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我也来说说这“主义”

  我国是一个盛产主义之国,百年以来,我们总是常常大讲着重许许多多的各种主义,虽然也有胡适先生早就语重心长地呼吁过少谈些主义,但却无济于事,长期以来各种主义的宏文高论总是不绝于耳,争得来面红耳赤,甚至弄到不少人为主义而作了炮灰。社会政治问题包罗万象,方面甚多,内容丰富,其主张也就是花样百出,要把一种主张用几个字概括成一个叫什么主义,当然便于说话,也便于吸引与号召民众,但却同时带来了在同一个名称之下的不同解释与变化,这就利于政客们胡搅蛮缠。

  例如说马克思主义,它就有以此为旗号下的“左”化了的变种:列宁主义与斯大林主义。我们多年来,讲的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指的与行的都是斯大林主义。这个斯大林主义实质上就是法西斯主义,说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就是“斯大林加秦始皇”.几十年了,我们何曾有过半点真马克思主义啊!后来又大讲什么社會主義与资本主义,这几十年闹来闹去还白丢了许多性命,最后鄧小平先生才下令“不要争姓资姓社”,到现在也不明白究竟什么才是社會主義,但还是宣誓说我们要搞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真使人不明不白。还有什么帝国主义呀,共产主义呀,霸权主义呀,修正主义呀,和平主义呀……等等,这些所谓的主义与口号都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形而上的争吵,其实际内容各人各时均各有所指。

  如果从百姓的角度来看,在下以为当年孙中山先生提的三民主义还有点具体意义(毛泽东先生也说过:三民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好朋友),少一些意识形态气味,百姓还能知晓一二分,他讲的“民族主义”这个“民”字是从国家角度说的,这一点倒是在二战胜利后一天天实现了,中国(从中华民国到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日渐强盛(中国人民站起来)。遗憾的只至今仍存的两岸分离;他讲的“民生”与“民权”,其中的“民”就应该是指老百姓个体,“民生”从近二三十年来看也在困难中缓步实现(中国人民富起来)。可是“民权”的实现在中国大陆就还看不见有多少实际的进展,只能讲到“权为民用,得为民谋”,就是总讲不出“权由民掌”,可悲可叹……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我也来说说这“主义”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08日 星期一 @ 05:39:14

    1

    斯大林加希特勒也可以说它们自己是“权为民用,得为民谋”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