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红朝杨佳与明代葛成

  杨佳杀警察以及他将受到的惩罚,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剧,也是我们作为同类之痛。生命与尊严都值得我们相当之珍视,我们要思考的是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而使人们的心态逐渐对于杀与被杀,都难得有一种理性的态度。警察之坏,其实也是我们这个制度坏的一种反应。我当然不是为警察其中的恶辩护,他们有他们这个职业应该承担的风险。警察这个职业由于制度上的许多问题,以及其中一些个体的无良,致使人们对他们的整体评价偏低,整个社会对他们的信任度也空前降低。对一个职业群体产生的怨恨,正在社会上蔓延,这也是杨佳杀人后,有些人称之为大侠的理由。为什么会如此呢?除了警察自身的原因外,我们整个社会制度对个人生命和尊严可谓相当漠视,才导致了互相之间的仇恨。

  而警察对个体生命和尊严的不够尊重,恐怕是个普遍现象,他们不仅没有为纳税人所养的认识,不少警察将自己的权力凌驾于民众之上,执法过程中的违法、粗暴、鄙视、冷漠等,在大多数警察身上体现得相当充分,这是我们寻常在街上都可以看到的一景。比如为了纠正违章车,不惜采用日本鬼子对待人民的方式,躲在树林丛中等着你进圈套,这样的执法,焉能不引起民众普遍的不满?同理,处理杨佳的警察当然应该罪不致死,杨佳对警察的杀害也不应该受到赞扬,而且应该受到相应之惩罚,但我们的公安局在此事有过丝毫的反省与问责吗?完全没有。这才是整个社会真正不靖的根由。公安局和警察历来就会觉得他们是对的,而且似乎只有他们才对,出现再多的杨佳对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反省与问责制度之形成。换言之,这次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的警察应该反省,该局领导应该辞职,更多的公安部领导应该向民警和杨佳道歉。可是,傲慢的公安机关,他们何憎显露出一点人性的温柔,以及对自身罪恶的反省?没有相应之反省与问责,以及相关制度之改进,哪里能制止住杨佳戮警案的再度发生?说句实在的,中国人毕竟是胆小而善良的,枪支弹药管制极严,如果是相对激进的民族,那么像目下公安机关和警察处理社会问题的方式,恐怕只会引来更多的恐怖活动和人肉炸弹。我们应该针对杨佳这样的个案,来应对将来这个社会怎么变革,不能等到民情汹汹,恶性事件增多,再来思谋良策,恐怕就会为时已晚。一旦一个社会的恐怖事件增多,无论你多么强力弹压,都非社会之福。因为公权力的暴力弹压和个体的自杀性袭击,如此循环报复,往复不断,真乃吾国之大不幸。

  明末在一些地方似乎与今天颇有些相似之处,彼时太监宦官专权,苛捐杂税委实繁多。大名士陈继儒在《吴葛将军碑》(下引全出此文,不另出注)里说:“凡米盐、果薪、鸡豚之属,无不有税”,真可谓“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有屁无捐”。葛成当然不完全是杨佳,但他似乎像杨佳与瓮安事件的结合体。当时宦官税监孙隆苛酷无良,弄得民怨沸腾,葛成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民情“煽动”起来,(葛成)“手执蕉叶扇,一呼而千人响应。时建节方踞葑关税。一卖瓜者,其如入城也,已税数瓜矣。归而易米四升,又税一升。泣则反挞之。适成等至,遂共击建节,毙之。”民众倍受欺凌到何等的地步,才酿成这样的灾祸。中国历史此种殷鉴甚多,惜乎没有民主自由之制度的变革,此种事演之不绝,于今为烈。但同样是处理危机问题的方式,当然很多人也主张强力弹压,就像今天许多傲慢无礼的官员一般,只是一切拿强力出来压服,而将暴力之载体警察推到前台,最终酿成大祸,从而也形成民众对警察这种职业的极度反感。葛成这样的事,彼时许多昏官当然觉得干净绝杀了事,但彼时的太守(相当于今之地委书记或者大市市委书记)朱燮元处理危机事件的能力还算不错,“独太守朱公燮元曰:不可。兵以御外寇者也,吾不能锄奸,以至召乱。若击之,是重其毒也。且重怒难犯,若之何抱薪救火哉!”朱首先是自责,然后说自己执政不良惹起的事,若因此再弹压,是犯了双重的错误,何况民众汹汹,一旦弹压,无异火上浇油!当今官吏与之相较若何,读者自不难判别。不特此也,朱太守还“率僚属连骑入市,呼诸百姓而慰之”,因此将孙隆的下属纠系于狱,而葛成则一人做事一人担,“始事者成也。杀人之罪,成愿以身当之,幸毋及众也”。因此入狱,入狱后成千上万的老百姓给他送吃的东西,富商巨贾也络绎而至,而葛成则分散给诸囚而却之。但民众依旧为其树碑立传,称之为“葛将军”。

  这则故事后来被叶公好“农”的红朝辑为《葛成抗税史料辑注》(陈学文)而广为传播,葛成之义当然不用说,但也说明没有好的制度,出再多的葛成也没有用,只有徒添悲剧。同理,杨佳的遭遇值得深加同情,受害受伤之警察亦应获得同情,两方面都是悲剧,但为什么这样的悲剧屡禁不绝,在中国历史上不绝如缕呢?我们要找到根除这种治乱循环、以暴易暴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舍民主自由之制度,则无有他途。

  2008年7月11日8:24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红朝杨佳与明代葛成 浏览数

10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8:47:47

    1

    看了此文,我突发奇想.现在我们似明朝未年吗?
    政府腐败加剧,中央控制消失,社会矛盾加强.可喜的是人们的社会意识快速提高.
    我曾听说,明朝是最伟大的,政府的控制力在减弱,但人民的社会意识相当历害.有很多社会学家,认为人民自治才能国家强大,抵制外蛮.
    历史不会重演,最后的中国发展,是继续明朝的伟大.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1th, 2008 13:14:58 回复:

    更象清朝末年。

  2. yghxx 说:,

    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 13:16:52

    2

    呼吁是没有用的,只能够提醒百姓:你们必须象杨佳一样才能够有一个这样的“说法”。

    回复

  3. 东流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09:52:22

    3

    杨佳走时,建议网民网上公祭!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10:09:40 回复:

    支持。

  4. 勉励 说:,

    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 14:14:50

    4

    冉云飞理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是美欧般的民主世界?你到了美欧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回复

  5. 腐败克星 说:,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 23:53:52

    5

    杨佳一案说明司法腐败已经根深蒂固,变革势在必行。纵观全国似乎没有那里的官员警察不被唾骂。
    这样一个国家是没有公信力的,这样的政府是否还应该叫“人民政府”?????

    我呼吁:群众自发吊念杨佳。并学习杨佳的反抗精神!!!(这个号召貌似当年的毛主席提出来的)

    回复

  6. 路 说:,

    2008年11月09日 星期日 @ 02:55:28

    6

    在中国,如果提到暴力,人们首先想到是警察,如果提暴利,首先想到的是官员,如果提到权力,首先想到的是太子党,如果提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们只会摇头.

    回复

  7. 义 说:,

    2008年11月09日 星期日 @ 05:21:32

    7

    军人和警察乃党国集权专制统治人民的暴力工具

    回复

  8.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09日 星期日 @ 08:25:59

    8

      对于杨佳,我们不应苛求他像施道芬堡(暗杀希特勒的上校)那样具有最高智慧(擒贼先擒王,进行斩首行动)。施道芬堡是比荆轲更为优秀的刺客(用暗杀而非明刺,一度全身而退,施若成功,不必一死。荆轲无论成功与否必死。)(虽然两人都未成功)。
      然而无可非议的是杨佳永远会巍然屹立于世界一流刺客之林!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