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乙铮:祸国殃民中宣部是始作俑者

  周六拙作《炮打中宣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见报后,关心毒奶事件的朋友当中,不只一个来电投诉笔者文章不够「火」,其中一位更道:「你文不对题,题目那么麻辣,文章却温温吞吞,通篇四平八正连一个惊叹号也没有,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说得也是;这位朋友是「老爱国」,对国家是爱之也深、责之也切。真的,古往今来,「秀才」若有半点长处,亦往往不在造反,不过,只要不是「遇?兵」,摆点事实,讲点道理,还是有作用的;况且,今天信息发达,有关中国问题,很多时看几本书、在网上点击几下国内外网页求证,所得材料,胜过不少人大政协商贾政客年年回国作「实地考察」。这些材料用到文章里,读者阅后,化作心中一个惊叹号,不是比作者在文章里用上十个还强?

  让事实说话。毒奶事件发生后,国内外人士齐声谴责,但矛头所指各有不同。胡总书记指摘党政干部麻木不仁,温总理埋怨一些企业家只顾利润、身上没流?多少道德的血液,国务院怪罪质检局,质检局指责奶企,奶企说罪在奶农,民建联曾钰成说是因为国内精神文明的发展追不上一日千里的物质文明,三鹿公司总部所在地石家庄政府则责备自己「缺乏政治上的敏感性,识认没有上升到事关全局,对后果估计不足,迟报信息贻误了上级机关处理问题的最佳时机」……。但是,从周六本栏所引零五年中宣部下达、各省委零六年发往基层的指示文件,我们可清楚看出,所有上述指责,纵或多或少包含正确成分,却完全未能切中要害,石家庄政府把责任一把揽上身,更明显是「顶包」之举。 中宣部、省委文件一再强调,为了国家大局的稳定,对食品安全出问题的事例,只能「有选择地曝光」,「不能让一篇文章毁了一个产业一个品牌」,「必须牢牢掌握舆论主导权,严守宣传纪律,规范报道行为」。这次三鹿出事,石家庄政府迟报,根本不是什么「缺乏政治上的敏感性」、「没有上升到全局看问题」,而恰恰是完全按照中宣部《意见》、紧跟省委《要点》办事;有关干部并非「麻木不仁」,而是在政治上非常「顾大局、识大体」、十分「敏感」。毒奶事件全过程揭示的,绝不??O个别企业贪图暴利、个别政府机关玩忽职守、个别奶农在竞争压力之下铤而走险的恶行,而是一个出在共产党身上的系统性、体制性政治问题。

  正巧,十七届三中全会本周四起一连四天在北京召开,据报道将重点讨论农村改革发展问题,但毫无疑问一定要回顾一年来国家经历过的正反面大事,毒奶事件必是其中之一;年来各级领导人言之凿凿的政治体制改革,亦必在会上提及。笔者认为,毒奶事件,中宣部在食品安全事上所扮演角色,以及长期以来中宣部对新闻消息的强力监控,三者合在一起,提供了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的最佳切入点。为此,笔者试作较深入探讨。

  中宣部为求「稳定」,对食品安全事故只作选择性披露,这个政策的体制性效果起码有下列三个:

  (一)愈大的企业愈坏。为了「顾全大局」、避免制造对社会不稳定因素,当局只会公开披露一些中小企犯事例案;大企业涉罪,党政机关只会上下齐心合力一起瞒,实行「关门打仔」;不过,门关起之后,「仔」却不一定打,因为贪污腐化力量随时可在阳光不到的阴暗角落里作用。如此,中小企能活下去的,或比较干净,大企业则藏污纳垢,某一天出事,其破坏力亦大,到头来真正危害社会稳定。

  (二)改变企业成本比例,导致行业出现垄断倾向。中宣部不打老虎、只打苍蝇,中小企为免恶行披露,不敢用价低质劣或有毒原料,大企业却无此忌惮,生产成本因此可大幅下降;加上行业之内其他原因,本已处于不利阵势的中小企,进一步丧失竞争力,或被大企业购并,结果出现市场份额集中程度过高,引起垄断化,丧失经济效率。

  (三)中宣部成为最腐化权力机构。因为披露犯事企业是选择性的,中宣部有全权决定谁受保护谁受处罚,个中坏处,不说自明。改革开放之后,全国各党政机构或多或少都感受舆论压力,连国务院有时也受传媒批评,例如铁道部,每逢「春运」之际,所受指摘更是排山倒海,唯独中宣部完全不受舆论监督;原因很简单,舆论是它管的,全国所有报刊书籍出版的生杀大权操在它手上,所有出版物的编辑、记者都在中宣部注册才可受聘上任,故传媒行业无人敢动中宣部分毫。国内同行告知笔者,对任何企业的不利报道,中宣部不必下达文件,一通电话便可制止,不露痕迹,连中纪委也管不着;这样的机构,放在香港,一天也不能存在。绝对权力加上对私企选择性执法,后果必然是绝对腐化。有中宣部这个大缺口,中国食品工业乃至其他各行各业出现大量安全问题或质量事故,完全不可避免。

  政府为了「稳定」,大企业恶行受保护,其效果之坏,殷鉴不远。美国次按风暴中的主角之一——「两房」,便是受「大得不能倒」理论照顾的既得利益者,结果它一样要倒,而且更替美国金融体制带来极大震荡。中宣部「不能让一篇报道毁了一个产业一个品牌」的观念及按此观念建立的相应舆论宣传手法,正正是「大得不能倒」的中国版,它不仅不能带来稳定,反会替中国社会政治经济藏污纳垢,埋下强震的祸根。「稳定压倒一切」,是鄧小平在八九年之际提出的,那种只靠强权达到目的不问对社会损害有多大的做法,今天已经毫无必要。

  三鹿、蒙牛、伊利等大公司出事,连同它们的外资合作商或海外营运单位,都受严重打击;中国品牌要独力打进世界市场已经不易,现在想藉外国品牌牵引走向世界,也将遭遇极大困难。此例说明,经济体制改革产生效益,如无政治改革配套,已然到了尽头。结论是政制改革应该启动,而且应从中宣部这个毒瘤开始。

  注: 笔者周六文章所举省委文件,篇幅所限,只选浙江省,但其他各省市亦有同样指示下达基层,读者在网上很易查得。

  原载《信报》

  附录:炮打中宣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练乙铮

  资讯是个奇怪东西,质和量都理想的时候,大家习以为常,就像呼吸空气一样,但当其质量受损,产生的影响却有时难以想像,既可引致整个世界的金融体制崩溃,也可把一个国家的声誉毁於一旦,更可令无数受害者死於非命。如何保证资讯产生最优社会效果,不同国家有不同做法,中国採用的,是以国家力量严格监管,全面操控质、量、内容;负责指挥这个国家力量的「大脑」,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简称中宣部,其规格很高,部长必须是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现任是刘云山。别看此公不见经传,在党的领导层中排名也不很高,但中宣部是掌管全国人民意识形态和整个中国资讯领域的部门,所以必须保持「一贯正确」形象;这点,在最近的毒奶事件中表露无遗:尽管中宣部因为政治原因在京奥前中后期强力抑制食品安全问题消息传播,但毒奶事件曝光后,出来道歉的,可以是奶品公司,可以是地方政府,可以是质检局,甚至可以是国务院总理溫家寶,唯独中宣部却不必来这一套。大家若要明白这个事实反映出的中宣部的地位和重要性,不妨先看看此部在食品安全方面的角色。

  食品安全,关系人民性命、国民经济、国家声誉,故党政高层予以高度重视,工作牵涉很多部门,中宣部是其中之一。二○○五年,中宣部会同工商总局等七个部门发出《关於进一步做好食品安全报道工作的意见》(註1),为食品安全报道手法定了调。此文件通发全国各省,其要旨再由省政府下达各地方有关党政单位和传媒。举例: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上述中宣部文件内容,制订了《2006年浙江省食品安全工作要点》,其中第九点是「大力开展食品安全宣传教育」;这种教育和我们香港人理解的教育很不一样,其要点是「坚持正面宣传为主,营造食品安全良好氛围……有选择地曝光一些食品违法犯罪案例,把握正确舆论导向,严格规范食品安全新闻报道行为。」(註2)

  应该指出,党政高层对推动食品安全工作十分认真,例如浙江省便曾大搞群众运\动,调动成百上千的中、大学生志愿工作者上山下乡走遍全省推广食品安全知识、发放资料、主办问答游戏竞赛活动等,全省在宣传期间,参与群众达数十万人次。但是,与此大量辛勤教育工作配合的,却是一种很特异很片面的宣传方式;对此,浙江省政府予下属机构的解释和进一步具体指示是:「新闻记者对食品安全的基本知识和政府职能缺乏了解,经常会出现一篇局部的食品质量安全报道,带来一个产业的毁灭性打击和消费者食品安全信心的急剧下滑,从而影响社会稳定。监管部门要进一步加强信息的发布工作,牢牢掌握舆论主导权……必须严守宣传纪律,规范报道行为,防止发生「金华火腿」和「铁皮石斛」等一篇报道毁了一个产业和一个品牌的类似事件。」(註3)浙江金华火腿事件发生於○三年十一月,由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揭露;铁皮石斛(一种珍贵中草药)事件则是○六年一月在浙江杭州市发生,亦是由中央电视台揭发;可悲的是,党政最高当局从这些不法事件中得出的教训竟是要封传媒之口,「不能让一篇报道毁了一个产业一个品牌」。有了这种护身符,不法之徒为了赚取更高利润而用各种非法手段生产劣质甚或有毒食品,必然更加肆无忌惮;三鹿出事,岂偶然哉?(想起今次毒奶事件中,内地年轻记者简光洲写了一篇报道毁了一个三鹿、毁了全国人民对奶品工业的信心以至在世人面前毁了「中国品牌」,笔者不能不替他担心;他说他是冒着极大政治压力写出那篇报道的,此话无可置疑。)

  试想:在这个政治和组织背景之下,在举办京奥的前中后几个月的时期里,毒奶事件怎能第一时间公诸於世呢?别说是中国大陆,就是当今由中国人领导的世界衞生组织,事后对此迟报之事也是「有口难言」;世衞总干事陈冯富珍由始至终未曾抱怨中国政府迟报,只就事件「建议」中国婴儿母亲返璞归真、弃奶粉用母乳而已,惹来「无国界记者」秘书长J. F. Julliard去信抗议;该公开信亦揭露,中宣部於京奥举行前夕下达命令,禁止全国媒体报道二十一种消息,其中第八种便是「食品安全」。(註4)笔者未能从网上找出中宣部此文件原文,无从证实,但这个指控相当严重,在世人面前,中宣部最好给一个说法;不过,在毒奶死人事发曝光之后,中宣部很快统一宣传口径,压缩传媒报道,并以发放正面消息为主,只报有关单位查找工作不足、撤换领导、发道歉声明、不停发表产品检验结果等,虽不一定都是虚有其表,但笔者留意到五万三千个婴儿验出有事的数字,已是十天之前的旧闻,无疑因为是负面东西,故至今尚未更新。

  很明显,沿用一贯宣传手法,中共中央中宣部这次在食品安全资讯管理上犯特大错误,直接令有关新闻延迟传播,危害了千千万万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负有无可推卸的政治、经济、行政和道义责任,应受严格查处,真相须向全国剖白,有关领导应向人民包括香港市民道歉。

  註:

  1.文件官方编号为「中宣发〔2005〕35号」,网上可查得;下同。

  2.官方文件编号为「浙食安委〔2006〕1号」。

  3.浙江省《省食品安全宣传教育组织工作总结和下一步工作计划》。

  4.http://www.rsf.org/article.php3?id_article=28791.顺便一提,世衞网站陈冯富珍页如此介绍自己:「她成功地战胜了2003年在香港突发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

  原载《信报》

  作者:练乙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祸国殃民中宣部是始作俑者 浏览数

9 条评论 »

  1. 叮咚猫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1:17:10

    1

    毒奶事件全过程揭示的,绝不??O个别企业贪图暴利、个别政府机关玩忽职守、个别奶农在竞争压力之下铤而走险的恶行,而是一个出在共產黨身上的系统性、体制性政治问题!!

    回复

  2. freeborn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1:58:15

    2

    感觉 没有焦国标的 通篇文章过瘾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3:23:40

    3

    记得以前有一篇改变中国人命运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出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现在社会科学院哑巴了?
    中国的灾难本是社会科学问题,现在成了官方的百家论坛了。
    我也近听说,中宣部权力是最大的。也在官方听说,中宣部最干净。
    中国的“科学发展观”在那里?

    回复

    牛皮 在 十月 10th, 2008 08:54:55 回复:

    今年的每个灾难,政府都开了“百家论坛”。与CCTV的百家论坛同样论法。
    灾难本是社会问题,不要杂论,必须上升到社会科学。学术上研究。中国没有社会科学理论。

  4. 芝麻蛆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3:32:48

    4

    党员们都拜了金钱教。中国人没有信仰是可怕的。

    回复

  5. yghxx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4:12:18

    5

    陈冯富珍应该是全体媒体人员下一个要集中揭露的人。

    回复

  6. 刘昆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8:50:23

    6

    不是中国人没有信仰,是国家不允我们有信仰,什么中国特色,都是骗人的谎言,执政党不兑现民主,自由的承诺,没办法,只有靠每一个中国人自己来实现.

    回复

  7. 张扬 说:,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 06:12:38

    7

    无耻的中宣部是最大祸害!

    回复

  8. Michael 说:,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 14:48:39

    8

    哎,脸红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