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后奥运时代——从“鸟巢”外开始

  奥运会确实装点了北京極權主义的黄昏,世界的目光都被鸟巢吸引,鸟巢之外的中国被暂时忽略了,一场体育盛会发挥了最大的政治极限,此刻,鸟巢就是全部,鸟巢裹胁了整个中国。当然,即使没有这个鸟巢,十几亿人也不过是笼中之鸟,无法展开自己的翅膀。在压倒一切的“盛世盛典”之下,鸟巢之外,一切矛盾似乎都消失了,一切危机似乎都化解了,一夜之间,59年积累起来的层层叠叠的创痛似乎都在大地上蒸发了。然而,奥运会总要结束,世上最奢华的盛典也有落幕时分,奥运之后,中国人走出鸟巢的脚步不会停止,中国人摆脱盛世大梦的日子仍将继续,等待我们的将是长长的“后奥运时代”,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够否认,这注定是極權主义在中国的一条下坡路。

  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的学者王元化先生去世前不久曾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回答“在改革开放30周年的今天,你认为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时,他脱口而出:“政治体制改革。”毫无疑问,“后奥运时代”不容回避的中心题目就是政治改革,就是掌握了无限特权的既得利益集团让出部分权力,放弃部分利益,让社会进一步从国家的桎梏下解放出来,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得到制度上的确认和保证。这不仅是体制外无权势者的想法,而是所有体制内外良知尚存者的共识,体制内以《炎黄春秋》为代表多年来坚持发出这种声音,已形成一个具有广泛影响的体制内民主派议政集团,他们与民间的类似声音相呼应,构成了中国政治改革的基础,障碍只是因为既得利益者不愿放弃已到手的利益。前些天,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资中筠女士对记者说,“现在一般民众批评最多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贫富悬殊,一个是腐败。但这两个问题的产生还在于公权力的滥用,造成社会的不公,而不是由市场经济造成的。”“现在的改革应该让那些既得利益者做出牺牲,做出让步。”这是“后奥运时代”必须面对的首当其冲的问题。

  既得利益集团希望长久地保持现状,只能是一枕黄粱美梦,终久要破灭的,实际上,这样的梦他们恐怕也很少做了,只是不愿意放弃眼前已经到手的特殊利益罢了。奥运会装饰起来的盛世毕竟是虚幻的,从有权势者纷纷将子女变换国籍,手持异国护照、绿卡,我们也不难察觉,在当今中国呼风唤雨、脑满肠肥的集团对未来并没有什么信心,他们的内心也是很惶惶不安,虚弱无力,并不指望长久的可持续的统治,并没有把眼前的好时光看作是子子孙孙的万世之业,而是捞得一把是一把,过得一天是一天,贪婪无耻而没有预期。

  有人把眼下的中国称为“后極權主义时期”,这当然不是極權主义之后的一个阶段,而是極權主义的后期阶段,或者说極權主义的下坡路,表面看起来虽然極權的爪牙依然锋利,镇制的功能仍很有力,但骨子里已是强弩之末,只要人们敢于挑战它,它立马就会现出原形,瓮安事件、杨佳事件都是小小的证明。尽管我们不赞同以激烈的暴力手段来推动社会变革,我们却可以看到,后極權不过是纸糊的巨人,貌似强大罢了。

  “后奥运时代”,特权阶层最终是否接受对话而不是对抗的方式,双赢、多赢而不是一家通吃的思路,参与完成和平的社会转型,还是继续以一个拖字诀,死硬到底,不见棺材不落泪,骄横地拒绝一切对话,任凭多少公开信的呼吁,任凭多少上访、维权者的眼泪和呐喊,一概不予理会,长此下去,类似瓮安那样的激烈社会事件将层出不穷,到处是干柴遇烈火,一直等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历史大戏重演,才被迫承认现实。这是横亘在中国今天最大的问号之一。

  可惜,对于无权无势的普通中国人来说,在现存体制框架内解决问题的努力至少已持续了三十多年,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到任何良性的希望。既得利益集团不相信历史有自己的脉络、走向,不相信兴亡有道,一句话,他们不相信自己的限度,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力量能解除他们的武装,他们自以为凌驾万物苍生之上,可以轻而易举玩弄整个世界于股掌之上,连欧美那些大国也奈何不了他们。“后奥运时代”,历史的大幕将徐徐拉开,我们将迎来一个有希望的“对话时代”,还是一步步陷入毁灭,历史正面临抉择,那些掌握着权力并利用权力最大限度地为自己和家属取得了资源的人们如何选择?那些在三十年来尤其是十几年来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中受益的人们如何选择?说到底,他们的选择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社会走向的性质,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良性的走向就是逐步迈入一个“对话时代”,通过对话走向自治和普选,这意味着既得利益者要放弃部分的既得利益,也就是说,他们要懂得有所舍弃,不能贪得无厌,这不是谁在乞求他们,而是他们必须这么选择。至于恶性的走向中国历史上的例子已经太多,恶性循环的教训已经太沉重。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恶性的可能性,作家吴洪森先生的预言也许不是危言耸听:“贫富日益悬殊,看不到政府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诚意。人民大众依然被剥夺对政治事务的参与权利。这两点都已经为东方希特勒的出现做好准备了,一旦经济危机来临,大面积失业人口出现,中国式的希特勒就会脱颖而出。我估计时间是2015-2018之间,和德国希特勒的出现几乎刚好一百年。”对于全民族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毁灭性的结果,一场玉石俱焚的灭顶之灾,这种结果对于既得利益集团也绝对不是福音。

  什么是今天中国最大的矛盾?简而言之,那是既得利益集团无限地攫取一切资源的欲望与普通中国人生存困境之间的巨大落差,是既得利益集团利用一切手段压制普通人追求自由、生命、幸福的愿望,压制他们维护自身权利的矛盾。“后奥运时代”的中心就是自由、自主、自治,就是公平、公正、公开,要保障这些价值就必须实行政治制度上的变革,也就是确立民主制。只要有一点常识,就不会否认,自由是人类的本能追求,是人的天性,中国的现行宪法也规定公民应该享受的许多自由,哪怕写在纸上,并不当真。没有自由,人不过是他人的奴隶,没有自主,更不会有自治。像中国这些的超大型国家,没有自治(从行业自治到地方自治),就只能是专制,只能是不可遏止的腐败。民主制不仅是腐败的天敌,也是保证一个社会公平、公正、公开的屏障,是平衡各种社会矛盾的机制。民主从来都不是万能灵药,不是包医百病,在民主制下面同样会有许多问题,但是民主制具有自我纠错、自我更新、自我完善的功能,在民主制之下权力可以得到制约,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比民主制更好的政治安排,即使拒绝民主制的理由有一万条,也颠仆不了这些简明的道理。

  2008年8月24日,鸟巢的幕帷即将降下,等待我们的将是怎样一个“后奥运时代”,同时也取决于我们每个中国人,包括无权无势者的心态、选择都不是毫无影响的,我们能不能坚信已被人类一再证明的自由价值,坚韧地走和平推动社会变革的道路,不急噪,不冒动,不回避,也不放弃,借助网络在内的一切渠道,最大限度地保持对现存体制的批判,不断加大对既得利益集团的压力,一步步迫使他们作出让步,才有可能避免那些恶性结果,我们的翅膀才有可能在鸟巢外面展开,我们的民族才有可能最终飞起来,一个属于我们每个人的“后奥运时代”才有可能到来。

  2008年8月23日

  作者:傅国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后奥运时代——从“鸟巢”外开始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haha 说:,

    2008年10月04日 星期六 @ 16:30:36

    1

    让那些专权腐败的既得利益集团做出牺牲和让步,真的很难!
    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
    如果腐败权贵阶层放弃了权力,那么在实现民主改革后,这些权贵阶层及其走狗们一定会极度恐惧会遭到民主政权对他们历史上的违法犯罪问题和所攫取不法利益的清算与审判!

    回复

    freeborn 在 十月 4th, 2008 23:48:12 回复:

    我也同意。
    由权力者主动转型成功的为什么少之又少,因为这要求权力者没有双手沾满鲜血,还有既得利益群体力量不够大,而我们的现状恰恰相反。
    幻想自上而下的转型是不现实的。
    虽然我也不主张自下而上的革命,但是这很可能是我们将遇到的状况。

    haha 在 十月 5th, 2008 05:01:03 回复:

    如何让权贵阶层放弃特权,彻底推翻腐败独裁的专制制度?

    中国的历史告诉我们,也许只有这两个选项:
    军事政变?
    爆发人民武装起义革命?

  2. 牛皮 说:,

    2008年10月05日 星期日 @ 02:50:57

    2

    对,很多人就认为2008是中国的一个历史转折点.原因之一以前对世界有很多承诺.特别是中国的民主改革.承诺失约,政府将走入封闭.经济将受到制裁.
    中国的经济力量是人民创造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请中共为自己准备晚餐.就是必须放开自由市场.放权民间组织.

    回复

  3. 东流 说:,

    2008年10月05日 星期日 @ 03:41:56

    3

    傅国涌先生的文章已经拜读过很多了,几乎一篇不落地都保存到了我的“美文佳作”文件夹里面。每读到傅先生一篇新的文章,都像吃了一顿大餐,解渴解饿又解馋。在这个营养匮乏、三聚氰胺泛滥的国度,还有比这样的精神大餐更大快朵颐的东西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