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葱霞:“造谣者”郏啸寅

  郏啸寅是7月6日深夜被带走的。

  郏家住在苏州市沧浪区里河新村宿舍楼的一楼。郏启宏回忆,那天晚上快12点,一家三口都已经睡着了。几个警察从窗外叫醒郏启宏和老伴张蓓蓓,说叫郏啸寅去一趟派出所,问个事情就回来。62岁的郏启宏不放心,跟着警察和儿子一起来到附近的苏州市葑门派出所,在楼下等到深夜。

  郏启宏最终没能等到儿子回来。次日上午,警方送来一纸刑事拘留通知书,郏啸寅的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郏启宏纳闷,一向老实巴交的儿子居然和这个罪名有染。

  7天后,郏启宏收到警方的逮捕通知书,这次郏啸寅的罪名变成了“涉嫌诽谤”。郏启宏和老伴被告知,儿子已被带离苏州,羁押在上海看守所。

  和郏啸寅一起被警察带走的,还有几本书和郏卧室里的一台清华同方台式电脑。一份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上显示,这几本书是:《新高层绝密消息》、《师东兵文集》、《高层风云录》、《中央幕后权利》、《新太子党》。

  帖子

  儿子被带走后的次日,郏启宏看到窗外有电视台模样的记者,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转来转去拍摄。晚上,苏州本地电视台转播了东方台的新闻,“上海破获网络犯罪案,将犯罪嫌疑人郏某抓获”。

  郏启宏才知道,儿子这次出事,和一篇名叫《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有关。而这篇帖子,又和一个名叫杨佳的人有关。

  在儿子被带走6天前,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持刀冲入上海市闸北公安分局,杀死六名、捅伤四名警察。警方指控,在令人震惊的杨佳袭警案发生后次日,郏啸寅在网上发表了这篇名为《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

  这篇不到500字的帖子,其核心内容透露了杨佳袭警的原因,“因杨佳在被闸北分局留置盘查中遭殴打,致使其生殖器受损,无法生育,故而报复杀人”。上海市第二检察分院批捕的理由是,“郏啸寅利用互联网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执法民警的名誉和公安机关的形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46条。”

  郏啸寅的刑事拘留和逮捕通知书,抬头都是上海市公安局,刑拘通知书编号是沪公告字2008第1号,逮捕通知书上编号是沪公刑字2008第18号。

  一位律师分析,郏啸寅案和杨佳案一样,都由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俗称803)负责侦查,办案机关对郏案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郏启宏丝毫没想到,一向少言寡语的儿子,竟然会和这个惊天大案搅到一起。

  郏和老伴张蓓蓓都是老三届,下乡插队多年,回城后又响应晚婚政策,近四十岁才有这个独生子。张是苏伦纺织厂的退休职工,郏退休前是苏州工艺美术厂的工人,现在每天的工作依然是用各色涂料加工制作水粉画,给苏州文物书画街供货。

  9 月28 日,郏的母亲张蓓蓓翻出一个重重包裹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郏案各类司法文书资料。和刑拘、逮捕通知书放在一起的,是一本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毕业证。

  被警察带走时,郏啸寅从这所学校毕业不到一年。

  大学

  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2002 级报关51 班,一共有61 个人。郏啸寅在班上的学号是01,座位也排在最前面。郏启宏说,6 年前初中毕业的儿子,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的。

  郏启宏自己是先天性色盲,郏啸寅也随之遗传了色盲,他担心儿子将来读高中考大学时,职业选择面会比较窄,于是替儿子亲自选定了家门口的这所学校。

  在他看来,郏啸寅读报关和国际货运专业,五年出来拿一个大专文凭。在苏州这个地方,应该不难找到一份适宜的工作。郏启宏替儿子设计的这份蓝图,以完全失败告终。他没有想到郏啸寅完全不喜欢这个专业,成绩很快滑坡。

  他的班主任童桦对郏啸寅印象极深。童说郏个性十分内向,非常不爱说话,“你不主动去找他,他决不会来找你。”童桦描述,即便上课坐在第一排,郏也是常常倒头就睡,每每到第三、四节课就已经不见踪影。

  在他的同班同学周军的印象中,五年同学生涯里,郏基本不怎么看课本,喜欢看看军事画报和武侠小说之类。除了偶尔一起踢踢足球之外,基本不跟大家往来。

  发展到后来,郏啸寅基本不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甚至班会。郏母张蓓蓓回忆,童桦曾在一次家长会上提及她儿子可能有心理疾患,建议家长加以注意。

  按照经贸学院的初中起点五年大专学制,郏啸寅的毕业时间其实应是2007 年6 月。实际上他的毕业证是半年后的2007 年12 月20 日才拿到。延迟了半年的原因,是郏啸寅有七门功课需要补考。

  在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贸经系的网站上,至今可以检索到郏啸寅需要补考的课程:日语会话、体育与健康、珠算、会计、电算化会计、报关单证填制、国际物流学。这份补考课程名录证明郏啸寅的大学生涯,在后期几乎成为大半个噩梦。

  失业

  让童桦恼火的是,郏啸寅甚至不愿意去参加任何招聘考试和面试,而经贸学院的要求是学生必需百分百就业。她曾专门向系里汇报过郏的就业问题,而郏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贸经系的一位系领导出面,和童桦主动帮着联系才找到的。

  郏啸寅的这份工作是做银行保安。很难想象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大专毕业生,穿着一身保安制服,腰挎警棍巡逻会是什么样子。

  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的光大银行某支行,一位女职员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个叫郏啸寅的保安,但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模样。毕竟在她看来,坐在柜台里的白领职员和在大厅巡逻的保安看起来更像两个世界。在这个看上去似乎不够体面的岗位上,郏啸寅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干了不到三个月,他就辞职了,没有人知道郏离开的原因。郏启宏说儿子也不愿意多说,只是说不想在那里上班了。他也怕逼狠了,本来就话少的儿子再出什么状况。

  没有人知道郏啸寅到底想做什么。郏启宏说儿子除了上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家里看电视,“他最喜欢看的是体育类节目。”

  郏启宏夫妇本来睡在较宽敞一点的卧室,因为电视机也放在这个房间里,也就让给了儿子睡大床。夫妇两人挤在画室兼客厅的单人床上。

  7 月15 日,上海警方发还了郏啸寅的电脑。事实上,郏啸寅发那个肇祸的帖子,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苏州图书馆的免费网吧里。郏启宏说,为了省钱,家里一直没开通宽带网线。

  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上午在里河新村的家里看电视睡觉,下午去人民路饮马桥的苏州图书馆二楼上网,晚上回家打打单机游戏,就成了失业中的郏啸寅的日常生活。郏啸寅也喜欢看看闲书。郏启宏说,被警察抄走的那几本书,其实大多是儿子在地摊上买来的盗版书,看着玩玩罢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一直到2008 年7 月6 日,郏啸寅被警察带走。而那个郏啸寅从没谋面的杨佳,也有着与之相似的人生轨迹,不过时间段再往前推移几年罢了。1996 年初中毕业的杨佳,也同样没读高中,去了一家技校学习市场营销。1999 年,杨佳从技校毕业,先后在两个商场实习和工作过,杨佳的姨妈说“不久他觉得没劲,就辞职了。”和好静的郏啸寅不同,失业中的杨佳好动,热爱户外运动和旅游。他们共同的交集,是在网络。

  网络

  “不可思议、出乎想象!”周军用这八个字来形容同学们知道郏啸寅出事后的感受。在他的印象里,即便在毕业后大家创建的QQ 同学群里,郏也说话不多,“我们只听说他在聚友网的论坛里非常活跃”。

  那里是和他周围隔离的另外一个网络世界,不再有不喜欢的功课、无聊的失业和大人们的唠叨。在那个世界里,郏啸寅开设了一个博客,注册的ID 叫“大胆刁民”,这是一个和他沉默寡言的现实性格完全成反比的名字。巧合的是,杨佳也在聚友网开设了自己的博客,ID 叫“非常地妖”,和这个北京青年壮实粗犷的外表形象相比,这也是一个有几分反差的名字。

  现在已经很难确证,“大胆刁民”和“非常地妖”这一南一北两个ID,在这个时期是否有过网络上的直接接触。

  在“非常地妖”杨佳留下的众多网络痕迹里,没有人找到和他后来袭警事件有直接关系的蛛丝马迹。而“大胆刁民”郏啸寅首发以及被大量转载的那个肇祸帖子,在各个网站都已被删得干干净净。即便用多个搜索引擎,已经很难找到“大胆刁民”在网上留下的任何痕迹。

  据上海《新闻晨报》的报道,郏啸寅在看守所承认“完全不认识杨佳”。发那个帖子的动机,是“想借此出出风头,所以就在论坛上发了这个消息。网上越是离奇的东西,就越有挑逗性,点击率也就会越高。因此我当时想到了生殖器”,“我喜欢网上有人关注我、赞美我、吹捧我。”

  郏启宏相信儿子应该不认识杨佳,除了读小学时去无锡参加了一次春游,不爱出门的儿子从没出过苏州。但他怀疑这个帖子到底是否如警察所指控的系儿子首发,“也许他只是转别人的帖子呢?”听到记者转述的消息,童桦忍不住连声叹息。此前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昔日的学生,因卷入了杨佳案而至今羁押在看守所。童桦也搞不明白,郏啸寅究竟为何要写这个帖子。但在她看来,郏是“一个优秀学生受到打击后自暴自弃的典型例子”,“ 我试图让他学会适应这个世界,既来之则安之,但他总是不愿意。”

  外界

  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律师正式介入郏啸寅案。而此前杨佳案的辩护人资格问题,曾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多名律师曾先后抵沪自愿为杨佳提供法律援助。

  与之相比,郏案似乎进入了一个悄无声息的暗场。郏启宏说,没有任何律师和他签订过委托协议,也没有任何媒体前来采访过他。但这并不意味着舆论的完全失声。北京的刘晓原律师,上海一位资深刑辩律师张培鸿,对郏啸寅案保持着积极的关注。

  张培鸿认为郏啸寅案进入刑事程序有明显的瑕疵,即便是郏所发的帖子纯属造谣,也只应承担治安上的行政法律责任,不应进入刑事程序,特别是公诉程序。

  张进一步指出,对郏啸寅帖子里所描述的核心信息,即“杨佳在派出所留置盘查中遭殴打,致使生殖器受伤”,即便不真实,要启动诽谤罪的自诉程序,确定原告资格恐怕也很困难。

  从杨佳案一审判决书透露的信息来看,闸北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民警陈银桥、薛耀、高铁军,闸北分局督察吴钰骅等四人是留置杨佳的在场关键人,但郏的帖子并未明确指出是哪几个警察殴打了杨佳。

  在一篇博客文章里,张从法理上如是分析:“按照民主法治发展的趋势及有限政府的运作原理,掌握有大量信息优势和资源的政府,完全有条件通过及时的信息披露进行辟谣,制止并控制虚假事实的传播与蔓延。因而不应当成为诽谤罪能够侵犯的对象。”

  杨佳已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据悉,二审辩护律师将由张培鸿的同事、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建担任,翟是上海最资深的刑辩律师之一。

  一位刑辩律师估计,杨佳案二审,上海高院尚未有排期的消息传来,从目前的态势看,郏啸寅案要等到杨佳案结案后才会有清晰的结果。而在张培鸿看来,事实上刑诉法规定的两个月羁押期限已经过了,郏案也不存在再延长1 个月期限的法定理由。按照正常的程序,要么释放要么取保候审。

  等待

  上海浦东新区沪南路1760 号,上海市看守所。自7 月14 日被批捕以后,郏啸寅从闸北区灵石路900 号的上海市第二看守所换押到这里。

  离家几十公里外的上海市看守所,是这个苏州青年23 岁人生中出过的最远一次门。郏启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儿子第一次去上海,竟是以诽谤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郏啸寅也许不会知道,他那篇肇祸帖子里的主人公,28 岁的北京青年杨佳也羁押在这里,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这两个年轻人命运的宣判,将再次交集。

  在里河新村这栋一室一厅的底层公寓里,郏啸寅的数张照片压在郏启宏作画的玻璃板下。照片上的郏啸寅,或坐或站,平头圆脸,总是带着一丝稍显腼腆的微笑,戴一副玳瑁色眼镜,短袖白底红竖条衬衫,白色西裤,看上去颇为斯文和阳光。

  郏啸寅被带走的时候穿的是一双夹脚拖鞋,一件圆口汗衫和一条藏青色沙滩短裤。现在已经是初秋,张蓓蓓担心儿子挨冻,郏启宏害怕儿子受委屈。

  从儿子出事起,郏启宏开始每天在一个黑皮本子上记录所有发生的事情:8 月27 日,按照看守所的通知,他和张蓓蓓辗转赶到浦东沪南路1760 号,给儿子送去一条毛毯和400 元钱。看守所告诉他们,没有探视证,他们无法见到儿子。

  9 月8 日,他问上海市第二检察分院公诉处,一位检察官答复该案尚未公诉,不归他们管。再找上海市公安局,被告知应找审查批捕单位。

  9 月20 日,郏启宏再汇了400 元到上海市看守所。

  10 月8 日,记者致电第二检察分院公诉处,接电话的一位检察官拒绝提供郏案进展信息。截至发稿前,郏启宏这个本子上的最后一条记录是:无儿子啸寅任何消息。

  感谢唐泽文、杨潇对本文的贡献;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童桦为化名。

  来源: 南都周刊  http://nbweekly.oeeee.com

  作者:潘葱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造谣者”郏啸寅 浏览数

19 条评论 »

  1. 单一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09:41:50

    1

    黑暗!就是黑暗!

    回复

  2. 单一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09:44:37

    2

    我为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感到耻辱!

    回复

  3.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0:36:04

    3

    现在的国情,被调查能接收.但被刑事拘捕?不可思议.
    我与人聊天,骂了某,此人第二天死了.我被拘捕了.真是个白色恐怖的社会.

    回复

  4. 冷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1:07:31

    4

    说你无罪你就无罪,有罪也是五罪,
    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没罪也成有罪。
    ——-黑白颠倒

    回复

  5. 古月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4:28:39

    5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回复

  6. 泰顺人 说:,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 17:22:45

    6

    <>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回复

    Brave heart 在 十月 14th, 2008 05:06:18 回复:

    诽谤的针对对象是具体个人,针对某一个组织或者某一个人群,不构成诽谤罪,因此从这个方面来说是有法不依,按照法律来说能给他的惩罚最多最多是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相应判决。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35:09 回复:

    不仅是对象应该有具体的自然人这点上上海公安违法了,而且诽谤罪本身必须是自诉案件,也就是由自然人出面控告的一种案件,如果没人告就没有案件可言,同时它也不能是由政府来公诉的。

    我们在杨佳和本案件中能够看到的就是:无法无天。

  7. nhfjht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2:32:39

    7

    不过这确实可以算得上是造谣了。而且针对的事情不小,受全国关注的。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37:05 回复:

    受全国关注能成为法律吗?!

  8.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2:58:13

    8

    法律程序是法律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中国的很多司法行为和执法行为,在他们自己规定的法律程序上都是违法的。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32:08 回复:

    是关键,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司法正义。

  9. 嘿嘿黑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7:36:35

    9

    大学生被六名公安打死激民愤

    2008-10-13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铁路局六名公安干警与一名体育学院的大学生发生争执后,集体动手把大学生打死,激起民愤,死者的家属及同学上百人抬着死者尸体打横幅堵路抗议,公安人员表示六名涉案警察已被拘留。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運信息中心星期一说,上星期六晚,哈尔滨体育学院学生林松岭与市铁路局公安的六名干警在一家酒吧发生口角,据中国的Chinaren 社区的报道,被害人为朋友庆祝生日,在酒吧门口因停车争车位与六名警察发生争执,警察把林松岭拖到离酒吧八十公尺处进行殴打,有路人经过报警,但110警察四十分钟后才抵达现场,那时林松岭已被打死,报道还说,死者尸体外观有多处伤口,但流血不多,全身瘀伤,应为内伤致死。死者家属当晚赶到现场,并一直守候要求讨说法,警察拉起了警戒线,周围的群众有数百人。网上报道说,哈尔滨市长在事发后也赶到现场。 报道说,死者林松岭年仅二十二岁,高一米九二,篮球打得特别好。

    本台记者星期一打电话给体育学院,一位工作人员得知是香港媒体时表示,我今天接到很多香港的电话,我发现香港对这件事很敏感,没事,大陆现在一片繁荣,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做错事就勇于承认,到时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不影响我们和谐社会的构建。
    但记者问他事件具体情况时他不予回答。

    事件第二天即星期日,死者的同学及家人上百人把尸体抬到铁路公安处门前并打着横幅,上面写着:”六名警察打死大学生”,要求惩办凶手,当时那一带的交通被堵。一位当时经过现场的出租车司机星期一对本台表示:他们拉着大字报:”六名警察打死一名大学生”,不少人在铁路公安处,说是尸体抬到铁路公安处那去了。大陆网上登载了多幅出事地点哈铁文化宫人山人海的照片以及哈尔滨铁路局附近交通堵塞的情景。

    信息中心报道说,林松岭家人星期一又把尸体抬到铁路局机关大楼外的大街上堵路抗议,现场出动大批公安戒备,防止暴乱发生。

    那位体育学院的工作人员对本台记者关于讯问学生对事件的反响时表示不清楚。
    记者:学生有没有上街示威?
    工作人员:这个具体不清楚。
    记者;你不清楚是什么意思?是否有这些现象呢?
    工作人员:是这样的,我没有参与,也没有到街上去看,也没有人告诉我。

    据了解,六名涉案警察都属于哈铁公安处,其中三人是李峰,李鑫宇,齐新。目前案件已移交到哈尔滨市公安局,哈铁公安处的官员表示,他们六人已被拘留。
    公安:这件事哈尔滨市公安局是办案单位。
    记者:这六名警察现在是否被拘留了?
    公安: 是。

    本台记者在大陆的叫Chinaren中国人社区网站里看到不少网友议论此事。有人表示这是执法犯法,六个参与斗殴的应该全部判处死刑,不死不平民愤。还有网友表示,公安部门的人不是流氓就是土匪,但是你有什么办法,人家后台硬啊,共产党给撑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38:16 回复:

    所以杨佳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能有一个选择。

  10. wqn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8:26:58

    10

    反对独裁和强权!支持杨佳!公安和武警已成为镇压老百姓的工具!军警是人民出钱养的,但不保护人民反而镇压人民!

    回复

  11. wqn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8:34:06

    11

    中国为什么这样?老百姓为什么这样苦?因为我们有这样的一个被世界上大都数国家抛弃的主义和dang,中国人的一切苦难和痛苦都源于此,真是庆父不死,鲁难不已!

    回复

  12. YY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20:57:34

    12

    《新高层绝密消息》、《师东兵文集》、《高层风云录》、《中央幕后权利》、《新太子黨》
    这几本书值得一看

    回复

  13. 大炮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05:49:54

    13

    不知何时才能见到正义与公理

    回复

  14. YES 说:,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 08:05:21

    14

    祝他好运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