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评论员:太平天国就是邪教

  1868年8 月,大清枢政部、军机部宣布“太平天国”及其操纵的“拜上帝教”为非法组织,依法予以彻底消灭取缔。那么,“拜上帝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非法组织呢?

  回顾几十年来,洪秀全何等“神通广大”!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幕后策划,八方串联,一个个密令,一道道经文,役使“拜上帝教”教众这里聚集,那里围攻,直至万人围聚暴乱广西金田。“拜上帝教”教众犹如“魔法”加身,号称刀枪不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数以千计的“拜上帝教”练习者被折腾得妻离子散、精神崩溃,甚至命丧黄泉,还以为“功德圆满”。真相大白后,“拜上帝教”组织土崩瓦解,绝大多数“拜上帝教”练习者幡然醒悟,但仍有极少数好像着了魔、勾了魂,听不进苦口婆心的劝说,看不见鲜血淋淋的事实,继续听命于洪秀全的遥控,继续为他“护法”、殉葬。究竟是什么样的非法组织能有这么大的邪劲,这么大的精神控制能量?

  唯有邪教如此。从大量揭露出来的事实看,“拜上帝教”组织不是一般的非法组织,带有典型的邪教性质。“拜上帝教”就是邪教。

  洪秀全对邪教一说讳莫如深,一再辩解“拜上帝教”“既不邪,何言邪教”。这恰恰是“此地无银”,心中有鬼。如果剥去其冠冕堂皇的伪装,我们就会看到“拜上帝教”组织具有邪教的所有重要特征。

  一、教主崇拜

  邪教的一大特征是教主崇拜,唯教主是从,为教主而生而死。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大卫教”教主考雷什、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等,都把自己吹嘘成神或神的化身。洪秀全也一样,吹嘘自己“天父下凡,天兄转世”,自称“上帝之子”,将基督教的上帝和中国的天子合二为一。他将自己变成人神合一的偶像,再加上政教合一的体制,这比欧洲的国王和罗马教皇的权力加在一起还要大,使自己远比他要推翻的诸多偶像更为可怕,。他要求人们信奉他这个万能的教主,跟着他修炼“拜上帝教”,是企图从精神上控制修炼“拜上帝教”的人,从而随心所欲地加以操纵,并从中聚敛钱财。在他的欺骗和蛊惑下,“拜上帝教”的弟子们对他顶礼膜拜,甘受驱使,一切按他的说教去思想、去行动,直到去送死。洪秀全本人文化不多,三考秀才不中,弄本《圣经》当天书,七拚八凑搞个“拜上帝教”,却利用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的情绪拉杆子搞太平天国运动以求一逞,利用国家一些暂时的困难和挫折,大搞妖魔暴乱。

  二、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是邪教教主为巩固其“神圣”地位,维持其徒众效忠自己的基本手段。洪秀全对“拜上帝教”教众实施精神控制的过程是步步进逼,三步到位,一是引诱,二是“洗脑”,三是恐吓。洪秀全等首领早就想好了一套办法。在宣传的基础上,严格实行男女隔离。他所作的《原道救世歌》说:“第一不正淫为首,人变为妖天最。”《天条诗》说得更详细具体:“第七天条:不好奸邪淫乱……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所谓“淫”、“淫乱”、“奸淫”,是指一般的男女肉体关系,主要是针对夫妻间通常的做爱。所以,在《禁律》中就规定:“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皆斩。”如果夫妻之外,男女爱悦而性交,斩首更是不在话下。当然,主要还是靠男女隔离的办法,也就是“男有男行,女有女行”,将男女完全分开,釜底抽薪,最大限度减少“犯天条”的可能。不但夫妻间不能有“奸淫”——性生活,即使是丈夫探看妻子,儿子探视母亲,也“只宜在门首问答,相隔数武(步)之地,声音务要响亮”。这种精神控制是彻底违反人性的,是对教众进行严密的组织控制和残酷的人身控制的无形枷锁,它使练功者消沉、麻木,失去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感,但对“修炼”却染上一种病态的执著和疯狂。洪秀全知道,只要给进来者戴上精神枷锁,就只有进得来出不去,谁也别想走,谁也走不了。不但不能走,还要不断“弘法”,不断拉人进来。“拜上帝教”的瘟疫就是这样蔓延开来的,“拜上帝教”的组织就是这样“壮大”起来的。

  然而,不得“奸淫”并不是对所有的人。诸王就可以例外。尤其是洪秀全本人,尽可纵欲。还没有打进南京,他就有妻妾36人。到南京以后,蒙得恩注意为他选美,每逢他生日,就送上美女6 人。不止从南京选,还从江苏其它占领区先选拔年轻美女到南京备作候选者。

  三、编造邪说

  编造歪理邪说是一切邪教教主蒙骗坑害群众的伎俩。洪秀全为了发展“拜上帝教”组织,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编造了一套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使教众狂热、盲目地追随他。洪秀全虽然对宗教一窍不通,却窃取基督教等宗教的一些名词概念,胡拼乱凑,胡乱发挥,以售其奸。直到南京将破之际,洪秀全仍执迷不误,迷信女巫的“扶乩”,梦想什么天兵天将相助。洪秀全搞暴乱让众多无辜的人致死致残致病致疯,血债累累,人命关天,难道还不算犯罪?邪教之尤,以此为甚,邪说之害,以此为烈!

  洪秀全还在《天父诗》中,除了重申君权、夫权、男权,比如“生杀由天子”,“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婶错无哥错”外,对宫中所有妇女,包括妻妾与宫女,还订了一个“十该打”的条规:“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讲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唤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喜欢八该打。眼左望右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每逢诸王选美的时候,都搞得全城骚然。先是下令所有妇女集中听“讲道理”,“一人不至,全家斩首”。被选中的人,“碰死者有之,卧地不行甘为宰割者有之,鞭仆胁行痛哭者有之”。这种场面,使人想起被拉进屠坊的猪羊。

  四、敛取钱财

  现代邪教的教主大都是非法敛取钱财的暴发户。洪秀全及其核心成员宣称“拜上帝教”组织不图钱、不谋利,实际是欲盖弥彰。“拜上帝教”组织为攫取信徒钱财,大量组织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练功垫等“拜上帝教”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和生产、销售。洪秀全及其“拜上帝教”组织的核心人物,靠盘剥“拜上帝教”教众的血汗钱,偷逃国家税收,聚敛巨额财富,成为暴发户,恣意挥霍。据有关部门初步查证,1849年5 月至1864年底,洪秀全伙同他人办了56期“拜上帝教”学习班,收费300 万两白银以上。非法出版有关“拜上帝教”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得书款9000余万两白银,按照合同,除支付洪秀全稿费、校对费外,还要将总码洋的8 %交洪秀全个人。仅最近查出的这个案子和另两个“拜上帝教”非法产业案,非法经营额初步测算就达16000 万两白银,非法获利4000多万两白银。

  五、秘密结社

  邪教一般都有以教主为核心的严密组织,进行诡秘活动。以洪秀全为总头目的“拜上帝教”组织严密,曾一度控制310 万教众。“拜上帝教”组织体系有完备的组织制度,洪秀全制定了《天朝天亩制度》,在理论上是一种绝对平均主义,缺乏现实可行性,在实践上不过是一纸未曾实施的空文,老百姓并没有成为“耕者有其田”的主人。事实上,太平军的军所过之处,攻城掠地之时,“所过残破”青壮年男子被掳为兵丁,女子则被掠为奴妾,老幼则杀个干净。洪秀全开口闭口“胞波”,却侈谈平等,实际上,太平天国的贵族同老百姓和普通战士之间,除了残酷的封建加宗教的压迫关系外,毫无平等而言。他们的男营女营, 同秦始皇的骊山囚营差不多,普通的善男信女即使原是夫妻,不经批准而幽会,便立即斩首,而洪秀全等人,则可以根据官位大小,到女营中去成十上百甚至更多地挑选姬妾、丫鬟。洪秀全在兵不过三千的暴乱之初,就已妻妾成群,当他从金田向全州进军时,就用八大轿抬着八位后妃军中行乐。攻克南京后,变本加厉,更加荒淫无度。1864年,南京城破后,所存军民不过十万,而后宫佳丽却有两万人。抽鸦、玩女人,“六宫八院八十三妃”,其荒淫无耻超过历史上多少暴君!

  六、危害社会

  邪教之害,主要表现在用极端的手段与现实社会相对抗。邪教“教主”大都有政治野心,有的一开始就有明确的政治图谋,有的则是在势力壮大后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他们不满足于在“秘密王国”实行神权加教权的统治,还要在全国甚至全人类实行神权加政权的统治。为了实现其政治野心,他们或者以教徒的生命作为牺牲品和政治赌注,或者以反社会、反人类的疯狂之举来震惊世界。“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通过组织邪教试图实现其政治主张,在丑行败露后,竟诱迫900 多名信徒集体自杀。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试图通过选举进入日本政治中枢的图谋受挫后,竟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进行疯狂报复,导致5500人伤亡。洪秀全把“拜上帝教”练习者诱进他的“王国”中,逐步从思想上、行动上与现实主流社会隔离,然后走上与社会对抗的道路。从1851年1 月11日洪秀全指挥“拜上帝教”组织在广西金田起事以来,1853年定都南京,1864年失败,余部到18 68 年8 月被消灭,只有十几年。“太平天国”是洪秀全迫不及待地妄图实现其个人政治野心的一次大表演,是对朝廷和儒家文化的一次赤裸裸的挑战和示威,与国外敌对势力掀起的反华浊流遥相呼应,干了他们想干而干不了的事。定都南京,就是另立中央,搞两个中国,是阴谋分裂国家。“拜上帝教”组织的核心骨干在传达洪秀全的“经文”时赤裸裸地说,“流点血才好呢”。

  大量事实证明,“拜上帝教”讲的是歪理邪说,行的是歪门邪道,聚集起来是邪恶势力,既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组织,又是彻头彻尾的邪教。

  邪教的“教”不是指宗教的“教”,而是特指一类邪恶的说教,邪恶的势力。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洪秀全及其“拜上帝教”组织盗用某些宗教词语概念。这种非党、非教、非气功的性质及其严重危害,恰恰证明“拜上帝教”组织就是邪教。我们必须将“拜上帝教”与宗教的正常组织区别开来。

  本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西方国家邪教组织也不断出现,活动猖獗,制造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事件,对社会构成严重危害,要求打击取缔邪教的呼声日益高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听任邪教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破坏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利益的大清王朝政府对邪教决不姑息。因为,对于邪教组织的仁慈,就是对公民人权的践踏。

  邪教通过非法组织的形式进行传播,非法组织借助邪教势力扩大影响,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认清“拜上帝教”的邪教性质,才能加深人们对“拜上帝教”这个非法组织危害性的认识,从而进一步认识朝廷关于抓紧解决和处理“拜上帝教”问题的重大意义,认识这场斗争的重要性、复杂性、尖锐性和长期性,提高警惕,除恶务尽,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

  与邪教“拜上帝教”作斗争,要始终坚持严格依法办事,严格区别不同性质的矛盾,十分注意政策界限,最大限度地团结大多数,孤立极少数。在这场斗争刚刚开始的时候,朝廷就提出注意政策,注意区别,要求团结大多数,教育大多数,转化大多数,解脱大多数,孤立和打击极少数。点明“拜上帝教”的邪教性质以后,我们仍要贯彻落实朝廷的政策,尽可能团结大多数,坚决依法打击极少数。对于那些至今仍然坚持顽固立场继续追随洪秀全,与朝廷与人民对抗到底,甘当邪教徒的极少数“拜上帝教”幕后策划者、组织者、骨干分子,必须依法严惩,决不能任其恣意妄为。对于那些与“拜上帝教”划清界限的绝大多数练功者,因其过去不知其邪,是受骗者、受害者,各级巡府宣布将他们从“拜上帝教”组织中解脱出来,是认真的、算数的,决不要把他们与邪教牵连在一起。由于他们过去在“拜上帝教”的精神控制下,身心受到摧残,即使有人思想一时不能完全转弯,也不能视之为邪教徒,歧视、冷落他们,要继续伸出热情之手去帮助他们,耐心地说服教育他们。同时我们也热忱希望他们尽快吸取教训,看清“拜上帝教”的邪教真面目,坚决彻底与它划清界限,和我们一起防止它再出来害人害己。

转载自网易[思想之剑]

  作者:特约评论员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太平天国就是邪教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per 说:,

    2008年08月18日 星期一 @ 15:27:14

    1

    虽然知道你讲的实际是啥,

    不过太平天国本来就是邪教!血写的历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