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对“四万亿”流向的思考

  这次政府终于在08年危机重重之下,甩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出手”4万亿”的救市投资。面对着内忧外患的压力,面对着急增的失业人口,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明显加剧。从事态的发展来看,政府表现有点措手不及。因此溫总理也发了狠话:这次要“出手要快,出拳要重,措施要准,工作要实”。“快”和“重”摆在前面,“准”和“实”摆在其次。从中可看出政府危机心理。这些年来,我们习惯于听到这方面的空洞的政治述语。从江的“叁個代表”到胡的“八耻八荣”;从“中国GCD先进理论”到“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无不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我们人民大众一直被“强奸”着名义,而且还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今天,各种矛盾的积累,已经威胁到中共的统治阶层,不知他们自身感觉到没有,反正,我是感觉到深深的寒意。中国现实告诉我们:“经济问题,政治解决;政治问题,军事解决”。现在是“经济问题”用“政治问题”解决的时侯。

  看中國现状,中国人喜欢跟“风”,从政府到老百姓无不如此。昔日毛时代的“‘亩产十万斤’的浮夸风”;江时代的计划生育“三分钟”所用的龙卷风“;和李鵬领导的”普九风“。上个世纪90年代所展现的”鍅耣风“和”传销风“;以及现在的”炒楼风“和”炒股风“。上面这些”风“无不带来灾难性后果。今天政府出手”4万亿“所带的风已席圈全国。真如体现温总理”出手要快,出拳要重“的八个字上。光云南一省就计划有”三万亿“。从目前掌握数据来看:上海5000亿,吉林4000亿,海南2070亿,安徽3890亿,浙江3500亿,河北5889亿,江苏9500亿,河南1.2万亿,辽宁1.3万亿,重庆1.3万亿,广东2.3万亿……

  不用我作加法运算,我八岁的儿子也会算出这是一个错误的算式。各省市的投资额的总和已远远大于“4万亿”。这不让想起毛时代的“浮夸风”,今天你说“亩产千斤”,明天我说“亩产万斤”,后天我说“亩产十万斤”。反正吹牛不打草稿,也不用犯法。反而把说真话的彭老总打入十八层地狱。可怕啊!今天各省吹起“集结号”。似乎对钱的来源不需要思考一样,只要说得越多,显示本省政府对救世决心越大。一言以蔽之,又是典型的政治投机心理。让我不禁怀疑温总理的后八个字:“措施要准,工作要实”。我向来不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但历史的事实让我无法引到善意来。

  从中央到省市,救市所反映的项目来看,固定资产的投资已占绝大部分。从07年的数据来看:07年固定资产的投资份额是55%,远远大于国际平均水平30%.看来明年远远大于这个比例。中国的真正问题是制造业投资环境持续恶化,带来大量的失业人口的增加及大众收入的减少,使得本国内需不足,仅占美国的一半。这方面郎咸平教授有大量文章在这方面的论述。建议大家多看一下他的文章。让我们知道中国经济问题出现在哪些方面。

  为什么政府官员对固定资产的投资有如此的热心,一方面能很快可以推高GDP,在短时间可以带来政绩;另一方面,这也是政府官员捞钱的最好土壤。从目前查出巨额的贪污犯来看,大多与这有此挂勾的。况且,中国没有查出的贪污犯到底有多少?我是没有答案,但绝对不是政府所说的极少数。今天,我跟大家分析一下数据:中国有7000万GCD,算七分之一在政府供职,各级政府应该有一千万人,按腐败人数50%的计算。(有人会不认同我这个数字,但是,我认为这不过是一个保守数字,否则为什么‘官员财产公开’得不到实施,必定有超过50%反对,这超过50%的官员绝对是有腐败行为,否则用什么说服广大人民群众。)因此,中国至少有500万的蛀虫在蚕食着国家财产,如果我们用4万亿去除这个500万是多少?80万!如果这次贪官遮开贪婪的血盒大口,什么不用投资,每个贪官平均贪到80万,就把这4万亿瓜分掉。因此,大家想想,4万亿分享到我们老百姓能有多少?诸位到时拭目以待。如果,这4万亿除以13亿中国人是多少?3000左右!也就是说4万亿直接分下来,每人平均可得3000元左右。这里,我不过用这个数字让大家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不要指望政府出手多少钱的问题,再多钱也是我们平时每一个人累积下来的税钱,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最重要这个钱是否到时能以乘法效应使中国财富在增加,人民手中只有真正有钱,这样社会才会稳定。

  当然,每一个人的愿望都想这个“4万亿”的钱以乘法的效应在增值。愿望归愿望,如果投资的桥象广东省某市一样建成后很快就倒掉;投资的地铁象杭州一样很快塌陷;筹建的学校象“普九”所建一样遇到地震马上倒塌;投产工厂象三鹿奶业一样在奶投毒;投建机场象珠海一样修筑多年一直亏损着经营。那么这4万亿就可能会以减法的效应在逐渐消失,我这不是在危言耸听,前面的事实不得不让我在这方面去想。

  社会财富的增值,主要来源第一次产业。我是一个出生农家子弟,我清楚农村的局面,每当我回到家乡,看到大面积荒无的土地,浪费的资源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土地的改革如果不走上私有,是不可能得到利益的最大化。虽然政府在这方面努力,但还是没有办法突破意识形态的框框。农民的积极性难以提高,使得大多农民长期投资意图非常少。

  民营企业目前也在艰难度日,很多政府要承担的责任,转移到企业来承担。与国有企止相比,在政策少了很多优势。这些企业是我们打工者的基地,大部份老百姓的收入来源这里。现在很多难以为继,现“皮之不存,毛能焉否”?现大批失业者已面临生存威胁,更不要谈什么购买力来提高内需。

  今天中国,目前用“4万亿”救市只能j是的行为。最重要寻找政治的突破,遏止社会大面积的腐败行为。建立一个有公信力的政府,一个服务型的政府,一个廉洁的政府,一个高效的政府。这样人民大众才能获得度出难关的信心。1948蒋经国先生为遏止国民党的腐败“打老虎”,结局是功亏一溃。我希望中央政府在这次救市的大动作下,再有一个政治大动作,象这种口号式的说教是起不到任何效果。

  我期待这次救市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我奉劝那些正蚕食国家财产的败类,赶快停止贪婪血盒的大口,如果这次“4万亿”救市失败了,我家里还有一亩三分地,还能度日,那么,你们呢?

  2008年12月1日佘开晓写于珠海

  作者邮箱:shekaixiao(at)sina.com

  作者博客地址:heep://biog.sina.com.cn/she202712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对“四万亿”流向的思考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16:05:28

    1

    show而已。

    回复

  2.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12月05日 星期五 @ 03:28:54

    2

    不奇怪,哪次不是这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