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与其说共产,不如说共权

  从小接受的教育就知道“剥削”是不好的,是一桩大罪,它是万祸之根,百恶之源,它是社会不公正、不好之罪魁祸首,咱们革命就是要消灭剥削:消灭一切剥削階級,消灭一切剥削之事,消灭一切剥削思想。可是什么是剥削呢?只知道:不劳而获就是剥削,地主、资本家就是剥削者,他们对农民、工人的行为就是剥削,消灭剥削就是打倒地主、资本家,实现共产大同。

  几十年的风雨折腾,渐渐才悟出:叁個代表的思想,早就重新解读了劳动,并且也不单是劳动才创造才富,地主、资本家也不等于就是剥削者了,不劳而获就是剥削一说也就不准确了。

  现在我们说:剥削,从行为上讲就是无偿地占有、掠夺、抢劫,只不过说成剥削似乎是渐进化、隐形化、合法化、日常化些,也可叫“巧取豪夺”吧。可是如今的金融抄作、商业诈骗、赌博设局、……哪一样不是无偿地占有、掠夺与抢劫呢?今天各级权力与地产商勾结,从土地转手中对平民的掠夺,比当年地主要高出千百倍!今天无所不在的税费、高物价低工资等等,对百姓的抢劫,比当年资本家要凶残万倍!今天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几座大山比当年的三座大山大多了,也重多了。

  从根本上说,这个世界是有效劳动与自然资源共同创造了价值与财富,这是劳动者与全民共享的。人们拥有的财富,在商品等价交换原则下有了流动与转换,有机遇与时间的影响,却实是有赔与赚之变化,贫与富之分野,可是只要遵守事前约定的、公正的游戏规则,又有公正的裁判,那么这随时都可以转变的增减,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问题就在于:权力,这无处不在的权力,只有权力,权力失衡后,一方就可以迫切使另一方进行不等价交换,迫使接受不公正的游戏规则(或单方面不遵守规则,更加上有黑哨裁判与运动员又兼任裁判……),这就形成了大规模的无偿地占有、掠夺与抢劫,这才是万祸之根,百恶之源,它才是社会不公正、不好之罪魁祸首啊!所以在下以为:资本(土地)并非必然带来剥削,而是权力(不公正的权力)才必然带来掠夺。根除的办法,不是“共产”以达大同,而是“共权”以达大同。不是追求财富上的平均,而是谋取人权上的平等。

  比如:土地权、资源权(包括一切自然财富与能源)、劳动权,安居权……,人人都应平等地拥有,多年来的野蛮拆迁,近日又惊曝出重庆一岗女工竟饿死于家中,五年后才发现白骨与遗书,为什么有权单方面批其拆迁,令其下岗而又无必要的、双方达成协议的补偿呢?还不是运用手中之大权。为什么可以垄断土地与一切资源呢?为什么百姓就只能是低工资呢?为什么可以随意设税费以哄高物价呢?为什么可以随意发行货币与决定利率呢?为什么可以随意对公共服务定价呢?为什么公务员可以自定待遇?为什么该办的事可以(目前条件还不具备)久拖不办?为什么权力可迫使百姓受穷官员暴富呢?为什么………?为什么百姓用无所不在的税费付出,却换不来政府相应的服务?这都是权力之不平衡导致了不等价交易!

  比如:党中央提的百姓的“表达权、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又何尝有多少落实呢?宪法上明文写的公民权又有多少实现呢(实现的只是义务)?而对当政者、执法者来说,他们可就权大无边,而从无约束,这种权力不平等、不对称,才是今天社会的万祸之源,……。

  与其说实现共产主义,不如说实现共权主义。这不就是公民社会吗?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与其说共产,不如说共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