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一项渐进的新闻改革

  ——制约地方官员滥用国家暴力机器

  摘要:官方媒介怕影响不好而不报道官员的恶行,实际上是“掩耳盗铃”:贪官盗铃,媒介掩老百姓的耳朵。结果老百姓以为整个党和政府都是一伙的,都参与了“盗铃”。要赢得民众支持,重要的是不让贪官“盗铃”。本文提出一项适合中国国情的新闻改革措施:媒介由上级管理:市一级的媒介归省里管;省一级的媒介归中央管。媒介为了吸引读者,将积极监督本地官员,但又不至于失控。新闻改革和民主进程一样,也应该是渐进的。

  中国现在很多激烈的官民冲突,起因是开发商或垄断企业勾结政府、法院和公安,强行侵占民众合法的私有财产或权益。面对政府法院公安一体化的庞大国家机器,人民有一种无力感,真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

  人民遇到不公,首先去找政府(上访),他们很快发现这条路走不通,上诉材料很快就回到了欺压他们的地方官员的办公桌上,而上访本身也成了一种罪行;随后他们去找法院,但发现法官往往站在开放商或垄断企业一边;于是他们走上街头、走上网络、走向国际新闻媒介,但发现这条路的作用也微乎其微;于是他们选择了暴力。虽然现在只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星星之火,但因为中国大地干柴遍野,所以是非常危险的。

  谁来破这个局?谁有能力破这个局?如何破这个局?

  实际上,党中央、中央政府或上级党组织、上级政府在很多具体的官民纠纷中,和具体涉案的地方官员未必存在着共同利益,甚至同级党组织或政府中的其他官员也未必有共同利益,他们实际上是完全有力量制约下级政府或制约自己同事的,可以避免事情闹大、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往往因为事件的繁多和复杂,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管,或寄希望于老百姓被压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怕本来可以悄悄处理掉的事情,上了报纸和电视,反而带来更大的被动。除非死人了,瞒不住了,才不得不出来处理有关官员。但此时老百姓的人已经死了,心已经冷了,党群关系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害。

  由于上级和同级官员都不制约为非作歹的官员,老百姓就逐渐得出了一连串完全符合逻辑的结论:上级和同级的其他官员都被贪官或奸商用钱买通了,官员都是坏人,“主席台上无官正,反腐倡廉未见行”,最后的结论是:都烂透了,只能靠革命了,只有等待陈胜吴广来了。

  如果执政党和没有贪污腐败的官员觉得很冤枉的话,不能怪老百姓。老百姓对党和政府的内部情况不了解,他们只能根据党和政府的外部行为进行判断。党组织和政府的种种行为,使他们不得不得出上述的结论。

  2008年的最后几天,广州市最大的居民小区骏景花园,千余防暴警察带着狼狗、棍棒、盾牌、装有高压水枪的消防车和居民对峙。事因很简单:电力公司要在小区里要建造一个110千伏的变电站,离开最近的居民楼仅仅五米,离开小学仅数十米。官方长期隐瞒这里要造变电站的规划,等到小区里的楼都卖完了,才公布说这里十年前就规划要造变电站。

  虽然官方声称变电站对人体健康没有影响。但只要不是傻瓜,立即就能够判断出谁是谁非。显然,官方也认为变电站有损人身健康,怕人们知道这里要造变电站就不买房子了,于是长期隐瞒真实规划。这里面最大的得益者显然是开发商,内部的猫腻不言而喻。

  小区里住了不少记者,但被自己的总编辑告之:市政府宣传部门已经下达文件,封杀所有关于骏景变电站的维权、抗议、强行施工等消息,以免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 广州市和广东省的报纸都没有报道。有群众说:平时连乱扔垃圾的小事,报纸都要报道并谴责,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反而不报道了?

  可以肯定的说,开发商和电力公司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把广州市和广东省的宣传部门全部搞定,能够把中央宣传部也摆平(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也都没有报道)。媒介不报道的最大原因显然是怕“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

  但是仅仅不报道就不会“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了吗?这件事情的本身不就已经“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了吗?仅搜狐网站上介绍该事件的一篇博客文章的阅读者就有三十四万之众(340343,回复数是4218)。在网络时代、在手机时代,靠传统媒介的不报道就能够避免“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了吗?

  中国有句成语:“纸包不住火”。在信息传播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这句成语更加千正万确。更何况现在即使不用纸,信息也能够得到广泛传播。

  官方媒介不报道,人们只能从非官方媒介得到信息,其结果和官方希望的恰好相反:只会在社会群众中间造成更加巨大的不良影响。

  中国还有句成语:“掩耳盗铃”。中国官方媒介不报道恶官的恶行,是典型的掩耳盗铃——有人在盗铃,不去揭露他们,反而去掩住民众的耳朵。结果,虽然其他官员和管理媒介的部门根本没有参与这些恶行,但老百姓也会认为他们一起参与了“盗铃”。

  中国还有句俗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要想不“对社会群众造成不良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些恶行扼杀在摇篮里,根本不要让他们发生。

  中国还有句成语(中国的成语还真不少):“擦枪走火”。在群众情绪和官方高度对立时,在官方采取高压政策时,双方难免不擦枪走火,使一件本来很容易处理的小事,演变成中央不得不“震怒”的大事情,甚至演变成无法收拾的惊天大事。希腊警察射杀儿童,象导火线一样点燃了民众因金融危机而积累的不满,导致群众动乱,并且不断扩展,从希腊蔓延到整个欧洲。显然这是警察和官员们事先根本不会想到的。

  经济改革虽然大幅度提升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但也培养了老百姓独立的经济地位和独立人格。普遍存在的官员腐败和低能,使社会积压了强大的政治改革压力。这种压力如果能够正确应用,将很好地推动中国完成民主化建设,和市场经济形成两翼,继续腾飞。但如果处理得不好,就会失控。同样是原子能,可控核反应堆能够大量发电,造福人类,但原子弹却有着巨大的破坏力。

  中国不能照搬外国的民主模式和新闻制度,但也应该积极探索适合中国历史轨迹和现状的民主模式和新闻制度。中国的执政党以及宣传管理部门应该彻底转变思想,不要再为盗铃人去掩民众的耳朵。中国现在还不能完全放开新闻,但可以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新闻监督机制。

  现在,市一级的报纸是由市委掌管的,受到市一级官员的严格控制,难以起到监督他们的作用。因此,我们可以换个思路,建立一种新制度:

  区县一级的报纸归市里管;

  市一级的报纸归省里管;

  省一级的报纸归中央管。

  电视台等其它媒介同理。这样,区县一级的报纸就高于区政府,可以摆脱区县官员的控制,起到监督他们的作用;市一级报纸也可以监督市一级官员;省报可以监督省一级官员。

  与此同时,中央的媒介如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要发挥出中央媒介的超脱作用,行使好自己的监督作用。

  中国有句俗语:“官大一级压死人”。媒介的管理级别上升一级,将对官员形成非常有效的制约。至少这是个可以进行试验的方法,即使试验失败,这个方案也不会造成不可逆的破坏,大不了重新恢复原来的管理办法。

  中国建设民主政治必须走渐进的道路,这是大家的共识。把媒介管理级别提升一级,而不是立即完全放开,也是一种渐进。

  中国迟迟不放开新闻自由的原因之一是怕新闻失控,这是可以理解的。上述建议并不是完全放开新闻媒介,只是把管辖权上升一级。这样的好处是:既能够继续管制新闻,但又能够发挥新闻对官员的监督作用。

  宣传党和政府的主张和政策,是“正面宣传”,很有必要;官员的恶行在网络和手机或老百姓的嘴巴上不胫而走,损害了老百姓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因此是一种“反面宣传”。官方媒介制约官员,避免他们犯错误,避免他们引发“反面宣传”,从实际效果来看,也是一种“正面宣传”,所谓“负负得正”是也。

  中国的媒介管理部门应该建立一个新观念:消除了“反面宣传”的根源,就是一种“正面宣传”。

  如果广州日报的记者或人民日报驻广州记者在广州骏景花园争端刚出现时(2005年),就敏锐地加以关注,客观中立地报道该纠纷,把双方的理由摆出来,使事情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僵局,至少有关官员不敢这么肆无忌惮。

  官方隐瞒变电站规划近十年,本身就说明纠纷的根源在官方,一切责任应该由官方承担,例如官方必须另择地点修建变电站。如果其间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有关官员还应该承担行政和法律责任。

  和谐社会是怎么来的?不是靠做报告、听报告、传达报告折腾出来的,而是靠公正地做好一件件很具体、很琐碎的小事情汇总而成的。

  中国要搞法治,就应该设计和建立一系列很好的制度。什么是好的制度?好的制度就是:即使没有别人日日夜夜监视着,人们也会做正确的事情。就象河边的水车,只要把它建造起来了,它就可以默默地千百年不变地自行转动着,抽水浇地,或者推动石磨,为人服务。

  水车就是一个很好的制度,它把水在地心引力推动下的自发行为,变成了一种有意义、有价值的做功过程。

  对于人来说,“地心引力”就是各人自己的利益。好的制度就是能够创造这样一种局面:即使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客观效果仍然是对社会有益的。

  上述管理报纸的新制度,就是一个好的制度。市一级报纸的读者主要是本市居民,对本市的事情也最感兴趣。因此报纸为了自己的私利——提高发行量、吸引广告商,就会努力发掘本市的新闻。

  由于它不受到本市官方的控制,而它又要吸引读者,于是它就会努力地去发表揭露本地官方恶行的新闻,包括不公平事件的苗头。

  但由于它仍然受到省里的控制,于是它不会去犯省里的“忌”,更不会去谈论国家一级的事情,或政治、民主等犯大忌的话题。于是,市一级的报纸既监督了市一级的官方,但又没有获得无限的自由,不会“犯错误”。

  为了制约官员,新闻监督也需要配合其它必要的制度,例如官员的连坐制度。

  在中国,官员是上级任命的。因此,官员出事,推荐他、提拔他、任命他的官员也要受到一定的惩罚,至少要记一次“失察”之过。因此,上级官员在提拔下级官员时,就会在自己得到的好处,和下级官员将来出事情、给自己带来的坏处之间进行权衡。显然他也会赞同本级新闻媒介对下级官员进行舆论监督,因为这有助于使他免受连坐之累。

  很多贪官在东窗事发之后,抱怨当初没有人监督他,导致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现在冬天睡在监狱的光板床上,连得到一条最普通的电热毯,都算是天大的照顾。不论贪官们的后悔是不是真心的,为了免得下级官员以后抱怨自己,上级不妨现在就给他们增加一道舆论监督。虽然现在多了点受监督的麻烦,但大家都可以免去牢狱之灾。

  党应该高度重视探索和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现在的官员有一种疯狂的赌徒心理,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动用国家暴力机器,把民众的诉求压下去,使自己获得巨大的利益。实际上,国家暴力机器的力量是有限的,即使真的被压下去了,民众的怒火并没有消失,相反在地下进行更持久的积聚,一旦爆发,将无法控制。

  官员之所以有赌徒心理,是想好了捞足了就出国。现在对外逃贪官追捕不力,或无力追捕,助长了贪官们的赌徒心理。一旦他们得逞,老百姓会把他们的欠帐记在党和留在国内的官员身上,不论有没有参与贪污腐败。所以,不建立有力的监督制度,继续为盗铃者掩老百姓的耳朵,是一项极其不合算的买卖。

  2009年1月4日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一项渐进的新闻改革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mm 说:,

    2009年01月07日 星期三 @ 10:57:40

    1

    难得你看到现状还有危机感,可惜你的建议完全没有用处,可以说所有的官员都已腐败变质,现在的党已经不是过去的党了.纵观近十年的发展,提倡法制后,公检法越来越不得人心,提倡廉政建设后,贪污腐败便大面积漫延,提倡和谐社会,这个社会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和谐,现在提倡不折腾啦,看来今年够折腾.

    回复

  2. daniel 说:,

    2009年01月09日 星期五 @ 06:33:17

    2

    好的建議. 這種好的建議不可謂不多, 那些所謂的精英不會不知道. 但是就是不辦. 官員財產申報, 政府費用公開,禁止公車使用,如何醫改,哪一項都有很多很好的建議. 可是這個ZF就是不去做. 因為會傷害自己的利益. 現在的GCD完全變了, 完全的走向了人民的對立面了. 胡溫還是能力有限啊.

    回复

  3. yghxx 说:,

    2009年08月30日 星期日 @ 13:28:58

    3

    当那么多的窝案泛滥之时,那些个后台不就是上级吗?让这样的上级“监督”他们腐败卖官的下级有任何的意义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