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中日关系濒临恶化边缘

  日本自民党以中国船只进入其领海为由,决定冻结对华援助贷款,导致内阁决定推迟签署贷款协议。作者分析了这一纠纷的来龙去脉,并认为,鉴于贷款承诺是中日交往的根本,因此,任何事态都会导致双边关系出现重大变卦。

  本月9 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在经过两天的讨论之后,决定冻结1999财政年度对华提供政府发展援助(ODA )贷款,以此对中国船只最近进入日本海上专属经济区作出反应。在此同时,日本政府内阁也基本上表明了暂缓贷款的意向。由于这一问题牵动中日之间的整体关系,因此,事态如何演变,值得密切关注。

  日本对华ODA 贷款,是两国政府间的一种特殊安排,它直接反映了日本对华政策的意向。可以这么说,ODA 贷款是日本当初怀着对侵华战争的负疚感,而向中国作出的亲善姿态。用日本外务省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这项安排是“对华政策的根本”,“如果取消了,还怎么与中国打交道”。

  对华政策的反映

  由此可见,与这项贷款有关的任何大幅动作,都是两国间重大的外交事件。具体地说,日本取消既定的贷款计划,就意味着对华政策已经改变,它势必会导致两国失去友好交往的基础。

  日本首次向中国提供ODA 低息贷款是在1979年,款项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运输、通讯和环保项目等。根据日本政府在两年前作出的承诺,在1999财政年度,日本将提供总额为172 亿日元(约1 亿5900万美元)政府贷款,用于北京铁路项目和西安飞机场的扩建工程。

  7 月28日,在中国国务委员吴仪访问东京时,日本领导人重申了这一承诺,目的是要确保朱(金容)基总理在今年10月如期访日。当时,中国各大媒介都重点报道了这一消息。根据原定计划,正式贷款协议将在最近签署,双方的签字代表分别是中国副外长杨文昌和日本驻华大使谷野作太郎。但是,来自东京方面的消息说,在自民党决定冻结贷款之后,日本内阁已经决定暂时搁置签约计划。

  自民党强烈反对这一贷款计划的直接原因,是中国军舰和海洋调查船最近多次出没于日本附近海域。日本外务省近日在年度白皮书里说,今年以来,中国军舰和其他船只曾17次进入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并说要对“日益增多的舰船活动予以密切注意”。本月8 日,自民党外事委员会着手讨论对华贷款计划时,这一报告正好被拿来当作武器。自民党一些成员认为,若日本此时继续向中国提供贷款,那无异于向北京“发出错误的信息”。

  牵制中国的海上活动

  关于中国船只在日本近海活动的事件,中日两国政府曾进行过多次交涉和沟通。东京方面认为,中国船舰在日本附近海域频繁出没,目的可能是要搜集日本自卫队的雷达情报。但北京方面说,这些舰艇纯粹是为了从事科学考察,根本不存在其他目的。

  7 月底,亚细安区域论坛在曼谷举行会议期间,日本外相河野洋平和中国外长唐家璇再次谈到这个问题。河野洋平说,对中国船只进入日本近海和专属经济区的事情“不能置之不理”,中国应该事先将有关计划通知日本。唐家璇回应说,中国船舰是在公海航行,没有侵犯日本的领海主权,而专属经济区的界线还没有划定,这个问题应该通过协商解决。

  由此可见,中日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不仅分歧很大,而且还有可能因此产生更大的摩擦。最近,自民党外事委员会已经发出威胁说,中国必须保证约束自己在日本近海的军事活动,否则东京就要取消日元贷款。更加令人关注的是,自民党内部已经发出了全面检讨对华政策的呼声,并要求政府在考虑ODA 贷款时,必须遵循新的对华政策。

  本月28日至31日,河野洋平将前往北京访问,主要目的大概是为朱(金容)基访日计划作先期准备。但是,由于受到自民党的强大压力,中国舰只在日本附近海域活动的问题,必将成为双方对话的焦点内容。东京方面已经宣称,日本是否要推迟或者最终取消ODA 贷款,就要看北京方面到时如何表态。因此,到目前为止,这一事件不仅远未结束,而且还有可能蔓延到双边政治领域。

  不满情绪积压已久

  从中日两国间最近发生的事态来看,日本自民党要求冻结对华贷款,原因并非单一,事实上还有其他更加微妙的因素。

  首先,今年5 月,日本政府作出了全面检讨对华ODA 贷款政策的决定,这就使得自民党觉得此时更有理由反对这项贷款。应该说,日本内阁之所以面临很大压力,始作俑者其实就是自己。

  其次,北京婉拒日本要求朱(金容)基出席冲绳八国峰会的邀请之后,东京方面感觉不悦。而就在八国首脑会议开幕之日,中国的海洋调查船进入琉球岛附近海域活动,日本更觉不快。

  第三,关于ODA 贷款的性质,中日双方有十分微妙的理解。日本认为,中国把这项贷款看作是战争赔偿,而且,北京方面没有进行足够的宣传,以致于普通百姓不太了解这项贷款,对日本更是不领情。但北京方面指出,中国一直在宣传这一贷款项目,只是日本觉得没有达到期望的水平而已。

  第四,与过去大不相同的是,最近以来,中国民间对日本提出战争索赔诉讼的案例频频在媒体上曝光,关于民间索偿的各种座谈会也多了起来。这种情况给人的印象是,中国政府不再低调处理民间索赔问题,而且还转而协助和支持这些索赔诉讼。尽管中国的这种作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在日本看来,这就是中国公众对ODA 贷款“不领情”的表现。

  贷款成为外交筹码

  然而,除了上述种种原因之外,日本在ODA 贷款问题上的动作,其实还有一个更加重要和深层的事实,那就是,在两国关系中,ODA 贷款已经被大大政治化,东京方面已越来越明显地倾向于把这种贷款作为外交筹码,如同华盛顿过去处理最惠国待遇一样。从过去的情形看,ODA 贷款已经成为日本影响中国政策、特别是制约中国军事能力的王牌。但至今为止,这张“王牌”的效果十分有限。

  1995年和1996年,中国先后两次恢复地下核试验之后,日本都曾试图通过冻结日元贷款来制裁北京,但在每次威胁之后,ODA 贷款只是被象征性的削减或推迟。东京之所以不能轻易取消贷款计划,原因之一,就是这张“王牌”被真正使用之后,中日双方将完全反目,日本今后再也无计可施;原因之二是,冻结ODA 贷款的行动只能使中国更加坚定地发展军备,因为鉴于历史原因,北京尤其不会在日本的压力下作出任何妥协。

  现在,日本再次面临着是否要打出“王牌”的抉择。不可否认,这笔数额较大的款项对北京和西安的两个建设项目来说当然重要,但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对于日本的威胁,中国照样不会买帐,宁可放弃贷款也不会作出真正的妥协。因此,不论日本是冻结贷款,还是象征性地削减和推迟贷款,两国关系都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损害,所不同的只是损害的程度。就眼前来说,即便是东京方面采取象征性的措施,北京都会重新考虑朱(金容)基的访日计划。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杜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日关系濒临恶化边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