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海:小泉毅何其幸啊,有幸生在民主的日本

  不久前日本发生的袭官案象一阵凉爽的秋风吹进了神州大地。就在几天前,反伪科学泰斗司马南同志煞有介事地写了一篇雄文,将日本那位“投案自首”的小泉毅定性为“日本杨佳”,厉声质问南方周末那些泛政治化的混蛋们:日本杨佳杀人为何不是制度问题?然而讽刺的是,直到司马南同志发文时止,日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都没有因为小泉毅“自首”就认定小泉毅是凶手,司马南同志这么急于坐实小泉毅杀人是要掩盖什么呢?日本警方有破案压力都没有这么急,本应事不关己的司马南同志到底有何压力,以至比日本警方还急呢?

  小泉毅否认“自己的”袭击行为与养老金记录有关,坦白交待“作案”动机:“因为公共卫生中心曾经杀死了我的宠物,所以我很生气。” 对此,急于坐实小泉毅杀人的司马南同志老实不客气地全盘接受了,然而,日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都认为这样的作案动机不合理,我们的司马南同志又一次热脸贴冷屁股。

  司马南同志振振有词地质问:“从34年前小狗被毙命,到今年小泉毅被迫行凶为宠物报仇,小泉毅从一个守法公民到一个犯罪嫌疑人,这中间给过你们多少补救的机会?事情的结果为何丝毫没有向好的方面发展?你们为什么‘迫使’一个公民作出最坏的选择?”然而,面对如此掷地有声的质问,日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倒不是因为我们的司马南同志的质问有多尖锐,而是人家觉得,不应该跟一个发高烧烧到神经错乱,错把犯罪嫌疑人跟犯罪真凶混为一谈,而跟守法公民对立起来的病人计较,那是一种礼貌的沉默!

  我们的司马南同志之所以一再出丑,说到底是因为他根本不了解民主日本的国情。

  司马南同志只知道,有人自首,警方就该如获至宝,却不知民主的日本,警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避嫌,要是让大家觉得警方有拿自首者当真凶办的嫌疑,那就难免会让大家怀疑所谓的自首是不是警方在自导自演了。

  司马南同志只知道,哪怕犯罪嫌疑人矢口否认有作案动机,我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也该热情主动地编派一个栽给他,却不知民主的日本,哪怕犯罪嫌疑人是投案自首,自己坦陈作案动机,无论官方还是民众还会质疑其合理性,推三阻四的,如果作案动机说不过去,甚至还会因此严重怀疑自首者是真凶的可能性,尽管自首者带上了貌似是作案工具的凶器为自己作证也白搭。

  司马南同志只知道,哪怕犯罪嫌疑人表示对案情毫无印象,并强烈质疑凭什么说凶手就是自己,我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也该想当然地认为那只是他的态度问题,却不知民主的日本,哪怕犯罪嫌疑人是投案自首,自己坦承作案经过,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都决不会排除自首者是被幕后真凶收买,胁迫,操纵的可能性。

  司马南同志只知道,只要犯罪嫌疑人大致可以完成作案任务,我们的无论官方还是民众就该承认他有完全的作案能力,却不知民主的日本,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都不容许在细节上打马虎眼,只要发现有一个细节属于犯罪嫌疑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不管有多少别的所谓铁证,也不管犯罪嫌疑人是属于那种多么相信自己是真凶的自首者,这时候都不得不承认他没有作案能力,他不可能是凶手!

  司马南同志只知道,犯罪嫌疑人忘了自己杀过人不足为奇,却不知民主的日本,无论官方还是民众都只会把自首者可能臆想自己是凶手当寻常事,那种诱导犯罪嫌疑人,让犯罪嫌疑人相信自己真的杀了人的行径,只能以荒唐、无耻、邪恶称之。

  司马南同志气不过有人把犯罪嫌疑人定性为大侠,将大侠论者斥之为“反体制的价值取向”,却不知民主的日本,人们不是不欢迎“反体制的价值取向”的大侠,而是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大侠诉求而搞大侠推定。大侠推定等于是变相的有罪推定,给人家一个“大侠”的虚名,就以为能让有罪推定变得神圣,变得冠冕堂皇,那其实是很不道德的。

  最后,司马南同志疯狂地攻击“不放弃,不抛弃;固执、执拗、偏执、执着”是所谓的“两不四执型”的病态人格,就更是对全体日本人的侮辱。司马南同志仇恨日本人的历史罪债,这完全可以理解,但仇恨日本人的较真就太不可思议了。日本人的较真难道不是最为全世界所称道的吗?司马南同志何以要用“较真较到拿生命赌气伤天而害理”来诋毁日本人的较真?很显然,我们的司马南同志已经有点丧心病狂了,他已经忘了,他自己的“反伪科学”凭的不就是较真吗?

  何其幸啊,小泉毅是生在民主的日本,所以他没有被日本的司马南们直接从犯罪嫌疑人升级为犯罪真凶,没有被日本的司马南们直接剥夺守法公民的衔头,没有被日本的司马南们直接扣上“反体制的价值取向”的帽子,没有被日本的司马南们直接裁定为“较真较到拿生命赌气”,尽管他是自己“投案自首”,他本人决不会对日本的司马南们的言论有异议,但社会的公正,司法的公正仍然很好地保障着他的公民权,我们的司马南同志有一点说对了,这确实是制度问题!

  2008年11月27日

  作者:林云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小泉毅何其幸啊,有幸生在民主的日本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反屏蔽小子 说:,

    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 15:04:32

    1

    看不懂

    回复

    yghxx 在 十一月 28th, 2008 18:35:01 回复:

    公正并不能因为对方是罪犯而稍有不公。

    司马南用日本泉毅案影射中国网民为何不将日本的泉毅看成“英雄”,而作者在驳斥司马南明显的“有罪推定”和“程序违法而结论正确”的错误观点。

  2. linfavourite 说:,

    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 11:31:38

    2

    这就是民主体制最好的一点:不管是否真的有罪,在真的被确定有罪前,任何人都应该被当成无罪来处理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