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争:纵横诡辩的战略

  古人之历史,今人能够加以发挥,而演绎得最为精彩之一的故事,可能是司马翎在其武打小说“金浮图”中,一段比学问的故事。那是我读过的武打小说中,写学问写得最妙也最高深的一段,可见司马翎的学识超群,从古代的数学,气候,历算,史学和诗歌等都有高人一等的见识。

  小说中,正派出身的隐湖秘屋的纪香琼与邪派明湖显屋的夏候空在夏候空设置的十三院的进行了一场学识擂台赛,通过十三个关卡的较量来他们各种各样的学问,其中最让人叫绝的是发生史学院的较量。要纪香琼说出一段她认为历史上为一件事而纵横诡辩之术最多的事,以下就是这段故事的摘录。

  原来隐湖秘屋一派虽然以博学多能擅名,但却以诡变机谋为主。是以大凡有关阴谋诡变之术的典籍,最是精熟。故此纪香琼虽然碰上最难过关的出题手法,可是偏偏她于此道最精,整部战国策能够背诵如流,自然不须惧怕会遭致失败。

  她缓缓道:「我先背诵一段,再指出其中奥妙变化。楚怀王死时,楚之太子尚在齐国为人质。苏秦便向齐国当政的薛公进言道:【君何不留下楚太子,以交换楚国一个名叫下东国的地方?】。薛公道:【不可,我留太子,则楚国另立新王,于是我变成扣住无用的人质而行不义于天下。】苏秦道:【不对,楚立新王,君可使人告楚之新王说:把下东国给我,我为王杀死太子 。如其不然,我将会同别的诸候一同拥立太子。如此新王必惧,下东国之地必可得也。】」上面这一段只是一个缘起,苏秦借扣留楚太子之事可以大大恣其纵横诡辩之术,自身得到不少利益。」齐菌听得十分有趣,催道: 「快点说吧!」

  纪香琼点点头,道: 「苏秦既怂恿得齐国薛公扣留楚太子这个人质,便开始展开他的奇奥手法。他利用此事 反来覆去,一共制造出十种变化之多,既使齐国大大得利,又使自己得楚国之封,不论是齐国薛公,楚国新王及楚太子最后都不恨他。」齐茵忍不住插嘴道: 「真有这么奇妙的手段?到底是什么回事?」 纪香琼道: 「第一变是使薛公派他赴楚。他对薛公说:【臣闻谋世者事无功,计不决者名不成。今君留太子以图取下东国之地,若非迅即取得下东国,则楚国形势会变化而此计失效。若然如此,则君便当真是抱空质而负名于天下了。】薛公道:【对,该怎么辨?】.

  苏秦道:【 臣请为君赴楚,使楚立即割地。】薛公因而遣他赴楚。」

  她停一下,接著又道:「第二变是使楚新王立即割地。苏秦见楚新王说道:【齐国想奉立楚太子,但臣却窥测出薛公之意欲留太子以换下东国。今王若不急割此地与齐,则太子可能答应加倍割地使齐国立他为楚王。】楚王遂立即如言割地。」

  「第三变是仗楚国增割地方与齐国。苏秦返齐对薛公说:【可告太子以楚割地之事,使太于谒君候要求复位,又使楚王闻此消息即可。】果然楚王增割了土地。」

  齐茵越听越过瘾,道:「这个人真了不起,我万万猜想不到他变到第十次之时把事情弄成什么样子了。」

  纪香琼道:「第四变是迫楚国割更多之地。他对太子道:【齐欲奉立太子为楚王,但楚立新王却割地使齐留太子。齐颇嫌割地大少。太子何不答应加倍之地割送齐国,则齐必奉立太子为王。】 太子认为很对,依计而行。楚王闻知此事,大为恐慌,连忙增加割地献给齐国而还十分恐惧事情不能成功。」 割地之事至此告一段落,苏秦另施手法,第五变是使楚王相信是为他出力而弄走太子。苏秦向楚王说道:【齐国所以敢要楚多割地之故是有太子在手,如今已得地而还屡屡要,亦是利用太子要狭。臣可以把太子弄走,太子不在齐,则齐无话可说,要不再求割地。王亦可结交强齐,如此王则是去仇雠而结交强齐了。】

  楚王为之大喜。但事实上苏秦第六变却是使太子自动离齐,还很感激苏秦的好意。苏秦对太子说道:【楚王乃是真正割地与齐,太子只是空言而已。所以齐未必信太子的话,而楚王予齐之利益却是千真万确,是以齐与楚定必相交,如此则太子处境十分危险,太子须得及早打算才行。】太子一听有理,立即召车马于夜色中离开齐国。

  在楚太子心中还认为苏秦是替他设想,所以甚是感激。不过苏秦并不满足,为了表现他的手段,第七变便是使齐薛公怒恨自己,而将来又轻轻使他息怒。」

  齐茵道:「真了不起,要别人怒则怒,喜便喜,谁碰上他的话,只好自认倒霉了。」

  纪香琼笑道:「说得不错,这种人别碰上为妙。且说他的第七变便是使人向薛公说道:【虽然劝君留太子的是苏秦,而苏秦却不是为君著想,只是为了便宜楚王而已。

  苏秦因怕君查知他的用心,所以便楚多割地以掩饰。今劝太子离齐的又是苏秦,臣窃为君怀疑他此举的用心。】薛公听了不由得大怒于苏秦。但苏秦其时继续施展诡辩之术,这第八变是使楚王封他爵位。他使人对楚王道:【使楚公留太子的是苏秦,奉王而代立太子的又是苏秦。割地后而使齐守约不变又是苏秦,忠于王而使太子离齐亦是苏秦。今有人向薛公中伤苏秦,理由是苏秦厚楚而薄齐,愿王知道他这些功劳。】楚王大喜,立即封他为“武贞君”。」

  「第九变是苏秦使人向薛公进说词,令他怒解。他命人去见薛公言道:【君之所以重于天下之故,以能得天下之士而又握有齐国之权。今苏秦是天下之辩士,世与少有。君如不善待苏秦,则是堵塞天下之士投君之路。同时亦驱使与君不善之士投向苏秦。则于君之事大有危殆。今苏秦既与楚王相善,而君不早与苏秦亲近,则无异与楚为仇。故君不如因而亲之,贵而重之,则君无异得楚之欢。】薛公闻言果然解怒亲近苏秦。」

  「最后苏秦往见薛公,已不费一词而得齐之推重,盖利用楚的力量。他以诡辩之术,把一件事反来覆去,生出种种变化,果真不愧是鬼谷子的高徒,当世之辩士。」 纪香琼的话至此说完,微笑瞅著夏侯空。夏侯空实在已找不出一件苏秦所作之事,变化能比这一件更多的,是以只好承认失败,让她们过关。

  今事评说:

  美国人在两岸问题上的台湾牌,就是苏秦纵横诡辩战略的翻版。美国从尼克森时代弃台湾起,就开始了这一达到美国之不胜而战的战略。一会儿,美国声称要保护台湾,加强台湾关系法;一会儿又是与中国结成战略联盟,提出三不政策的空头支票。就这样,美国在许多国际争端上,迫使中国放弃公正的立场,让美国从容布置有利于美国的国际局面。此外在世贸协议上,迫使中国作出更大的让步。另一方面,美国不断地从向台湾出售武器,获取丰厚的利益。将一件事反来覆去,生出种种变化,无一不对美国有利,最后还如当年的苏秦一样,做到了台湾,大陆都不恨美国。真是欺我中华无人也。当年苏秦的战略之所以成功,就是看到楚国新主必然会为个人利益而放弃国家与人民的利益,这正是台湾统治利益集团的做法,才会对一国两制这样和平统一,利中华文化,得中华大众的提议于不顾。从而使美国不战而胜的战略得以成功。

摘自《强国论坛精华版》xi08710421推荐

  作者:青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纵横诡辩的战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