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法院不独立,被告毋宁死

  在无法无天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的冤假错案曾经俯拾皆是。如今,民主法治建设已经二十多年了,为什么冤案错案仍然不绝于耳呢?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写一篇题为“冤狱发生学”的文章,系统地分析一下,究竟是那些因素使得我们的司法冤案频频,受害人怨声载道。因为涉及面太广,作出有说服力的分析殊非易事,终究未能成文。

  当然,一些原因我们可以不费太多心力就能够想到。例如,刑讯逼供导致屈打成招(这在几乎所有被揭露冤案中都存在),律师在刑事案件中代理不足致使被告人权利无从保障,鉴定体制的混乱和腐败造成的证据相互冲突,法官素质低下带来的马虎下判,庭审过程中的证人不出庭,以及――这是更严重的――司法人员藏匿甚至销毁关键证据,等等。但是,我觉得,造成司法环节冤狱不断的最关键的原因乃是司法的不独立。

  司法不独立体现为承审案件的法官没有审理和裁判案件的自主权。一些案件,尤其是那些重大、敏感案件,承审法官审理之后经常需要就审理情况向庭长、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汇报,并由这些有官职而未参与审理的特殊法官或者委员会作出最后的判决。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由法院之外的某些机构决定案件的判决。

  承审法官不能自主地判决案件将导致司法决策的责任无法落实或计算。既然案件最终是法官的“上司”作出的,那么决策错误的责任便在法官背后的帷幕里弥散掉了。既然请示过庭长或主管院长,则最后判决如何,与我何干?庭长或主管院长同样难以追究:“我只能根据汇报的情况作指示,发生冤案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审判委员会更是一种弥散决策责任的巧妙机制;集体负责的结果往往是集体不负责。责任无从追究,必然弱化参与决策者的责任感。在一些关于冤狱的报道中,有关机构和人员对受害人的申诉那样冷漠,正是决策责任弥散后的必然结果。假如我们能够做到,无论怎样的案件,完全交由具体的法官独立地审判,判决书的具名法官就是相关案件的实际裁判者,那将意味着一旦本案最终被证明为冤狱,几位承审并署名的法官就逃不脱干系,他们的名字将永远跟冤狱和耻辱捆绑在一起。“燕过留声,人过留名”,作为法官,谁愿意留下这样的坏名声呢?

  司法不独立不仅表现为法官个人的从属地位,而且还表现为上级法院经常无视下级法院的独立性,以及法院与其他机构之间在决策过程中的含糊关系。我们看得到几乎每一桩冤案的产生都离不开上下级法院以及公检法三机关的“协调”,尤其是由党的政法委员会所主持的所谓“三长会议”经常对于案件判决结果作出预先决定。这样的惯常做法不仅违反审判权独立的宪法原则,更使得不同机关对冤狱是否会发生无关痛痒,甚至在冤狱被揭露之后仍然无动于衷——又不是我一家决定的,干嘛跟我过不去?

  事实证明,法官、法院的不独立是造成如此频繁的司法冤狱的祸首。法院不独立,被告毋宁死――不,岂止是被告,是人权毋宁死。

  01.03.20.写,发表在《南方周末》2001年4月5日

  作者:贺卫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法院不独立,被告毋宁死 浏览数

22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2:39:08

    1

    谁都同意作者观点.所以我来补充,外行人来指指点点.
    如果中国司法完全独立,几乎没有一个案件能判下来.就因为这点,中共才有理由做文章.
    司法除了本身的逻辑和技术,还需社会管理来取证.所以问题还是社会制度中的监督.所以必须发展社会监督.

    回复

    牛老皮 在 十月 14th, 2008 08:20:57 回复:

    牛皮。。。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44:46 回复:

    现在的状态下司法更无法独立,其实现在更加需要的是:引入英美的普通法概念,重大案件让陪审团来裁决,案件越重大,越需要体现更多的陪审团人员。因为现在的法官已经失去了公正性,他们作为一个群体更本就是一睹黑墙而已。

    牛皮 在 十月 14th, 2008 09:49:14 回复:

    牛老皮?我的将来就是你这样子?
    中国的官司要引入民间的判断.就是“重大案件让陪审团来裁决”。但人民和我一样无知,可以“引入英美的普通法概念”。
    现在中国的基本国策不是经济了,应该是:从国强改到民强,民强才能救国。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27:08 回复:

    说明你对英美的普通法概念完全无知!
    普通法中能成为陪审团成员的人必须是:普通的工人农民等,最好是平时连报纸都不读的人,他们不是博士这样的精英,只需要是一个普通的正直的正常人就行了。
    用他们最普通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谁是罪犯就可以了。
    当然他们只解决有没有罪的问题,而其他的量刑什么的还是交给专业的法官来解决。

  2.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3:04:10

    2

    2001年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勇气确实可敬。7年过去了,中国往前走了很小的一步,并且还随时可能退回去。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45:35 回复:

    往“前”了?你以哪里为前?!

    freeborn 在 十月 16th, 2008 01:35:31 回复:

    yghxx 朋友,不要这样激动嘛,常常看你的评论,感觉你是个比较激动的人。
    7年来,我们的状况肯定是更糟糕了,以前的三座大山没有显现,但是现在是高高耸立了,经过这么多年来的奋斗,终于实现了小学课本上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但是我还是感觉我们向前了,该文写于7年前我们谁曾看到,现在能够看到,有不少的人看到;7年前还有很多人相信黑社会的谎话,现在有几个相信?
    我认为还是向前了,生活的改善与恶化是具有波动性的,但是民众的觉醒是不能阻挡的,所以我认为向前了。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28:41 回复:

    由于这里的前可以是多方面的,因此我在问:
    往“前”了?你以哪里为前?!
    这样算激动?

  3. 毒鼠强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03:11:35

    3

    反对司法独立,因为司法独立和个人独立一样,就是要责任自负。利益最大化责任最小化是包括我在内的三鹿一直到八路的全中国人的共识。
    今天上午反对独裁,一给他丁点权力,下午就反人类的中国人数以亿计! 这个民族真正的悲哀:13亿分之一的终極權力目标驱赶着13亿蛆虫在粪坑中挣扎,幻想自己爬出去就是那个屁眼,俨然忘却现实的世界,因为就是有一天,他们爬出来了,也不过是苍蝇。
    回首百年前的祖先,你们是怎么从真正革新世界的维新斗士的人字变为蛆的?百年灾难,千年浩劫。想灭亡一个民族,就毁灭她的文化,教化她的人民用鲜血解决问题,用群殴代替理智,用一切手段让他们之间互不信任相互撕咬,支持一些人奴役另一些人随即利用被奴役者打到他们,让他们恐惧,让无形的眼睛无处不在的恐怖弥漫在每一个人心头:只有攫取多一点的权力,你就会安稳一些,你就可以用多出来的一点底牌去赢得更多的权力……
    西北政法学院的先贤早有论断:我西政的同学指着图书馆门口一个地球下面的宪法说:你看,宪法顶个球!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4th, 2008 08:47:25 回复:

    强盗群中生活的人只能看见强盗逻辑。

    YES 在 十月 19th, 2008 07:54:48 回复:

    目光短浅

  4. 东流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0:00:19

    4

    各位看官有没有看出贺卫方先生为什么于7、8年后的今天旧话重提: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杨佳之案也。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5th, 2008 12:55:50 回复:

    看见了,即使他在更早就已经发表了,但依然不能解决今天的问题:因为别人根本就无视所有的一切。

  5. 嘿嘿黑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4:30:59

    5

    用GCD的话说:鼓吹人大代表普选也罢,人大独立监督也罢,司法独立监督也罢,都是违反了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实际上就是违反了“坚持党的领导”这一个根本原则,都是反对党的领导的行为,党国的政府不允许独立于党的领导以外的力量的监督,因为党害怕全国那些没有头脑和缺乏理性思考的人民会受到境内外敌对中国势力的鼓动,反党反社會主義,颠覆国家,搞乱中国

    党国大员们,偶说到点子上了吧?

    回复

    毒鼠强 在 十月 15th, 2008 09:27:49 回复:

    你怎么知道我们心里想的!在家等着,有人来找你!哈哈

    yghxx 在 十月 15th, 2008 12:57:05 回复:

    说明它们有明显的强迫症症状。

    YES 在 十月 19th, 2008 07:57:06 回复:

    说破点也没用,GCD脸皮厚着那

  6.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5:46:22

    6

    稍加注意就会让这个简单的大骗局露出马脚,说是普选、人民做主、多党合作共同进步,但一有政策法令出台总是那句前台词“经党中央、国务院决定,中国将咋滴咋滴…”,明明白白都告诉你了,这第一把手就是党!是啥党呢?总该不会是几乎都没露过面的什么民主党、共和党之类的吧。我猜大概是“太子党”。之后的国务院还有点意思,至少分了一半党务给国务了。无聊之人无聊之言,表抓我,我做不了杨大侠滴。

    回复

  7.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6:10:16

    7

    又再说杨佳的事了——只要共产党不倒,就不会有司法独立的!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30:24 回复:

    就是说要倒了?

  8. AAA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8:30:19

    8

    多党制,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华。。。。。。新西山会议的议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