致“天下大乱”甚至“断子绝孙”的发展模式,但这个观点遭到了强硬的改革派的嘲笑,改革派理论家们甚至故意强化当时国家领导人邓的“猫论”,以在社会上突出“经济至上”的价值优势。连本应以“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为人生目标和价值所在的大学教授,也被打上了金钱的烙印——“一个没有别墅小车的教授是不成功的”。

  “经济至上”扭曲了在世界上享有“礼仪之邦”美誉的中国人的道德,以致有人愤怒地在网上写到,“中国已经进入魔性经济时代”,这篇列举了大量事实、语气激愤的文章,曾在网络上受到热捧,并被多数评论者认为切中了时弊。

  一个学者向我抱怨,现在在中国,想做一个正直的人太难了,在现实里,他几乎可以和一个不正常的人划等号。因为一个人如果循规蹈矩,基本就意味着收入有限,而收入有限,就意味着自己是个“窝囊废”。同时,假如你没有合理利用自己的职务去发财,你会被很多人认为是“神经病”,或者是一个有所图谋的“虚伪的人”。

  “经济至上”的发展观,必然诱导出“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甚至“金钱是人唯一可信赖的价值”这样的人生观,并由此自然排斥道德本应在公共生活中的位置,可能是因为它在很多时候,成了人们谋取财富的障碍。

  有愈来愈多的事例显示,中国人确实对“道德”充满鄙弃,很多人在网上为“用身体换取职位”、或发誓“宁做三奶,不嫁穷人”的人辩护,一些曾是大众生活道德标杆的人物或事例,如雷锋,孔融让梨等,则遭到嘲弄和怀疑,甚至,不久前的地震中,一个放弃学生自己逃跑了,让欧洲人惊讶、被戏称为“范跑跑”的中学教师,也在网络和媒体上广受同情,被称为一个“诚实的人”,而一个在电视节目里指责这种行为的评论人,则被嘲笑为“郭跳跳”,因为他涉嫌拿着一根“道德大棒”鞭打范跑跑。这些行为可能欧洲人都很难理解,因为在欧洲人看来,正是道德使公共生活成为人的一种可能和需要。

  30年来,“经济至上”的观念激发每一个中国人去做一个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不惜损害本来就拥挤的环境,并以让人不可思议的优惠到处招揽世界各地的人去那里投资,同时勤劳地,几乎发狂地工作,也许,中国人每年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是整个欧洲、北美洲甚至大洋洲三个洲的总和,记住,在全球化视野里,他们大多是在用世界一流的设备在生产。并由此创造出了数额惊人的实物。有人甚至戏称,全世界只要中国人工作,就足以满足所有人都需求了。

  但由于理论界有意遗忘了社會主義的一个重要财富:分配原则,导致中国大多数人虽然也积极参与了被他们命名的改革,但却获利甚微,而中国富人却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尊贵的地位,这一现实已引起多数中国人的不满。

  同时,被老一代“社會主義顽固派”所预言的“断子绝孙”的发展方式,也似乎正在开始拉开帷幕,在中国改革的起源地广东,已有大约近两成的新婚夫妇患上了不育症,而此前,这个地方的行政中心广州,则被知名专家告知“50岁以上的人的肺都是黑的”。本次22家奶粉企业都在产品中添加了化工原料,则把大多数中国人都牵扯进来,一些婴儿受害者在几个月前就不得不住进医院,用手术来解除这种化工原料带来的病痛。

  一位资深社会问题专家觉得,中国人应该从诸如此类的恶性事件中醒来,不要只是仅仅热衷于指责事件的挑起者,或简单地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任何时代的社会生活,都是由多种因素和力量平衡交叉构成的,我们在指责这些肇事者的同时,更应该学会反躬自问,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以钱为最大追求目标的人?是不是也觉得“道德”是一个很没意义的东西,甚至习惯了对拿“道德”说事的举动嗤之以鼻,简言之,自己是不是客观上成为了这类恶性事件的土壤?他说,如果中国人学会了这样的追问,放弃“经济至上”的发展理念和人生观,才可能真正在社会杜绝类似的事发生,不再去吃在粪坑里浸泡的臭豆腐或加了化工原料的奶粉,甚至直接用化工原料做成的鸡蛋。我们必须明白,“经济至上”的资本逻辑已摧毁了我们的生活。

  中国人会在这次举国憾动的灾难事件中醒来吗?也许,全世界都在害怕中国人醒来,又或者,全世界都在等着中国人醒来。

  来源: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作者:俞飞龙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经济至上”摧毁了中国人的生活 浏览数

21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1:23:14

    1

    以前中共实行的是“经济至上”的发展观.这没有错,这是一种口号式,针对政治之上而言.这是为了改变社会观点.可社会观点都有生命期的,一个总统最长期限也是八年.所以现在还在“经济至上”的作为.肯定是破坏.
    但政府为何明理是“科学发展观”,暗里是“经济至上的发展观”呢?更大的问题是政府为什么使用暗的经济操作观呢?
    社会理论是一个共享的知识.社会法律是一个共同的协议.可现在只是在某些官僚们手中.是中国法律和政策的暗操作摧毁了中国人的生活。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3:07:45 回复:

    对,作者根本没有触动问题的症结:没有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政治体制,是导致这些问题积累爆炸的主要原因,为什么只发展经济?因为政府不想也不敢发展其他的!因为他们还想靠这些糊弄人,从而得到他们自己的经济利益。
    政治体制直接决定了股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骗局而所谓的证监会的政策是多么的害人,房市又有多少骗局,土地房屋法律是多么的不合情理人性!
    一个没有广大平民参与的“法律”“制度”能有什么样的“公平”可言?它又如何有能力调整既得利益的小集团和广大平民对利益的争夺?
    作者让中国的百姓“醒来”,却不告诉他们什么才算是“醒来”有什么用?

  2. o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2:31:44

    2

    根据我的观察,三鹿之后,中国社会的平静和安定非你所望之国殇。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4:15:19 回复:

    三鹿已经是国殇了,之后你无法证明“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只能证明“发生”,不能证明“不会发生”)!

  3. dingshuding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2:41:32

    3

    我宁愿要腐朽的贪官,也不要打砸抢的红卫兵。

    回复

  4. 作者和读者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2:48:58

    4

    作者暗藏替某党开脱的嫌疑,所以才有人做两难选择:要么经济,要么回到文革

    经济不是原罪,大家如果看了《墓碑》就知道中国饿死3000万人的1959年是同样的灾难,祸根在哪里,难道不清楚吗?

    回复

    yghxx 在 九月 19th, 2008 03:10:00 回复:

    世界上有那么多民主国家作为榜样,而作者却只有“经济改革”和“纹革”让人选,真是搞笑的逻辑。

  5. 不做奴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3:38:05

    5

    看了两段,就不想往下看了,作者是怎么了?难道制度是静态的?经济改革本身就有问题,特别是在一个变态的制度下,好比在沙滩筑塔,早晚坍塌,难道毛太祖那个时代里非正常死亡千万人是太平盛世?

    回复

  6. 李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6:01:36

    6

    问题在于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过快,而同时专制腐败的独裁制度基本上没有得到改变,人民不敢也懒的去理会民主政治问题,同我们的那些所谓人民”公仆”一样,全体人民一切向钱看,笑贫不笑娼,只要给钱,亲娘老子都可以出卖!

    文革后,人民从一个体会政治混乱痛苦的极端走向另一个人性堕落金钱万能的极端,在特权利益集团的统治下,在司法执法利益集团的腐败控制下,一切都充满了罪恶,没有公平没有公正,大企业骗大钱,小企业和个体从业者也就纷纷效仿,凭啥就允许你政府贪脏枉法,欺骗毒害老百姓,就不允许我捞偏门尽快的捞钱?

    有了钱就花天酒地享乐,有了钱就为富不仁,因为这个社会不值得信任,钱花在自己的享乐上最不冤枉!

    回复

  7. liu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6:03:46

    7

    改革开放,搞活经济,GCD有功
    镇压民運,坚持独裁,欺压百姓,无法无天,GCD有罪

    回复

    混帐逻辑 在 九月 19th, 2008 08:15:14 回复:

    什么有功,那是它应该做的!

    昨天杀了8000万人,今天少杀了一点,就成了“有功”了?无语……

    yghxx 在 九月 20th, 2008 08:16:55 回复:

    对,只不过是想苟延残喘多几年而已。

  8. 魔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6:31:14

    8

    我很悲痛,但事实却是如此…

    回复

  9. alien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7:50:49

    9

    经济至上,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都是很正常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法律并不健全,法律的实施与执行也得不到保障,官商勾结,法律毫无尊严,对经济的追求不是限定在一个良好的框架之内,而是肆无忌惮,肆意妄为,这才是问题所在。

    回复

  10. kilcher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8:02:08

    10

    宏观经济学有说,任何一个实体经济的发展总是伴随这institution的不断完善,可悲的是发达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institution只能一步一步优化,保证并保持1.8%左右的GDP增长
    中国的制度已经开始遇到瓶颈,并不是经济危机造成的,制度的优化已迫在眉睫
    重大政治变革很可能引发战争,那就得不偿失了

    回复

  11.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08:44:10

    11

    作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其实中国的道德是伪道德,它恰恰是某些人用来谋财害命的利器,而非作者所说”障碍”.不讲道德地谋财害命是强盗,讲着道德谋财害命可以发大财,可以有名有利,可以做大官.

    回复

  12. 我是流氓我怕谁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2:13:54

    12

    这样的执政党已经没有继续执政的合法性了

    回复

  13. 老年人 说:,

    2008年09月22日 星期一 @ 09:46:30

    13

    我认为政治体制的问题是关键和根源。搞经济发展是必须的,但没有约束或有约束不执行必然出现各种神奇的事件。政治体制不解决,就不能解决从人治到法治的转变,没有法治为制度保障,经济必然成为野牛,甚至疯牛!制度的缺失和失效,让我们的正确导向得不到有效的跟进,反而促使很多当权者做表面功夫得以提升,出租权力谋取个人利益,不愿改革放弃特权,欺压弱小加深社会矛盾,不断埋地雷比谁运气差。。。。。

    回复

    牛皮 在 九月 22nd, 2008 11:37:53 回复:

    用词最好,学习了.

  14. 暗 说:,

    2008年09月28日 星期日 @ 17:15:38

    14

    的确让人深思,我们一边欢呼神7的伟大成就的同时,却不知身边又要有多少“对不起人民”的事情发生。发生是存在于偶然性?还是必然行?是疏忽?还是失职?我以为并非是党政的领导方向。一面百亿税收,一面百姓水深火热。不过是那些欺上瞒下,利己害人的中从。或许这是中国30年翻天覆地变化必须附带的弊端。舍谁求谁?或许没有本质的答案。

    回复

  15. 中元山 说:,

    2008年11月07日 星期五 @ 12:57:35

    15

    白妓黑妓,能挣大钱就是好妓.黑匪白匪,能发横财就是好人—–30年的大成就.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