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之传说:1937,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SM的AV

  大屠殺71周年,一个被遗忘民族被遗忘的故事。

  如果不上网,我会忘记这个日子,无数同胞被屠殺的日子。犹太人会记住奥斯威辛,但我们不会记住南京,这几天南京最吸引人注意的新闻是政府不允许开放商降房价。今天的主流媒体对此也极其淡漠,几乎找不到相关新闻,而我确实也不关注,尽管当年是一个愤青,为此抵制日货直到现在,但这并不代表我依然在憎恨日本。因为憎恨的背后是有期许,但在这个国度,当民族感情总是让人利用,当自己的道德情感总是遭到强奸,对于日本,我是无所谓了。他至多伤害的只是我的民族感情,和我们这个国家政府伤害我的道德情感而言,微不足道。弱者没有历史,我们是不折不扣的弱者,我们只卑微地生存,何谈民族情感。

  这段日子大概政府又要转移愚民的视线了,由于经济形势进一步的恶化,这不萨科奇见喇麻遭到“全国人民”一致炮轰。而不久前默克尔同样见喇麻的时候,仿佛就没有伤害“全国人民”的情感,也没听到“抵制德国”的口号。看来情感是用来被利用的,在政治考量面前,根本就没有真实情感而言,所以一丛愤青其实也就是一群玩偶,奉献自己的爱国热情让人狎玩而已。喇麻从来没有说过分裂中国的话,至少我没听到过,甚至有时候国新办为了奥运之类活动缓和国民排外情感以及为与喇麻和谈而同样宣称喇麻没有“分裂祖国”的言行,那我们反对喇麻是反对什么呢?政府一直在模糊喇麻的诉求来操纵民意,一丛愤青从来就不清楚喇麻的意图,在愤什么呢?

  很多年前是一个愤青的时候,有着“东京大屠殺”的臆想,仿佛狗日的日本就需要这种狗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后来发现其实除了愤青,大家对日本都没什么仇恨。日本电器横行中国,日本AV更是占据了中国性教育的大半壁江山,我虽然一直抵制日货,但从来没抵制过日本AV.现在看清楚了,发现“抵制日货”其实就是一裱子身上的衣服,让人脱出快感来的。但做人总有有点坚持吧,所以到现在依然“抵制日货”,不过大概是待价而沽吧—裱子的心态。现在只能说提前实现了马克思和老毛世界大同的世界观,我不再对任何那国人有偏见了,因为自己只是一个P民,没资本偏见人家了。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民族,因为它身上没有真实的民族情感了。“掌掴阎崇年”其实就是这个民族民族意识反抗政治强奸的一个例子,“大汉族主义”与其说是偏激的民族情感而不若说是绝望的民族情感。这个国家奇怪的民族政策已经50年把汉族人置于一种劣势的位置,同时又不断是试图湮灭少数民族的民族情感,结果造成混血下一代纷纷成为少数民族,而少数民族依然在激烈抵制与其说是汉族不若说“新中华民族”的同化。我们已经丧失了纯正的汉民族情感,1937年的大屠殺对我们而言只是一场象征意义的悲剧事件,它没有发生在这个光荣伟大正义的新中国,我们纪念那些罹难者从民族感情和国家感情上而言都是如此地牵强,所以遗忘是我们的本能。

  大屠殺71周年,遗忘1937年的南京吧!尽管在自己内心依然隐约地痛,但毕竟我要生活在2008的中国。同日中日韩三国高层欢聚一堂,谈笑风生,对P民而言,还纪念那些罹难者就是和党和国家和政府过不去,破环革命的大好形势,逆历史潮流而动,注定要被毁灭的。我只想卑微也只能卑微地活着,就把1937年的那档子事当作一出AV吧,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SM的AV。

  作者:鱼之传说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1937,日本人在中国土地上SM的AV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 13:13:57

    1

    所以说打得好,应该多打几掌!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