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占阳:关于当前普世价值之争的几个重要问题

  一、普世价值观究竟是西方价值观还是现代价值观?

  某些拥护和反对普世价值观的人士实际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他们都把普世价值观视为了西方价值观。这种认识是不妥当的。用Roman Herzog先生的话讲:

  “人权思想仅仅起源于西方文化这一流传甚广的观点是错误的。真正了解中东文化和亚洲文化的人非常清楚,印度教,儒教,佛教和伊斯兰教的正宗起源均提出了与我们的文化以之为基础的希腊古典文化,犹太教以及基督教类似的标准。所有这些文化及其典型的哲学体系都创立了人道主义伦理。例如,所有文化都承认下面的金科玉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因此,至少人的根本权利可以说是这一金科玉律的直接后果,而世界上所有文化都适用这一金律。”

  我认为,这些都是很贴切的。

  普世价值观究竟是怎样起源和发展起来的?我从自己所做的历史研究中看出,从整个人类历史长河来看,普世价值观实际是全人类共同努力的产物。在这个过程中,东方的作用主要是在前期,西方的作用主要是在后期。普世价值观赖以形成的物质技术基础和文化基础首先是在东方奠定的,后来西方才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普世价值观。如果没有东方奠定的基础,西方就不能形成比较系统的普世价值观。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普世价值观实质上是全人类的共同创造。把普世价值观仅仅视为西方社会的产物,实际是欧洲中心论的一种观点,而在国内外史学界,欧洲中心论早已被普遍公认为了一种不科学的世界历史观。

  由此亦可知,我们与其从空间、地域的角度把普世价值观称为西方价值观,莫如从时间、时代的角度把普世价值观称为现代价值观。现代价值观就是真诚地主张人权、自由、民主、法治、平等、博爱、效率、富裕等等基本价值应当为全体社会成员所共享的价值观,而不是事实上主张这些基本价值只应是为少数人所独享的的价值观,所以说,现代价值观就是社會主義价值观,社會主義价值观就是真正的普世价值观。现代价值观主要是在二战以后才开始在世界上广泛普及并成为主流价值观的,所以这里“现代”的涵义也是指二战以后的世界历史时代。

  二、普世价值观与多元价值是什么关系?

  我认为,基本价值观确实有一个进步、落后、反动的问题,虽然现在世界上存在着多元文化,但是这种多元性并不代表它们的每一个成份都是进步的、合理的。在基本价值观愈益进步和广泛传播的历史过程中,多元文化中的落后、保守以至反动的基本价值观逐步地为历史进步所淘汰,从而使普世价值观逐步成为人类的主流价值观,这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进步,因而是应当予以充分肯定的,而不是应以无原则的价值多元和文化多样性加以抵制的。

  至少从逻辑上看,无原则的价值多元论和文化相对主义完全可能导致极为荒谬、反动、保守的观点。法西斯主义也是多元价值中的一种价值观,也是多元文化中的一种文化,你是不是也要因此肯定它?某些西方人鼓吹文化相对主义是为了让第三世界国家保留它们的落后文化,某些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士鼓吹无原则的价值多元论则是为了抵制现代价值观及其所带来的历史进步,这些都是不好的。

  现在有人反对普世价值,理由之一就是要坚持价值多元。而事实上,只有实现了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义、博爱等等普世价值,才能实现真正的价值多元。而若实现的是践踏人权、压制自由、专制独裁、野蛮残酷等等反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真正的价值多元就会成为不可能。所以,当我们看到有人以价值多元否定普世价值时,我们就应警惕:他所主张的价值究竟是多元价值中的哪种价值?如果他所主张的是“全面专政”之类的价值观的话,那么这种价值观的实现就将不是保障价值多元,而是摧毁价值多元,因而他的“价值多元”的高调就是虚伪的,或者至多也是他想在价值多元的世界中搞出一个扼杀价值多元的“文明”来。

  所以我认为,在基本价值观的层次上,我们应当使普世价值观成为主流价值,而在以下的各种层次上,我们则应实现和保障广泛的价值多元,尽管在这些层次上人们的价值观同时也会具有广泛的一致性。

  三、关于社會主義基本价值与普世价值的关系问题

  蔡定剑教授指出,我们的社會主義概念稀里糊涂,“在政治层面,文革后人们对毛泽东建立的理想主义的政治信念产生了怀疑,在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中又进一步使共产党失去了自我。因为市场经济发展的理论很多是与过去理解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相悖。虽然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仍然强调坚持社會主義道路。由于经济上的成功使传统社會主義理论更令人怀疑,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失去了政治理论和目标,1958年预见已经快要实现共产主义的目标,到1980年代又改为正处于’社會主義初级阶段’.国家实际上已经没有明确的意识形态,更没有让人民接受的基本政治价值观。”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而其中的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就是我们在传统上只是侧重于从科学的角度理解社會主義,而不是从价值角度理解社會主義,而且我们对科学的理解也有很大的偏差。

  我们一讲到“社會主義”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等等东西,而一旦它们在现实生活中消失了,或者是不再占主体地位了,我们就不知所措了,从而理论的自洽性、明确性、系统性和学理性也随之垮掉了。

  我们对于科学社會主義所谓的“科学”的理解也有很大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反复讲,只有在为资本主义所无力容纳的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基础上才能实行他们所设想的作为资本主义的完全替代物的后资本主义时代的社會主義,是否承认这一条就是科学社會主義与空想社會主義的分水岭,而我们却说这一条只适合于发达国家,不适合于中国,中国可以在落后的生产力基础上实行马恩所设想的那种社會主義,即实行“穷社會主義”、“落后国家的社會主義”,而且从改革开放前到改革开放后都是这么说的,这就始终一贯地陷入了理论上的自相矛盾,始终在中国问题上背离了科学社會主義的基本思想。

  我们始终不敢承认我国社会现在并未进入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始终不敢正视我国社会发展阶段的客观现实,这就使我们的理论从根本上成为了脱离实际的理论,而我们却仍把这种脱离实际的理论叫做“科学社會主義”!

  我们在基础理论方面始终说,资本主义衰落了,社會主義才能随之兴起,而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却又承认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并未垂死、腐朽、没落,这就无法在理论上合乎逻辑地论证和指出:中国现在究竟是应当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应当走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社會主義道路,抑或是走其他类型的社會主義道路?

  显然,只要我们在理论上仍然陷于这种似懂非懂的“科学社會主義”之中,只要我们在资本主义仍有生命力的客观现实面前不能拿出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社會主義有重大质的区别的关于新式社會主義的基础理论来,我们的“科学社會主義”就仍将是千窗百孔和经不起推敲的,我们的国家意识形态就不可能是真正拥有说服力、吸引力和感召力的意识形态,我们在这方面就仍将是非常脆弱的。

  那么,我们究竟怎样才能走出这片令人烦恼的理论沼泽地呢?我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继续恢复科学社會主義的价值理性与科学理性相统一的理论传统,明确肯定社會主義首先是一种价值,首先站在社會主義政治价值观的高度上重新认识和恢复社會主義理论的本来面貌。

  去年我在《南方周末》上提出“社會主義首先是一种价值”后,有人就指责说这是唯心主义、空想社會主義。我看这种人完全是在说外行话。社會主義价值不仅包括社會主義的主观价值,而且更包括社會主義的客观价值。社會主義的主观价值就是社會主義价值观,社會主義的客观价值则就是社會主義的现实价值存在。比如,社會主義主张实现人民民主,这是社會主義价值观,属于主观价值范畴,而若社會主義实现了人民民主,人民民主就成为人民能够广泛享有的现实的价值存在了,这种现实的价值存在就是一种社會主義的客观价值。

  社會主義是以整个社会为对象的大概念,所以社會主義的定义必须包括社會主義的终极价值,社會主義的基本定义也应是终极价值层次上的社會主義定义。社會主義的终极价值就是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幸福,所以社會主義就是普遍幸福主义。

  社會主義既要实现全体社会成员的普遍幸福,那就必须使全体社会成员都能逐步地享有人权、自由、民主、法治、效率、富裕、博爱、和谐等等基本价值,所以社會主義的基本价值就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就是社會主義基本价值。

  资本主义的基本价值并不是普世价值,因为其所主张的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等基本价值实际只是为少数人、少数国家所享有的,而不是为人们普遍享有的,所以“资本主义的普世价值”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

  社會主義基本价值与普世价值则是同义词,所以“社會主義的普世价值”这个概念也是错误的。我们只能说“社會主義所主张的普世价值”,而不能讲“社會主義的普世价值”。

  毫无疑问,如果我们的国家意识形态发展到了明确、充分地肯定社會主義基本价值——普世价值这一步,那就是己从根本上解决了我国的国家意识形态问题了。

  我很赞成蔡教授在文章中指出的:

  “只有树立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这些价值观作为中国的国家意识形态,才能获得人民的普遍认同,才能成为团结人民形成新的民族凝聚力的基础。因为这些价值符合普遍的人性、也包涵儒家文化的因素、现化文明和全球化因素,符合历史发展潮流。”

  我只是想补充一句:这些普世价值观实际也正是社會主義的基本价值观。

  四、关于普世价值与科学社會主義的关系问题

  那么,我们肯定社會主義首先是一种价值,肯定普世价值就是社會主義基本价值,是不是就不要科学社會主義了呢?那也不是!但在科学社會主義已经提出一个半世纪后,我们显然需要一个更具概括力的科学社會主義定义,以使19世纪的历史局限性得到克服,使科学社會主義的概念更能反映和包容20世纪以来人类社會主義事业的巨大进步。毋庸置疑,从价值观的角度看,这个定义应当是社會主義终极价值层次的定义,从科学观的角度看,这个定义也应当是科学的终极内涵层次的定义。“社會主義就是普遍幸福主义”,这是从社會主義终极价值的层次上给出的社會主義定义。那么,什么是科学呢?科学包括科学精神、科学方法论和科学理论,而贯穿于其中的最根本的东西就是实事求是。所以,所谓“科学”,一言以蔽之,就是实事求是。由此,最具根本性和概括性的科学社會主義定义自然也就是:所谓科学社會主義,实际就是实事求是的普遍幸福主义。

  从这个定义来看,我认为把科学社會主義与民主社會主義对立起来的传统观念也是很不妥当的。

  民主社會主義究竟是不是社會主義?中年马克思曾经把社會主義目标归结为“人道目标”,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地确认,社會主義就是普遍幸福主义。那么,我们用这样的基本价值尺度去衡量,较充分地实行了民主社會主義的社会究竟是不是社會主義,答案岂不是很清楚了嘛?!

  民主社會主義究竟是科学的还是空想的?这个问题用实践标准一检验也就有答案了。民主社會主義究竟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答曰:基本上是成功的。这就证明了民主社會主義基本上是实事求是的,基本上是科学的,基本上是符合当代社會主義的发展规律的。再者,瑞典社民党不是仍然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吗?瑞典的民主社會主義的经济学家不是也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吗?所以说,民主社會主義不是空想的、不是胡来的,也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科学社會主義的。但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民主社會主義”这个词不科学,因为“民主”本身就是“社會主義”的题中应有之义。

  当然了,简单地照搬瑞典模式、民主社會主義模式也不科学,因为模式都是包含特殊国情在其中的,而中国也是有自己的特殊国情的。

  面对世界社會主義,现在真正应当重视和研究的实际是现代社會主義发展的普遍规律。这种普遍规律至少包括这样一些主要内容,这就是: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相结合,社會主義与资本主义相结合,劳资合作、劳资两利等等。在这种这种普遍规律之下,现代社會主義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后资本主义时代的社會主義,而是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型社會主義。

  中国现在的社會主義也是新社會主義,同时又是有中国特色的新社會主義。中国现在并不是处于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初级阶段,而是处于新社會主義的初级阶段,即处于建设和建立新社會主義社会的历史阶段。这就是中国社會主義所包含的世界普遍性与中国特殊性。

  新社會主義当然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更高阶段的社會主義有很大的差别,但它却是现阶段唯一可行和必须逐步实行的社會主義,它的社會主義价值观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會主義价值观是一脉相承的,而且它也是可以用许多马克思主义的分析工具加以创造性的科学分析和科学阐释的。我国某些坚守苏联模式、希望回到“左”倾时代的“左”派人士激烈地反对这种社會主義,各种大帽子满天飞,虽然可能也是出于好心,但却常常在客观上帮了权贵资本主义忙,损害了人民的普遍利益,这倒是应当引起这些朋友注意的。

  五、不应把改革开放以来人们普遍接受的“西方价值观”等同于“资产階級价值观”

  基于上述,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看出,二战以后,西方社會主義运动风起云涌,成果巨大。我们习惯上所说的“西方价值观”,实际在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在这个时期已在西方社会中获得了广泛传播的社會主義价值观。中国政界、中国社会和中国知识界的主流意志并不接受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等基本政治价值仅为少数富人及其追随者所享有的资本主义价值观,而是接受这些基本价值为全体社会成员所享有的社會主義价值观。而且这种接受也并不是从改革开放后才开始的,而是从五四时期和中共建党时期就已开始了。接受马克思主义实际就包括了接受这些社會主義价值观。改革开放后,国人之所以愈益普遍地接受和欢迎普世价值观,其中的主要内因,就是已在中国获得广泛传播的马克思主义本来就已包括了这些重要内容,而且中共建党后长期的主流价值观也正在于此。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二战后西方社會主義价值观的发展才对我国产生了较大影响。

  所以我认为,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西方价值观”等同于“资产階級价值观”并加以否定,因为“西方价值观”中也包括了马克思主义所主张的普世价值观,也包括了19世纪以来各种现代社會主義所共同主张的普世价值观。

  六、为什么有人会否定普世价值观?

  现在特别值得认真观察和深思的是:如果有人把人权、自由、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平等、博爱、效率、富裕、和谐、幸福等等都宣布为了“资产階級价值观”并加以否定的话,那么他们究竟是要干什么呢?难道他们的“社會主義理想”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践踏人权、压制自由、实行独裁、摧毁公平、纵容邪恶、取缔平等、不要共同富裕、只要少数人富裕、不要博爱与和谐、而要展开对于多数人的恶斗吗?!我相信,所有对于社會主義稍有正确理解的人都不会认为这就是真正的社會主義理想,所有正派人也都会认为这种价值目标是邪恶的。追求这种邪恶的价值目标,天理难容!中国人民绝不会答应,中国共产党也绝不会答应!

  我想,也许有些人是因为思想僵化、观念落后、理论模糊、逻辑混乱、陷入误区、被人误导、不懂理论等原因而说出否定人权、自由、民主、法治、平等、博爱等等普世价值的不当言论的,那倒是情有可原的,他们的主要问题是需要在“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样建设社會主義”这个根本问题上继续解放思想。但是,如果有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私利,真是要以与之相反的恶的价值作为自己的价值目标和努力方向的话,那可就是另一种性质的问题了。

  作者:王占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关于当前普世价值之争的几个重要问题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bdd 说:,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 04:37:42

    1

    社會主義是人为杜撰的,似乎是讲起来好听而已,中国的社會主義社会比过去的封建社会的是倒退还是进步?强权政治没有任何改变吧,就其用人这方面来说,比封建王朝就退了一大步,封建社会启码还有科举制度,是将真正的人才为统治者所用,现在呢?人才资源被大量地浪费,官场都是些什么人?要么以伯乐相马的方式提拔干部,要么裙带关系,要么太子党,要么权钱交易.在封建社会,农民还有自己的土地,现在呢,土地被统治者强行剥夺,家民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土地.就现在买房而言,土地所有权70年一卖,想想看这是多好的生意,说是土地全民所有,但是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没有一分地,何不明确说,土地就是统治者的呢?不要动不动这个階級,那个階級,这是階級斗争的产物,只要有階級存在,就不要求什么公平.什么普世价值,名词的花样翻新不知道有多大意思,能做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就很好了,还没听说谁反对吧.

    回复

  2. 东流 说:,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 11:53:59

    2

    “现代价值观就是社會主義价值观,社會主義价值观就是真正的普世价值观。”不知道作者是真愚昧还别有用心?在地球上已经试验过的“社會主義”无一不是饿殍遍野:前苏联光乌克兰就饿死1000多万人;中国大跃进饿死3000-4000万人;红色高棉饿死无数,杀死总人口的1/4;北韩金氏帝国饿死总人口的1/4;古北也发生过大规模饥荒。有哪一个社會主義国家不和極權、饥荒、屠殺、贫穷等人权灾难联系在一起?

    回复

  3. 猪突猛进 说:,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 13:33:32

    3

    林肯说过“你只能在某一时间里骗所有的人,或是在所有的时间里骗某一些人,可是你绝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里骗所有的人”

    本文无疑是在为一个已经被揭穿的谎言寻找继续下去的理由。

    奉劝作者:“多做些实事,少谈些主义”。

    回复

  4. yghxx 说:,

    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 @ 08:14:14

    4

    主义可以拿来做幌子,可惜要听的人找不到也一样没意义。

    所谓的社會主義在任何历史上都没有成功的范例,而民主,自由等普适价值也没有在任何一个社會主義国家实行过!因此理论上谈论一个主义还有任何意义吗?
    想想,如过相对论从提出到现在如果没有任何事实实验能够证实其正确性,爱因斯坦还有被人尊敬和继续研究的必要吗?!

    回复

  5. sha\sha \sha 说:,

    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 @ 16:29:10

    5

    一個共匪的吹鼓手,總有一天,老子要把你送進墳墓,讓你和你偉大的馬恩列斯毛去見面。
    共匪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睛的劊子手。

    回复

  6. SHE 说:,

    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 02:51:12

    6

    晕死@傻帽啊!现在有人提社會主義吗?北欧的国家生活比我们快活多少倍?主义不能解决人们吃饱饭的问题!在这人胡诌,唉!该送你这样的人去精神病院,哦,不是,应该去疯人院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