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辉:做一个光荣的反对派

  最独裁的人都知道:“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外无党,帝王思想”。 在这个世界上,人类只要构成社会,还有政府存在,那就有不同的思想会存在的,而且是必然存在的。有一些人是统治者,他们相信自己的统治是合理的,这很正常;有一些被统治者相信统治者是合理的,这也很正常;有一些人不相信统治者是合理的,就构成了当局的反对派,这也是合理的。有一种治理方法,就是统治者打倒并试图消灭反对派,然后自己的阵营里又会分化,形成新的反对派,然后再打倒,然后如此往复,就形成了个人的独裁。还有一种治理方法,就是统治者通过一种大家都认可的秩序成为统治者,但是他们能够保护反对派,并充分尊重反对派,然后如此循环,就形成了广泛的民主。

  一个人有左手和右手,算是一种健康,一个社会有统治者和反对派,也是一种健康。一个社会对反对派千方百计进行迫害的时候,它必然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统治者再英明,起码也有万分之一的错误吧?所以,连古代的明君都知道设立谏官制度,目的就是要防范和纠正这万分之一或者更多的错误。现代社会文明程度远远超越了明君时代,连最荒唐的独裁者也不在明面上反对民主。而,民主与否的试金石,就是对待反对派的态度。

  这次发生在中国的512大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太大,财产损失也太大。如果从救灾的角度讲,这次可谓举国同心,举世协力,上至胡溫,下至乞丐,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救灾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但是,救灾过程中,也明显形成了当权派和反对派,并且各自都有明显的表现,当权派的表现是边歌颂边救灾,反对派的表现是边批评边救灾。当权派虽然对反对派进行了少量的打压,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宽容,积极洗纳反对派的意见,最后形成了适量的双赢。

  这次大灾难,反对派通过网络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展现了自己的声音,当局积极接纳反对派的意见,这其中有好多例子值得称颂。其一,救灾前期,当反对派抨击救灾进程迟缓的时候,当局迅速协调各方力量展开工作,并在适当的场合承认了前期筹划的不足;其二,当反对派通过网络呼吁全国哀悼的时候,适逢秘鲁政府提前决定为中国死难者进行哀悼,当局对此立即做出反应,决定5.19—5.21三天全国哀悼;其三,当反对派问责学校建筑质量的时候,当局迅速表态,要彻底调查;其四,当反对派质疑当局婉拒外国救援队的时候,当局终于同意外国救援队的参与;其五,当反对派声讨当局的CCTV搞加捐款的时候, CCTV迅速做出必要的道歉;其六,当反对派批评当局的红十字会截流善款的时候,红十字会积极表态,减少留取活动经费;其七,当反对派抗议银行收取善款手续费的时候,银行方面也迅速改正;其八,当反对派提醒歌功颂德的声音太多的时候,当局及时降低了自我表扬的声调;其九,太多了……。可见,救灾工作的成绩是国人的成绩,是当局的成绩,也是反对派的成绩,反对派在救灾工作中功不可没。

  我在地震的第三天,写了《我捐款,我救灾,我问责》一文,发在某论坛,很快有人做了如下回复:“张辉去死,破坏救灾,某某党万岁”。看看,这就是反对派的下场。好在,张辉不会马上就死,某某党也不会万岁。这个社会应该是:多一些人话,少一些党话;多一些人性,少一些党性;多一些人道主义,少一些民族主义。其实这些天,网络上不断有一种声音出来,说是不让批评,大家都配合政府救灾,如果一定要批评,也等救灾结束以后,我当时就说,边救灾,边问责。现在看来,边救灾边问责,出现了良好的结局。

  我一直提倡做一个公开而理性的反对派,在我看来,一个理性的反对派也是对社会有益的建设性力量。目前,中国大陆这个地方,不缺歌功颂德和阿谀奉承的人,就缺少反对派,尤其缺少公开的反对派。做一个当权者很容易,做一个为当权者歌功颂德的人也很容易,做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升官发财的机会,但是,做一个反对派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在这片土地,做一个反对派,要承受当局的戒备和打压,要承受走狗的谩骂和羞辱,要接受普遍不理解所带来的孤单感,这就是反对派的艰难。

  人人都有爱国主义情怀,爱国主义不需要启蒙教育,但是有一种东西非常缺少,也非常需要,那就是人道主义。反对派虽然常常为人诬蔑为汉奸,但人们最终会发现他们也是堂堂正正的爱国者,同时,他们不是空喊爱国口号,而是更爱这个国里的每一个人。请每一个反对派坚定一些,也请当局对反对派再多一份宽容,这对我们这个社会的和谐发展是很有益处的。

  中国的反对派如痴行者,如苦行僧,任重而道远。这个社会并不是最美好,它对你有一种需要:做一个光荣的反对派。

  2008.5.26

  作者:张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做一个光荣的反对派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tty 说:,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 23:30:59

    1

    “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则天下太平矣!”
    “文死谏,武死战.”
    古代有不少以死相谏的忠臣.据传七十二忠臣死谏秦始皇,要求秦始皇不要囚禁太后,被秦始皇杀了七十一个.不难看到七十二忠臣视死如归的气概.
    “成绩不找不会走,问题不找不得了.”
    “任何政党,任何个人,错误总是难免的.我们要求犯得少一点.犯了错误则要求改正,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一代伟人的谆谆教导,仍然震耳欲聋,发人深省.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02:50:28

    2

    有一点作者忽略了,我们的每一个行为是为自己的利益.我们的一个利益是需要一个和谐社会.如何构建一个和谐社会呢?中共使用的是作秀,强权.
    和谐社会是一个共同的利益.大灾难中出现的好的作为是被逼的.因为党的利益没有改革.我们要反对党的利益.这才是光荣的反对派.

    回复

  3. 毒鼠强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09:23:01

    3

    做反对派,不是被暴民拍死就是被党和谐掉!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13:53:48

    4

    反对派在大陆是很难做的。

    回复

  5. 黑黑 说:,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 15:53:14

    5

    学者郭泉致信两岸领导人 所得结果不同
    2008-10-17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南京师范大学学者郭泉近日提到他在本月十五日写信给马英九,不仅很快获得回复还给了他文件编号,要他在以后按照编号查出他所提出问题的处理情况。与之相反的是,他在一年的时间里写信给中国国家领导人十四封信,不仅无回应还被人身迫害。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郭泉通过互联网发表的民主先声已写到第321,这次他以亲身经历说明了民主制度的重要性。

    本月十五号,郭泉给马英九写了一封公开信,请求高度关注并及时处理1949年前退役并滞留大陆的中华民国将士和其他公务员的退役,退休金的情况,这封信被网友发到了马英九的办公室,仅一个小时之后,该网友就给郭泉发来了总统办公室的回函。

    星期五,郭泉对本台介绍了回函:第一个就是已经收到来信,第二就是总统非常重视民众的意见,对每一个宝贵的建言都会作为施政方向重要的指引,我们也会全力来处理这个事情,另外非常重要的是,马英九办公室给了我们一个文件编号234488,这个文件编号就可以查询处理的情况,最终结果是什么,这个非常了不起,这就决定了这个事情不会被黑掉。

    而使郭泉深深感触的是,他从去年就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錦濤,总理溫家寶等领导人至少十四封公开信,至今不仅石沉大海,而且在此期间郭泉受到了人身攻击和迫害。

    郭泉说:公开信的主要内容就是探讨什么才是社會主義,我的观点就是目前中国搞的独裁的体制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应该是一个经济制度,是强调公平公正的福利社会,政治制度应该是多党竞选的民主制度,我还举了很多例子证明不这样做会造成老百姓的苦难,比如一次性买断工龄,军转干部,农民失去土地等问题共十四封信,另外还有一百多封民主先声的文章,发出去之后直到现在,就遭受到各种各样的迫害,简直不计其数。

    海外媒体早前报道了郭泉被学校取消研究生导师资格,取消教授津贴,只保留基本工资,警察五次抄家,抄走银行存折,共五台电脑及书籍书信等大量资料,更被刑事传唤,刑事拘留十多次,南师大党委找他谈话更不计其数。就在本星期四,学校领导还找他谈话,谈他作风问题,说他与在民主先声里多次提到的“可爱的小撒旦”关系暧昧等。郭泉表示,共产党就是这样,他们对于提意见的人士会采取各种手段来人身攻击和迫害。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对此也深有体会。他表示,早前在监狱的时候也曾经写过无数信件给中央领导人,但是也没有一封获得回复。他说,中国的官僚体制根本不重视民间的声音,现在我们学校很多老师为了房子,几百个人写信联名都没有回音。

    孙文广呼吁中国知识分子觉醒,促使中国尽快走入民主进程。

    他说; 从对比中感觉到中国的共产集权制确实是一种对人民的一种压迫制度,它不尊重民意,它不像民主制度能在民意中产生,它知道尊重下边来的声音,郭泉先生做这种试探我感到很有意义,就是不断地呼吁,不断地写,作为知识分子应该像他学习,以后来唤起民众,大家一起追求民主,追求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回复

  6. 黑黑 说:,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 15:54:31

    6

    三民主义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回复

  7. 山地小子 说:,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 07:53:28

    7

    中国大陆地区的公民社会还没有真正地建立起来,所以出现非理性的声音是现在这个时期的特殊现象。中国的老百姓几千年来与其说是“善良”,不如说是愚昧,当帝王在世的时候只有以“黄天当立”来做为最后也是最有效的反抗武器;当时至今日,网络把民主的武器放到人民的手中时,却不见得会有效而且正确地运用。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