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江波:中国“网虫”众生相

  提要:

  在中国南方的一些中心城市,有这样一群人,白天上班,晚上上网,平时少与人接触,心中却构架着凭借自身才智,创建世界一流公司、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巨富的美梦。

  这不是一群白日梦游者,他们有高学历、有技术、有创意。然而,他们却少了一样当代社会最关键的东西——金钱。他们自嘲地说:“我们是知本家”。“知”与“资”的一字之差,构建了他们不同的作息时间、不同的经济状况、不同的喜怒哀乐人生体验,还有不同的梦想。是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让这些常常有“空手套白狼”之感的酸儒们,终于开始庆祝自己的“狂欢节”。

  正文:

  最爱的话题——风险投资

  福州知名网虫“汕仔”和“雨点”眼下考虑的是同样的事情:如何吸引境外风险投资,将自己的网站迅速做大,占领虚拟世界的制高点。

  “汕仔”此前已经成功地在福州经营了一个报导电脑硬件商情和网上二手电脑配件信息的网站,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经过一年多的积累,他的网上访问量达到了相当水平,知名度也节节上升。然而,投资量的限制,使得他的网站无法进一步拓展。

  经过测算,“汕仔”认为自己的网站如果能够注入四百二十五万元风险资金,就完全有把握迅速成长为网界巨人。近来,他每天都在与有意投资的基金代表接触,希望收到良好的结果。然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他感觉到希望值却不断降低。他说,即便是一个绝好的创意,如果时间拖下去,也会一天一天变得不值钱,随着接触次数增加,在投资基金面前,它的价值也会一天天降低。

  他发现,不管自己的创意多么好,作为一个个人网站,至多能够得到二十万元以内的投资。并且,自己的股份,只能占百分之四十九以下。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要么忍受这样的重组,将自己的创意最终实现,要么拒绝风险资金,退守小国寡民状态。

  “雨点”也很头疼。这个眼下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因为自己的个人网页获得了一定的成功,先后有四家大型的公司前来与之商谈合作,一一谈过去,他发觉竟然全部都是看中他这个人。醉翁们的意思,一点也不在他苦心经营的网站上,他们建议“雨点”关闭自己的网页,只身到新的公司任职。

  “雨点”原来的计划与之大相径庭。“雨点”想,如果哪家公司希望合作,最好是拿钱来,交给我来兴办我自己的网站。或者,退一步,自己的一伙朋友一揽子全部到新的公司,独立经营自己的网站。

  “汕仔”和“雨点”,基本上代表了福建全省拥有个人主页的网友。据统计,仅仅在福建省,已有三百多个网友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网页,还有许多网友三俩人合作,建立了新的网站。他们眼下所忙活的,时髦的说法是在“.com”。他们拥有创意,期待合作伙伴,待价而沽。

  鉴于有这样一个富于活力的群体存在,在刚刚闭幕的五月福州国际招商月期间,专设网络项目招商会,为一些创意优秀却没有资金扩大建设的网页创造机会,接触投资家。据悉,招商月期间,已有世界著名的风险投资商一百零七家代表来福州与这些寻求成功的网友会面。这对于福建的网友,无异于一颗当量巨大的核弹,引爆了众多网友的网络梦想。

  股灾碾不碎网络梦

  中国网虫大多雄心勃勃,希望自己的网站经过扩张,有朝一日在境外上市。

  四月以来,美国股市高技术股票行情大起大落,碾碎了许多人的心。但福州“中医热线”网站CEO(首席执行官)邓福钦说,我们不相信中国的网络经济就此到了终点。中国网络事业才刚刚起步,定有美好的明天。

  记者了解到,福州的网虫们认为,美国的网络数量之大,鱼龙混杂,没有特色的网站大量涌现,形成浮在网络经济上面的泡沫,很容易破灭。为此,他们寻找到自己网站的明显特色,试图以自己的特色构筑坚实的生存基础。邓福钦的中医热线网站,依托中华传统文化,立足直接进入社会服务,沟通古今中外医学,自认为,实实在在的内容,一定会受到网界的重视。

  福州的网友秦志华说,邓福钦的这个网站创意不错,中医是中国文化瑰宝之一,只是因为以往的表述方式过于晦涩,传播方式过于原始,才限制了世界范围的传播。中医一定要借此机会推进全球化、现代化、网络化,才能不被世界先进文明遗忘。

  受到筹办中医网站的启发,秦志华打起了筹办“中华国粹”.COM的主意。他说,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化将成为世界网络主导文化。如果我们中国人自己不去开掘,这个先手,可能会像中国许多著名老字号,会被国外商家抢注商标一样抢走主动权。

  福州的几名知名网友认为,眼下,中国新的网站每天都有许多涌现出来,仔细观察其内容,多数是从西方网站获取灵感,本质是洋文化网络的汉语版本。对于世界,这些没有特色、没有深度的信息快餐、文化快餐,正像一些浮在经济和文化本体之上的泡沫,极容易破灭。

  邓福钦、秦志华、“鸽子”等福州网虫们,从美国的股灾中开始反思,吸取了必要的教训。不过,采访中,记者丝毫感觉不到他们对于纳斯达克股灾的恐惧。他们说,起步阶段的中国网络经济,尚未出现过热现象,网友们应该埋头建设,期待腾飞。

  游离于“.com”时代的网络高手

  住在福州五一广场附近的“盘龙”,居然不知道福州最繁华的五四路怎么走,应记者之邀出来聊天的这些网友,尽管平时网上天天“见面”,在现实生活中也竟然从未谋面。这将记者吓了一大跳:这在一个商业繁荣的时代,“盘龙”等人,有如一个个足不出户的“闺秀”。

  “盘龙”是一个文静秀气的女孩,使用这样一个古风宛然的网名,记者仅知,她自己的个人网页,以“盘龙阁”为名,这个阁主,每日将自己的动画、漫画作品,挑选一幅精品,发布出去。说到底,这个“盘龙阁”个人网页,仅仅是“盘龙”的专用动画、漫画发布电子期刊。然而,这个小小的网页,自接入互联网以来,已经有成千上万个“善男信女”登门拜访。

  那些美得让人心颤的卡通人物,深深打动了网友内心的某种情绪。通过上网结识“盘龙”的福州大学网友“雨点”说,“盘龙”的漫画更是一绝,简单几笔,就能将一个女孩的衣服和裙子画出一种透明的感觉,真是酷呆了。

  令其他网友高兴的是,“盘龙”的出现,让他们开始相信:网络上真有女性的网友。这在一个几乎以男性为特征的虚拟世界里,的确是一件可以高兴一阵子的事。许许多多的网友,在网络上常常碰到自称“小妹”的网友,经过紧密的攀谈之后,几乎百分之百最后“变成”男生,网友们大多也了解,在网络上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自称“小妹”,比自称大哥或者小弟等灵验得多。

  “盘龙”对生活清心寡欲,她埋头思考自己的问题。她作网页,纯粹是为了“好玩”,没有任何商业动机,她对记者说,她非常得意的那些漫画作品,的确希望发表出去,然而,如果投稿出版社,很难获得发表的机会。通过自己的网页发表自己的作品,很容易赢得画友和网友的一片喝彩。

  她说,这样,我已经达到目的了。

  在其他网友大谈成立公司、注入外资、海外上市、一夜暴富的时候,这个只关心漫画的小姑娘显得十分窘困,与这些网友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她显然不属于“.com”的时代,她显然没有生活在这个人人奋力在商海遨游的潮流中。

  在最近的一次网友聚会中,唯一自始至终没有加入大伙讨论的,是王伟。他甚至连“盘龙”的事情也提不起兴趣。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他的个人网页,是一个专业得不能再专业的题材,是专门交流玩电脑游戏《古墓丽影》技法、体会的网页。据他自己介绍,当今世界,无非也只有几个《古墓丽影》专业网站,这些《古墓丽影》游戏迷们,被网界朋友戏称“古墓派”传人,那是极少数几个在游戏上登峰造极的玩家高手。

  记者也曾经尝试过提高自己的《古墓丽影》玩法水平,但那艰难的关卡和极高的操作要求,每次均将本人的自信击破,令本人此后一连数月提不起兴致。我问王伟,如果玩转《古墓丽影》全部版本需要九段水平,你自己认为,自己的水平属于第几段?网友“雨点”说:“他的水平至少十二段!”

  是什么激情驱使他们热爱这样的一种游戏?据王伟介绍,“古墓派”游戏高手并非一些单纯的游戏迷,他们过关斩将的技术,固然是最好的。然而,他们对于游戏精神的理解,才真正使他们成为了古墓派英雄。游戏剧情中那个完全由软件专家用数字合成的女主角“莱娜”,性感、机灵、勇敢,是所有能够沉浸其中的网友的情感支撑点。许许多多古墓派传人,都是首先迷上女主角“莱娜”之后,才开始产生坚强的决心,钻研破关密技的。

  与日夜陪伴数字影像主角“莱娜”相比,古墓派的高手们与自己现实生活中同类的相处,显得平淡、逊色多了。电话、“伊妹儿”成了他们与社会其他人沟通的主要渠道。与网友的联络,往往是他们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的唯一通道。他们认为,现实生活中,虚伪太多、势利太多,真诚、激情则太少。

  已经经历了玩游戏、做 “.com”、成为大型网络公司CIO(策划总监)等网虫发育阶段的福州知名网虫“鸽子”认为,福建的网友因为处于各自不同的发展阶段,其网络生存状态各自不同。一般说来,玩游戏的网友仅仅是网虫的初级阶段。不过“鸽子”不得不承认,尽管自己的网络生存层次高于其他的网友,但是,像“盘龙”、王伟这样的网友,却处于自己无法企及的精神自在境界:清心寡欲、自在逍遥。

  与“鸽子”论网虫成功

  网名“鸽子”的许德(上敏下心),是一个英俊潇洒的男生,眼下在一家总部设在厦门的网络公司担任策划总监,他是福建最早的几个网民之一。

  “我们付出了极其昂贵的代价”,“鸽子”每每谈及此事,不免对中国电信咬牙切齿。在眼下上网条件如此方便的时代,难以想像“鸽子”这样的早期网迷,是如何抢先尝到螃蟹肉的——在福州的中国电信因特网接入业务尚未开始,在福建省尚无法实现上网的时候,“鸽子”曾经狂热地通过长途电话,拨通北京的网络,领略其中的滋味。后来,福州的数据通讯事业开始发展,“鸽子”又忍受了由唯一一家的ISP提供的昂贵无比的接入服务。

  他从电脑硬件摆弄开始,迅速成为一个电脑发烧友,烧到软件、烧到联网,烧到上因特网,烧到自编网页,设置自己的个人网页,按照他自己的话:作为一个网虫,该玩的,已经几乎全部玩遍。

  他说,眼下,我已经对这些渐渐失去激情,作为网络公司的策划总监,每天的任务就是到处拓展业务,鼓动个人或者企业,花钱请他们公司代理申请域名、出租自己的磁盘空间、代理制作、管理网站。

  在记者的邀约之下,“鸽子”近日参加了福州网虫的一次聚会,汕仔、雨点、盘龙、邓福钦、秦志华等网虫的各自经历,在“鸽子”看来,有许多相似之处:网虫们前期夜以继日的学习、钻研,也许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目的,但一旦他的技术、经验积累到一定层次,就不可能再固守小国寡民状态。

  “鸽子”认为,几乎所有的网虫成名之后,都会被有实力的网络公司或投资商挖走。因为拥有知名度的网虫,已经不仅仅只具有自身价值,其自身价值之外,必然附带产生许多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在网络时代,即便一个网虫将自己完全从现实社会隔离开,他也无法完全从世界的视野消失。前不久,一次全国网虫广泛参加的“网络七十二小时生存实验”,网虫们尽管将自己与社会完全隔离,却反而使自己更加透明,更加知名。

  一个网虫的成长道路,实际上是一个当代青年知识分子实现自我成功价值的最典型的方式。“鸽子”认为,本质上网虫是一种经济社会的生存形态,网虫的成功,与其说是一种个人的事业、名声的成功,不如说是一种经济价值的实现,因为任何社会价值最后都会以经济价值的形式得到兑现。

  有三个被“鸽子”认定为区别网虫是否成功的客观标准:其一,有没有已经付过首期房款的房子,有没有私家汽车;其二,家中有没有摆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什么什么奖,在自己业界的知名度如何;其三,是否已经从自己的领域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个著名的“CEO”(网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或者大型公司的“CIO”(网络公司的策划总监)。譬如,比尔·盖茨、杨致远、张朝阳、还有眼下火透北京的福建人王峻涛。

  “第三只眼”看网络

  在中国企业界和策划界几乎无人不知的王志纲,近日应邀到福州参加国际招商月系列演讲活动。带着自己的“中国智网”演示系统,王志纲对新朋老友不断推荐自己的网站,“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我,请经常访问我的站点。”此时的王志纲,俨然一个发烧的网虫,让刚刚和他分别不久的朋友们刮目相看。

  王志纲介入网络很迟,他自己的网站到去年才建立起来。他说,他并不像他的很多朋友,对于新鲜的、时髦的事物那么敏锐。他介入网络,是因为网络经济已经成熟,作为传播工具和资讯手段,完全可以为我所用。

  王志纲在自己的网页中,大段大段刊登自己的人生体味,看着王志纲的网页,记者有种拜读随笔集的感觉。王志纲说,自己是操笔杆子出身的,因而,对于舞文弄墨依然情有独钟。不过,经历了人生的几次转型,体验了经济的潮起潮落,他的人生感悟,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个人感受,而是自己宝贵的商业、经济思想库,他的许多令人赞叹的创意和策划,也常常出自自己的人生感悟。因为,商业再发达,也必须解决以人为本的问题。

  王志纲提醒记者,他远非一个网络冲浪者可以概括,记者此时见到的,已经是“第五个王志纲”了。他是一个复合型人才,他的才智和他的人生阅历,已经经历了四次转型。每次转型,他不是完全抛弃了以前的自己,而是在以往的自己上叠加了另外一个自己,五次叠加之后,记者眼前的王志纲,已经是一个富于人生经验、富于商业思想、拥有自己的事业、堪称杰出智者的人了。

  十八年前,一文不名的王志纲,从大学毕业,分配到一个地方社科院工作。此后的王志纲,是一个“脱离社会现实”、“没有自己的经济地位”的一介酸儒。然而,王志纲客观评价自己的学者生涯时,感谢自己的这一段经历,为他此后打下了分析与逻辑思维的基础。

  不满平庸的王志纲第一次转型,转向了新闻记者行业。他成为国内某通讯社驻广东分社记者后,趁着“青山”在,他踏遍祖国的五湖四海,对正在崛起的中国各个区域经济板块作了精细的分析,写出了一批有份量的作品。然而,“奔走于红包之间,奋斗于温饱水平”,依然生活在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清贫境况的王志纲,料定“此后一直到本世纪结束,中国将会是一个平淡、平稳的时期,不再有金戈铁马的壮阔”。经过九年记者生涯的王志纲,对于记者这个行当作出如下的评价: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但不能作为终身事业。为此,王志纲摇身变成电视制片人,拍出了诸如《情满珠江》等有广泛影响的作品。他说,这个时期,拍片的钱被别人赚走了,我自己赚到了知识和经验。

  第三次转型后的王志纲决心“下海”,自己在琢磨,身无长物的他,一头扎进商海,以什么谋生?读了万卷诗书,行了万里路,历经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尤其是几年来对于经济社会的研究、考察,使王志纲自信,自己能够为企业、地方提供智力服务。正是这个时候的王志纲,成功地在地产界引入了策划概念,在全国房地产业的冬天创造了广东“碧桂园”和山东“双月园”的地产神话。他的策划经验,经著作《谋事在人》首次披露,引起了中国产业界一片啧啧之声。

  中华网美国上市和香港李氏父子传奇,让依然处在网络之外的王志纲开始坐不住了。

  王志纲说,网络经济并不遵从传统产业的运行规律,这是知识经济。从传统经济向网络的转型,有如从现有的常规铁路向磁悬浮铁路的进步,列车的时速因而呈十倍、呈一百倍的提升。不能按照固有的思维模式看待新兴事业。

  网络经济已经经历了初期的发烧友阶段、近期概念开发阶段。接下来,应该是战略的调整阶段。整个世界的网络事业的整合过程,将是一次无情的淘汰过程,许多没有特色的公众资讯,最终将在这次不可回避的淘汰中成为牺牲品,成为破灭的泡沫。

  王志纲预言,在中国,网界即将经历一次从春秋时代“小国林立”到战国时代“七雄争霸”的过程。网络将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生活网络化、网络生活化,将在新世纪开始时一直演绎下去。有三个趋势,将最终导致网络深深介入人们的生活:其一,网络生活傻瓜化;其二,网络生活大众化,连老太太也能够轻松使用;其三,网络经济产业化。信息产业部连续实施的政府、企业、家庭三个“上网年”实现之后,中国的网络经济有了消费大众和产品提供者,为网络经济产业化提供了基础。

原载《华声月报》八月号

  作者:邱江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中国“网虫”众生相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