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杂志:中国游戏玩者的悲哀

  看到我这篇文字的人,都是玩电脑的。我想玩电脑的,都玩过游戏。不管是电子游戏抑或电脑游戏,你大概都曾为其中的一款或多款而痴迷(我不知道这个词语用的是不是恰当)。或许你为游戏欣喜若狂,或许你为游戏心情忧郁,甚至你为了一个游戏而泪流满面。游戏为我们无聊无奈的生活,增添了异样的色彩,为我们繁复的学习或工作,减轻了许多压力。类型多样的游戏,不仅能使我们放松,也能让我们学到丰富的人文历史知识和统筹策划能力。在这里,我们不必谈什么游戏让我们受到多少多少教育,我想很多人讨厌把娱乐和教育联系在一起。也许有些人会说玩游戏的玩物丧志,我不想去理会,因为我们喜欢游戏。对那些一本正经指责游戏的人,需要给他别的回答吗?可是中国的游戏玩者,却因我们所处的特殊环境和原因,经历世界别国游戏玩者所难以想象的尴尬处境。在我们这个受孔孟儒家千年影响至今尚未沦丧殆尽的国家里,一切讲求正统。你的言行、你的举止、你的服饰等等,都要符合某些正统思想者的审视目光,否则将受到舆论的垢病。当然所谓的舆论,是掌握在正统思想者的手中(我不敢在正统二字上加引号)。现在的社会,开放了。你也可以奇装异服,你也可以溜冰蹦迪,你也可以嬉皮笑脸,让那些人看见,顶多说你有伤风化。但你就是不能玩游戏!自从那篇什么“海洛因”的文章“横空出世”,本就风声鹤唳的电子游戏,好像终于走到了尽头。我像许多人一样,不喜欢讨论政治。自己的生活处境、毕业后的就业出路让人急死了,哪里有那闲工夫。我很少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因为他播出的许多大好形势我不感兴趣。就在那天,我在我屋里玩游戏,无意中听到外面客厅里的电视新闻在说什么整顿电子游戏厅、网吧,我觉得这挺好,那些地方是很乱,的确需要整顿。不料接下去一听,说是全国范围内禁止游戏设备的生产和进口,要取缔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游戏厅,这就有些过火了吧,电视画面上的成百上千台街机被挖土机压得粉碎,凯旋的人民警察站在一旁傲视着这壮观的场面。我很不理解,这些虽然都是赌博机,但废物利用总可以吧,难道非得让他们粉身碎骨才能消解他们的心头之恨?今天上网看到一则消息说有关官员表示我国将最终取消游戏行业,今天不是愚人节吧,就算是也不关我们中国什么事儿啊。

  今天不是愚人节,可我们的政府画出了这样的“宏伟蓝图”,这让中国千千万万的游戏玩者有些失望,有些悲哀。我们搞不懂,为了让未成年人好好学习,稍微有头脑的人都因该知道加强游戏场所的管理才是问题的症结,我们敬爱的政府,我们可爱的公仆,却做出了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决定。可叹啊。

  我相信,中国有十年以上玩龄的游戏玩者,当初有许多都是在偷偷摸摸玩游戏。我们当初及现在的社会状况,决定了游戏行业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游戏厅,永远不能被称为“公众场所”,它永远都是公安、学校、家长的清剿之地,它永远都是乌烟瘴气、人声鼎沸,它永远都不能走上管理的正途。怨谁?难道都怨喜欢游戏的未成年人?游戏厅老板唯利是图,可谁去管了?难道罚款能解决问题吗?何况那么多游戏厅和人民警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呢!新鲜事物在中国刚出现都是畸形的,没有好好管理,等出了事,政府不是吸取教训亡羊补牢,而是“大刀阔斧”统统打死,电子游戏厅真的天生是祸害吗?他真的不能成为文明的娱乐场所、让孩子们节假日来玩玩、就像公园一样吗?它能!它只是缺乏管理,中国古训“错而能改,善莫大焉”。看来政府是不准备给这个机会了。那么多孩子的天性,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被扼杀。

  那么电脑游戏呢?它同样在禁止之列。一句老话,玩电脑都是从玩游戏开始的。它虽然被人说烂了,但有多少人能否认呢?稍微对电脑有理性认识的人,都会认为电脑游戏产业发展潜力巨大,它可以成为国民经济的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和韩国的例子人所共知,没必要再提。可咱们的政府不信这个邪,歪门邪道你还能成气候了你,禁掉!于是,举国上下,在“太阳”的振臂一呼下,纷纷响应。一时间,网吧治理搞的鸡飞狗跳,效果怎样,我不敢妄加评论,但老板都不是省油的灯,我想很多人都清楚。这可苦了那些家里没电脑又想玩游戏的兄弟,天天走街串巷,寻找新的“据点”。政府,公仆,辛苦您了,您好好治理一下,定个好的行业法规,即不用劳民伤财,也能给这些“难兄难弟”一个休息放松的地方,还能增加就业人数,让您因为“下岗”人数而紧皱的愁眉稍微舒展,行吗?

  不行!政府如是说。于是中国又回到了百年前。怎么搞的,天空这么暗,空气这么闷?谁把咱们圈起来了?

摘自电子杂志《PC GAME GUIDE 2000》2000.09.02期

  作者:电玩杂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游戏玩者的悲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