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从中国强盗说起

  6月18日《深圳特区报》刊登了一条消息,有一位妇女在中巴上与五六个抢劫歹徒搏斗受伤,她的勇敢反抗精神是值得深圳市民敬佩的。问题是,中巴上那么多人,尤其是大都是男人,为什么他们不反抗?为什么在这位妇女与歹徒进行搏斗时,都眼睁睁地看着,连帮一下手都不乐意?类似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天天发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强盗其实不是不怕死,就是因为他们太了解中国人的劣根性,太了解中国人大都是胆小鬼,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所以才胆大包天。象深圳这样的城市,应该是比较文明的现代化城市,但是据我所知几乎所有的深圳人都被偷过、抢过,甚至不止一次。所以深圳人出门上街个个提心吊胆,胆战心惊,哪里有什么安全感。深圳强盗如此至多,全国其他城市的情况可以想象。

  这年头,强盗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过去的中国强盗传统是“谋财不害命”,“盗也有道”,虽然也有既谋财又害命的,但那是一般强盗都认为不“道德”的,不是正路的“强盗”,更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侠盗”。现在的中国强盗太狠毒,南京的德国人一家四口灭门血案惨不忍睹,就算由于反抗杀死大人,为什么连小孩子都杀掉?强盗的“道德”如此败坏,令人不寒而栗。网上看到过湖南出现“反腐败别动队”,专门盗窃贪官的钱财,虽说是犯法,一般老百姓看来象是《水浒传》里的梁山好汉,也大快人心。不过时代不是那个时代,尤其是中国的强盗,都是散兵游勇,独立作战,而且强盗层出不穷,有组织的强盗团伙,时间不长就会土崩瓦解,哪里比得发源于西西里岛的黑手党。外国人被杀死毕竟是凤毛麟角的事,司空见惯的是每天都有中国人被强盗杀死,虽说政府、司法机构也天天杀强盗,但不知谁杀的多。

  联想到中国人的劣根性:自私自利,胆小怕事,“个人自扫门前雪,那管他人瓦上霜”。中国民族的这种悲哀不正是中国民族自己造成的吗?我又想起那位日本网友《知耻近乎勇》的文章,人家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说中国民族时劣等民族有错吗?象这样的民族遭受侵略太正常了,不打你打谁?打了你那么多年,竟然中国民族还是那么顽固不化,还是那样不觉醒!当年的鸦片战争来得太晚,如果再早上一百年,中国一定不是现在的中国,中国的觉醒肯定会来得早些。当年满族人不过就是靠几万精兵就可以一路杀到中原,就可以“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日本更是以小打大,扫荡中华半壁江山,如果不是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仅仅是中日之战,中国恐怕早已亡国了。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写过,一个日本兵可以占领中国的一个村庄,几个日本兵可以占领中国一座县城,说什么“中国人从来不怕死”,笑话!谁怕死?世界上最怕死的就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汉族人。这样自私自利的劣等民族就是欠打,我倒想,让日本人再打进来,干脆再来个“八国联军进北京”,看看中國到底是英雄多还是狗熊多,到底是抗日的多还是汉奸多。中国人自己关起门来自吹自擂可以,动真格的时候,恐怕大都是缩头乌龟。鄧小平为讨好美国,打越南这样饱受战争创伤的小国,体现中国胆子大,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算得什么英雄好汉?

  中国的强盗多,直接原因似乎是改革开放造成的,试想,独裁国家、专制国家、政教合一的国家,相对来说犯罪和强盗就会少一些。如北韩、伊朗、过去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犯罪率很低,强盗也少,但我们决不能因为如此,就想去恢复毛泽东时代。民主国家是靠法制治理国家的,法治是为了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力不受侵犯,欧美、日本等民主国家犯罪率要比中国低的多,除了有健全的并能严格执行的法律制度外,其民族没有中国民族的特有的劣根性。为了赚钱,中国人生产的假冒伪劣商品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不仅破坏中国商品的信誉,更让人家对中国人反感。木耳在俄国销售的好,结果中国人就大量制造假木耳出口俄国,俄罗斯人再也不敢买中国的木耳,甚至对中国的其他商品先持怀疑态度。世界上最不讲信誉的民族就是中国民族。

  中国目前是一个极不协调的社会制度,腐败犯罪比起强盗犯罪更加让人民深恶痛绝;另外还要加上中国人由于固有的劣根性,难以在自由宽松的社会环境下减少犯罪,“赐给”一丁点自由,人们就以为犯罪是理所当然的,并非只是强盗犯罪,所有的个体户、个体企业、合资企业甚至相当一部分国营企业,偷税漏税是家常便饭,这不也是犯罪吗?可惜“法不责众”,法律人人可以当儿戏,法律成了聋子的耳朵——摆样的。对强盗虽然按法律惩治,但纳税人的钱总不能都拿出来大搞监狱建设。所以令人头痛的是中国人承受自由的能力,这一点恐怕也是共产党为专制找出借口。陆坚南先生曾经写一篇文章,拿西方国家的死刑制度来比较中国,我觉着他是中国人不了解中国的国情,我们承认西方的法律制度和人道主义精神很好,但就中国的国情和中国人的劣根性、顽固性,我认为中国不仅不能废除死刑而且还要加大对犯罪的惩罚力度,深受强盗惊扰的中国百姓,恨不得将所有的强盗枪毙。什么时候中国的教育水平、法律意识、道德品质等都提高到一定的水平,才谈的上宽松的刑罚和废除死刑。也许有人说,贫穷是犯罪的根源,我不完全同意,二百年前的美国,恐怕比现在的中国贫穷,但一样建立起民主自由社会制度,一样犯罪率低下,这只能说明要从中国民族的劣根性来找部分原因。如果明天中国进入民主社会,首先要加强法治,“自由”不能给予犯罪分子,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通过教育等手段根治中国民族的劣根。我虽然身为汉族人,但歧视的是汉族人,这也算种族主义(?)吧。

  中国人的丑陋,中国民族的丑陋,多少中国人自己心知肚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骂,现在网上的居住在美国的芦笛《丑陋的大陆人》也骂,那个有人搞不清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林思云也在为日本人骂中国人,我看骂是必要的,中国人骂还不够,让更多的外国人骂才过瘾,打仗是打不了啦,由于有核威慑,那八国联军也只能靠经济侵略,看起来也差不多,真的加入WTO 时,中国人要直接面对西方列强的经济进攻,到时候会不会全民皆汉奸不得而知。

  2000/ 6/ 22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从中国强盗说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