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罗:中国刺激内需出路何在

  迄今为止,中国的社会医疗保障关键一直在公益化和市场化之间徘徊,因此非但不能解决医疗保障问题,还引起了一系列社会矛盾,引起民众的极大不满,更失去了这一问题所带来的巨大机遇。突破西方传统模式,建立新型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是中国也是世界各国的唯一出路,尤其是在今天,中国更应该充分利用医疗保障问题所带来的历史机遇,拉动内需,促进社会经济和政治的进步发展。

  那么怎样利用医疗保障问题来拉动内需、化解金融危机?也就是让每一个人可以用未来的收入实施自我医疗保障,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医疗直通车”:

  社会保障为每个患者垫付医疗费用,包括医疗和医药及其在接受医疗期间的合理生活需要;待患者康复、形成还款能力之后,在不影响基本生活水平和教育需要的前提下,逐步偿还全部医疗费用及其利息;如果患者一生都不能形成还款能力,则永远不需要偿还(由社会保障体系承担全部费用);如果患者一生都不能形成足够的还款能力,则按照有能力偿还的实际情况来部分偿还(其余部分由社会保障体系来承担);如果一个人过世,其医疗费用还没有全部还清,则其遗产首先应该用于偿还医疗费用。结余部分则归继承人。如果遗产不足以偿还全部医疗费用,则由社会保障体系承担。

  医疗直通车,可以立即实现医疗面前人人平等。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无需事先支付任何费用就得到医疗机会,而且看病后也不存在付不起医疗费用的问题,因为社会保障的“借钱”给患者,与传统意义上的贷款有着本质的不同:非但在还不起钱的情况下无需偿还,而且在影响生活基本水平的情况下也无需偿还,所以它是一种新型的 “借贷”。在这种新型“借贷”关系下,有病看不起的现象就会彻底根除。

  社会保障体系“借医疗费”给每个患者,非但不会产生巨大的开支,而且还可以节约巨大的开支。因为患者“借医疗费”之后就无需社会保障的医疗费用救济,只有其中永远、绝对付不起医疗费用的患者,才需要救济。而调查表明:95%以上的患者付不起医疗费用,实际上是暂时付不起,并不是永远付不起。只要有一个付款的缓冲期,绝大多数的患者实际上都可以自己承担医疗费用。永远付不起医疗费用的患者,比例并不高,通常不及5%(如果将一个人的遗产也计算在内则更低)。对于这部分承担不起医疗费用的社会成员,即使社会保障不是“借医疗费”给患者,也不能推卸保证责任,否则就完全违背了文明社会的责任。

  所以从整体上来看,“借医疗费”给每个患者,对于社会保障体系而言是“赚钱的买卖”,而不是“赔钱的买卖”。“借医疗费”的患者越多,社会保障也就越省钱。

  那么患者是否会赖帐?答案是否定的。任何社会保障体系都是由一个收费体系和一个付费体系组成的系统,这一系统可以也完全应该覆盖每一个社会成员,任何人都不可以离开社会保障体系的保障。赖掉社会保障的债就是赖掉了自己的社会保障,因此社会保障体系“借医疗费”给患者,不会产生赖帐不还问题。即使产生了,也不会有损失。社会保障体系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资金周转保障平台。

  中国必须立即大幅度拉动内需,但究竟应该怎样来安全、稳妥地扩大内需?大体上看,人们的看法可以分为两种,一是主张政府投入,二是主张刺激民众的消费。客观地说,中国政府为保持经济可持续高速增长而在扩大内需方面已经采取了目前可以采取的全部措施,尤其是最近投入四万亿人民币扩大内需的计划,更可以说政府的措施已经到了极致——在没有拿出更好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新方案之前,政府实际上已经不可能再有其它安全有效的作为。除非不顾可能产生经济发展失衡的负面影响。至于刺激民众以当前的储蓄来消费以拉动内需更是困难重重。因为虽然居民储蓄已经达到二十万亿人民币的超高水平,可是实际上绝大多数民众的现实支付能力极其有限——他们并不是不敢消费或不愿消费,而是没有支付能力,数亿农民的经济状况就是一个无需置疑的事实证据。如果他们具有支付医疗保障费用的能力,医疗保障也就不是问题了。所以刺激民众消费来拉动内需迄今没有取得令人振奋的效果。

  医疗直通车的实施将彻底改变上述状况。根据中国政府的统计数据和西方社会保障的实际支出,我们估计,在未来两年至少会达到五万千亿人民币。这样大的资金所带来的内需扩大结果是非常惊人的——它将极大地拉动中国的内需,使中国经济得到极大的发展,并可减少其他刺激手段带来的一些弊端。

  首先,此种内需增长建立于医疗保障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刺激消费基础上的,因此不会产生刺激经济不当而引起的风险(诸如房地产过热),不会导致社会整体经济某个部分的畸形发展。此外,这种模式将非常平稳,会平稳地带动相关产业的平稳发展,从而导致整个社会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第三,这一模式也能年年持续。

  必须承认,目前中国政府的四万亿资金投入是未来两年的行为。没有一个经济学家可以断言,这种行为在以后是否还会年年不断地反复出现;但医疗直通车所带来的超前消费却是长期的,只要开始,年年都会重复,而且年年都会稳步增长。就这种意义来看,它对经济的刺激将会远远超过目前中国政府的四万亿人民币的投入效果。

  一旦医疗有了可靠的保障,中国国民目前的储蓄意识将自然发生变化——因为无需再以储蓄的方式来应对医疗费用问题。这必将使人们从不敢消费的恐惧中解放出来。由此释放的消费究竟会达到什么数量级,我们尚无法知晓——然而我们可以估计,至少会占目前储蓄总额的10%到20%,也就是说在2万亿到4万亿人民币之间。这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数量——它对内需的增长也具有非常巨大的意义。

  虽然实施医疗直通车,“借医疗费”给每个患者,需要极其巨大的保障资金,可是对社会保障体系而言,却不存在任何的启动资金问题。因为实施医疗直通车,社会医疗保障体系的资金获得方式就会从根本上改变,就无需完全依靠政府通过税费的方式筹集资金给社会保障来实施社会救济,而可以通过借贷的方式,向金融信贷体系借钱来运作。而这对目前中国金融信贷体系而言,是求之不得的——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金融资产总量约为70万亿人民币左右,大约占世界金融总量的5%到6%左右。贷款给社会保障,不止为社会保障提供资金,也可以化解金融信贷体系的资金流动困境。因为社会保障的信誉是世界上最好的——它的寿命比各届政府都长,同时也不会引起经济的局部过热。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作者:孔保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刺激内需出路何在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冷眼看世界 说:,

    2009年02月28日 星期六 @ 11:11:41

    1

    城乡居民存款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防止以后看病、养老以及子女教育的支出,而其中任何一项支出都占着居民少则几年多则十年收入,这些问题不解决刺激内需只是一句空话。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