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五十年后对反右派运动的再认识

  《为什么要扩大化?而且要扩大那么多?》

  对于1957年的反右运动,迄今为止中共作的正式结论仍然是;运动是正确的,问题只在于严重扩大化了。为此中共在运动的二十一年之后改正了当年的错划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以上,恢复了他们的工作(虽然至今仍没有答应作任何赔偿),有的后来还出任了国家总理。对于要保持永远先进与正确而从不认错的中共来说,这样做已是十分不容易了。我们暂不讨论这样做够不够,只按这个结论来问:为什么要扩大?为什么竟会扩大到这么多?按理一直是明察秋毫、眼睛雪亮、光荣正确的党就不该有这样大的错划呀,解释只有一个:就是当时是有意错划的,不是当时还下达有划右的比例指标吗,这就是有意的铁证。当年划的近百万右派可以分为两部份:一部份是人数极少只占百分之一不到,但却有名气有代表的大右派,这些人中后来只有几个保留着不改正以为证明运动正确用;另一部份是绝大多数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以上的无名小右派,这些全属于错划,后来全改正了。这就是个有趣的现象:这两部份人在政治地位、观点与作用上完全不一样,它们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后者大多数并没有什么政治上的左与右,都是不与政治相关的平民百姓,其中也有一些是说了几句话,但也是按党的教导与要求说的,丝毫扯不上反党,划他们完全是由基层头儿定的,目标是清除与头儿关系不好的人,也有不少并非是头儿想划,也不是与头儿关系不好,而是为了完成指标任务,这些人至今还回忆说:当时只是党要我当右派,在整个划右中更重要的是:公开的不要任何法律与行政手续,这就开创并从此确立了党直接非法处置任何人的规则,更用此后的长达二十多年的折磨,用事实解读了什么叫党的领导什么叫反党(对党基层甚至党员个人提了意见,或被认为是的,都可定为反党`反党的领导),把他们强行拉上政治右派来反,就是有意地使无辜者送死,充当各级领导树绝对权威的炮灰。中共历来是为其目标不惜人命的,当然也就更不怕冤案了,好的加个烈士封号(如张志新等),大多是无名而送死(如那数千万的饿殍),还有不少是加有罪名而殉难,这就是革命的逻辑。这样下达指标的扩大化,就是为了建立其各级专制的领导实权的无上权威,彻底消灭法制,确立党治,这样做至今仍对中共永远执政有无穷的好处。

  《按百分比划坏人》

  半个多世纪以来,国人历经了层出不穷的政治运动,这些政治运动都在于要打击坏人(这坏人的具体名称依运动的不同而定:比如土改时叫地富份子,肃反时叫反革命份子,三反时叫老虎,整治安时叫坏份子,反右派时叫右派份子……,后来坏人的种类与名称太多了不好说清就统一叫牛鬼蛇神吧),这确定坏人就是每个运动的中心。如何确定呢,按正常的逻辑推理就应该是按一个客观的标准划分,做到既不漏掉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真正清出坏人而不伤及无辜,这正符合公开的运动的目的。可是在实际运动中却不是这样,而是要按上级下达的百分数指标,硬是要划出规定数目的坏人来,而下达的这些百分数指标又没有任何客观依据,多是由领导分配定的;这种做法能够实现当然靠的是铁的纪律强迫,却也有法则的保障:完成任务可以升迁,未能守成者就被受百般责罚(你划不出右派,那你必是包庇右派`同情右派,自然你也就是右派了),尚可借此排除异己,基础领导又何乐而不为呢。再加之出了冤案也由运动负责、组织负责,从不过问个人责任,何况良心与温情是早就反复受到了批判,所以这种做法,就只会越来越加码的。这样做的目的就不是在于真正要划出应处理的人,而是为运动而运动:是为了故意拿出一部份人来充当罪人(不管冤不冤),备受打击与牺牲,以达到大造声势树立领导的无上权威,同时也是通过运动来宣告不需任何法制,不许任何申辩,更无任何平等与人权的革命专政万岁。更通过运动从实践中也培养与造就了一代一代的打手`毒蛇与接班人,这样来树立与加强无产階級专政,又叫人民民主专政的精髓就可以传承。这样做实在有了太多的冤案,那也不要紧,万不得已时,才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平反或改正,以谢国人。并不忘教导你们说:那是运动中的事不要太计较了,要向前看,母亲打错了孩子也在所难免,为革命事业作出任何个人牺牲也是应当的。

  《没有右派的反右派运动》

  对于1957年的反右运动,迄今为止中共作的正式结论仍然是;运动是正确的,问题只在于严重扩大化了。为此中共在运动的二十一年之后改正了当年的错划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以上,恢复了他们的工作(虽然至今仍没有答应作任何赔偿),有的后来还出任了国家总理,这样说来不是错划的真正的右派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除去这几个不说,只说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地方当时所进行的反右运动都是在没有右派可反的情形下进行的,这就实实在在是一场没有右派的反右派运动了。

  《目的并不在于反右派的反右派运动》

  既然是一场没有右派的反右派运动,那么又何必要进行这对空的反右呢?再说即使是当时(至今也没有改正的)那几真右派在反右中也立即不断作了投降与认罪,并不断地检讨,就是那近百万的被错划的右派也无不是真诚地悔过与检讨。这样说来反右一开始就是大功告成的全胜了,当然理应收兵了,可为什么又层层加码了二十多年,摘帽后还叫摘帽右派,改正后还叫改正右派呢?其实运动的实际目的不在于只是打倒这些人(这些任人处置的人不打也会倒的,冤不冤也不必计较,反正是革命的需要嘛),关键是在于要树立靶子与样板,让人们时时明白什么是无产階級专政:大造声势树立党的各级基层乃至党员个人的无上领导权威,同时也是通过运动来宣告没有任何法制,不许任何申辩,更无任何平等与人权的革命专政万岁(也公开讲了,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就这样来实行与树立了无产階級专政,又叫人民民主专政。再直白一点;运动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永恒的党天下。事实上也这样成功地做到了(在中国实行专制的阻力不在民间,要求民主多只在于知识界,只要驯服了知识界就行了,运动不是正如朱正先生所言:做到了从百家争鸣到两家争鸣实是一家独鸣,到今天的中国不还是知识界失语吗?)。按这一目标而言站在党的立场上看运动就当然是正确的了(中共的实际目标与宗旨就是要在中国建立永不变色的党的政权)。所以仅管承认并认真改正了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错划,但绝不承认包括党天下之类的右派言论,也绝不否定这个运动。鄧小平先生永远是中共卓越的领导人。就当然是正确的了(中共的实际目标与宗旨就是要在中国建立永不变色的党的政权)。所以仅管承认并认真改正了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错划,但绝不承认包括党天下之类的右派言论,也绝不否定这个运动。鄧小平先生永远是中共卓越的领导人。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五十年后对反右派运动的再认识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00:29:32

    1

    共产党领导下,什么事都一锅子端。可以反思想,结果把人性都反了。还不够,最后把人命都端掉。
    这说明中共理论的愚昧,无能。什么四万亿,土地私有化等,经济,土地就像史莱克说的,鬼怪就像洋葱,一层层的。四万亿能端掉腐烂的中国经济吗?外层刺激,内层没反应。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2nd, 2008 15:52:20 回复:

    毛是有预谋的犯罪:消灭中国的言路,从而让他可以独裁。

  2. yghxx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5:53:00

    2

    毛是有预谋的犯罪:为了消灭中国的言路,为他的独裁开道。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