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一个班的十名右派

  五七学社在香港成立,为 “抢救记忆,保存史料,为后世鉴”而征集史料,我在回忆录《岁月留痕》中就早写了一些,后又多次以《必须回首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为题在《品味盛世》(中国戏剧出版2003年9月北京)、《古风杯华夏作家网杯——文学大奖赛优秀作品集》(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北京版)、《教师文库》(大众文艺出版社2003年12月)、《芳菲无际——新世纪作家优秀作品选》(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7月北京)等处发表,对当时情形作了忠实的记述,这些东西都多次广泛地呈与当年师友们看过,他们的评论一致认为是真实的、客观的、公正的,1957年反右运动时,我们正在当时的西南师范学院(后改名为西南师范大学,现名西南大学)数学系读四年级(乙班),我们全班42人,反右前夕突然就公开了班上有党小组,组长是苟仪表,在以他为首班长唐天银为副的全力策划下,突然做出来了10个右派份子,其中6月份以来首先出来的有6人,都是非党团员,并做成了一个反党的右派小集团,他们是:赵文荧、载世中、廖远平、秦承俊、姜开云、王志一(均为男同学);到8月团内整风后又拉出四个团员的右派,他们是:贺承业(团支书)、黄世明(团支部组委、女)、张克继、胡国良(女)。当时反得是振振有词,罪行是多多的,现在冷静一想,要一一记述这十个的右派事实还真这难,具体有哪些,还真说不上来,我所记得的还就是前面的回忆录与文中那些,现在尽力补充到人头吧:

  先说前六人:都是非党团员,平时比起党团员来,自然就认为是“落后”了,对于在这年春天的大鸣大放中,揭露了如历次运动中的冤假错案,迫害致死人命等,自然有许多议论,对一个时期以来报刊上鸣放的言论,自有一些认同之议,当时虽无言,到了反右之时,再回忆出一句半句曾说过,或类似地表示过,甚至是可以解释为是同意了某句“右派言论”或可引伸为的“右派观点”,以支言片语上纲上线,就定为右派,自是最容易的。当年从6月3起停鸣放以来,开了几天会,提了一些意见之后,早就没有什么新的话说,时常冷场,而党员们又在会上一再要大家发落言,把人们逼急了,自然有人发问:“为什么你们党员们就不发言呢?就不提意见呢?按理说你们应带头发言,你们对内幕知道得还更多些”,问得党员们无言以对,后来在反右时,就把这“要党员发言”,定为“逼党员发言”,是“追党内秘密”之大罪,以此罪定右,就又是一方便之大法,这六人多系这样定罪的。再有,党团员们自视先进,高人一等,所以在接近上自然有差异了,接近多些,说成是小集团此乃当时通用之法,下面分述这六人(前两人被定为小集团之首要人):

  赵文荧,四川阆中人,其兄赵蕴玉为著名国画家,本人喜言谈,多才艺,好言谈嬉笑,业余爱拉琴,踢足球,为校足球队员,后分到四川营山中学,下放专门烧窑,文革中又打为坏份子,改右后从事教学,高级教师,还入了党,当了该校党书记,自己戏称为“插上了野鸡翎子”(威风之意);

  载世中,入学前作过小学教师,业余爱川剧,好讲说,后在四川广元师范学校改造,改右后从事教学,高级讲师,还入了党,并任该校党支书,成了模范党员,事迹在四川报上介绍过,九十年代病逝;

  廖远平,成都市人,自幼眼高度近视加斜视,视力不佳,其貌不扬,读书用功,成绩好,说过说文解字中的“’党’字,由’尚’、’黑’”,划为极右,先分到成都市某中学,后到集中劳教,摔死于劳教中上天梯,被称为永远的守林人〖见前307《悼远平》(小诗)〗;

  秦承俊,四川阆中人,好读书与考证,学习成绩较好,同学们称他为“秦考古”,多言谈,后到重庆丰都中学改造,改右后从事教学,特级教师,小有名气,2008年初病逝;

  姜开云,贵州都匀人,爱好体操运动,入校时已婚,并有孩子,平时讲话随便,专务体操,划右后妻离子散,到贵州都匀中学,改右后从事教学,高级教师,八十年代病逝;

  王志一,平时不多言语,从不张扬,划右后去劳教,音讯眇无,生死不明。

  这样广泛而随意大定右派,弄得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早已是人人自危,一切由党小组长苟仪表与班长唐天银的安排行事,为了剪灭异已,8月3日后,搞团内整风之机,又在团内大划右派,首先落网的是两名团干部:

  贺承业,团支书,好学习,肯思考,有同情心,学习成绩较好,平时好言谈,鸣放时在班上带头发言,题目是《把人当作人,学会尊重人》就犯了大忌,又被推选代表班上到全样毕业生论坛发言,划右后分到重庆四十二中学作教员后处理作职员,后又下放到大宝山农场劳动,62年冬摘帽后,到63年又以欺骗之办法(重庆四十二中学在上级授意下为之,改右后,多次向多个有关部门反映,一直不理)下放回原藉阆中,自谋生计,作了泥瓦工15年,因工伤半死致残,改右后到阆中师范学校任讲师,并加入民盟,后调德阳教育学院任副教授、教授,到西南师大作访问学者,退休后曾到凉山大学支教;

  黄世明(女),团支部组委,祖籍安徽人,由重庆入学的,好学习,学习成绩较好,平时不多言谈,有同情心,一直想学工,不大安心师范专业,因说了这类话语,划为右派后分到重庆壁山师范学校,后到四川锅炉厂子弟校,改右后从事教学,高级教师;

  此时还不足意,公然又用最无耻的加害办法,精心制作出反标`反革命与右派:因为是师范专业,同学们常爱在教室内的黑板上练习粉笔字,三五人随随便便乱写乱画满满写了一黑板,这是常事,平时谁也不会在意,在运动中竟有人精心策划,偷偷把这样一黑板字擦去,只在一处留下“毛主席”三字,而在不相联系的另一处留下“阿Q”二字,然后命令全班同学立即到教室声讨反标“阿Q毛主席”,追查发现写“毛主席”三字的是一人,就是团员张克继,写“阿Q”二字的又是无关的另一个女同学团员胡国良,不问什么,这二人均是反革命,后定为右派。值得关注的是,这样一个人为的有意将满黑版的字擦得只剩下一幅反标的事件,不仅当时不过问这擦黑版者是谁(这才是真正的反标制作者),就是后来改右时,一直到现在也从不过问这是何人,其实不泛有人知道此人是谁,但至今(五十多年了)也没有人敢把他说出来,人间良心安在?世上天理何存?

  张克继,团员,祖籍河北,由阆中考入,爱篮球运动,校篮球队员,学习成绩较好,后分到陕西榆林,改右后到西安中学任教,特级教师,小有名气。

  胡国良(女),团员,四川巴中人,平时不多言谈,后在又巴中师范学校任教,高级讲师。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一个班的十名右派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00:44:08

    1

    反右派,反左派,现在学术也是一派了,中国人都成一个模子了。大自然不需要进化多样性。因为被中共改造了。在中共领导下,中国不会有灾难了。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2nd, 2008 16:07:02 回复:

    而作为右派的中国总理依然为了他们的利益而无视反右的错误,这才是最可悲哀的!
    为什么那么多右派后来又神气起来了?还不是他们也只不过是没有自我启蒙的能力,最后还当了犬儒而已。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