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罗:中国能立即创造二千万个农民工就业机会吗?

  中国目前农民工总量估计已经达到2.3亿。受西方经济的影响,其中至少有2000万农民工亟需重新到工作。现在中国各级政府都在非常积极地采取措施,帮助农民工尽快就业。

  可是中国政府能在三个月创造出2000万个农民工就业机会,来使这些失去工作的农民工马上重新就业吗?没有任何一个经济学家会认为这是可能的。我们甚至于可以这样说,即使六个月甚至于更长的一年时间,中国政府也不可能创造出2000万个农民工就业机会。就这种意义而言,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农民工就业问题,的确是非常严峻的。

  不过农民工找不到工作是暂时性的,而不是永久性的;是短期的,而不是长期的。所以,即使政府不去创造就业机会,社会也自然会出现这许多就业机会,使今天失去工作的这2000万农民工全部都重新就业。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2000万农民工都可以在不久的将来自然而然地全部找到工作,除非工作能力丧失或不找工作——现在社会上之所以会一直存在农民工找不到工作的现象,是因为不断有新的农民工失业造成的,而不是已经失业的农民工永远找不到工作造成的。

  可是由于没有全面的生活保障,农民工并不能接受暂时和短期内找不到工作的现实,所以他们必须仓促就业。这就造成了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因此,如果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全面缓解机制,使农民工无需仓促就业,农民工就业问题就不复存在。由此可见,实际上解决农民工就业问题,也根本不需要政府立即创造2000万农民工就业机会,而是需要立即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全面缓解机制,使农民工无需仓促就业。有了这种机制,则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就可以彻底解决。

  那么中国政府是否可以立即建立起全面的农民工仓促就业缓解机制,从而彻底解决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呢?显然,要建立全面缓解机制来解决农民工的仓促就业问题,最好的选择实际上也就是使失去工作的农民工可以无需事先支付学费接受职业教育和培训,同时在培训期间可以有足够的收入,来保障学习期间的正常生活。这就需要极其巨大的资金。

  但是,沿袭西方社会保障模式,由政府对农民工进行免费职业培训和发放失业救济金,来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缓解机制是不现实的,因为这是政府财政难以支撑的。以失业保障而言,仅目前面临失业救济的农民工就有2000万,每人每月发放500元人民币,也需要100亿。而农民工失业问题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时时都会产生的,因此100亿是需要不断支出的。再来看职业教育,仅仅是对目前的2.3亿农民工进行初级和中级水平职业培训,也至少需要10万亿人民币,而2008年的财政总收入仅为61316.9亿,就是全部用于农民工职业培训也远远不够。所以依靠政府财政来来立即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缓解机制,是根本办不到的。建立全面的农民工仓促就业缓解机制,沿袭西方社会保障模式是行不通的,必须突破西方社会保障模式的传统,另辟蹊径。

  其实,目前世界各国为了解决贫困问题和就业问题,都在实施贷款给穷人创业的计划。2006年,世界著名的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孟加拉国的穆海默德尤努斯博士。为什么这位博士可以获得这一很高的荣誉?原因非常简单:他积极倡导贷款给穷人创业来解决他们的贫困问题,并为此办了乡村银行,建立了一种无需抵押的小额贷款模式,为很多穷人创业提供小额贷款,并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使很多人摆脱了贫困。在中国贷款给大学生及其他一些就业困难者,帮助他们创业来解决就业问题,也是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推动的项目。

  中国不仅可以也完全应该突破西方社会保障模式,借用孟加拉国尤努斯博士所倡导的贷款给穷人创业的模式,贷款给农民工来立即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全面缓解机制,这就是:

  贷款给农民工,让他们可以参加各种职业培训;

  在职业培训期间和职业培训结束后的一定时间,预支工资给农民工(可以按照农民工毕业后所从事工作的市场工资标准);

  农民工形成还款能力之后逐步偿还全部学费、预支的工作及其利息。

  采用这一模式,则每一个农民工就有了全面的就业保障,大量的农民工会立即转向接受职业教育,而不是立即寻找工作。因为接受职业教育之后的工资会大大高于目前的工资——接受职业教育可以立即而且是永久性地提高收入。

  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就可以得到彻底解决。而为农民工预付学费和预支未来的工资给农民工,在本质上与尤努斯的贷款给穷人创业、中国的贷款给大学生创业没有任何区别,都是贷款解决人们的困难。唯一的区别就是创业和就业——尤努斯贷款给穷人是保障穷人创业,而预支工资给农民工则是保障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就业机会,使他们可以用未来的收入提高自身的素质,实施自我教育、就业、生活和医疗保障,从而度过目前和今后的难关。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厚此薄彼,歧视农民工,否定贷款给农民工解决就业问题的合理性。

  预支工资给农民工,并不会产生大量的呆账和坏账。因为接受职业教育之后,农民工的收入会大大提高,所以他们都有能力偿还预支的工资和学费。除非发生意外。而意外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按照联合国伤残人士的标准,不足人口的5%,其中大多数还是可以康复的。因此这种坏账的比例是非常低的,与社会保障节约的开支相比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第二,农民工不会也不可能赖社会保障的债。因为社会保障是由收费体系和付费体系构成的,它可以涵盖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社会保障。所以赖掉社会保障的债就等于赖掉了自己的社会保障,而社会保障并不会受损失。所以,预支工资给农民工是只赚不赔的好买卖——预支工资的农民工越多,社会保障所节约的救济性开支也就越大,两者恰成反比关系。

  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缓解机制,无需政府财政出资(因为社会保障可以向银行贷款,农民工今后也会还款),还可以造成数十万亿人民币的合理超前消费,因为中国农民工数量极其巨大,他们如果可以预支未来的工资接受职业教育,在未来两年至少会造成10万亿人民币的消费。这就可以从根本上拉动内需,使中国GDP产生至少10个百分点的巨大增长。由此可见,建立农民工仓促就业的缓解机制,是中国彻底解决农民工问题的唯一出路。

  孔保罗 于悉尼

  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孔保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能立即创造二千万个农民工就业机会吗?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刘涛 说:,

    2012年11月09日 星期五 @ 04:26:31

    1

    在中国社保还未覆盖农民的情况下,上文无异于天方夜谭。主观的认定民工不会赖帐是没有用的,“赖掉社会保障的债就等于赖掉了自己的社会保障,而社会保障并不会受损失”的说法更是没有逻辑思考。
    民工没有户口和常居地,赖帐根本没法追,民工也没有社会保障,有的话也不需要孔先生的研究成果因为社保就够了。到时赖帐的恐怕是千万上亿的民工,社保会因此崩溃。这末浅显的道理,诺贝尔奖的学者却不懂。
    “农民工无需仓促就业,农民工就业问题就不复存在”更是不知所云。不就业就是失业,问题就不复存在?
    孔先生现在控告上海和澳洲政府,又自封为“值得诺贝尔奖”,此类事情此类人都不鲜见。
    民工有社保的前提是能还债。即便他有工作了说没钱你能如何?你找雇主扣?目前中国无相应法律。即便有你找不到他们有啥用?
    如果孔的头脑没问题的话,不会把小官员说他有资格得诺贝尔奖的话认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