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隽:中国贪官外逃路线图

  贪官外逃一般要经过转移资产—家属先行—准备护照—猛捞一笔—辞职/不辞而别—藏匿寓所—获得身份的一系列过程,准备时间长,设计巧妙。所以当人们明晰了这些贪官的出逃路线图以后,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堵死在国内,绳之以法,而不是将希望寄托于国外的司法机关能将这些人引渡回国。

  孙民的路线图

  10月22日,孙民(化名)最后一次看着家乡的朝霞,踏上了出逃之路。两天后,他出现在美国休斯敦的街头,完成了一次贪官外逃的经历,从此永别故乡。

  “没有人愿意这么离开,虽然在国外生活得不错,但是和家里的亲人都不敢怎么联系了。”这位处级干部情绪落寞。

  “很孤独。”有人如此形容这位贪官的国外生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平常在家里根本不敢怎么出去,可能是他的胆子比较小吧。”

  早在2002年,孙民的儿子孙小飞(化名)高中毕业以后,就自费去美国的一所大学上本科课程,据和孙小飞熟识的朋友说,他的妈妈,即孙民的妻子以陪读的名义在次年到达美国,母子俩在休斯敦的郊区买了一栋价值数十万美元的别墅,开始过上了奢侈的生活。

  孙小飞的同学对记者说,他在同学们眼里是个神秘的人,每天开着一辆新款奔驰跑车上学。“孙很少提及自己的父亲,大家只是偶然听说孙的父亲在国内,但其余细节却很难知晓。”据了解,孙民在2001年赴美国考察的时候,已经相中了这套别墅,后来通过当地一位华人房地产代理购买了这栋别墅。由于身份特殊,孙民甚至为这栋房子多付了10万美元。

  孙民的妻子到达美国后,请人捏造了假材料向美国的移民局申请政治庇护,其理由是孙民的夫人怀了第二胎,而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允许这样,她很快就凭借这个理由获得了美国政府的同意,可以在2006年之前拿到美国绿卡。而这样一来,孙民在潜逃到美国后,身份也很容易合法化。据了解,在美国,关于 “一胎化”的政治庇护申请有90%可以获得通过。

  目的地国倾向北美

  《中国追捕外逃贪官纪实》一书作者、检察机关的随案采访作家李广森发现,早前携款潜逃的贪官,唯一的目的是“不被抓”,他们有些是隐姓埋名躲在国内,有的藏在深山老林里自生自灭,有的甚至躲进煤矿做了矿工,此外很大一部分就近偷逃出境到了泰国、缅甸。但现在的贪官,则把目光转向了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他们希望能用自己聚敛的财富在那里过上天堂般的生活。”

  贪官们选择逃往目的地的另外一个标准是,必须是没有和中国签订引渡条例的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林欣介绍说:“目前,与我国签订双边引渡条约的只有10来个国家,其中多数是发展中国家,没有一个西方国家。一些被外逃贪官视为避难‘天堂’的国家,大都与中国没有引渡协议。”移民国家在这些国家中又会成为首选,因为移民国家在贪官到达后,可以通过金钱和一些政治上的避难要求等手段,获得合法身份,而像许多欧洲国家不是移民国家,相比之下,中国的贪官就较少选择这些地方为落脚点。

  据了解,目前在美国、澳大利亚等中国贪官喜欢聚集的国家,已经有华人专门开公司为贪官提供“一条龙”服务。他们利用当地法律中的漏洞,和所在国的律师进行合作,为贪官们办理从购买房产,到洗钱,再到取得合法身份等全套服务,不过收费也相当高昂。据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律师只要一接受案子,就要先收 5000美元,此后收取的费用更是多如牛毛。

  出逃七部曲

  每一个出逃的贪官,除了那种东窗事发后,临时决定的以外,都会经过一年左右的准备。大概的出逃步骤包括:转移资产—家属先行—准备护照—猛捞一笔—辞职/不辞而别—藏匿寓所—获得身份。

  在这其中,护照的准备显得尤为重要,这决定了贪官是否能跨出中国大门,顺利进入藏匿国。与那些偷渡客和犯罪分子伪造护照不同,这些贪官普遍用的都是真护照。他们有的人拥有多本护照,并改名换姓,但是即使是这些护照,很多也都是由公安机关颁发的。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在案发时,办案人员搜出贴有胡长清照片的假身份证两个,化名高峰和胡诚;护照两本,化名陈凤齐和高峰。胡长清交代,其假身份证是南昌市某派出所副所长给办的,胡长清也给妻子和子女办了假身份证和因私出国护照。

  反腐专家分析说,利用手中的权势、金钱或其他手段,贪官们可以将“假的真护照”顺利拿到手。另外,还有些贪官稍稍用点心机,曲线办护照,这样的话,他们一旦逃到国外,不但在海关查不到记录,还可以堂而皇之地易名而居。

  事实上,为有意出逃的犯罪分子,当然也包括贪官出逃办理护照,目前已经成为国内一些公安机关牟利的重要渠道。2004年年末,吉林省辽源市查出公安局有关职能部门涉嫌为他人办理、提供假护照案件,包括辽源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在内的多名民警被列入调查之列。而此前,湖南等地也出过数起公安机关倒卖护照的案件。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阿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中国贪官外逃路线图 浏览数

14 条评论 »

  1. 呵呵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05:42:02

    1

    走,走,走,走,走吧…
    不回来,不回来,不回来啦….
    走,走,走,走,走吧…
    贪官们永远勾结在一起
    走,走,走,走,走吧…
    中共离倒台,就不远啦…

    回复

  2. 1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05:53:48

    2

    他们都走了,轮到其他人当权,其他人也走了,轮到你当权,你也走了,最后整个中国大地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回复

    呵呵 在 十月 28th, 2008 06:25:01 回复:

    恩,你可以当皇帝了….

  3. 牛皮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06:38:09

    3

    哈,一条龙服务呀.
    贪官们虽外逃成功,但失去也太多了,在美国人生,地不熟.这是流放生活.

    回复

    黑皮 在 十月 28th, 2008 07:00:00 回复:

    建议海外民運人士积极参与搜查外逃中共贪官,将贪官的脏钱和财产收缴后成立海外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基金,充当未来重返大陆对抗CP暴政的资金储备!嘿嘿嘿…

  4. 路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07:46:28

    4

    外逃不过是少数,更黑更贪的仍在国内,而这些才是最大的柱虫,有权有势,谁也动不了他们

    回复

    黑黑 在 十月 28th, 2008 11:10:57 回复:

    江家帮,太子党及其走狗们….

  5. 广场上的鲜血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17:20:53

    5

    主张民间反腐的大陆公民监政会及成员续受打压
    2008-10-28

    大陆主张民间反腐的公民监政会成员朱菊如奥运前失踪,有监政会其它成员表示,大陆当局对政治极其敏感,他因为面见民主人士郭泉而被公安不停传唤。而公民监政会至今仍受官方打压。

    据了解,公民监政会江西成员朱菊如在奥运前到深圳面见公民监政会牵头人郭永丰后不知去向。

    星期二,深圳的郭永丰对本台表示:他主要是跟我讲国共两党竞争执政,他想推这个东西,到民间去发传单,他那天专门到深圳来跟我们谈的也就是这个,没有其他的原因,他想到各个大学去演讲,找一些企业家来资助,因为他为了搞民主把大学老师的工作也辞掉了,跟他老婆也离婚了,一回去就联系不上了,没有囚禁的话他会经常跟我们联系的,差不多三个月了,没有一点联系,奥运前就抓了,大家纷纷议论,劳教的成分比较多一点。

    另一位认识朱菊如而不便透露姓名的人士星期二表示:

    可能是这样的,他在奥运会的时候可能去了北京,阐述他的政治主张,可能还发传单,这些东西之前他跟我们说过,当时我们都劝阻他,但是他坚持会这样做,他失踪以后就听朋友这样说,他可能真的去北京做了这些事。

    这位同是公民监政会江西成员表示,大陆的政治空间太窄,就连他自己也因为见过异见学者郭泉而经常被公安传唤。

    他说:我见了一次郭泉,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就是随便聊天的那种形式,我们走的过程中就发现一直有很多人在跟,你真的很难想象,在大陆,如果稍微涉及政治的话,真得很玄乎的。他们问我你见了郭泉吗,我就说,怎么啦,郭泉不可以见吗?他们就说他是怎么怎么反动的,就为这件事三天两头找我谈话,不光是我,跟郭泉见面的人都是这样的。

    不仅如此,当局还抄走他的电脑,在电脑中找所谓证据,然后传唤他。

    他说:他们是以“利用国际互联网查阅和传播非法信息”来传讯我的,他们说我转载了郭泉的文章给几个朋友,他们说这就是传播,我问他们郭泉的文章就是非法信息吗?他们表示是非法信息,他们还说我看了像你们的电台,你们的台叫敌台,他说反华怎么怎么样。

    郭永丰说,大陆的政治空间就是这样,就连他们在网上组织的专门监督政府腐败的公民监政会也受到当局的打压,包括没收他的电脑,要求他搬家,他们的网站被查封等。但是,这并没有阻止监政会成员反腐败的决心,郭永丰近日不断的在网上写文章并以打倒贪官,彻底铲除一切形式的腐败为题宣传监政会的理念,呼吁民众签名加入监政会,成为监督政府的一分子,至本月二十五号,文章撰写日,他们已经征集了11279人的签名,目前签名还在继续。

    郭永丰说,所谓的监政就是你说的话必须兑现,你制定的制度你必须把它落实,不要欺骗老百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监督政府,但是如果监督政府公民不联合的话,监督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在中国个体公民不能维权,要维权必须通过组织,监政会目前就是想征集全国公民联名向中央政府申请,允许公民成立这样一个独立组织,代表人民来监督政府。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30th, 2008 14:19:26 回复:

    问题是他们试图割断任何其他组织和个人间的关系。

  6. 广场上的鲜血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17:22:48

    6

    因贪渎受惩处的中国县处级以上官员人数大幅上升
    2008-10-28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日前披露,在过去5年中因贪污贿赂、渎职等职务犯罪受到惩处的罪犯中间,有县处级以上公务人员4525人,同比上升近78%。

    图片:北京警察设立反腐倡廉宣传栏(法新社)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是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所作加强刑事审判工作的报告中披露上述消息的。因贪渎罪受惩处的县处级以上公务人员人数升幅之大,显示了中上层官场腐败恶化的趋势。

    一个多月前,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曾经公布2008年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那个排行榜表明,中国的清廉指数比上一年增加0.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中国官场的清廉程度略有提升。

    透明国际所披露的这一信息好像与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所披露的信息有出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透明国际东亚和南亚高级主任廖燃应邀作了相关说明。廖燃表示,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排行榜所表示的,主要是商界人士对一个国家公权力机构清廉程度的观感:

    “我们这个叫做清廉指数,它评价的是一个国家公共部门清廉程度的总的观感,是一种主观感受。比如一个外国商人要到中国来投资设厂,或者是开一个商店、开一个旅馆的话,要到公营部门。首先接待你的是办事人员,这些人身在其位,他掌管着批准你这项业务或者不批准你这项业务的权力。我们评价的主要就是这些外国人到一个国家来经商或者办公务的时候,他们对这个国家所接触的所有公共部门的总的清廉程度的观感。所以,它进步了0.1分,就是说中国的总体情况在改善。”

    这位国际反贪组织的高官表示,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排行榜不以一个国家对腐败案的侦破率为依据:

    “我们这个清廉指数是不以一个国家的执法部门侦破法律的刑事案件,特别是这种跟腐败有关的刑事案件的数字,来判断这个国家的清廉程度。您刚刚所说的县处级以上官员犯罪率是增加了,我们应该是这样看:官方公布不公布犯罪率或者说侦破率,实际上当然这些人每天都在犯罪。犯罪率上升说明了政府有关部门打击这些犯罪的决心在提高,打击得也比较狠。这从一个方面来说,大家可能觉得是坏事,但另一个方面来看,其实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些人你不去抓他,他其实也在犯罪。但是,他犯罪了,说明政府部门在抓他。”

    贵州政治评论家曾宁表示,中国官场腐败情况越来越严重:

    “我们感觉到中国的腐败没有好转,中国的腐败是越来越严重了。所以说中国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公布的这个数字我觉得应该更符合客观实际一些。”

    这位评论家指出,公权力的运作缺乏监督制衡,以及因腐败付出的代价过低,是腐败严重的根子所在:

    “中国的腐败越来越严重,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造成的。由于这样一种政治制度本身对权力的运行缺乏一种有效的监督以及有效的制衡,这样的话,在现行的这样一种专制体制下掌握权力的人要想方设法变本加厉地终饱私囊,为自己个人的私利谋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实际上,他们是把腐败作为原始积累的一种手段。另一方面,中国的腐败成本太低太低了。有100个腐败分子的话,往往能够被追究出来的比例非常小。而被追究出来的那100个腐败分子里面,假如说他贪污受贿了1000万,实际上能够查证落实下来的可能只占到1/10,也就是100万。所以,这样非常低廉的腐败成本就使得贪官污吏觉得,即使冒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去贪污腐败,他们都觉得是值得的。”

    曾宁表示,官场腐败恶化到一定程度,群众的维权意识提升到一定程度,就将形成政治体制改革的压力。

    回复

  7. 打倒独裁 说:,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 05:17:04

    7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万众一心。推翻腐败的独裁专制政权,建立自由民主的宪政新中国!!

    回复

  8. 打倒独裁 说:,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 07:18:50

    8

    腐败村官为何屡告不倒?
    作者:我是农民08 提交日期:2008-10-29 14:52:00

    山东省诸城市密州街道求佳邻村村支部书记王爱民三年前作为镇干部派往该村。在他担任村支书期间,所做的种种行为引起了村民和村委会的强烈不满,镇、市领导多次到该村调查,但最后都是让王爱民敷衍了事,村民实在忍无可忍,通过网上披露揭露村支书王爱民贪污,滥用职权非法分割宅基地、口粮地,破坏村民选举,扰乱计划生育政策等违法乱纪行为。
      
      一 任职期间以各种手段大肆侵吞集体财产及村民财产,不择手段、损公肥私。
      1 王爱民从2005年担任书记以来,多次以发展本村经济为名,利用职权强行收回农民家庭承包责任田100余亩。以村委的名义大肆将土地出售给本村以外的人用于房地产开发,并从中收取好处费。集体土地买卖没有经过任何的手续,所得收入仅有小部入账,大部被其私吞。至今,出卖土地所得多少钱,所得收入用于何处,村民根本就不知情。
      2 现在村里修道路,王爱民又以拆迁补偿为借口,把按照规划原本应该划分给村民的沿街房屋土地私自划分给自己并未拆迁的亲戚,并以各种理由搪塞村民。王爱民利用职权为自己非法圈地五亩多,而村民赖以生存的口粮地已经分割殆尽,以后村民将无法生活。
      3 2008年村委修建办公房,王爱民利用各种方式将原本价值20万元左右的房子虚报为60万,并将其中40万纳入个人腰包。
      
      二 在任期间渎职、不作为。
      1 为了赚钱,王爱民不惜纵容包庇违反计划生育的村民。只要向其缴纳一定的费用,他便会向计生委工作人员出具假证明以包庇违法村民。
      2 王爱民利用其以前在镇计生站工作时的便利为他人违法办理二胎准生手续,并从中大肆敛财。
      
      三 担任村支书期间,从来没有开过什么党组会和村民会议,集体的账目只有他一人清楚,现在村里变卖的资产能达几百万,集体财产已经所剩无几。在王爱民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党纪国法,只要能给自己敛财,无论什么方式都可以。2005年以来,他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廉价购入集体闲置土地并以高价售出,从中获取利润。
      
      四 置党纪国法于不顾,雇佣黑社会,非法干涉操纵村民选举并利用职权欺压村民。
      2007年村民选举期间,就王爱民从镇上回村担任村支书进行投票,为使自己能够当选,王雇佣了一批黑社会青年,冒充选举工作小组,把持选举,不经监督将选票全部宣读为王爱民的名字,后在村民推举中,又故技重施,最终通过这一系列手段当选。
      
      村民选举支书,是想为自己的幸福生活找一个领路人,然而,王爱民却实实在在是一个村霸,不仅不能带领我们致富,相反却将好好的一个村变得更加贫穷,使农民无立锥之地,看到别的村越来越富,而我们却在走下坡路,我们很着急啊,可是有这样一个“村官”,我们又如何能富啊?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30th, 2008 14:53:25 回复:

    你们的无知和容忍才是王爱民们的福音:
    当他把持选举时,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服务于村民的支书,只能够是一个你们自己选出来的人,不可能是一个通过把持选举的人,连这点都不懂的人不配有一个为你们服务的人而只能够拥有一个村霸。

    你们容忍的程度就代表了村霸的霸道程度。

  9. yghxx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4:46:07

    9

    清廉指数,它评价的是一个国家公共部门清廉程度的总的观感,是一种主观感受。比如一个外国商人要到中國来投资设厂,或者是开一个商店、开一个旅馆的话,要到公营部门。首先接待你的是办事人员,这些人身在其位,他掌管着批准你这项业务或者不批准你这项业务的权力。我们评价的主要就是这些外国人到一个国家来经商或者办公务的时候,他们对这个国家所接触的所有公共部门的总的清廉程度的观感。所以,它进步了0.1分,就是说中國的总体情况在改善。

    这里说明了外国人搞的东西多么的不适应中国的现实:
    1,中国的腐败并非发生在基层,那些基层的办事人员并没有任何能够搞权钱交易的内容,因为都是掌权者可以有此能力,因此,尽管这样的一种评价方式在外国人看来是比较独立的,但对于中国人而言这样的指数根本是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没权的人有什么可以腐败的?而腐败的人都是在幕后,比如:一个消防不合格的人依然可以开娱乐场馆,这对于合法经营者是否同样算是“清廉”的?准入条件如果只针对某群人,从感觉上如何了解清廉?!因为一个正常的法制国家并不需要考虑不同的准入条件。
    2,中国当前的许多不清廉行为来自立法和执法,而且这样的趋势很强烈,按照中国的“法律”,公民本身就已经被剥夺了很多权利,在这些权利都消失的情况下,基层的办事人员并不需要进一步剥夺什么来搞权钱交易,比如:政府可以自由立法说,你所拥有的房子在政府需要建某个项目时必须被征用,并且价格有政府指定,你不得讨价还价。按照这样的含义,那么只要政府认为某个地产开发商需要土地的时候政府认可他的行为是政府需求,那么是否我们就认为这样的行政行为是“清廉”的?!
    3,当一个国家明显的可以将人分为369等的时候,不同政策导致的不同结果是否同样在“清廉”指数中无法得到体现?比如对中外维权人士的不同待遇?如果作为一个“清廉指数”只能够统计到外国人到中国所面对的情况,那么只要中国政府再来个自行成立的“治外法权”一样的法律,也许这样的清廉指数比美国还好了?因为所有的外国到中国的商人都可以在中国获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优厚待遇后就能够得出结论了。

    因此,置疑清廉指数的方法。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