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冬天里的闲话五则

  [没有民主,遑论科学?]

  遵循内圣外王之遗风,每位大人坐上最高宝座之后,总要推出一套号召人民的口号:这不,从毛泽东思想、鄧小平理论、叁個代表的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于是全国动员,上下一致为此而学习与贯彻许多年,还得及时地写进党章呢,这些东西的成败是非自有历史评说。而我要说的是这最近的一个,其中有“科学”二字,何谓科学?许多人无不争相竟说他说的、他做的就是科学的,其实呢,不是靠宣传吹嘘,更不是靠权力认定,科学就是不依人们意志而存在的一切客观规律。人们对科学的认知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而且常有反复与曲折,绝不是谁说了算的。所以真正的科学是民众的、自由的、争论的、不仅允许而且欢迎反对的,科学本身就是要允许人讲话、允许人置疑、允许人反对。从本质上说,科学与任何的专制不容。所以科学就一定要民主与自由,通俗地说,科学就是真相,科学就不允许隐瞒真相,要真相就必须要民主。无怪乎我们的前辈们,在“五四”时就提出了“科学与民主”这样的口号,来救中国。科学要靠民主来保障,而民主需有科学作支撑:没有了民主,强权就会霸占科学,美女也会说成妖魔,这科学就是伪科学;没有了科学,民主就是乱闹,多数也可暴虐,这民主就是愚昧的民主,所以,德先生与赛先生总是相依为命而携手同行。要践行科学发展观,首先就要实行民主与自由。这里的民主是一种理念与原则,是一种制度的落实,而不只是形式(形式上可多种多样,但原则是同一的)。也许下一次的理论就是明确的民主与科学以救中国,这又回到了百年前的“五四”的启蒙之路,这也是中共建党初期就用以号召民众、取得民心的许诺,是它当年能上台执政的本钱。

  [讲真事也惹祸]

  家乡有民谚说“要想失去你的朋友,你就借钱给他”,我从来就处于贫穷,也不曾有钱借给谁,所以,没有机会实际去感悟此语,倒是还有一句类似的都是说非出自本意的事与愿违之必然。这话是说“要得罪老朋友,你就发表你的回忆录吧”,遇罗锦说,她并不想得罪人;她只想讲真话,可是讲真话就很可能得罪人。事实上,这是写传记写回忆录常常遇到的问题。却实我有所感了:我的回忆录在网上发表后,就引起了某些人的不安,在百度教育吧上发难,好在网络是自由的,大量跟贴说我写的是事实,但在另外地方在读到我的回忆录的人们中(包括家乡亲友、同学、同事……),也总会有所得罪的了。自从丁酉年后,讲真话就犯忌,没想到,讲真事也犯忌的,真相是揭不得的!无怪乎,不少人只愿“回忆”,而不愿去“录”;即使录了,也不愿发表。不然,就隐去真名,以化名代之;再不然就改以“报告文学”、“小说”“故事”、“寓言”……等形式来写,还不忘加上“纯属虚构”之申明,以满足总要想记点的人之常情。这是民间小事,可往大处说,秉笔直书了历史因而获罪罹难的大大小小也不在少数,文天祥悲愤地写道:“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即使是写小说,也多有圣喻“用小说反党,也是一大发明”而获重罪。真是讲真事惹祸,不讲话也许还有封口费可拿啊。

  [假话与真话之辩证法]

  有句谚语说“在一个人人都说假话的社会里,真话就是假话,说真话的就是疯子”,(这话真对,我就有所体会,当年在某学院时都只是颂扬领导如何好,只有我公然说了领导的不是之处,对此,在市里有人问及时,盟内就有人回答说我是疯子,听后,只觉可笑)。这样的社会要求统一思想,就是统一于假话,处处消灭异端,就是消灭真话,说假话者,得权获利,人性就泯灭,兽性就发展,这样文明会就倒退。反之,在一个人人都说真话的社会里,说假话就无地自容,崇尚真话,崇尚科学,人性就张扬、文明就进步。人类文明在倒退与前进的反复中艰难曲折地前行。

  [善良的愿望]

  人人皆知“善恶有报”,是的,任何事总会有它的反映与后果的,后果是什么,则很复杂难料;可是若更具体肯定地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则我对此要说“未必”(人生七十多年,我就看到了许多这样的未必甚至适反)。这话只是人们的一种期望,而并非事实,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不绝于世的恶人恶事前仆后继了。为了安慰正直善良的人们,只好加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句,把期望寄予历史,把问题留给后人,也许太长远了就会是这样吧!我也这样希望。

  [文过饰非,忽悠中华]

  我中华百姓,生存艰辛,自古以来天灾人祸苦难太多,在顽强抗争之下,也形成了一种听天安命、逆来顺受的无奈心态,为了寻求一丝心灵安慰,便有了精神疗法,对未为乞求一个吉利,也许还与原始的巫术有关,图个吉利之兆、吉利之语,话总赶好听的说,实在不行,谐上音也要攀个吉祥!记得小时,有一次在过年前的忙碌时分,大门外来了一个乞讨者,手举用红纸条绑的一把小木棍,高叫“送柴来了!”,我不解何意,而大人们则高兴地布施来者,因为谐音一读这就是“送财来了”之吉利语。这种图吉利之法,也是一种精神安慰吧,用现在的话说叫自我忽悠一把。这种文化现象司空见惯了,且不说鲁迅先生写的阿Q精神家喻户晓,就是这几十年来也为心中的神话、救星、万岁、天堂、美景等精神安慰而不知疯狂了多少啊!近年来在商品经济的机遇与命运里,就更流行了图吉利之风:什么幸运之星,什么突降大奖,什么吉利的“8”、“6”,什么形象大使,都有谐音之法,大家都乐于一起忽悠,图个热闹!我们的专家们、学者们、文人们也仿此,也专会拣好听的说,并进而创造出好听的词语来:比如失业,叫做下岗、待业;腐败,叫做经不起资产階級的糖衣炮弹;腐化,叫作风问题;反腐,叫做廉政建设;纠正错案,叫做落实政策;经济下降,叫做滑坡;失败、损失,叫做交学费:游玩,叫做考察、调研;闲职,叫做调研员;……;近日又有一个新名称,穷人,叫做待富者(原来中国是没有穷人的);还有如高唱“坏事可变好事!”、“丧事当作喜事办”等等,这些,恐怕就不只是一个图吉利吧!而是传统地而又创新地、有意地、有水平地、专家们地文过饰非,忽悠中华.下降,叫做滑坡;失败、损失,叫做交学费:游玩,叫做考察、调研;闲职,叫做调研员;……;近日又有一个新名称,穷人,叫做待富者(原来中国是没有穷人的);还有如高唱“坏事可变好事!”、“丧事当作喜事办”等等,这些,恐怕就不只是一个图吉利吧!而是传统地而又创新地、有意地、有水平地、专家们地文过饰非,忽悠中华。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冬天里的闲话五则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la vie 说:,

    2008年12月07日 星期日 @ 03:54:41

    1

    怎么屏蔽这个贺承业师兄的文章啊?
    不想读他的精彩文章了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2月07日 星期日 @ 13:08:55

    2

    在许多人眼里,民主和科学都是用来贴金的道具,一旦触犯利益,那么别说民主和科学了,连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都可以丢弃!
    但真实依然在默默的活着,她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并将发出耀眼的光芒。

    回复

  3. mm 说:,

    2008年12月07日 星期日 @ 13:19:22

    3

    天天高喊着创新,却不去关照人才,天天高喊着民主,谁都知道那是骗人的,天天高喊着口号,好象不弄几句就显示不出自己的才能,其实有才没才大家都知道

    回复

  4. 不做奴 说:,

    2008年12月08日 星期一 @ 06:18:21

    4

    波普说:不可证伪的理论都是伪科学。所以,我们的政体本身就是非科学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