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第三种忠诚

  当年的知名右派刘宾雁曾说过他就是第二种忠诚,这是针对长期提倡的绝对忠于党忠于毛主席,“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誓作驯服工具”那种第一种忠诚有区别而说的’这第二种忠诚就是忠诚于党的共产主义理想与信仰,反对一切背离它的错误行径,当年几乎所有的右派都是属于这种忠诚而绝不承认自己是反党反社會主義的,我也不例外。能从第一种忠诚发展到第二种忠诚,是一个进步,是一次思想解放。

  坚守这第二种忠诚的除了这些中了阳谋理该受罪的右派外,竟还包括了许多老共产党人,甚至不少党的领导人:远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近如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等。可是这些奉行第二种忠诚的人却大多是遭到灭顶之灾,这是为什么啊?这些血的沉痛教训告诉我们,这第二种忠诚也是不够的,党与共产主义理想“信仰只是一些可以任意解读的概念,在实践上尚难清晰与具体,更何况党也只是一部份人一时组建的东西,党与民族”国家是有区别的,民族与国家也是有区别的,国家与人民有区别,党和人民也有区别。还有这长期使用的“人民”一词,也是一个含义不清的集体概念,说黎民与老百姓还要具体一些。把这些概念区别清楚,事情就十分明白了,到了晚年七十多岁时,我才悟出这第二种忠诚也是不够的,还应该有一个更大的思想解放,冲破一切主义“教条与党派的藩篱,再发展到更加朴素,更加本质的第三种忠诚:这就是忠于人性,忠于良心,忠于黎民。

  我们应该提倡的就是这样的忠诚,通俗地说就是忠于做人的良心吧,也就是我们做人的底线,这也正是古今中外不少普通人的可歌可泣的坚守。(我写上这些话以纪念2007年教师节)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第三种忠诚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16:00:00

    1

    敬重你的第三种忠诚,对于你所谓的第一和第二种忠诚,我没有丝毫的敬意,因为它不值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人和团体背离了这一条就没有价值。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16:06:08

    2

    只敬重你的第三种。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