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下跪,有时真的很美

  麦克勒(Adolf Merckle ,18. 03. 1934 – 5. 01. 2009 )走了,而且是非正常死亡,他是德国的法学家、企业家、亿万富翁。1991年我采访过他的企业。

  麦克勒不是华尔街那类赌徒,他是一个很杰出的企业家,一直以来,他的企业之一海德堡水泥公司是德国环保优秀企业。

  他1967年从父亲手中接过一个雇员只有80人和年营业额只有400万马克的药品公司后,逐渐扩展经营,使之成为一个现今聘有雇员10万人、年营业额逾300亿欧元的VEM控股集团。其集团涉及的领域包括生产专利过期药品和药品批发经销、建材生产、雪地专用车和电机制作、生化研发等。这次他公司之所以陷入资金不足的困境起因于他的一项新投资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变成巨大的累赘。

  2007年8月,麦克勒为了扩大他集团旗下海德堡水泥公司的市场,不惜借贷出资80亿英镑兼并了英国建材公司韩森Hanson.金融危机出现后,他向银行借贷所提供的作为担保的证券价值大大缩水,银行便要求他提供更多的担保。在资金短缺下,他便铤而走险,企图通过买空卖空的衍生品证券交易手段赚一笔,用之来渡过难关。当时他认为大众汽车公司的股价被炒得过高,就认购了一大堆限期必定跌低的大众期权股。结果大众的大股东保时捷公司巧妙地使大众股价维持不跌,反而不断上升。麦克勒因而损失了约2亿欧元。消息一踢爆,债主一个个追上门来。麦克勒走投无路,只好同意银行变卖他最喜爱和看重的老公司Ratiopharm制药厂。这个打击对一个74岁的老头实在太大,所以他在所有与银行谈妥的协议书上落款签名并落实了公司管理权后,便于2009年 1月5日选择让一列火车带走了他的生命。

  麦克勒不是华尔街那类赌徒,而是一个很杰出的企业家,所以,他的卧轨自尽在德国引起很大的震动,几乎所有媒体都把他作为头版头条,很多人对他表示同情。

  麦克勒一路走来,从不低头从不下跪,他选择离世的方式真的不美。他走后,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下跪,有时真的很美。

  下跪虽然不太好看,但不要小看下跪的力量。也许下跪的力量正源于“不太好看”。所以,下跪,有时很美。我说的“下跪”,是指“以带罪之心做赎罪的努力”,所以很美。

  当年德国总理布兰特(Willy Brandt,1913-1992)在波兰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跪下,为德国人在二战犯下的罪恶道歉,同时他仍然坚持“为做德国人感到自豪”。布兰特以带罪之心做赎罪的努力,华沙一跪,震惊整个德意志,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所以他为自己赢得了尊严,为德国赢得了尊严,因此他在197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当之无愧。懂得捍卫自己尊严的人,他的人格一定会得到别人尊重。

  布兰特“跪”出“两德基础条约”, “跪”出“两德重新统一”。

  我说的“下跪”,是指“心理调整、适当妥协”等等,所以很美。

  我的家乡海南岛有一位中学校长周常德先生,他2008年面对学生下跪,因为他痛恨自己的学生不努力读书。周常德校长说,下跪不是他设计的,而是他在说话当中自然而然的感情流露。面对学生,他说到伤感时,自然而然就下跪了。人是有性情的。他觉得下跪是他个人感情真实流露的表现,他全心就是要学生好,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耻辱的事。

  恕我直言,周常德校长的下跪,真的“不美”。校长向学生下跪,有辱师道尊严,所以非常不美。

  德国著名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Enst Cassirer,1874—1945)在《人论》中曾经分析过人类对待宗教文化的态度:宗教的真正的根源,在于人的依赖,对于高于人类力量的神的绝对依赖,人“从前的那种自由举止变为这样一种态度:在不可见的神秘力量面前卑躬屈膝、俯首称臣”。

  下跪是内心一种期待的流露,很难说对还是不对,只能说“美”还是“不美”。若你是带着负罪之心,期待下跪的对方给以原谅,这种下跪是忏悔、是认错,这种下跪就有力量,就很美。若你的下跪是期待对方努力做得更好,是期待对方认错,这种下跪似乎没有力量,不美!

  一路不低头的麦克勒,没想到他终于下跪,是不美的下跪,他向金钱、物质、欲望下跪。

  下跪是灵魂的忏悔,不是灵魂的下跪。要是麦克勒死前低头“下跪”,进行心理调整、适当妥协,那该多好,这种“不美”,其实很美。

  写于 2009年1月9日,德国班贝克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下跪,有时真的很美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基础理论的逻辑构建 说:,

    2009年01月13日 星期二 @ 03:28:06

    1

    所以他在所有与银行谈妥的协议书上落款签名并落实了公司管理权后,便于2009年 1月5日选择让一列火车带走了他的生命。
    ===============================================

    清清白白的走了。很多人是做不到的。难道他真的需要赎罪吗?作者的态度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