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蒲: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前段公司换了08版的PKPM,今天计算基础的时候发现了问题。输地质资料的时候,发现极限侧摩擦力和极限端阻力两个概念,因一般地勘报告提的都是二者的特征值,而极限值和特征值的关系,JCCAD是否采用了规范所用的2这个系数呢?按PKPM的咨询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位女士,我扼要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人家说等一下,然后等待的音乐响起,音乐停顿,我正待洗耳恭听,一阵忙音后,电话挂断。诧异之后,再次拨通,这次接的是另外一位,还是女士,我再次简要提出了问题,女士说等一下,可能电话转给了别人,然后我就听到一个老先生的声音,心想老先生可能是权威吧,就抛出问题,得到的依然是等一下,最后,接电话的是个中年男士的声音,我再次提出问题,他说不输也可以,算桩基的话输五个常见参数即可。追问他极限值和特征值的关系,得到的回答是2.虽然几番周折,总算是得到了正确答复。不过想起了以前问过他们关于斜梁计算的问题,问了几个人,始终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建研院在结构计算领域,代表了国内的最高水平,怎么他们出的产品,以及产品的后期服务,怎么这么差呢?

  十一期间从天津返京,去天津站南售票厅买票,3号下午四点多去的,被告知晚上八点多有到丰台的,无座,问有无城际票,窗口回答说5号的都没有了,问为何城际都没有票,窗口不予解答。后来看到站外有到京的汽车,就去退票,30多个窗口,仅一个退票,退票的人排起了长队。看看其它售票窗口,买票排队的长度也就退票排队的三分之一,怎么就不能再开一个退票口,方便旅客退票呢?想想每年黄金周和春运期间铁老大的丑恶表现,不仅让人心中愤怒。

  其实这只是两个小小的例子,我们付出财力之后得到低品质服务的情况,比比皆是。我们的电信、银行、航空、电力、邮政和石油石化企业,这些垄断巨头给我们提供的,是质次而价高的服务。世界上双向收费的电信服务估计也就中国有;银行ATM出错多出的钱,你取走会被判无期,当然从ATM取出假钱银行是没任何责任的;电力企业员工的工资从来都是令人羡慕的,虽然可能不是人家的服务值不值那个价要另说;邮政的邮寄慢且贵,最奇怪的你自己根据估值多少,另外交费以便物品寄丢后给你相应的赔付,这相当于告诉你可能物品会被寄丢,不另交费就没有任何赔付。石化双熊历来就是只涨价不降价的主儿,另外还可以从国家领取大红包,以补助他们的亏损,虽然二者掠取财富,速度胜过强盗剪径而风险低于官员放屁。我们的税负世界最高,而得到的公共服务却世界最差,普通老百姓跟公家打交道,谁没有“衙门深似海”的痛苦体会呢,谁没有领教过官员的傲慢和白眼呢?

  最近一年我们国家可谓天灾不断,先是南方百年一遇的雪灾,再是洪水和汶川大地震。可是我们受的伤害远不止这些,近期的毒奶粉风波,殃及数万名儿童和他们的家庭,一万多名儿童因而住院。在这期间我们看到了许多丑陋的表演。官员们先是堵塞媒体舆论,被曝光后推给下属,自己则继续伟大光荣正确。而企业则将责任推给弱势的奶农。而这离问题奶粉造成的大头婴儿事件才短短4年啊?是谁让我们付出了,却得到了这样低品质的东西?我们的食品安全问题,就像矿难,发生过一次灾难,临时管制一段,然后有时更大的灾难发生。迄今已有多少丑闻和危机?什么时候我们的食品才能安全?当然了,我们还是有优良的食品的,特供啊!

  我们的食品、卫生医疗、公共产品服务甚至各种商品等,已经以质次价高傲视全球。当你喝着含三聚氰胺的牛奶,吃着苏丹红鸭蛋,吃着洗衣粉油条,在餐馆吃着地沟油炒的菜,吃着陈化粮米饭,吃着硫磺熏白的馒头……当你要开刀必须先向主刀医生塞红包,否则可能有什么器械留在了腹腔内,或者看个感冒就要付出万儿八千,万一得了什么绝症就要面对天文数字的手术费从而基本听天由命,临时急病却因手头没钱被拒诊从而可能一命呜呼……当你受了冤屈要叫天不应,入地无门,上访又被驻京办抓到小黑屋,当你拿着二千一月的平均工资,却要面对均价五六千的商品房,从而不得不花费租房时,你不得不感叹中国从来不乏奇迹,因为在这样低品质产品横行的社会里,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要说中国人能活下来,还真的归功于我们悠久的传统,中国普通百姓,历来受执政者的残酷盘剥,但又总是在艰难的生活中顽强生存。正是我们传统的韧劲支撑着我们活在当下,并认为活在盛世。我认为我们国民总体的生活水准,在世界上历来是偏下的,最多也就南方发达地区偏上一些。仅看看东西方餐具的差别,就可看出高下。西方餐具多为金属制作,而我们多用瓷器或竹木。显然西方的餐具更贵,使用也品质更高。看中华历史,几千年的帝国体制,始终是跳不出治乱循环的怪圈,这个直接导致了我们近代的落后和诸多耻辱。历朝历代都是最初最高领导能够励精图治,政治清明,从而百姓能安居乐业,仓廪实衣饰暖则为盛世;然后就是领导层腐化堕落,政治腐败,民不聊生,百姓纷纷揭竿而起,再立新朝,然后又一轮治乱循环开始。当政者多为读书人,以精英自命,不事稼穑,却掌握了各种暴力机关,生杀予多一念间,更何况多吃多占?生产者多为生斗小民,命若草芥,从事农林牧渔手工,势单力薄,又被君臣父子的封建道德愚弄,但求温饱,能忍则忍。除非是被挤压得超过了生存底线,才反上梁山。故有史以来我们一个老大帝国,少数人奢侈享乐,多数人饥寒交迫,当政者少怜民惜民之心,生产者多挣扎求存之念,一个庞大的人口集团,以总体品质较低的生活水准苟存。

  自共和国立国以来,但见集权,未见共和。想当年毛泽东面对黄炎培提问时,意气风发的给以“窑洞对”,今天看来几近儿戏。三反五反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舵手带领下的航船,险些倾覆,幸好还是有头脑清醒的改变了航向,人民过了段温饱日子。但是,好日子不长久,如今又前景不妙,搞不好会使卅年改革成果毁于一旦。自胡溫新政以来,初期轰轰烈烈,百姓叫好不断,似乎前景一片光明,但现在我却想起了李隆基。

  什么时候,我们的生活品质能高点呢?

  作者:秦蒲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我们的低品质生活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 16:19:04

    1

    当中国出了10000个杨佳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品质就能高点了,因为有说法了。

    回复

  2. oz刀客 说:,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 01:53:26

    2

    在中国,低品质生活只是属于低社会阶层的。精英阶层们可不会认同您的观点。他们生活在中国的欧洲中。

    回复

    唐玉春 在 十一月 30th, 2008 11:26:19 回复:

    完全赞同

    yghxx 在 十一月 30th, 2008 14:35:14 回复:

    错,西方没他们的生活好:
    1,钱可以不动脑子,不费工夫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或自定规则让其滚滚而来,西方人谁都做不到。
    2,找女人自有人为其付费或可以公费报销,西方人做不到。
    3,上赌场赢了算自己的,输了有人或公家出钱,哪怕上亿元,这也是西方人做不到的。
    4,犯罪后只需要党内警告而非上法庭判刑,党票可以代替刑罚也是西方人做不到的。
    5,面对被其侵犯了利益的人,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们算个P,敢跟我斗?”,这也是西方人做不到的。

  3. 最大的不幸 说:,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 02:07:29

    3

    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我是个中国人。

    回复

  4. 哈哈 说:,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 06:01:49

    4

    大家都不买他们就老实了

    回复

  5. 007 说:,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 06:20:01

    5

    CCP只所以能够竭力压榨老百姓,就是看准了中国人民的忍耐力是世界上最强的

    只要给你们口饭吃,谁也不会造反 。。。

    回复

  6. 唐玉春 说:,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 11:25:56

    6

    草根人群生不如死啊,混账的社会,混账的体制!混账得不能再混账的中国特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