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法”失畏严,民无宁日

  培根有一句名言:人民的安全应是至高无上的法律。歌德也有一句名言:带来安定的两种力量是法律和礼貌。他们两人不约而同把法律推崇非常高的位置。今天的中国,在物质繁荣的背后,缺乏一种心灵安定的栖所。透过迷失的眼光中,人们无法找到前行的动力。法律在遭受权贵们一次次踩踏之后,民众的生活也就惶惶不可终日,“法”也就不过给西方世界眼前的一块遮羞布而矣。

  中国从来没有真正普法教育过,我从6岁读书,直到大学毕业,一直不断被谎言灌输着。在这种愚民的教育体制内,我们接触不到真实的历史和哲学思辩的思维。即使在党的理论框架下,也没有对他们自己所订的法律有过普及教育,而对乌托邦的理想总是不断“画饼充饥”。我们就这样被“愚”着。社会上,各类《厚黑学》、《三十六计》把中国大批人造就成“脸皮厚,心地黑,手段奸”的吊民。真正懂法、知法、守法的公民也就寥若星晨。

  在毛的岁月,那是一个“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时代。国家主席刘少奇,都不能独善其身。何况一般国民呢?社会发展到今天,当然比毛时代有进步。但是维系一个社会的安定,从来没有把“法”提到应有的高度。在江**时代,只强调我们“要团结在中国第三代领导人江**的周围”。到现在,又强调我们“团结在第四代领导人胡总书记的周围”。“法”也就在“人”的强调下旁落了,因些中国也就造就一批“以人为本”的金字型的奴才结构模式。

  这种奴力社会结构模式,在权贵者眼里,从来不把“法”放在眼里。“法”不过是他们手中一种工具,用到我们老百姓身上,绝对发挥到极致。在民众与权贵者纠纷中,即使有100%的法律依据,你都很难胜算。别的更不用说。杨佳一案,是一个权贵者把“法”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典型。随后,让一个名叫彭北京的老汉以《挑战书》的形式表达对“法”的失望。当一个国家,权贵者把“法”作为工具去索取民众利益的时候。民众把“法”当作自己最后一套护身符将已失去了以后。那么,社会秩序到底靠什么维持?四项基本原则?毛泽东思想?叁個代表?八耻八荣?用屁股想一想,行吗?

  为什么社会出现那么多上访人士,说穿了,上访制度的出现是“法”遭遇藐视一个产物。如果都做到“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上访在一定层面上就可以杜绝。本来通过法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还又要通过政府那一层?多少人在这种茫茫的上访路中耗尽大半岁月。

  法的制定者,自己却不按法办事。人民对此是没有办法,要么走杨佳那条路,亦或走彭老汉那条路。再或者忍气吞声算了,中国人大部份选择第三种。这就更加促使“无法无天”之人对法的藐视。社会就这样恶性循环到现在。这种既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裁判,也是球员,这样游戏怎么玩得下去?这就是必须涉及到制度改革过程。这一下又触及到权贵者的神经。马上会有人喊:普世价值是西方和平演变的手段,民主政治不适合中国国情,一邦奴才文人就开始扣帽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不愿普法,造成中国不适合走民主之路的中国国情。

  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讲到,20世纪的贡献不是科技,是把政府实现关在笼子里的梦想。今天,在21世纪的现代文明,已加入《世界人权宣言》61年了的中国。1948年在颁布时,大会要求所有公员国广为宣传,并且“不分国家或领土的政治地位,主要在各级学校和其它教育机构加以传播、展示、阅读和阐述”。中国政府无视国际法的决定。一句以“中国内政问题”把什么推得一干二清。今天,作为我们本国公民的一员,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定,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新一轮的“护法运动”也就迫在眉睫了。

  佘开晓写于2009年2月26日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法”失畏严,民无宁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冷眼看世界 说:,

    2009年02月28日 星期六 @ 11:22:47

    1

    在天朝从来都不缺少法律,而是缺少有法可依的环境,在任何一件有影响案件当中,不管是公正的也好,是冤案的也罢都有那么些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还远远不是法治社会也不是人治社会,而是一个治人的社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