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龙:刘子龙律师的控告书

  控告人:刘子龙,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律师

  执业证号码:19020711009209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应勇院长:

  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据此,控告人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领导控告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侦查、起诉和审判杨佳袭警一案中的种种违法办案行为,请予以调查,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提请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异地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一、该案从案发就受到了上海市委某部门负责人的非法干预,为暗箱操作留下隐患。

  2008年7月1日,杨佳袭警一案发生,整个社会为之震惊。社会各界纷纷关注发生如此血案的原因和背景,据媒体透露,上海市委某部门负责人向上海市及闸北区公安分局下达了“速报事实,慎报原因”的指令,不允许办案机关向媒体和社会透露案件发生的原因和背景,以掩盖上海市警方一些警员欺压百姓导致对立加剧的真相。其非法干预行为违反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直接导致了该案件在侦、诉、一审判决中出现数不胜数的违法和程序失当,为上海市司法机关公正裁判此案制造了障碍。

  二、上海市公安局拒不公布杨佳此前对闸北分局部分警员的投诉内容,拒不公布及提交2007年10月5日把杨佳滞留在芷江西路派出所6小时的全部录音录像资料,仅公布开始4分钟的内容,检察、审判机关对此重要情节讳莫如深,极力掩盖激起杨佳愤怒导致袭警发生的前因,掩盖闸北警方的过错和违法在先的事实。

  2007年10月5日,杨佳到上海旅游,因骑租来的自行车在街头遭到闸北民警的盘查,因杨佳对无端之盘查具有抵触情绪而产生语言冲撞,杨佳被带到芷江西路派出所审问滞留,直到次日清晨才离开该派出所。在这滞留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即纠纷产生和血案产生的原因。之后杨佳采取网上、信件方式多次向上级公安机关及闸北分局投诉,要求赔偿和处罚有关民警。闸北分局为此曾两次派员到北京与杨佳及杨佳母亲协商赔偿事宜。因对上海警方处理此事的方式及处理结果不满,杨佳开始怀恨并计划行凶报复。

  对此至关重要的事件起因,上海闸北分局只拿出了警方在街头开始盘查杨佳的一段四分钟时间的对话录音,而对其余内容拒不出示及提供;从所出示的四分钟对话录音来看,杨佳的行为、态度并无不妥之处,反而是盘查警察居高临下、盛气凌人;杨佳骑租来的无牌自行车也构不成滞留的理由,杨佳租车凭证携带在身却被拖到派出所长时间滞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而对接下来关键的六个小时时间内发生的事实及经过的录音录像资料,上海警方却拒不向公众出示,这是故意隐瞒事实真相的行为,检察院、法院在审判中也拒不对此关键情节进行调查、认定,是严重的掩盖真相做法,造成此案审判后事实不清,判决无公信力。应撤销原审判决,指定异地法院重审。

  三、上海市闸北区公安分局、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及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均应主动回避此案的侦、诉、审而未能主动回避,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刑事诉讼法》第28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及法定代理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

  本案中的11名被害人均为闸北分局的警员,如果说在案发现场闸北分局警员介入此案仅仅是制服杨佳则无可非议,但接下来的介入审讯及介入审查起诉过程中则应向上级请示,至少在程序上也应有回避的请示提出;而我们看到闸北分局却是一直是怀着深仇大恨地在审讯杨佳,接下来连闸北区检察院也毫无依据地介入“共同审讯”,可以看到,我们面前的闸北分局、闸北区检察院都没有自动向上级提出回避的申请。可以想象:审讯杀死同事的凶手的心态与审讯其他普通案犯不可能没有区别,因为他们是带着仇恨、怒气和杀机来审讯杨佳的,某些人恰恰又是杨佳要刺杀的对象,让这些人审讯此案不可能有公正性可言。由于上海警方未能依法执行《刑事诉讼法》关于回避的规定,影响了案件侦查的客观性和公正性,玷污了证据,影响了证据的效力;作为同一个“政法委”领导之下的检、法机关接下来的起诉、审判,均应回避而未回避,起诉及审判行为的客观性、公正性都必然受到了影响。

  四、上海市公安机关为杨佳聘请律师的做法明显违反了六部委的规定。

  六部委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可以自己聘请,也可以由其亲属代为聘请。……犯罪嫌疑人仅有聘请律师的要求,但提不出具体对象的,侦查机关应当及时通知当地律师协会或者司法行政机关为其推荐律师。”

  此案中,当杨佳在案发现场被控制后,他拒绝回答警方问话,提出要有律师在场,但提不出具体的聘请对象。此时,闸北公安分局应当按六部委的规定,通过当地律协或司法局为其推荐律师。而事实是:闸北分局和闸北检察院却越俎代庖地把他们熟悉并信任、有密切合作关系的闸北区人民政府的法律顾问谢有明律师召唤到了现场,但并没有告诉杨佳谢是闸北区人民政府的法律顾问这一事实,事实也证明谢有明律师没有辜负闸北分局和闸北检察院的举荐,说出的都是侦、检机关想说而没有人相信的话。

  非常明确,侦查机关(当然也包括检察机关)没有依据为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或推荐律师,不但没有通知当地律协或司法行政机关推荐,还借机推出了他们信任的律师。该推荐行为严重违反了六部委的明文规定,是一个违法且无效的行为。

  五、谢有明、谢晋律师担任杨佳的辩护人违反了《律师法》及《律师执业规定》,其辩护行为无效,应视为杨佳没有得到辩护。

  《律师法》第39条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该法第31条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无罪、最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根据闸北区人民政府2008年1月8日《闸北区人民政府关于组建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第三届法律顾问团的通知》公告,谢有明乃闸北区人民政府第三届法律顾问团的成员,而杨佳袭警的对象就是闸北区人民政府的公安部门,谢有明作为闸北区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又去给袭击其任法律顾问的闸北区人民政府公安部门的杨佳辩护,具有明显的利益冲突,明显违反了《律师法》第39条的规定。谢有明律师因为是该所主任,谢晋律师的辩护身份同样违反该规定。

  谢有明在7月6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讲道的“杨佳精神状态正常”、“杨佳十分冷静,头脑清醒,逻辑思维清晰”、“具有较强的法律意识”、“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死刑”等等说法完全是站在上海警方的角度在讲话,讲的全是上海警方想讲而没人信的话,所讲的话没有一句是维护杨佳权益的,证明其在为上海警方服务而不是在为杨佳维护权益,谢有明的行为明显违背了《律师法》第31条之规定。

  上海公安机关安排谢担任杨佳的辩护人,除了直接违反了六部委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的规定之第10条的规定外,其身份也同时违反了《律师法》的规定,其所作所为更是直接损害了杨佳的权益,充当起了编外公诉人;据看过宣判录像的人士讲,宣判后谢有明律师一言未发,连杨佳是否上诉都没有问,证明上海警方安排谢有明为杨佳“辩护”是假、配合掩盖真相、配合制造黑箱死刑案是真。其乐意接受上海警方安排、配合上海公检法机关剥夺杨佳权利的目的得到了证实。

  六、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第二检察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拒绝杨佳父亲为其聘请的律师为其辩护是侵权行为,行为违法。

  杨佳是否接受其父为其聘请的律师为其辩护,应由杨佳自己决定,这是《刑事诉讼法》中为犯罪嫌疑人规定的权利。即使杨佳不同意两位北京律师为其辩护,也应该由杨佳在与律师见面后当面申明,上海检方没有任何理由和依据阻挡杨父聘请的律师会见杨佳。当北京律师见到上海检方后,上海检方先是拒绝会见,随后就跑到看守所提审杨佳,然后拿出一份其给杨佳所作的笔录作为杨佳不接受北京律师为其辩护的证据拒绝北京律师会见杨佳,这是违法且经不起推敲的行为:

  1、杨佳在未与其父沟通、未与北京律师见面的情况下,他是怎么提前知道有北京律师为其辩护的?说明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提前将此消息与杨佳沟通过,提前沟通之目的何在?沟通时都讲了什么?如何能证明不是上海检方借杨佳之口在拒绝北京律师?

  2、北京律师与杨佳并不熟悉,更不知杨佳写什么样的字、签什么样的名,在未见面之前,上检二分院及上海二中院如何能证明笔录上的字就一定是杨佳所签?明显是在阻挠外地律师介入此案,在公然剥夺杨佳的辩护的权利;有没有捏造“杨父已声明与其解除父子关系”之类的话?

  3、在手拿所谓的“杨佳签名的笔录”接待北京律师时,上检二分院和上海二中院是杨佳的指控人及审判人,可是他们在北京律师面前却又在充当着杨佳的代理人,检、法既没有依据代替杨佳拒绝杨父所聘请律师的权利,也没有代表杨佳传达意愿的资格;

  4、上检二分院及上海二中院称杨佳只信任其母为其聘请的律师,此说法也令人无法相信。对杨佳的起诉程序已正式启动,而除了办案机关外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杨佳母亲在何处,杨佳的姨妈甚至不得不向北京警方报警寻人,杨佳更不知其母在何处,杨佳母亲怎么能、何时才能“为杨佳聘请律师”呢?这不等于说没有杨佳母亲聘请律师杨佳就只能接受上海市公、检机关共同为其聘请的律师了吗?

  七、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为杨佳所作的精神鉴定结论系由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机构所作出,其结论不具有法律效力。

  《刑事诉讼法》第120条第二款规定:“对人体伤害的医学鉴定有争议重新鉴定或者对精神病的医学鉴定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进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7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部门不得设立鉴定机构”。

  由以上法律和规定可以看出:不是医院则没有资格对精神状况进行鉴定,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不是医院;司法部作为一级司法行政部门,它没有权利设立鉴定机构,违反最高权力机关的决定而设立的鉴定机构就是非法的鉴定机构,非法的鉴定机构给杨佳所作的精神鉴定自然是无效的。

  2007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能否委托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做司法鉴定的请示”回复时明确否定了“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作司法鉴定的资格。

  显而易见,在没有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杨佳进行精神鉴定的前提下,就以一张不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书为凭据认定杨佳精神正常、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将杨佳判处了死刑,是严重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

  八、上海市执法机关与谢有明涉嫌伪造杨佳母亲王静梅签字的授权委托书,达到占据杨佳辩护律师席位、相互配合共同侵害杨佳辩护权利的目的。

  据杨佳的姨妈王静荣举报,她的妹妹王静梅自2008年7月2日被上海和北京公安从家中带走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邻居发现王静梅的窗户自7月2日离家时半开着到两个多月来一直没关。王静荣向大屯派出所查询,该所民警叫王向上海警方询问而不是北京警方询问,叫与上海警方联系,王静荣与上海警方联系,上海警方各部门均互相推诿不作答复。而与此同时,远在上海的谢有明、谢晋律师却称已在北京见到了王静梅并与其办理了委托手续。

  杨母王静梅一直失踪,远在上海且素昧平生的谢有明们怎么可能、有何神通获得王静梅的签字委托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非常明显:谢有明所持有王静梅的《授权委托书》是伪造的。

  为了证明这一事实,2008年9月10日上午,杨佳父亲杨福生在几名律师陪同下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探望杨佳并查看案卷中谢有明委托书的签字情况,叶建民等两名法官在杨父等了两个多小时后出来只说了两句话:1、关于杨佳母亲,法院不知道情况;2、关于杨佳案一审已结,我们不管了。说完回头便跑,既不回答是否让杨父见杨佳,也不提供委托书原件给杨福生看;

  2008年9月10 日下午,杨福生等一行人来到上海名江律师事务所了解委托书签字及案件情况时,谢有明、谢晋不但不与杨福生见面并拿出委托书备份让杨父查验真伪,竟向110报警、调来警察驱赶杨父及北京律师。

  无论是从时间上、可能性还是从事后法院及律师紧张、胆怯的表现,均可以发现所谓杨母委托谢律师们的签名系伪造。这是一起罕见的公、检、法、律师串通伪造委托书侵害犯罪嫌疑人辩护权的行为。

  九、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为达到秘密审判之目的故意遗漏受害人家属附带民事诉讼内容,是严重违反刑事诉讼程序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77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该法第78条规定:“附带民事诉讼应当同刑事案件一并审判,只是为了防止刑事案件审判的过分迟延才,可以在刑事案件审判后由同一审判组织继续审理附带民事诉讼”。

  杨佳上海袭警造成六死五伤的严重后果,不但对受害人的生命健康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同时也给受害人及其家属的造成了一定的财产及精神方面的损害。按照《刑事诉讼法》之规定,公检法机关在侦、诉、审此案的时候理应通知被害人及其家属向办案机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以弥补因杨佳犯罪行为给受害人造成的损失。判令被告人对因行凶而给被害人所遭受的物质、精神损失进行赔偿,是刑事立法的一项原则,与赔多赔少、能不能给付没有关系;这也绝不是执法机关可以随意省略的内容。可是我们通过一审判决看到,办案机关却置国家法律于不顾,无视受害人及其家属之损失,仅仅是为了掩盖真相,为了避免更多的人介入诉讼,在这一举世瞩目的凶杀大案中,却未对被害人及其家属遭受的财产及精神损失进行保护,且未作任何说明,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即使本案已由上海市公安机关出钱代杨佳向受害人及家属作了赔偿、杨佳袭警上海市公安局买单,也应在判决中注明,而不能有法不依,违反及遗漏程序。

  十、上海公安机关以“诽谤罪”之罪名逮捕发帖公开杨佳袭警原因的苏州青年郏啸寅,是迫害证人的行为。上海警方滥用公权;根据法律规定,即使构成犯罪,上海警方对此案也不具有管辖权,这是故意超越管辖权办案的行为,适用法律错误。根据现行法律的规定,郏的行为明显不构成犯罪。

  我国刑法第246条关于规定的“诽谤罪”,是指“以暴力或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行为”。首先,此条犯罪位列于刑法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项下,说明制定此条法律保护的主体是“公民”而不是“法人”或其他机关;其次,从条款中可以明确看到,构成这一犯罪的受害主体是“自然人”而不是其他主体;第三,构成此种犯罪损害的是“他人的人格”、“他人的名誉”;而上海公安机关所承办的郏啸寅诽谤一案却称是“郏啸寅诽谤了公安机关的名誉”,非常明显,即使郏啸寅具有所称的“捏造事实”行为也构不成此项罪名:因为上海市公安局是“公安机关”而不是自然人,非自然人不可能成为“诽谤罪”的受害主体。如此不计后果、胆大妄为足以证明上海警方内心的恐惧和掩盖事实之目的,是在制造法律丑闻。另外,诽谤罪属于自诉案件,且郏居住于苏州,上海警方对此案不具有管辖权。

  十一、上海警方涉嫌非法挟持并关押杨佳母亲王静梅,侵犯其人身权益,株连无辜,以达到封堵知情人之口、掩盖真相之目的。其行为属于非法绑架证人之行为。

  根据杨佳姨妈及邻居称,杨母王静梅自2008年7月2日被北京警方配合上海警方拉到大屯派出所协助调查之后至今一直没见踪影。其姐王静荣多次与大屯派出所、朝阳区分局反映及报案,北京警方要求王静荣与上海警方联系,经王静荣与上海闸北区分局、上海市公安局联系,都互相推诿,既没敢说毫不知情,又不敢承认王静梅控制在他们手中。除了杨佳外,王静梅是另外一个知道杨佳与上海警方冲突真相的人。况且她也参与了对上海警方有关人员的控诉与举报。而自从被上海警方从住处接到大屯派出所之后就再没回到慧忠里小区的住处,其居室门口积累的信函和留言条的时间也可证明。

  而就在王静梅的家人遍寻不着的时候,远在上海的谢律师们却称在北京找到了王静梅,并取得了王静梅《授权委托书》的签字;杨佳案件一审宣判后审判长王智刚称杨佳母亲已领取了判决书:这分明是告诉公众,王静梅在上海警方的控制之中。一个家住北京、北京的家人苦寻不着的人,而与她从无任何关系的谢律师们(在连到北京的凭据都不能出示的前提下),怎么可能在北京取得王静梅的签字委托?也只有在上海警方控制了王静梅并且能保证封住王静梅的嘴的前提下,才胆敢伪造王静梅的签字,才能保证其造假行为不被王静梅拆穿。显而易见,王静梅处于被上海警方非法扣押之中。

  十二、秘密审判、拒绝监督、封锁案由,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5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该法第191条第一款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现第一审人民法院的审理有下列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一)违反本法有关公开审判的规定的”。杨佳上海袭警凶杀造成六名警员死亡五名重伤的严重后果震惊社会,已成为举世关注的重大案件,且本案既不涉及国家秘密也没有个人隐私内容,更不属于未成年人犯罪,没有不公开审理的理由。但是我们看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上海市委某部门的操控下进行“周密安排”,除了上海市委、公安局的内部人士外,未向社会发放一张旁听证,拒绝了媒体的旁听,连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也被拒之门外,把一场应当公开审理的案件变成了一场全由内部人士参加的秘密审判,剥夺了媒体的监督权和广大人民的知情权。依据《刑事诉讼法》191条第一款规定,一审判决应当撤销,予以重审。

  十三、一审法庭剥夺了杨佳的要求证人出庭作证的权利,侵犯了杨佳的辩护权。

  《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并且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杨佳提出举证要求,申请证人出庭为其作证是《刑事诉讼法》赋予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权利,也是人民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公正审判不能缺少依据,而一审法院却拒绝证人出庭,就是为了掩盖真相,说明审判机关在审理之前已经有了判决结果,未审先判,因拒绝事实真相,从而拒绝证人出庭。

  十四、一审开庭所有重要证人、鉴定人员均未传召及允许出庭作证及接受质证,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之有关规定。

  《刑事诉讼法》第47条、第48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8条规定:“证据必须经过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否则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对于出庭作证的证人,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等双方询问、质证,其证言经过审查确实的,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出庭证人的证言宣读后经当庭查证属实的,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时,应当依法处理”。从一审判决书中可以看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杨佳一案时,对如此重大的刑事案件,重要证人几乎都没有传唤到庭,主要证据(包括鉴定结论)都没有依法按程序进行核实、质证,但却又都被一审法院所认定,严重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

  十五、宣判不公开、隐瞒事实、封锁事实,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163  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3条规定,宣告判决一律公开进行。但是在一审法院2008年9月1日上午的宣判中仍然是秘密宣判,不准公众及媒体进入法庭旁听判决,只是在宣判后期于其他房间设置的录像中允许少数人旁听了经过筛选的宣判内容,主要是听审判长读判决书。通过录像转播的宣判画面看到的杨佳是目光呆滞、表情木然、一言不发,竟对判其死刑的判决没作出任何反应。杨佳不是精神病发作就是被注射了药物,杨佳已成为一个不具有表达能力的木头人。这样的宣判告诉公众,上海市司法机关仍然在掩盖着怕人知晓的真相,从各个方面隔绝着杨佳与公众的近距离接触。

  十六、原审判决事实严重不清。

  据一审判决中杨佳在庭审中陈述,他并没有对闸北政法大楼一楼保安室的人员行凶;杨佳刀刺十一人,被擒获时身上竟无血迹,不能排除另有其他人作案或嫌疑犯共同作案之可能。一审判决所查明事实不清,为了掩盖真相,遮遮掩掩,含糊其辞,无法让杨佳服判及公众服气,应予以撤销原判,依法提请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异地法院重审。

  十七、宣判时杨佳目光呆滞、表情木然、一言不发,俨然是在听一件与他毫无关系的事,连对案件的判决也没有反映,符合精神病特征或是被注射了镇静药物,成为了木头人。

  从上海警方披露的杨佳作案事实经过可以看出,杨佳是一个体魄强壮、性格暴躁、性情残忍的凶手。从上海警方在现场控制杨佳的照片可以看出,根据上海警方授意发表的作案经过也可以看出这点。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宣判时的杨佳却像换了个人,这是极其不正常的。既不符合杨佳的性格,也不符合一个行凶杀人者在面对法庭时的急于辩解、为自己杀人找理由的心态。公众有理由怀疑,杨佳要么是已表现出明显的精神病症状,要么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黑刑大脑中枢受到破坏。上级司法机关应重新委托权威机构为杨佳作精神鉴定,并对其遭遇进行调查、查明真相,惩处执法机关私刑剥夺犯罪嫌疑人申辩权的野蛮无耻的执法行为。

  如上,杨佳涉嫌故意杀人一案,从案发到一审,一直受到权力干扰;侦、诉、审机关掩盖真相;违反回避原则;执法机关指派律师违反六部委规定,未通过律协和司法行政机关推荐律师;安排利益冲突者担任辩护人;检察机关拒绝亲属委托书律师;鉴定机构无资格、鉴定结论无法律效力;涉嫌伪造委托书签名;秘密审判违反公开审判原则;宣判不公开;羁押证人干扰作证;绑架犯罪嫌疑人知情之亲属;……从实体到程序充满了违法,从程序到实体掩盖真相,是一场处处违法、漏洞百出、无法令社会接受的判决。敬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提请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异地司法机关公开审理此案,维护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维护司法公正(至少应维护程序上的正义)、维护广大公众的知情权、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司法机关的声誉。

  控告人:刘子龙

  二○○八年十月十三日

  作者:刘子龙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刘子龙律师的控告书 浏览数

37 条评论 »

  1. 郭五洲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6:38:56

    1

    郭五洲:拖治则国治:最佳的亡羊补牢的杨佳案件的举一反三

    对于杨佳案一审“本院认为,被告人杨佳为泄愤报复,经预谋,携带尖刀等作案工具闯入公安机关,并持尖刀朝数名公安民警及保安人员连续捅刺,造成六人死亡,两人轻伤,两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中的“泄愤报复”的目的动机的(所有有关的时间、地点、人物和过程的)事实和理由,没有相应的“公开心证”的叙述和说明的失望,希望从第二审的监督中得到弥补,可是,从刚看完的央视报道的第二审情况看,这个失望可能还存在。我希望同全国各族人民从央视看到法庭、检方和杨佳,就这个得出公正判决的关键要件,作出充分的表达。

    读央视新闻报道我们杨佳案的失望:没有如期得知报复加害无辜干警的杀人动机。

    此极端背离伦常的历史性行为,关系党和国家和民族最根本利益的社会稳定大局,必须查清和理解其杀人动机。因这是确保防止类似悲剧扩大加剧的必要条件。

    人民法庭和属于人民的公共媒体,必须提供充分条件,以便给全国各族人民一个说法。

    在我看来,即使杨佳受到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法律化身的干警伤害后的合理的反应,应当有三条理性的正道可行:

    第一条,是把遭遇的不幸看成,是法律化身政法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的背法而行的天灾性人祸所致,杨佳应当以国家主人姿态克制愤怒情绪,依法及时或在合理的期间内,再到政法队伍中去,团结占绝大多数的,且负责执法督查工作的干部,依照具体适合处理这类事的信访条例等法律,取得及时或合理期间内的公正的合法或合理的解决好自己的和保护自己和他人利益的政法队伍的问题;

    第二条,自杀,以唤醒党和国家和社会和他人的良知良能来解决;

    第三条,才是如此次这么干的或更有效的“替天行道”以身护法(犹如当年不得已的暴力革命)。

    此外,通常也有的屈服对待、麻木不仁的拖延对待、甚至阳奉阴违对待,只能是纵容恶行,将悲剧转移给他人和其他无辜干警来承担。

    所以,此事最好的亡羊补牢就是尽可能让所有中国人知道,以便凝聚社会正气和共识克服自身消极腐败。

    党和国家中的善良公正而诚实的力量,应当积极主动承担起此举一反三的职责。

    如果,接下的处理没有对“泄愤报复”给出令人信服的一个说法就杀了杨佳,那一定是滥杀,而杨佳杀人是否滥,反而成了疑问,可法官行为职业道德准则要求人民法院不得有令公众对司法公正产生合理怀疑的行为。

    因此,希望党和国家依照82宪法“一切国家机关、各政党,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有关“公开心证”的法律规定为准绳,督查人民法院执法,处理好杨佳案。

    此外,根据媒体报道的有关案件中杨佳信访情节和杨佳要求找执法督察办公室干警之前连续有性别选择地杀人的情节,以及自己对政法机关有关工作作风了解的情况看,我坚信,如果上海负责办理杨佳投诉信访的干警,至少严格遵守了05国家信访条例规定的“不得拖延”规定,此悲剧是有可能避免的,且有比较充分的理由坚信在我国“拖治则国治”。

    回复

    牛皮 在 十月 15th, 2008 01:21:29 回复:

    感谢作者与郭五洲
    政府自称“中国是法治社会”。法治不但要制度建设,更要人民法治意识建设。人民的请愿,是自觉提高法治意识。
    杨佳的行为虽是打破和谐的法治。但首先的动机“给我一个说法”。不只是情绪化,泄私愤。是政府机构阻碍了他的权益。

    郭五洲 在 十月 18th, 2008 21:07:22 回复:

    总的看,杨佳其实是以身护法,不是他父亲说的“以身试法”。

    他行为明显体现出的法律意识和诚心意识,正是我们执政党的“增强全社会的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维护安定团结”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优秀成果,是他父亲那代人中的落后成员难以理解和同情的。

    所以,杨佳案的公正处理,我是寄希望于党中央并有信心的。

    牛皮 在 十月 19th, 2008 11:39:35 回复:

    支持,很公正.

  2. wqn 说:,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 18:22:24

    2

    钦佩先生的勇气和正义,中国人民会记得你的义举!反对独裁和强权!支持杨佳!公安和武警已成为镇压老百姓的工具!军警是人民出钱养的,但不保护人民反而镇压人民!

    回复

  3. we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0:29:16

    3

    我中国还有这样的律师!佩服!!!!!尊敬!!!

    回复

  4. jk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1:09:57

    4

    博联社被封,请各位网友在大小网站转贴刘子龙控告书,看是不是把所有网站都封掉

    回复

  5. Flora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2:02:31

    5

    顶,支持!

    回复

  6. 严一重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3:06:40

    6

    敬重刘子龙律师!我们要求知道真相!!!

    回复

  7. 萧峰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4:26:16

    7

    向所有敢于直言的正义人士致敬!

    回复

  8.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5:22:45

    8

    荒唐,愚蠢,可笑,竟然发生在堂堂“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机关身上,而且屡见不鲜已成常事!可悲!

    回复

  9.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6:09:00

    9

    浪费啊!刘律师,您不知道这法官只是一个摆设?背后是伟大的党啊?

    回复

  10. airenm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6:48:42

    10

    刘律师依据现行的法规提出质疑,有理有据,帮助大家普及法律,认真学习中

    回复

  11. 单一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8:06:15

    11

    支持刘子龙律师!佩服你的正义感和勇于直言!

    回复

  12. wokao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09:55:28

    12

    目前的中国只不过是苟安罢了,盛世河蟹的背后老百姓最清楚!

    回复

  13. yghxx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12:52:38

    13

    熟悉现行的法规是非常必要的,是我们有力的武器,不能自动放弃。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依然要看到这样的武器在更多的状态下对它们没用,因为它们本就打算赤膊上阵了,因此杨佳已经为大家树立了一个最现实的榜样。

    回复

  14. lz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14:03:51

    14

    您是明白人!

    回复

  15. 郭五洲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04:26:34

    15

    不能苟同以上许多人的观点。因这种非黑即白的看问题方法,无助缓解危机。用回复以下文字来回复以上许多人的文字。

    《拖治则国治:最佳的亡羊补牢的杨佳案件的举一反三》 身体力行赋法以信: 10-16 12:06观风舞: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的评论,转过来。。

    网易加拿大网友(67.55.*.*) 的原贴:

    (一)杨佳是什么人。

    1、他是一个正常人。他在法庭上说记不清7.1当天的事,并非他不正常,或想推卸责任,而是一个黑色幽默–既然警察可以忘记打过他,他也可以忘记杀过警察。

    2、他是一个视人的尊严高于生命的人。他要求警方的经济赔偿并不多,要的主要是警方的说法,甚至当警方出到1500元,远远高于他要的200元手机费,他还是拒绝了。没有说法,他不愿意苟活,正如他说的“如果有些委屈要一辈子背在身上,我宁肯犯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3、他是一个洞察现存制度并绝望的人。他从她母亲身上看到维权之路的艰辛,从两代人身上他看到了同样的命运。

    4、他是一个罪犯。因为他确实杀死了6个人。只要承认现存的社会体系。

    5、他自己认为是战俘。因为他自认为是起义,死去的是“对方”,所以他说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对死者的死认为是“应该”。

    (二)杨佳的何去何从

    1、杨佳必死。(1)他自己有慷慨赴死的决心。(2)苟活对于他这样的人比死更痛苦。(3)现存的社会体系决定了他的罪犯身份,必死。

    2、杨佳的死给社会留下巨大的遗产。

    (1)他向世人证明,这个世界上有视尊严高于生命的人。

    (2)他用7个人的生命,让世人检验我们的社会是不是法制社会。

    我的回复:

      这么看,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是按照“先进文化”的要求看,这么看还是存在片面和盲目性,原因在于思维方式。

      杨佳真是一个难得的优秀青年,是中华民族最可贵的人才,但他的欠缺之处,正是在于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孙中山、毛泽东的时代,同你介绍来的这篇文字所反映出的思维方式一样,他们采取的都是具有或然性的类推方式,不是必然性的理由充分的演绎方式,不是科学思维得出的看法。是我们宣传精神文化事业失败的结果。出路真是要弄懂弄透“科学发展”观。

      我个人认为,杨佳不该承担死刑责任,除非直接导致他承担责任的人都先承担死刑责任,否则真没有公道可言了。回复 | 删除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6th, 2008 12:59:20 回复:

    问题在于:你说了不算,让杨佳付出巨大代价的那些人却可以在现行体制下算。

    这也是杨佳选择暴力的原因。

    郭五洲 在 十月 18th, 2008 21:11:51 回复:

    总的看,杨佳其实是以身护法,不是他父亲说的“以身试法”。

    他行为明显体现出的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正是我们执政黨的“增强全社会的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维护安定团结”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优秀成果,其实,他正是我们民主法制建设的成果,是法律化身、先进文化的化身,他的痛苦和所受伤害,是他父亲那代人中的落后成员难以理解和同情的。

    所以,杨佳案的公正处理,我是寄希望于黨中央并有信心的。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13:49 回复:

    问题在于:你说了还是不算,让杨佳付出巨大代价的那些人却可以在现行体制下算。
    很愿意你的希望是有效的,但现实往往和你的不同。

    郭五洲 在 十月 21st, 2008 07:39:29 回复:

    正因为现实与”你的不同”我们才需要政党\国家\法律和来这里.

  16. 饿饿饿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15:01:22

    16

    哈尔滨6警察打死小痞子(林衙内)事件

    1、儿子死了,其父林吉利手机关机
    2、死者家在哈尔滨闹得满城风雨
    3、林吉利扬言要上访到中央??
    4、死者体院毕业可以直接进人事局上班??

    被打死的所谓大学生的真实后台

    死者父亲林吉利是哈尔滨的大房地产商。
    出事后直接找到公共安全专家厅领导和市局王局长出面过问。
    狂砸50万人民币在网上找托儿制造舆论,意图影响司法公正。

    受伤哈铁民警齐新,头部缝针37针,左眉骨骨折,肋条断三根。死者父亲林吉利在哈尔滨市道外区经营一房地产开发公司,电视上的死者母亲为继母,死者生前曾“连续”被大连市中山分局禁毒大队处理过。

    可悲啊,6个民警多次忍让被人殴打,林衙内欺警太甚,被6警察狂殴致死。
    这小子开的是奔驰,7月份已毕业.
    死者舅舅是哈市过去的法院院长,现在的市政协主席,同伙车某人的父亲是黑龙江省反贪局长!看看他们为什么那么牛B

    黨国爪牙们和黨国衙内们互咬互殴,好玩儿,好看!!!希望全国广大的警察们好好干,继续为黨国各级官员们服务,回头多赏你们几个耳光和暴殴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20th, 2008 15:21:42 回复:

    这样的说法依然无理:
    录象应该在法庭上全程播放,而且这样的录象是作为证据存在的,只有公安系统的人才能够得到,开庭前向社会公布有违司法程序,况且还剪辑过,这会影响公众和法官的判断力,属于违法行为。
    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不能说当官的儿子是人百姓的就不是,也不能说百姓的是而当官的不是!因此死者的亲属即使是大官也和案件的本身无关。违背了这一点你自己就已经不配站在公平的法律面前了。

    何况你又是否确认现在的信息比当初的更正确了?!

  17. 黑黑 说:,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 15:58:50

    17

    广东警民冲突 公安封锁村庄
    2008-10-08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三江镇星期三发生流血冲突,数百名公安强行驱赶向镇政府反映灾情的村民,多位村民被公安打伤。在公安与村民冲突现场至少有近千人。一名目击者星期三告诉本台,近20人被捕,其中包括伤者。目前,公安已封锁村庄,不准外人进入。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广东新会三江镇星期三中午发生村民与公安冲突事件。据本台向当地村民了解到,三江镇深吕村的一百多村民因向该镇官员请愿不果,于是围堵三江镇内的公路,导致交通一度中断。镇政府出动约500名手持盾牌的特警到场驱散村民,公安更殴打村民,还抢村民的手机,至少一位村民头被打破流血需送院治疗。本台于是向当地村民查询。

    记者:今天中午是不是你们有好多村民都被警察打伤了?
    村民:是啊。

    记者:现在都到医院去了吗?
    村民:还没有放呢。

    记者:总共抓了几个人?
    村民:20人。

    本台又向三江派出所查询,当地公安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

    记者:今天中午发生的警民冲突现在解决了吗?
    公安:现在啊,我无可奉告啊。到我们公安局来了解,你打电话怎么能了解到。

    至当晚截稿前,被捕村民仍未获释。据当地村民表示,当天傍晚,公安将深吕村通往外面的到了封锁,不准外人进入。

    深吕村有一万多村民,大部分务农,包括种菜,种香蕉,也有部分人从事水产养殖,养殖户和菜农受损最严重。村民还表示,他们村原来的河堤上曾经种有很多用来保护河堤的葵树,但被当地的干部将葵树卖掉,留下很多土坑。村民们认为,这次水灾造成重大损失,与当官的毁坏河堤有直接关系。他们希望向镇政府反映上述情况,要求政府提供特别补偿,但遭到拒绝。

    村民对本台表示,星期三中午一点多,他们一百多人到三江镇上找镇领导,希望当局就不久前台风给渔民造成的损失,有所补偿,但镇领导拒绝见村民,村民一气之下,站在公路上排起人龙,阻断交通。村民描述:“因为养鱼的人,到三江政府那里反映意见,没有领导来接见,一部分人去拦路,要求与领导说话。警察来到很凶的,我们这里的村民被铁棍打晕了”。

    9月24日,台风“黑格比”在广东登陆,给当地带来百年一遇的风灾,三江镇灾情严重,其中深吕村受灾最重。大水冲毁该村堤坝,洪水在村内泛滥两天。村民家中财产被冲走,更为严重的是许多村民的养鱼池遭洪水冲垮,池内的鱼被冲走,渔民损失惨重。村民表示:“水灾令他们很多人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这些领导根本不重视这个,所以,村民损失有几十万的,也有几万元的,我们深吕村,每个人,每户人都有损失”。

    当天下午,冲突事件逐步平息,但是引来很多人围观,当地村民表示,这次事件还没有了结,许多人星期四还会到三江镇请愿。“肯定解决不了,明天在那边三江镇或者其他地方的人也要去。”

    记者:明天还要去?
    村民:明天肯定去。

    据悉,周围其他地区的村民也打算在星期四上午九点到三江镇,要求与镇干部对话。但由于公安已经封锁村庄,村民的计划能否成行,难下定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回复

  18. 郭五洲 说:,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 15:43:05

    18

    《 {公开心证}2008-10-19 | 我的杀杨佳诉求 》

    要杀,只可慎杀,不可滥杀,否则,天理不容。

      为了杀人者杨佳与被害人及其亲友们的安宁、也为了我们的党和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安定团结的前途,人民法院应当在既有的公开审判法制建设成果基础上,围绕一审已判定的“泄愤报复”的杀人动机,针对天下人所共知的有关情节,“公开心证”按程序办,以不负我们改革开放30年来,独立自主、艰苦奋斗,继承发展古今中外法制文明,“摸石头过河”所取得的辉煌进步成绩。

    因为,只根据自己从网络和报纸所知的有关情节,和依据自己坚信的有关公道法理,我认为杨佳不应当为此事承担死刑责任,除非直接形成此事动机的有关人员同时承担死刑责任,才可能符合公道。可是,也许还存在人民法院查明但我还不知的其他有关事实。所以,慎重负责自然提出本诉求。相信,这也是许多人想表达还没表达的诉求心声,但我被迫表达的动力可能更大些。

    我这么做的动机,纯粹出于自己认为的人所共有的趋利避害的私心。我十分担心我十三岁的儿子郭亮,在我们努力增强全社会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的艰苦奋斗过程中,也风险极大地走上杨佳这条路。因为,我在自己的工作生活困难的这十多年来,被迫选择的对郭亮的教育策略,就是确保不给他形成说谎的任何压力,而成人的这一必然前提一旦形成个性,就容易变成具有如同杨佳般的思想感情。而身怀这样思想感情的人,同不把说谎当回事的人,是难以和谐相处的,在特定条件下就难免发生这样的悲剧。这么说后,大家可能会认为我的动机不是出于私心,但这反而是误会。其实,作为有思想的动物,人人应当明白“因为我是人所以世上的一切都与我有关”的实事求是的社會主義思想。

    附件:“公开心证”法:“六、人民法院审理的所有案件应当一律公开宣告判决。宣告判决,应当对案件事实和证据进行认定,并在此基础上正确适用法律(判决及判决书的审理、宣告和制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公开审判制度的若干规定 : http://www.hainu.edu.cn/zy_jingpinkecheng/asp_hainu_show.asp?id=3087& fuji_bbsid=546

    回复

  19. heart1950 说:,

    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 04:32:09

    19

    与虎谋皮?没错,就是要与虎谋皮!

    回复

    郭五洲 在 十月 21st, 2008 07:34:49 回复:

    发现虎口中有蛀牙,更要帮助拔掉,杨佳必然地做到了这点,中华民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甚至全球人民都要因此感谢他的顺应优秀天良的义举,如果从报纸上看来的他的事迹是真实的话.

    人民子弟兵 在 十月 21st, 2008 08:23:04 回复:

    于光远曾经说过,跟CP谈政治体制改革根本就是在与虎谋皮

    CP的担心在于:因为CP多年愚民欺骗压迫策略,累积了巨大的官民矛盾和社会矛盾,一旦推动了政改,释放了权利,哪怕只是一丁点,都会从根本上影响CP的执政合法性问题,由于积怨太深,CP极度害怕被奋起的非理性暴民彻底打倒推翻,从而导致社会的剧烈动荡和国家混乱….

    所以目前阶段,CP还是以整肃吏治的打击党内贪污腐败分子和打击权贵利益集团的”老虎”来化解民愤,等待时机,重塑CP的威信,取得人民的信任,在人民拥护CP合法执政的前提下推动民主改革,效仿新加坡的模式,在不危害到CP执政地位的情况下实现一党独大,多党并存的民主宪政改革

  20. stranger 说:,

    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 05:03:40

    20

    相信能站出来说话的人都是爱国和爱人民的勇士,尊敬和佩服他们!!如果这次没有最终的结果就不了了之,将会是对广大人民良心的侮辱。虽然,很多网站被封,信息被断,但丝毫不能阻挡我们要了解事情真相的决心,只会更厌恶政府的媒体控制及愚民政策!点开了许多想关注的网页,看到“该网页被删”,内心只有两个字:可耻!制造谣言的人可耻,把一切相关消息当成谣言封锁的人更可耻!这种做法,很明显,是政府仍然把它的人民当成小孩哄,忽悠得不亦乐乎!我们不是小孩,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好的评论,好的文章,应该让其广为流传。希望主持正义的大侠要坚持住,还有我们在背后的支持!

    回复

    广汝 在 十月 21st, 2008 15:22:50 回复:

    刘子龙律师,真正的大侠,中国的良心,人民和英雄,我们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一纸控告书,有理有据。字句铿锵有力,透射出中国法律的本质—法律是权贵手中的玩物,法律是趸打弱者的魔棒,法律是镇慑草根的皮鞭,法律是刺向百姓的利剑,法律是保护强权作恶的盾牌

  21. 郭五洲 说:,

    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 07:37:44

    21

    大家不要太过片面和盲目,中国共产党10月17日通过明确允许外国记者客观公正报道的采访,诚实而公正地证明了她的英明伟大.

    回复

    人民子弟兵 在 十月 21st, 2008 08:09:01 回复:

    这是中共在新闻开放方面的一个改变,本人保持谨慎的乐观态度,诚然,大陆的政治改革和新闻放开需要有一个过程,我希望这不是中共的又一个幌子,而是真正的通过开放外媒的政策,进而更大限度的推动国内的新闻自由与开放,成为推动政改的舆论自由和发动民意的工具,CP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要用舆论和民权斗争来打击腐败保守的顽固势力,打击官商勾结非法攫取国家财富的权贵利益集团,受剥削和压迫的人民要团结起来,支持党内开明改革派,为了新的民主宪政社會主義新中国,积极响应和行动起来,冒着CP反动派们的炮火,前进….

    郭五洲 在 十月 22nd, 2008 02:19:13 回复:

    你后面的“不是铁板一块”是比较切合实际的,所以与“幌子”的认识是自相矛盾的,与感觉不矛盾。

  22. 郭五洲 说:,

    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 02:16:16

    22

    “理性的论证和理性的对话,对健全民主法制而言很关键。”

    请各位关注者注意。

    事的发生,并非党和国家有关行为规范的意志不完善逼迫使然,相反杀人者杨佳原本就已经是一位急待我们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增强全社会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来大力培育的社会成员。
    直接的原因是警方的执法督查部门没有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基础上,与信访人杨佳相互配合,分工合作贯彻实施信访条例依法办事,至少违背了必须求同存异遵守的“不得拖延”(敷衍和推诿等一切滥用公权力行为都必然包含拖延行为)的明确规定所致的。

    从比较可信的第一时间的纸质媒体报道的情节介绍来看,直到杀人后,杨佳还在努力找(情绪激动)执法督查部门依信访条例规定询问投诉请求的处理进展情况。

    由此有理由怀疑,杨佳杀人的性质(动机)很可能是为了排除对他坚持依法办事有阻碍威胁而被迫为之的。有一情节还可佐证这种怀疑:对威胁性通常认为比较低的女性警官他选择了避开。

    所以,检方除非能理由充分证明其在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杀了人,才构成本案非正当杀人的主观故意,否则,我宁愿相信自己“杨佳是在为我们现在和未来以身护法”而不是间接导致此事不可避免发生的他父亲所言的“以身试法”(相信杨佳比他父亲和许多人都懂法守法尊敬国法和社会公德,根本不需要试,原本就在实实在在视死如归践行。),因此,我会说出“滥杀杨佳天理不容!(人民法院必须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审判制度的“公开心证”围绕“泄愤报复”动机善始善终处理此案)”

    回复

  23. ljs 说:,

    2008年11月02日 星期日 @ 12:52:28

    23

    上海公检法里的败类,我每天诅咒你们,你们不得好死。杨佳如果真杀了人,也不应该这样。诛九族的应该是你们。为啥要杨妈妈也受牵连。

    回复

  24. 呼唤司法公正 说:,

    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 00:03:16

    24

    补充一点看法:
    “杨佳身上只有几个人的血迹”:该血迹是杀人时由被害人体内喷射至机佳身上,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留下了杨佳身上?杨佳身上血迹的形成状态是否作了鉴定?
    如果杨佳确实是精神病患者,其当庭呈供的杀警也是不可信的.据判决书的描述,杨佳不可能在七秒钟剌杀4警,5分钟从一楼杀到21楼,且均没有录象证实.杨佳当庭辩解”怎么证明戴防毒面具的人就是我”,已经不认了其杀警,因此,”杨佳剌杀11警造成6死5伤”,仅仅是受害方的侦查机关自己这么说,没有得到证据支持.
    某以为:杨佳身上血迹形成状态,是喷射形状,还是洒落形状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案发后”,杨佳始终为”受害人”侦查机关控制.不能排除”受害人”为掩盖事实真象,在其控制患有精神病的杨佳身上”洒”上一些血迹.嫁祸杨佳.因为,司法机关做假证据的事情,非常普遍.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