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中国改革的事实与价值

  2008年,中国的改革来到了第三十个年头。今年本来应该是改革进入而立之年,现在改革似乎反而正在倒下。改革不仅没有解决,甚至没有触及,旧体制的根本问题,反而给社会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上面的当代民谣表明,中国民众也对改革产生了厌恶情绪,逆反情绪,甚至有抵触改革之心。在民众的心目中,改革似乎正从众望所归的褒义词正在变成人人抱怨的贬义词。这就需要对改革进行深度的反思,需要触及改革的价值基础和指导思想。

  当代民谣:新三座大山    教改把你父母逼疯  房改把你腰包掏空  医改为你提前送终

  中国的改革尤其特定的哲学背景。鄧小平设计的中国改革是基于指导中国共产党人的唯物主义。这种价值观认为:物质决定一切,观念是不重要的;只要能够造就一个物质层面的事实,所有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它不承认人、社会与制度是由观念支撑的。这一指导思想,只注重关于物质利益的现实,回避旧体制的价值崩溃问题,拒绝承认与旧体制根本对立的新价值。此种思想指导下的改革不准备、也无能力解决社会中存在的深层价值问题。

  改革的这种唯物主义指导思想,以制造事实取代选择价值,不承认现行体制的危机是价值的危机,用“让经济发展的事实说话”取代“让人们自由说话”。所以中国的改革是基于“制造事实”的出发点,恪守社會主義意识形态和价值系统的窠臼,而不以“重塑价值”为出发点。其实,导致中国改革的深层原因,绝不仅仅是中国当时的经济不发达的现实,而是政权的价值体系所呈现的危机。当初的正统社會主義价值观不再能够给人们提供精神指引,不再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官方的主导价值不再具有价值,甚至变成负价值,不能回应来自其它价值的挑战。所以,导致改革的前改革危机:不仅是现实与事实的危机,更是价值的根本危机。鄧小平设计的改革不是指向解决价值危机,而是试图用制造经济发展的现实来掩盖旧体制内在的价值危机。

  所以中国的改革无视价值问题,只强调经济发展的现实,不承认价值需求,不承认现体制的价值危机。鄧小平为此提出了“不争论”的主张,认为在改革中不要去争论是非对错,姓社姓资,而是用政绩告诉社会,GDP的数字又有了哪些变化。鄧小平告诫全党,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改革的任务就是通过增加GDP来实现全民奔小康。改革变成了制造事实的简单劳动,变成了追求数字,追求(人均)GDP的增加。

  “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这句民谚形象地体现改革无视价值的后果。改革的假设是:只要政绩能够让GDP达到了一定水准,让民众饭碗里的构成发生了正面变化,价值问题就自动消解了。“端起碗吃肉”的意思是政府制造的事实很成功,老百姓有肉吃了,端起碗、拿起筷子可以吃到肉了!这个事实已经到位了。但是,能吃上肉就表明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没有。完全没有!吃到了肉,并不能自动消解心中的不满,不能满足心中对价值和信念的渴望。

  今天随着改革失去动力、速度和方向,随着经济危机的幽灵挥之不去,当经济发展的现实无法遮蔽价值的时候,价值危机就再次浮出水面。中国的改革已经打开了旧价值的缺口,让人们看到了新价值的端倪。今天发生的种种事例表明,改革所制造的事实,不仅不能解决中国的全部问题,反而正在加重社会的价值危机和信仰危机。仅仅靠GDP的数字,不足以替代人们对价值、对信仰的追求。三十年后的今天,以事实掩盖价值危机的做法不再行得通了。

  改革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功能,就是它瓦解了旧体制的价值基础。经过三十年,在今天的中国,对旧制度、对赤色意识形态已经没有几个真正的信仰者了。中国的改革,出乎其发起者的意料,消解了旧体制的价值基础,但是改革自身却没有价值基础,这就是改革自身的问题所在。改革以制造事实为使命,它自身却没有价值基础,当它制造了事实以后才发现,问题不仅还在,有时候甚至还更加严重。追求“制造事实”的改革,只能加重中国社会的危机。

  不承认价值观念对于社会的重要性,认为仅靠唯物主义就可以绕过旧体制的价值危机从而解决中国问题,这正是中国改革的致命之伤。无视价值,没有价值基础的实用主义改革及其背后的唯物主义指导思想,已经不能为中国的问题提供正确的解决方案了,这样的改革只懂国人的碗,不懂国人的心。只要改革还局限在体制所赖以建立的价值系统之内,这样的改革永远不会懂国人的心。承认价值与信仰的重要性,并把价值与信仰的自由选择权还给个人,这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

  作者:刘军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改革的事实与价值 浏览数

14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05:07:12

    1

    对中国改革,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的,但生活在一个国家,必须有共同的价值观.现在操作权在中共,中共的价值观是什么?从打下天下开始,一直没变过,就是“伟光正”。以前称“四个现代化”。个人不能超出党的规划。
    比如你创业成功,必须说“感谢党中央。。。”的确,没有党中央,你什么事都做不了。没有资源,没有自由。
    认同作者“把价值与信仰的自由选择权还给个人,这才是解决中國问题的关键!”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09:02:03

    2

    中国的问题一定会出在信仰上。

    回复

  3. freeborn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09:04:39

    3

    人家唯物主义只看物品,到了中国式的唯物主义就只看食品了,可是现在连食品都不安全了。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09:54:11

    4

    我觉得应该将改革分为前后截然不同的2个阶段:89年前和89年后
    新三座大山实际上都是89年后所进行的:教改把你父母逼疯,房改把你腰包掏空,医改为你提前送终
    ,89年前实际上已经经过了一次教改了,以后的教改才是政府甩包袱的改革!

    回复

  5. gotico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12:14:37

    5

      中国要向前,必须来一次新的思想解放。对邓所设计的改革进行反省,对邓的从新全面认识,是思想解放的第一步,不跨出这一步,所有的思想改革与思想解放都只会成为空谈。

    回复

  6. gotico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12:22:54

    6

      中国从76年后过了几年的风调雨顺的日子,邓与毛没有区别,都是极左,而且顽固不化。胡耀邦这个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离开政治舞台有其必然性,因为他触到了专制者的权威,同时防碍新的利益集团的产生。
      

    回复

  7. 1234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12:41:26

    7

    改革最终会导致伟光正倒台 这是无毛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回复

  8. 1234 说:,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 12:41:56

    8

    改革最终会导致伟光正倒台 这是五毛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回复

  9. fuerseji 说:,

    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 01:58:26

    9

    首先应该批判唯物主义这种近代理性主义层面的哲学。

    回复

  10.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 05:50:07

    10

    胡耀邦没能成为第二个戈尔巴乔夫,扼腕叹息。现在的社会没办法像过去一样暴力推翻无良政府了,只能期待政府解体。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何时才能现身呀?!

    回复

    yghxx 在 十一月 12th, 2008 15:51:42 回复:

    那么玫瑰革命如何,算不算无良政府倒台了?真理就在你身边,如果连看都不看就下结论你以为会如何?!

  11. maoguoxiong 说:,

    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 04:45:37

    11

    击中要害!

    回复

  12. 中元山 说:,

    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 12:24:04

    12

    该改内没改只能结怨于民.最该改的是集权专制政体.

    回复

  13. 中元山 说:,

    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 12:26:36

    13

    不管黑妓臼妓,能挣钱就是好妓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