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对中国未来局势之剖析

  在即将走出08年,去面临09的时侯。中国的局势无论怎样走,已经到了变轨的关键点。戊戌变法到今年刚好110年整,改革开放到今年是30年整。明年的纪念还多,是“五四”运动90周年,“陆肆”学潮2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60年在万年表中,刚好是一个大的循环。历史的轨迹有时不是以个人的意愿为转移的,当政府在一再要求“稳定是压倒一切”时,中国人民有两股力量已经显出很大能量,一股力量是“人心思变”;一股力量是“人心思乱”。“稳、变、乱”这三股力量的合力,将是中国未来局势走向。中国目前还没有出现象毛、邓能掌握航向的舵手,因此中国未来的走向不是很清晰。

  稳定是发展的前提,这句话并没错。首先看看:掌握国家财富80%是那些人,再看看国家腐败的官员的程度有多大;回头看看,中国草根一族活在一种怎样状态,一个9岁的男孩因为生病,父母拿不出10元钱,而走上自杀之路。9岁的孩子啊!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却对生活充满如此绝望。现在,社会有多少象这种对生活充满绝望的成年人,这种人是可怕的,因为他们连死都不怕,因此,他们将会对他们所做出各种行为后果也就无所顾忌。08年11月5日17时许,在广东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城东中学,一辆卡车疯狂冲向放学的学生,到目前止,已有5人死亡,19人受伤。卡车司机经警告无效,被赶到场的警察当场击毙。这是一起典型“蓄意恶性车辆撞人事件”。这种极端的事例必定是少,但潜在的破坏社会行为的人绝对是大有人在,只要有导火索引发,绝对是不可收拾,社会局部引发“打、砸,抢”事件,密度已经越来越大了。这部份人将是“人心思乱”的潜在人群。

  从重庆老师的罢课,到重庆“的哥”的罢运,事态发展很快影响全国,已将会成为燎原之势。目前政府在这方面还是采取比较稳健和妥协态度。但对知识界可不一样,目前出现两记者被抓捕而未走法律程序,是起一个杀鸡吓猴的作用。即便如此,《08宪章》还是在12月份强势出笼,而且大多学者作好视死如归的思想。可以说;《08宪章》这种形式的出现,已经打到统治阶层既得利益者的心脏去,因此两位宪章的起草者,还没被公布就已经被抓了。抓是没有作用,将会引起更加的反弹。如果这样下去,矛盾的积累,将会带来一次总的爆发,后果绝对是灾难性。

  我是一位远离统治阶层,也与知识界搭不上边的打工仔。只不过对中国政治有一种探求的爱好,及其政治嗅觉的敏感,我以一个旁观者眼光,中肯来看中國未来局势的发展。最乐观的形式,如果政府能作出“稳中求变”和知识界“变中求稳”对接起来,那是最好的结果。这个结果好处,能够对社会成果延续下来,不带破坏性。怎么“变”?怎么“稳”?当然这个“变”,必须以“政治民主化”为第一前提来展开,这是所有一切和谐的基础,曾经有一篇《剖解中国和谐之路》有所论述,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政治民主化”的结果是什么?将会有一部份统治阶层不能在阳光下展现他的肆意妄为,失去他既得利益。这部份人在政府所占比例的多少,决定对中国未来局势不确定因素之一。“变”能否变得下去,“稳”能否稳得下来。中国已是走到十字路口了。

  现政府有一部份人想回到毛那种专制时代,这种好处是什么,人民好掌控,消息封闭,并不断进行愚民政策,如果不受到生存的威胁,很少会有什么事端产生,象目前的北朝鲜。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思想的禁锢早已脱离30年前状态,通过不断出国旅游、教育和信息互通,已认识到西方文明的好处,走回头绝对已经没有基础了,也绝对不可能。

  回头路没办法走,“变”又将会失去一部份权力阶层的既得利益。怎么办?因此很多统治阶层,感觉这个大厦将倾之际,先捞一笔钱,逃到西方国家再说,这部份人虽然绝对反对西方文明,但他们逃跑的路线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去北朝鲜 .因此,政治改革的绊脚石不是来源他们对社会责任的担扰,主要是来源对自身的恐惧。掌控在各级政府权力阶层,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中的有识之士比我们还清楚这种制度腐烂的程度。这部份人应该是中国的基石。国家只有通过他们去“变”,才能做到“变中求稳”。

  中国历史告诉我,统治阶层很少会主动求“变”的,都是形式所逼。从东欧剧变,到英联解体以后。中国人民认识到共产主义理想只能是乌托邦。象毛时代用此理论来忽悠中国人已没有任何作用,最多只能留下笑柄。因此老邓说得好“不论白猫、黑猫,抓到老鼠是好猫”。这也是从另外一方面说明,意识形态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因此,今天社会形式所逼的结果。既不象社會主義计划经济一言堂时代,也不象西方国家民主开明时代,有时,还象一点封建独裁时代。我想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

  这种特色的社會主義,不是把各种主义好的传承过来,而是把腐朽发挥得淋漓尽致。中国传统道德基础已经崩溃,民间“坑、骗、拐;黄、赌、毒”已经成为社会一部份主流文化。官间我只能用一个词比喻“物色横流”。有人说,中国未来的二十一世纪是中国时代,我不知道他们的根据是什么?

  民间草根一族,希望社会出现陈胜、吴广式人物。知识界希望政府出现蒋经国和叶利软式人物。目的,就是一个,寻找一位领头者,改变这种局面。中国能否出现这类人物,我不知道。但中国一句古话“时势造英雄”“乱中出豪杰”。大多中国人民期待这一天。

  中国未来局势到底怎样走?有人说“与当局者谈政治改革,只能是与虎谋皮”。但我说,如果在虎皮和虎命选择时,一定是二者相权,取其轻,因此与虎谋皮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中国未来突破口在那里,一定是经济问题引发政治问题。在这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之际,中国大批失业人群已经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果一旦被某些人所利用,或者某一个引爆点控制失灵,89年那一幕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中国到底演罗马尼亚一剧,还是演英联一剧而未可知。

  最后,我总结一下,从发展的眼光来看,不管是从经济、政治都比三十年前有很大的进步,但中国矛盾的积累不能停留在历史的观念比较中。中国需要有一个大智大勇的人,如何去妥协各方面的关系,掌握好航向,带领中国人民真正走向繁荣富强之路。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佘开晓写于2008年12月19日

  作者简介:湖北人,95年毕业于湖北商专,历经4次高考才踏线而上。虽然出生于农村,但世袭于书香之家。学于商,而爱于政。多年流浪于珠海,职业为打工一族。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对中国未来局势之剖析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黄佶 说:,

    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 15:33:08

    1

    中国的政治变革将和经济变革有相似的特点:在压力下被迫启动,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增量改革。二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面对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政府不应该、不可能、也不必象二十年前那样进行处理了。中央政府的战略应该是:默许民间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默许民间形成独立的政治力量,但要把这些力量及时引导到人大这一制度中去,成为一种稳定的、理性的、合法的力量。

    回复

    bdd 在 十二月 19th, 2008 17:00:59 回复:

    你的建议显得很可笑,中国的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结果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更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局面,在这种局面下,稳定?理性?合法?可能吗?"默许民间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地方政府听谁的?不听中央的吗?"默许民间形成獨立的政治力量"你的意思不就是再多几个花瓶?人大谁说了算,谁不知道?

    yghxx 在 十二月 23rd, 2008 08:10:45 回复:

    这家伙又试图出头了!可惜再叫唤还是个犬儒而已,大不了叫黄犬儒听上去有个性点。

  2. 卡卡西 说:,

    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 03:36:36

    2

    胡,温政府在大的方向上还是有共识的。
    和谐社会也不可能在有如此多的历史和社会矛盾积累的情况下迅速建立。
    民主的基础需要民众的觉醒。
    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作为普通的职场工作者,我们能做的只是洁身自好,先律己后律人。
    不要老和美国比,美国建国时是新国新梦,全新的土地。全新的民族。
    只要中国具备了足够的民主民众基础,社会的政治改革将会不可避免的到来。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27th, 2008 07:40:27 回复:

    任何比较都需要有参照系,如果不和美国比民主自由,那么和谁比?
    和中国的台湾政府比较吗?台湾生活的是同样的中华民族,其政府可以允许反对党存在,允许反对的媒体存在,也在不久前从一个威权政府转变过来的!
    也许你还是认为不能比,那么比比伊拉克如何?尽管有许多放炸弹的人,依然有反对党存在也允许反对的媒体存在,为萨达姆叫好的人和将萨达姆判死刑的人同时存在!
    民主需要什么做基础?这一点并不需要!任何一个独裁政府下也依然立法说成年的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那么民主的责任难道不是由这些成年公民来负吗?在独裁政权下的成年公民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前需要什么必要的觉醒做条件吗?没“觉醒”的人就失去了负责能力吗?!

    为什么有人会说“民主的基础需要民众的觉醒”,其本质就是说“既然民众还没有觉醒那么不民主是有理由的,而且觉醒是需要一个判断依据的,也就是现在说民众还没觉醒的人有这样的资格来判断”,实际上看见这样的逻辑我们就知道:这样的人从本质上不仅没有任何的民主概念,还没有法制概念,实际上让它们去建立一个法制国家都做不到:因为这样的人将通过剥夺别人的判断权来破坏法制,它同样不可能容忍一个独立的法官对公民权利做出的任何独立判断。

  3. 黄佶 说:,

    2009年01月03日 星期六 @ 17:10:47

    3

    “地方政府听谁的?不听中央的吗?”就冲你这句话,就知道你对中国情况的了解还不如一个普通农民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