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光:来自虚拟空间里的真实挑战

  挑战1 :新闻出口的多元化环境和信息源的多元化

  长期以来,报纸和广播电视是大众传播的传统载体。而今天,除了2000多家传统报纸、900 多家电视台外,中国国内有近万家网站发布信息,互联网能否成为大众传播新的有效载体呢?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全世界有百万计的网站, 一个网站要想达到一家大电视台十分之一的观众都是不太可能的。

  比如在极端的年代,即使有的时候向不知情的受众传递了误讯,人们也无法鉴别。长期以来新闻宣传部门行之有效的对新闻信息流通、流向和新闻源的管理机制正在受到来自虚拟世界中的真实的多元化媒体环境的挑战,特别是受到新闻信息多源化的挑战。公众不再仅仅是依靠唯一的信息源形成共识和公共意见。在重大事件爆发时,公众会通过对各种不同的信息源获得的信息比较、分析和平衡后,排除信息源的偏见,形成自己的意见。

  挑战2 :网络新闻传播的滚动化

  网络新闻的另一个特点是滚动化。 世界上的著名报纸,如《人民日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都是每隔一两个小时就更新一下新闻内容。没有任何商业象网络新闻传播那样超越空间和时间。网上的新闻传播是24小时不中断的,是没有国界的。网络新闻的诱惑力靠的不是杂志封面的大美人,或报纸头版耸人听闻的大标题,它所依靠的是内容和时效。在网络媒体上,看不出头版头条在那里。头条往往是滚动新闻最新收到的内容。

  挑战3 :网络信息传播的无阻碍化

  毫无疑问,互联网是人类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传播手段。互联网在中国的出现和对中国文明的意义,不亚于中国人发明纸张的意义。信息和新闻在中国的传播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全球传播阶段,进入了一个地球村。

  互联网的诞生和普及把信息流通的最后障碍给彻底消除了。网络信息就像每天升起的太阳一样,它要照亮每一个角落。

  挑战4 :新闻传播的全球化

  互联网带来的媒体地方化和全球化正在缩短时间和距离。我生活在北京,但是,我每天看到的北京出版的《人民日报》或是《南方周末》上的重要文章多半是我在美国的一个有共同兴趣的朋友给我电邮过来的。而我也经常把我在《华盛顿邮报》或是英国的《经济学家》上面看到的重要文章,加上批注,发给我在华盛顿或是日本的朋友。如果我们进入《人民日报》电子版的《强国论坛》或是《环球时报》的《论坛》,我们会发现来自中国、北美等世界各地的读者正在对在美国、中国或是车臣刚刚发生的事件或是大发议论;而与此同时,《纽约时报》也在它的网页上,就同一个事件开辟了同样话题的论坛,同样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在上面发表议论。

  网络新闻的这些新特点,要求网络新闻的从业人员要用一种崭新的模式来工作。

  从全球化的视角看, 网络新闻传播是否真得会形成一个全球化的公众? 公众和公共舆论本来是一个社会和政治体制里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网络已经把某个社会或国家的” 公众领域” 转变成全球化的公共领域。 这个领域是超社会的全球化的公共社区。

  挑战5 :网络传播的无中央控制性和无政府主义

  2000年6 月9 日出版的南京《快报》报道了一件不可思议的新闻: 记者从福建省工商局获悉, 该局日前颁布了《福建省因特网网上管理暂行办法》,这是福建省出台的第一部对网上活动进行管理的规定。

  如果这条新闻是真实的,看来这个省的工商局不了解网络的本性: 互动性、无地域性、无中央控制性和无政府主义性。

  尽管一些国家或地方的政府拼命去设置一些规定,规范 “当地网络世界” 的行为准则, 但是国家和区域边界在网络世界里是不存在的。他们制定的规定是无法实施的。而且,随着信息全球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扩展, 这种规定的实施可能性将会越来越渺茫。

  可以这样讲,福建省的网民所看到的网页99.99%是在全球各地制作的, 而福州当地网民制作的网页更多的可能是被全世界各地的人打开。

  网络世界是全球化和个性化的生活方式。福建省那个规定无疑是由那些对网络不了解的人制订的。他们可能急迫地想用控制传统工商业的办法来管理网上广告、电子商务、网上会议等等。事实上,你如果要控制一个省的网上活动,你首先要具备控制全世界的网络信息流通和信息内容的能力,此外,你这个省级工商局还必须具备控制国际销售、货运的能力。当然,你也可以通过物理地切断这个省与外省和外界的电话线路来做实施这个管理条例。

  如果一个省级工商局做不到这一点,想通过在网络世界里设置政府和商业警察来控制和收费,不仅收不到管理费,最可怕的是,从事电子商务和网络媒体的人将会远离这个省份。但是,离开了这个省份,他们仍然可以从世界任何地方制作的网页同这个省的网民和商业机构发生b2b 或b2c 的关系。

  挑战6 :网络新闻传播的个性化

  新闻直送是网络新闻传播中的一个新理念,意指把新闻内容直接投进网友的电子邮箱。但是,新闻直送并不简单地意味着把一份报纸塞进一个数字化家庭的门缝里。新闻直送的报纸是网友根据自己需要的内容而选定的,是专为网人细分化和个性化的需求特别定做的,是完全用户化了的新闻。由于节省时间、信息可靠,特别是可以避免互联网上的瓶颈塞车现象,网人希望新闻直送。

  网络新闻的传播越来越靠新闻直送。直送新闻有两种形式:1 )你在网上填写订阅订卡片,发给你所要订阅的报纸或杂志。有的报纸杂志是免费订阅,如《今日美国》、英国的《经济学家》、香港的《远东经济评论》。有的报纸要花钱订阅,如《华尔街日报》。有的报纸还没有开展新闻直送项目,如《人民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

  挑战7 :媒体一体化

  仅仅是一年多以前,当大学新闻传播系的毕业生在选择职业时,他或她的选择很简单:报刊杂志或广播电视。 但是今天,随着多媒体和网络的发展,印刷、影视和广播已经在网上融合,传统媒体之间的界限在网络媒体上已经消失。

  《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和千龙网等,都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信息总汇的作用。中国规定,中国国内的新闻媒体不得直接采用外电的新闻。但是,由于国内不承认网络媒体是新闻媒体,所以,某些网络媒体直接在网上发布法新社的中文电讯稿。

  北京千龙网、上海东方网和四川新闻网开办的正是为用户批发新闻的业务,起到了信息总汇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作用国家规定的信息总汇:新华社该怎么办?

  挑战8 :活跃的网络社区与变化了的传播话语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尼古罗庞蒂教授是全球化传播的坚定倡导者。他曾经说,”通过点击一下鼠标就能了解其他国家的儿童们是不知道民族主义为何物的。”

  这是一种美好的幻想和神话。这种美好的神话要变成现实的基础是双向传播的全球化传播。而今天,人们所看到的信息,是在一个多导向的全球网络中,信息的单一流向和发布。

  在互联网世界里,人们生活的社区,不是以你所在的地域划分的,而是以人们的兴趣所在,在这个社区里,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兴趣走到一起来了。思想、政见、价值观和爱好基本相同的个人被吸引到一起,加深他们的原有价值观和偏见,而不是挑战和改造原来的价值观和偏见。

  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信息和新闻野蛮竞争的丛林。在这个崭新的公共领域和网络政治空间里,人们不仅需要知识分子来充当新的仲裁人,更需要专业的新闻工作者充当仲裁人。

  今天的读者需要的新闻是实时更新的、准确的、反映不同观点的和内容充分的。

  挑战9 。 “公民记者” 的大量涌现

  记者的新闻选题将与网上传播的信息越来越密切。最终是网络引导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导向新媒体?互联网会不会造成一个” 公民记者” 社会的出现?不需要专业新闻工作者充当把关人?人们无需记者证,通过电子邮件、网络对话,就可以通过合法的信息源获得有新闻价值的信息。任何一个网民都可以发布信息、充当记者。

  挑战10:网络电子商业化

  传统的新闻传媒的广告部和新闻编辑部中间是有一堵墙,新闻和广告之间有严格界限,二者不得混淆。但是,在网络媒体中,市场营销人员、网络技术人员和新闻采编人员,特别是后两者几乎都在一个平面工作,没有受过专业新闻学训练的网络技术人员直接参与新闻网页的制作,很难保证这些人在网页制作过程中不渗入自己的固有偏见。

  新闻媒体对网络的重新定位反映了公众对互联网商业化的期望。信息量最大的网站几乎无一例外被超级财团拥有。

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节选自《互联网世界》

  作者:李希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来自虚拟空间里的真实挑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