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海:范跑跑——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

  羊是种非常喜欢自由和公正的生物,这集中体现在一个“跑”字上,一群羊在几头狼前面跑,跑得快,脱离狼口就是自由,跑得慢,落入狼口就是公正,不会有羊冒险迎狼而上,因为那会牺牲自己的自由,不会有羊冒险狼口救羊,因为那会践踏社会的公正!

  跑得慢的羊被狼逮住了,跑得快的羊就停下来,在落入狼口的羊的惨叫声中悠闲地吃草,吃饱了,就躺下来,一边反刍,一边听它们的偶像——跑得最快的头羊做布道。(注:以下头羊的布道改编自范跑跑近日的天涯访谈,希望范跑跑别怪我侵犯版权。)

  头羊:今天,我跟大家讲的主题是“诚实面对自身”。对狼恐惧,随大流,吃草是我们羊的本能,也就是我们的自身,我们要诚实面对它。在恐惧的驱动下不顾一切独自逃生,既不光荣也不可耻,但是,它作为诚实面对自身的一个表现就很好。只有能够诚实面对自身,我们羊才能争取自己的权利,承担自己的责任,坚持底线道德。

  头羊:我们羊的权利,是每一只羊都可以在嗅到危险的一瞬间丢下其它羊自己先跑,它毫无疑问是源自我们羊对狼恐惧的本能。我们羊的责任,是每一只有先跑意识的羊都有义务向其它羊灌输先跑意识,它毫无疑问是源自我们羊随大流的本能,因为如果不尽这种义务,先跑的羊很快就会成为一小撮。我们羊的底线道德,是羊作为羊不允许吃羊,它毫无疑问是源自我们羊吃草的本能。显而易见,诚实面对自身是关键,我们羊越是能够诚实面对自身,越是能争取自己的权利,承担自己的责任,坚持底线道德。

  头羊:那种要求羊们迎狼而上,狼口救羊的所谓正义感与责任感是种虚伪的道德观念,它挥舞道德大棒,强迫我们羊对自身不诚实,说白了就是种彻头彻尾的道德专制。有羊问,虚伪的道德观念要羊们冲上去跟狼拼命,明显不得羊心,为什么还会有羊拿来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大得羊心的先跑行为大加抨击呢?其实,那只能说明它们太装逼太虚伪。它们自己同样对狼恐惧,同样一有机会就会先跑,却希望别人能够冲上去与狼拼命,好让它们自己能脱身先跑。

  头羊:专制暴政和死要面子、自私自利产生虚伪。其中,专制暴政来自狼,而死要面子、自私自利则来自我们那些不能诚实面对自身的羊。狼的专制暴政以抓羊吃羊为能事,让羊产生本能的恐惧,那些不能诚实面对自身的羊一方面本能地对狼恐惧,一方面又死要面子,不肯定承认自己对狼恐惧;一方面希望羊们能对狼奋起反击,一方面又自私自利,不肯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于是虚伪由此产生,装逼虚伪的羊们由此产生。对付这种装逼虚伪的主,最有效的武器就是诚实面对自身,只要能够诚实面对自身,我们就不会受虚伪的道德观念蛊惑,只要那些能够诚实面对自身的羊足够多,我们就不会沦为道德专制的牺牲品。

  头羊:我诚实面对自身,所以我的态度非常明确,不管救不救得了别人(包括我妈),我都会先救自己。对我这种态度,我妈不认为对她是种伤害,她在乎的是我平时对待她的行为,而不太在乎我救不救她,我妈说,我平时对她很好,是个好儿子。有羊见我先跑,让狼吃到后面的羊,就说我是“狼狈为奸”里面的狈,那是毫无道理的,众所周知,狈跟狼走在一起,还吃羊,我不跟狼走在一起,也不吃羊,怎么可能是狈呢?

  头羊:对我思想的形成有重大影响的主要是两件事,一件是早前的狼吻事件,一件是晚近的羊角事件。两个事件都让羊死伤惨重,血的教训让我觉悟到,无论是与狼共舞,还是与狼为敌,都是死路,唯一的生路只有跑,跑离狼,跑离狼才有自由。这时候我就想,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跑”,之前的羊们硬是没想到?这个疑问促使具有很强的羊族主义情节的我深刻反省我们的文化思想,教育和政治,还有国民性,最终得出结论,之所以社会极度落后和黑暗,羊的权利极度得不到保障,正义得不到实现,到处是狼祸,归根结底是羊们没能够诚实面对自身!

  头羊:理想社会是一个没有狼的社会,那样的社会是不存在的,我们只能得到相对较好的社会。狼把专制,压迫,奴役,剥夺,谎言加在我们羊头上,是我们羊痛苦的根源,我们羊无法彻底摆脱这个痛苦的根源,但可以通过诚实面对自身无限地远离它。只要每只羊能够诚实地面对自我,追求个体的完善,将“先跑”对于追求自由和公正的机能发挥到极致,我们的社会就会因自由而充满活力,因正义得到实现而并无多少暴力和混乱。

  头羊:少些羊被狼吃是我们所希望的,尽管被吃的不是自己,我们仍然希望如此,这是我们作为社会一员的责任感,我们希望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自由。这种社会的自由需要每只追求自由的羊来争取并承担因伴随自由而来的责任,这无疑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但并不见得就要冒生命危险。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办法以和平而安全的方式来实现社会的进步呢?生命太沉重,死亡太沉重,自由也很沉重。虚伪的道德观念要求大家不惜冒生命危险去履行责任,捍卫正义,只会导致更多的死亡,而那正是狼所乐见的。诚实面对自身,可以让我们彻底丢开虚伪的道德观念,在嗅到危险的一瞬间就能跑起来,毫无犹豫,毫无耽搁,毫无保留地跑离狼,跑向自由,而越多的羊通过先跑赢得自由,我们的社会就越自由,越进步!谢谢大家!

  头羊的布道在群羊中引起强烈共鸣,羊们纷纷表示头羊的思想火花照亮了自己的羊生。

  羊甲:听完了,头羊大大的水准比我想象的还要高一点。

  羊乙:绝对相信头羊大大笑到了最后!

  羊丙:非常的有收获,感谢头羊大大。

  羊丁:我听到了从底层阶层发出来声音。

  羊戊:支持头羊大大,羊民需要这样的启蒙。

  羊己:头羊大大如同一道划破夜空的闪电,让羊们得以看见背负道德牌坊,摸黑向前蠕动的老鼠们是怎样一副萎缩和龌龊像。

  ……

  狼吃饱了正睡觉,群羊的叫声很响,但没有将狼吵醒,群羊的叫声就象催眠曲,叫得越响,狼睡得越香。对于羊享有的集会自由、言论自由,狼从未怕过!

  看完上面的故事,再对照范跑跑的故事,是不是觉得非常神似?特别是范跑跑的天涯访谈可以被头羊照搬过去作为羊类的启蒙教育,简直神了!若要在人类中找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我想肯定非范跑跑莫属!

  羊再追求自由和公正终归还是羊,因为羊这种生物缺少了能让自己无惧地履行责任、捍卫正义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同样,如果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也缺少了能让自己无惧地履行责任、捍卫正义的责任感和正义感,那么人跟羊也没什么两样了。幸而我们当中还有大量的普通人还有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还在用自己的悍不畏死救学生,守私宅,揭黑幕,抗暴政,斗歹徒,惩恶犬,讨说法,甚至不惜发动一个人的战争,顽强地证明我们并不甘心为羊!

  每一位面对狼挺身而出的人都不是想当英雄,只是不想做羊,他们惧怕为羊甚于惧怕狼。而跑跑们则狡辩说,“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狡辩什么呢,不就是做羊吗?跑跑们没有面对狼挺身而出的勇气,却很有做羊的勇气,瞧他们“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地“诚实面对自身”,广而告之地“袒露自己的灵魂”,那勇气可真不赖啊,虽然减轻不了对狼的恐惧,但绝对可以给那些犹豫要不要做羊的人壮胆!

  一个民族有没有脊梁骨,不在于个别几个被人捧上天的英雄,而在于广大不想做羊,惧怕为羊甚于惧怕狼的普通人。被狮子驱动的一群羊会很勇敢地冲向狼,但那不是因为惧怕为羊甚于惧怕狼,只是因为惧怕狮子甚于惧怕狼,它们就算把狼打得落荒而逃,它们仍然是羊,一旦没了对狮子的恐惧,它们对狼的恐惧又必将压倒一切。自诩“具有很强的民族主义情节”的跑跑们想想吧,不要再拿什么“不想当英雄”为自己辩解了,现在没人要求你们当英雄,只是要求你们做个普通人,别做羊!

  最后,给范跑跑的跑文指出一些硬伤,希望鼓吹“诚实面对自身”的范跑跑能够诚实面对自身,也希望欢呼“诚实面对自身”的跑粉们诚实面对跑文的硬伤,一起说出这些硬伤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因为装逼虚伪?

  1、这边说“那一瞬间本能逃生没什么道德和责任的问题”,那边又说“在救不了别人(包括母亲)的情况下,我会先救自己”,范跑跑在本能逃生的那一瞬间就能判断出救不救得了别人吗?

  2、明明事后已经知道教室没塌了,还说“在救不了别人(包括母亲)的情况下”,莫不成在范跑跑的逻辑里面,“不需救”是等于“救不了”的?

  3、前面已经承认了“在日本和美国,都有明文规定老师必须承担起疏散和保护学生的义务”,跟着后面还说“因此,日美教师不必冒生命危险”,莫不成日美教师是在安全区通过遥控疏散和保护学生的?不然的话,如果日美教师是跟学生在一起,学生有生命危险,老师如何会没有生命危险?

  4、范跑跑两个不跑的前提,“一,教师对房屋不是豆腐渣有信心;二,平时有足够的疏散演习和地震知识的教育”,是跑之前就有的想法,还是跑完后才想到的?如果是跑之前就有的,那范跑跑的跑就是早有预谋,而不是所谓的“那一瞬间本能逃生”,如果是跑完后才想到的,那范跑跑在过了本能逃生的“那一瞬间”之后是不是该掉头跑回去看自己的学生?两种可能似乎都不能自圆其说,那么就只有第三种可能,那两个不跑的前提是范跑跑一边跑一边想出来的,人急智生嘛,当然,那是范跑跑式的人急智生!

  5、拿“成年人我抱不动”作为自己“救不了别人(包括母亲)”的证明,太忽悠了吧,难道日本和美国的老师疏散和保护学生都是靠抱的?

  6、刚刚对着被他丢下的学生,强调“你们是十七,十八岁的人了”,转过头对着大众,又振振有词地声讨“糟糕的愚民和应试教育对我的伤害”,范跑跑太会左右逢源,太会把大家当猴耍了吧,可惜,遇上头脑清醒的,把两边厢的说词一对照,问题就出来了:十七,十八岁的人受了十七,十八年糟糕的愚民和应试教育的伤害,情况岂不是比那些低年级的学生更堪忧?

  7、范跑跑在地震中的表现是所有老师中最差,也最异类,怎么有脸拿自己的表现代表“现实中的社会风气”?难道说地震中除了范跑跑是凡人,其余所有老师都不是凡人,范跑跑只是有幸混迹其中了?

  8、范跑跑说他发跑文的真实动机

  8.1、说是要“记录历史真实”,然而,他的跑文给我的印象就是,好像老师们大都跟范跑跑一样丢下学生不管,但只有他范跑跑不装逼不虚伪,袒露自己的灵魂,难道这就是历史真实?

  8.2、说是要“刺破感动牺牲营造起来的幻象”,然而事实是,地震中,有许多尽职的老师救出了许多学生,难不成那些被救出的学生都是幻象,只有范跑跑自个儿跑得欢才不是幻象?

  8.3、说是要“提倡真实的言说”,然而现实是,正常的社会需要的真话,不需要提倡,别打压就行,而需要提倡的真话则必定是象“让领导先走”,“你们算个屁”,“在生死抉择的瞬间,哪怕是我的母亲我也不会管”那类的邪话!

  8.4、说是要“改变道德化的思维模式而走向制度和技术思维”,好恐怖,范跑跑的脑子莫非是电脑,而不是人脑?如果是人脑,那么道德化的思维与制度和技术思维,前者为人性,后者为理性,两者应该是并立的,而不是可以互相取代的。台湾人常常耻笑大陆人“有理性无人性”,照范跑跑的意思,难不成我们大陆人还该甘之如饴了?

  2009年1月4日

  作者:林云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范跑跑——羊类的最佳形象代表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lisa 说:,

    2009年01月11日 星期日 @ 11:59:52

    1

    作者有偷换概念的嫌疑,并个人觉得曲解了范先生的意思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