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波:由西电卡门事件看大学的武化与痞化

  已经不再对大学的风范高看一点,但仍然不能不惊讶于大学的“武化”与“痞化”。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为学生作主,每人办一张信用卡,事情已经以学校公开道歉并注销信用卡而结束。据报“学生情绪平稳,秩序井然”。但我的耳边,仍然回响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在校采访的录音。这是校方人员的声音:“我们马上要在网上公布消息,而且要占领天涯,占领你们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记者要离开采访地点时,校方人员说,“既来之,则安之”,“你先别走,你要这样,我可以让保卫处来扣留你!我可以马上扣留你!”

  这是一所大学与新闻媒体的交往,这是一所大学的宣传部长对记者的喊话。

  大学,文化的摇篮,自由的堡垒,变成了什么呢?大学早已成为一个等级严明的社会,而非学术与文化的净土,但是,我多少以为大学还会存留一点文质彬彬的皮相,一点温情脉脉的面纱,哪怕精神已经堕落,至少还要有一点羞羞答答,以示葆有几许儒雅气质和绅士风度。然而,一个大学的文宣首长,说的却是“占领你们所有得到信息的渠道”,并让保卫处来扣留记者,“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

  世界上有大学的历史有多长,世界上有多少种大学体制,我不知道,但我没有读到过如此粗鄙的大学故事。如此粗鄙的精神,也算是一个轻度的“文攻武卫”吧,文是“占领信息渠道”,武是“让保卫处扣留”。我没有看到大学的文化,“武化”却已经昭然。

  是非,对错,逻辑,道理,还有没有呢?终于是公开道歉了,似乎也不是没有的,但是在文宣首长的“武化”展示中,确实又是没有的。这个文宣首长现在怎么样了呢,学校的道歉中没有提及,道歉说的只是信用卡的事,那么这位文宣首长应该还是首长吧,但是,大学竟然有这样的文宣首长,而且主持的是文化与宣传,主抓的是“精神文明”,我不知大学的文化与精神将要发展到什么方向去。

  “我要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恭喜部长,你做到了,全国为之而惊讶,学生闻之羞愧,但没什么,你仍然是部长,主管宣传,你已经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宣传到尽人皆知。我甚至可以理解,一个文宣首长不惜“做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以捍卫学校的声誉,为避免学校陷入丑闻而把自己与学校都拉到更大的丑闻里去,这是何其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的人,必得报偿,“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在今天的中国,大概已是十足的迂腐。吾爱上司,吾爱岗位,吾爱学校,吾爱公司,爱什么都可以,但“更爱真理”是不必要的,甚至是不允许的,谁给你利益,谁给你好处,你受雇于谁,就是你全部的爱,这不是愚忠,而是利益之忠,但劲头应与愚忠相等。

  由是之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宣传部长,既可以讲道理,也可以不讲道理。有道理,就讲道理,那不是基于相信道理,而是因为需要你服从。没有道理,就不讲道理,讲武力可以,耍痞子气也可以,这也是因为需要你服从。“占领信息渠道”,“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在既能调动文攻力量也能调动武卫力量时的“痞气”。

  我不会说某个大学、某个学官更加粗鄙一些,只能说某个大学、某个学官更加不幸一点,遭遇了某个具体的情景。就精神的“武化”与“痞化”而言,有不幸表现出来与尚未得以表现之分,但是否有大学精神沦陷与不沦陷之别,我是很怀疑的。人们“情绪平稳,秩序井然”,承受着,也许还传染着“武化”与“痞化”的大学精神。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刘洪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由西电卡门事件看大学的武化与痞化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 09:26:18

    1

    这还叫“大学”?中国的语言的确够丰富的了。

    回复

  2. Chink 说:,

    2008年12月24日 星期三 @ 04:51:02

    2

    去死吧,中国!

    去死吧,中国人!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27th, 2008 06:54:40 回复:

    不该是中国人,而是中国的做假的“大学”需要捏盘了。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