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公安部必须引进催眠术

  催眠术,并不是一种新技术,它产生于远古人类的巫术,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逐渐理论化、系统化,在西方国家的十九世纪,催眠术的研究和发展,已经成为现代心理学上的重要内容,并在20世纪初,各国情报部门都开始采用催眠术进行秘密工作。美国从20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从医学领域的研究和临床,发展到警察局用来破案。21世纪的西方国家,警察局都在利用催眠术破案,就是香港和台湾的警察局,也早就设立专业催眠师,协助警察工作。这方面的消息,中国大陆媒体早就做过多次报道。

  然而到了21世纪时,中国各大中城市公安机关,才开始引进测谎仪,培训自己的专业测谎警察。从1999年开始,大连警方通过使用测谎仪这项新的辅助刑侦技术,已经对上百犯罪嫌疑人进行过测谎,并取得不少收获。其中那位女测谎警察,还成为大连市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中国的公安警察们,对利用心理学方面的知识破案,才开始有了新的认识。然而做为警察的李扬,却感到一丝难受,我们中国的公安工作,其发展速度太慢了,社会早就由静态转向动态,新知识和新技术,一日千里,犯罪方法和犯罪手段,层出不穷,许多案情经过一披露,令人瞪目结舌,社会发案率居高不下,而公安机关的破案能力和手段,却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2005年时,李扬写了一篇文章《浅析催眠术在公安工作中的运用》,交到单位要求盖章以便发表时,看了文章的领导们,个个惊讶异常,有个领导当面询问李扬:“这是你的胡思乱想,还是你从哪儿抄来的?”欲哭无泪。当李扬和精神科专家们讨论催眠术时,这些专家们居然不知道催眠术的基本常识,更不知道它是如何操作,只是坚定地坚持中国精神病学中的一条:任何坚持催眠术的人,都属于精神疾病的表现。而西方国家的医学界,早就运用催眠术给患者治病了,并对催眠现象和研究结果,做了大量的临床报道。

  这不奇怪。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相信催眠术,也不知道人类的潜意识是什么。少数相信催眠术的人,也并不了解催眠术,只是看了大陆一些所谓催眠师表演的低级催眠术,对催眠术基础理论的错误宣传有许多,并一再被人云亦云。原公安部部长陶嗣驹,犯的错误被查清,就是开始由情报部门利用催眠术调查的,并把调查结果汇报给了中央。连公安部长都不清楚催眠术的使用方法,以至于被情报部门轻松调查,可见公安机关工作有待加强。

  在中国,掌握真正催眠术的催眠师,只存在于国安系统和军情系统,身份秘密,暗中为本系统工作,并只对中央领导负责。在这种情况下,公安部要想培养自己的催眠师,根本不可能得到国安和军情的帮助,李扬建议公安部选派警察到香港警察局学习,请那里的催眠师协助培训,因为在语言上的障碍很小,容易学习掌握真正的催眠术。同时,公安部应该派专家们到西方警察局参观考察,学习那里成熟的催眠调查手段,毕竟西方国家的警察局对此,已经有一整套完整的工作流程。现在是2009年了,李扬希望公安部领导们要早做决断。

  公安机关引进催眠术,不仅是为了本职工作、服务社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的公安警察,因为种种原因,有意无意地制造了一些冤假错案,个别警察甚至故意制造假案,人证、物证、现场堪验、案件笔录做得完美无缺,想当然地认为只要自己不说出真相,那么事情只能按照他的设计出现结果,而公检法专业人员,在这些案卷面前,真的看不出有任何瑕疵,那么公检法的工作,确实将被引入歧途。这种现象并不罕见,直接结果就是利益受损人不断上告、上访,甚至绝望之下报复社会。

  如果公安警察们,知道世上存在催眠术,并在案件需要的时候运用催眠术破案,那么这对警察们来说,将是一种心灵的震撼,做人做事不仅只凭良知,如果不遵守职业道德,一旦必要时,公安机关还将运用催眠术对工作进行复查,甚至催眠调查当事警察,这对警察们是一种现实的压力,迫使企图人为创造案件线索的警察收手。现在的公检法人员,自认为对法律熟悉,能够巧妙利用法律而不被人知,由于这种行为没有有效的制约方法,导致这种现象漫延,影响了社会稳定,并给党和政府带来了许多麻烦。公安部的催眠师们,公开亮相于世人面前,首先就是对这种不良现象的震摄。

  身为警察的李扬,再次建议公安部领导,尽快引进催眠术,培养自己的催眠师,服务社会,更好地为政府和人民工作!!!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附录:简单介绍催眠术,可以开眼界

  曾和一个自称懂心理学的网友争论,那个网友说催眠术来自于是神学,并且否认神学是唯心主义哲学。李扬看到他一方面大谈心理学,而另一方面,对心理学的常识很浅溥,感觉有必要讲点心理学的基本知识,希望1980年代,邓晓瓶推广的心理学不至于走向歧路。

  在远古的人类,人们很难理解人与自然的奇妙,并因此产生崇拜,这就出现了原始的巫术,西方国家把系统化理论的巫术,统称为萨满教。远古人类很崇拜信任巫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巫师的法术,可以影响部落里人们的身体和情绪,这让身受这种影响的人们,惊奇不已。实际上,这就是原始的催眠术。

  有些懂催眠术的人会问,原始催眠术不用催眠药物,如何催眠?

  这话问得好。要知道,世界各地的植物中,有许多可以让人类产生幻觉,象有些毒蘑菇,实际上,导致人类出现幻觉的植物有许多。人类社会自己制造毒品时,开始阶段也是从这些植物中提取毒品的,后来人工化学发达了,毒品可以通过化学方法制造了,但这种化学毒品,对人类的危害更大。

  巫术开始掌握在巫师手中,这样可以精神控制人类领导和群众们,后来,出现了宗教,宗教开始了理论上的升华,出现了宗教哲学,而宗教哲学就是唯心主义哲学,并且与唯物主义哲学辩论了几千年,至今没有分出胜负。而催眠术在这个阶段,也有了大发展,催眠术的掌握,从巫师手中转移到宗教领袖手中,宗教领袖们利用催眠术,影响控制人们,使人们迷信领袖,保证忠心地跟随领袖。

  举个中国历史事实,在古代(明、清时期)有个皇帝,非常信任道教,并且请了许多道士在宫中服务,这个皇帝最信任其中一个道士,对他言听计从,但最后却把他杀了,罪名是“善妖术”,理由是“他让我高兴,我就高兴;他让我不高兴,我只能不高兴”。这个道士就是通过催眠术,达到影响皇帝情绪的目的。实际上,催眠术不仅能影响人的情绪,而且可以治疗精神病,也可以导致精神病。

  而在西方,由于宗教逐渐控制了政治领域,控制了社会,控制了知识文化,控制了大众,这个时候,宗教领袖们就反对催眠术了,因为宗教领袖们担心,掌握催眠术的人会利用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技术,影响大众,危胁到宗教和宗教领袖的正统地位。所以,宗教领袖们宣布:催眠术是巫术,凡是巫师都要烧死。在西方中世纪,许多人无辜的人们,就因为被有恶意的人指称会巫术,而惨被烧死。当然,宗教迫害后来扩大化,一切挑战宗教地位的人,一律烧死,例如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

  在中国,19世纪开始,就在中国大地出现了催眠术热。民国初期,有关催眠术的刊物达十种以上,会员数十万。后来,蒋介石提出“取缔中医和催眠术”的政策,催眠术从此在中国进入低迷期。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彻底消灭了催眠术和催眠师,因为这被认为是对政府的危胁。而就在同时,政府从前苏联引进现代催眠术,结合中国传统的催眠术,培养了一大批催眠师,李扬叫这些人为“催眠调查员”;他们的存在属于国家机密,只被高层领导掌握,以便对必要的人和事,进行催眠调查,给高层领导提供最直接最可信的信息。这种情况持续到大约2006年,这时政治局的领导们都开始掌握这些“催眠调查员”,这些调查员属于国安系统和军情系统。

  在20世纪的各社會主義国家,催眠术和心理学被认为是唯心主义,属于资本主义的幻想和幻觉,都是没有事实的虚假东西。李扬在1978年前后,还看到过一个话剧,就是把批判“四人帮”与测谎仪结合起来,嘲笑心理学。但从20世纪1980年代开始,邓晓瓶大力推广心理学常识,中国人才逐渐接受心理学,接受了这门唯心主义科学。但中国人仍然否定催眠术的实际存在;进入21世纪后,简单低级的催眠术,才可以在中国大陆公开表演,但这些表演非常误(此处被屏蔽),观者无不以为这就是催眠术了,并信奉许多错误的催眠术宣传。

  实际上,在20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政府就承认催眠术,并将之运用到医学领域和侦察领域,当然,在这之前,催眠术一直秘密运用在情报领域。现在的西方国家,真正的催眠师,不仅存在于民间,为人类服务,而且存在于各警察局,为警察破案提供巨大作用。因为人在催眠状态下,不仅只会说实话,而且清醒状态下回忆不出的细节,在催眠状态下,也能回忆出来。英国警察在利用催眠术破案时,被催眠的受害者甚至回忆出了强奸犯阳具的特征。

  如果以为催眠术只能让人说实话,实在是低估了催眠术。大家搜索一下这个词《宝马山双尸案和催眠师》,这个案件曾被香港电影界搬上银幕。实际情况是,当一位没什么文化,只会讲本地方言的女证人,被催眠回忆当时情况时,居然能说出一口流利的英语,让在场的围观警察大吃一惊。人在催眠状态下,会出现许多怪异的现象,任何看到这些现象的人们,都会彻底颠覆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通过搜索可以知道,催眠术可以让人身上的疣、痣和蝴蝶斑等消失。而且接受催眠骨折患者,治愈速度快得惊人,西方医学界为此做过试验和报道,而心理疾病,对真正的催眠师来说,更是一次或几次,就彻底治愈。但不能因此说,催眠师可以代替心理医生。心理学大师佛洛伊德,就是通过催眠术发现了人类的潜意识,但他后来放弃了催眠术,而通过精神分析来给患者治病。

  那么催眠术是不是很可怕?

  是的。但世上真正的催眠师不多,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技术,来帮助自己赚大钱。只有各情报部门的催眠调查员,才会利用催眠术做案。人在催眠状态下,可以体现唯心主义哲学的论点:意识决定物质,思维决定存在。例如,催眠术可以令女人乳房变大,可以令男人阳具变大。李扬本人阳具勃起长度为16cm,但出于好玩,曾让一个认识的催眠师变到最大时,是长达29cm,令在场的所有人吓一跳。不过到底可以变成多大,这要因人而异。

  许多大陆所谓的催眠师,告诉大家,催眠不能让人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相信催眠术的人,也都信奉这句话。李扬告诉大家,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催眠人之后,催眠师不会直接命令对方去银行提钱,或者询问银行卡密码。(就算在深催眠中,受害者对违背他意愿和伦理道理的暗示也会抵抗,甚至清醒过来)。所以催眠师需要创造一个受害者不得不取钱的场景。比如说,有一支股票特别好,你应该去买,我帮你买。或者说,受害者的孩子受伤住院了,需要用钱。等等这些理由。

  利用催眠强奸人,也是这个道理。或者在命令受害者脱掉衣服的时候,一般受害者都会抵触。但如果告诉她,我们在一片沙漠里,非常干渴,非常的热,你感觉衣服让你非常的烦燥,所以需要脱掉衣服,那受害者通常都会照做。总之是要创造一个让对方感觉那样做会符合他自己利益的这么一个环境。让受害者心甘情愿的去做。例如英国曾有一个轰动全社会的案子。一个女性常做催眠治疗,她丈夫一次发现自己的一个孩子,和催眠师的孩子很象,便带孩子做DNA鉴定,最后发现是催眠师的孩子。而给催眠师生孩子的女患者,怎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和催眠师发生过性关系。这个催眠师最后被英国法院判刑。

  为什么有些被催眠的人,会忘记自己被催眠过呢?

  催眠术的特点之一,就是存在遗忘现象~~您在被催眠状态下的所思、所说、所做,如果催眠师命令您忘记,那么您清醒后,根本不会记得自己催眠状态下的一切:)但这并不神奇,更神奇的是~如果命令您忘记开始进入催眠阶段的事情,您也会忘记!即,人在清醒状态下经历,如果催眠状态下被命令忘记~~~呵呵~~~那么您真的会想不起来~为什么许多失恋的人,痛苦不堪时,求助催眠师呢?因为接受催眠后,在催眠命令下,失恋的人,会忘记对方的好,不再回忆恋爱过程,也在情感上处于一种冷漠麻木状态。那么清醒后的失恋的人,会淡忘恋爱的一切细节,自然就不痛苦了。

  以前还发生过一具体事例:有一个人向精神医师抱怨,他老是觉得很认真,总感觉到背后有一只大黑狗跟著他,比如随时会被它咬一口!他自己也知道其实后面并没有狗,可是这种一直强迫出现的念头,使他受不了。

  医生帮他治疗了很久,都没有效果,后来,就用催眠,回溯到事情发生的时候,才发现,很多年以前,他曾经去参加一场舞台上的催眠表演,催眠师在舞台暗示他有一只又大又凶猛的黑狗正在背后追他,使得他在舞台上拼命奔跑,达到了非常好的戏剧效果。他自己在表演之后,睡了一觉,对于发生什么事情都毫无印象了!可是,从此以后,他就一直感到有一只黑狗在背后追他。找到原因以后,医生就在催眠中暗示那一只狗走了,不再追他了,醒来以后,他才完全恢复正常。

  也就是说,如果在催眠一个人后,催眠师命令受术者忘记被催眠的前期过程,那么受术者清醒后,会真的忘记自己被催眠的前期过程,即催眠师在受术者清醒时,对其所说所做都会忘记。这个术语叫“前期遗忘”。受术者只是以为自己睡了一觉。

  有些高明的催眠师,可以不用催眠药物,就可以逐渐诱导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心理学大师艾里克森,经常通过观察和谈话,使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但是,有些人对催眠术存在不敏感性,佛洛伊德在自己的书中介绍一个案例,对一个女患者用尽方法,也不能使她进入催眠状态,无耐之下,发明了自由联想法。

  大多数人服用催眠药物后,会更快进入催眠状态,但只是单单服用催眠药物,任何人都不会进入催眠状态。催眠药物的作用,就是帮助催眠师,使受术者的潜意识浮现,显意识进入沉睡。所以,情报人员在接近调查者时,一般情况下,都是在酒中掺催眠药物,或递上一根含有催眠药物的烟之类的东西,然后开始按摩受术者,逐渐诱导其进入催眠状态,完成调查工作。

  现在各国又发明了催眠气体,这种气体可以让曾经被催眠过的人,在清醒状态下嗅到催眠气体后,再次进入催眠状态。情报部门,就是利用催眠气体不断调查当事者。当然,前期工作还是要由催眠调查员来做。据李扬所知,民间催眠师和警察局的催眠师,都没有这种气体;这种催眠气体有几种,都是掌握在情报部门手中。

  情报人员面对警惕的被调查者,有时是通过“性”来调查的。当被调查者一番激烈的做爱后,进入睡眠时,性伴侣会掏出一支口红,放到被调查者鼻子下面,一会儿,被调查者便进入催眠状态,这时叫他醒过来时,被调查者便是一种被催眠状态,接受询问,或者干脆让他写下自杀遗书跳楼。如果在嗅气体的过程中清醒过来,性伴侣也会说拿个口红是好玩,被调查者一点疑心都不会有。

  跳楼的命令是这样做的。情报人员告诉被催眠的人,“现在我们在一片草原上,前面有几个木栅栏,你翻过栅栏,一直往前走。”结果是,被催眠的人,会真的感觉自己在一片草原上,当他翻过木栅栏时,就掉到了楼下。

  人在被催眠状态下,接受催眠指令,看不到周围的客观环境,听不到客观存在的声音,嗅不到客观存在的味道,这种现象叫正幻觉。反之,“看到”了不存在的东西,“听到”了不存在的声音,“嗅到”了不存在的气体,“摸到”了不存在的物体,这种现象叫负幻觉。

  人在被催眠状态下,会接受催眠指令,看到、嗅到、摸到一个不存在的苹果,并且会接受催眠指令,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如果这时,催眠师命令受术者清醒后,认为自己曾在被催眠状态下,真的吃过一个苹果,那么受术者清醒后回忆时,会坚持自己真的吃过一个苹果,而且会描述苹果的大小、颜色、味道。这就是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所讲的“幻觉”。

  人接受第一次催眠,是进入催眠状态最慢的。李扬第一次进入催眠状态,花了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把那个催眠师累得满头大汗,中间还躺在床上休息了半小时。但如果在第一次催眠过程中,下了催眠指令,例如看到某种奇怪的图像和颜色,听到某种特殊的声音,嗅到催眠气体,那么受术者将在清醒状态下,迅速进入催眠状态。结果是,第二次催眠,就不需要催眠按摩。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受术者会马上进入催眠状态。如果碰上不敏感的受术者,先给他服用一点催眠药物,再出现催眠指令的情况即可,但这种情况少见。

  催眠术犯罪都会抹去受害者的记忆,这一点在深度催眠当中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有趣的是在另外一次催眠当中,受害者又可以重新恢复这些记忆,“海德堡案”中麦尔医生就是在多次催眠诱导中,使E夫人重新恢复了记忆。

  所以,由于西方国家的民间和警察局,存在真正的催眠师,情报部门做案时,都异常小心,避免自己败落!!!

  先写到这儿吧,李扬太累了,有时间,继续……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公安部必须引进催眠术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observer 说:,

    2009年03月17日 星期二 @ 10:09:29

    1

    写的不错!

    回复

  2. putumayo 说:,

    2009年03月17日 星期二 @ 10:37:53

    2

    写的好神奇啊!

    回复

  3. 李扬 说:,

    2010年05月12日 星期三 @ 07:23:34

    3

    关于情报组织和催眠术
      
      
      写这篇文章,不得不提到心理学大师佛洛伊德。现在的心理学界有种流行说法,佛洛伊德和他的理论已经过时了;实际上,佛洛伊德的著作基本都是从潜意识开始,然后通过说明潜意识影响、决定显意识,最后以显意识发生变化结束。就这么简单,然而李扬从1986年十六岁开始,刻苦学习以佛洛伊德的书为主的心理学,却一直搞不懂什么是潜意识,如何发现它,更谈不上如何利用它。直到2001年上交北京材料,反映中国公安机关普遍存在的问题,遭遇国安部的催眠调查,又接触了一些情报人员,终于运用心理学知识,掌握了催眠术的基础理论。
      
      实际情况是,佛洛伊德是各国情报组织的鼻祖,至今各国情报组织仍然奉佛洛伊德的话为金科玉律,尤其那些一线情报人员,即真正的催眠师和精通催眠术理论的情报人员,更是崇拜佛洛伊德。佛洛伊德建议政府成立的情报组织,运用催眠术工作,暗中是情报人员,对中央政府负责,表面有个普通的工作,分布在各行各业中,方便接触政府需要调查的人员,这样才不能引起被调查者的怀疑,并伺机使用催眠术了解被调查者真实的内心世界。

    李扬告诉读者,由于第一次催眠很重要,以后的催眠无不建立在这一基础上,所以真正的催眠师进行催眠调查时,需要进行长时间的按摩催眠,逐渐诱导被调查者进入催眠状态,这需要相当好的体力,也需要足够的耐心。但催眠师面临一个问题,即职业疲劳,也就是说催眠师付出大量的体力和脑力,获得的催眠调查结果和自己无关,很容易就厌倦工作,消极怠工。

    如果给这些催眠师报酬,当时的政府和情报组织付不出这么多的奖励,所以佛洛伊德根据自己的力比多(性欲)理论,建议情报组织允许催眠师催眠强奸被调查者,以此做为激励催眠师工作的热情,又避免了付出物质奖励。各国政府和情报组织采纳了这一建议。进而发展到,普通情报人员也拥有催眠强奸的资格,并且强奸对象扩展到被调查者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邻居等等。
      
      佛洛伊德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建议呢?这要从佛洛伊德的人生经历谈起。佛洛伊德发现性是人的原动力,性是人的驱动力后,写了一系列相关书籍,结果被当时保守的西方社会,漫骂、嘲笑、排挤、冷落,甚至佛洛伊德的诊所不再有病人上门求诊,导致佛洛伊德生存都困难,结果佛洛伊德的精神分裂症复发,李扬认为这种悲惨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在这种情况下,佛洛伊德为政府筹建情报组织时,对社会并不存在尊重和感恩的心理,相反,甚至可能还有一种怨恨。

    所以,各国情报组织在利用催眠术工作时,往往以强奸、杀人、残害人取乐,甚至让受害夫妻生养情报人员的孩子,因为连受害者本人的显意识都不明白怎么了,所以情报组织只存在彼此之间的尊重,而对人类社会则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感,但各国政府又需要情报组织维护政权,尤其是二战后东西方阵营对峙的时期,各国情报组织甚至令各国政府敬畏,这导致各国情报人员为所欲为,甚至敢参加暗杀本国总统的勾当。佛洛伊德筹建完情报组织后,政府和情报组织便垄断了催眠术,这时任何民间的催眠师,要么被招入情报组织,要么永远不能使用催眠术了,就连佛少伊德本人,也在本国政府和情报组织的软硬兼施下,被迫放弃了催眠术研究和医疗,随后发明了自由联想法和精神分析法,自吹不用催眠术,也能了解人的潜意识。
      
      由于西方国家是民主国家,所以民间逐渐出现了真正的催眠师,20世纪五十年代以后,警察局里面也出现了真正的催眠师,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的情报人员在催眠强奸时,就只能走被催眠者的“后门”了,因为任何人催眠状态下发生肛交,其清醒后都没有异常的感觉;如果被催眠者发生阴道性行为,其在清醒后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能明白自己发生过性行为,进而寻求民间或警察局催眠师的帮助,这样情报人员就暴露了。

    而在各社會主義国家,情报人员经常进行催眠强奸、轮奸,也经常让被调查夫妻生养情报人员的孩子,虽然女被害者清醒后知道发生了性行为,但她们想不到这是催眠强奸,也无处寻求帮助,因为社會主義国家不承认催眠术,法律上也没有催眠强奸的定义,一旦受害者报案,往往会被警察送进精神病院,而社會主義国家的精神病院会折磨报案人,直到报案人承认自己疯了,这才有可能出院;因为社會主義国家精神科医生,不仅不懂催眠术,也不相信世上有真正的催眠术。可以想象,社會主義国家的被催眠强奸者,其境况是多么悲惨。

    其实从心理学上讲,各国名人,是情报人员最感“性趣”的人,而各国政府也暗中保护情报人员,即使真出了事,也是内部处理,从不对外公开,所以情报组织是人类社会最感神密的地方,也是最黑暗的地方,西方社会认为政治肮脏,政客不可靠,却没想到情报组织才是人类的公敌。
      
      在情报组织内部,存在大量的恋童者、恋老年者、恋兽者、同性恋者、乱伦者等等,这种性行为不同寻常者的比率,要远高于正常社会,而且他们(她们)的行为,受到情报组织的保护,也就是说,这些性行为不同寻常的情报人员,经常利用催眠术在社会中满足自己的嗜好。李扬做为一个心理学者,对这些人不持否定态度,甚至认同心理学大师马斯洛的观点,认为性的满足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但违反受害者的本意的行为,却常常发生在这些情报人员身上。

    那么情报组织为什么要大量招收这类人呢?李扬通过多年研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人类中不同寻常者,常常能给政府带来麻烦,而这些不同寻常者往往体现在性上,也就是说,给政府带来麻烦的人中,性行为不同寻常者比率非常高,例如国父孙中山;这些人由于自己的怪异行为,总是对社会充满警惕和戒备,但这些人一旦发现遇到同好者,不仅丧失抗拒心理,甚至还对同好者充满很大的友谊,这有利于情报人员进行催眠调查工作,同时帮助政府清理或招安这类反政府的人。现在读者们知道情报组织的一点秘密了吧!
      
      李扬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催眠术与精神疾病、心理疾病的关系:》,大连精神病院的医生看后,不懂装懂地回答:
      “催眠术没有那么神奇!”
      而国安系统催眠师李翔鹏曾在2002年,告诉李扬有关催眠术的许多事,其中就有,一旦发现情报人员出现精神疾病或严重心理疾病,象他这类人就会找到患病情报人员,提出给他做按摩放松情绪,在不知不觉的催眠中,消除情报人员的疾病,这就是为什么各国情报人员从没有因为精神错乱暴露自己、暴露组织的原因。但一般情报人员都是对催眠术一知半解,尤其是按摩催眠,根本不让普通情报人员知道,避免这种操作流传到社会上去,所以普通情报人员虽然使用催眠术工作,却不明白整个流程,自然也想不明白、说不明白。

    不过情报人员的家人亲戚,得了心理疾病或精神疾病,情报组织不管,也不允许催眠师给予治疗。真正的催眠术,从理论上讲,只存在于各国的情报组织内部,因为只有情报组织才拥有催眠药物和催眠气体等。情报组织中的一线人员,就是催眠调查员(真正的催眠师)和精通催眠术(但不擅长操作按摩催眠的)的情报人员,这些人直接听命于中央政府,经常能见到国家领导人,并在组织内部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象中央情报局、国安部这类部门领导,对他们非常敬畏。
      
      在中国大陆,国安系统情报人员,和军队情报人员,按照比例分布在社会各行业中,如果想离开原籍必须得到组织的批准,两个系统各有近二百万人,这是个什么数字呢?李扬告诉读者,中国大陆公安警察不过一百七十万多人。在这个组织内部,大家都互称“兄弟姐妹”,一致对外,他们(她们)受到的教育是“人得有个组织,才能不被欺负”;谁要是被欺负了,大家就利用催眠术报复对方全家,手段非常惨忍。由于中国情报人员太多,行为不受约束,因为互相不熟悉,经常发生一个情报人员伤害另一个情报人员家人亲戚的情况,这种情况就内部处理,允许另一个情报人员采用相同的手段,报复惹事的情报人员,从不经过公检法,情报组织也不允许公检法介入。

    因为情报人员都有个表面的工作做掩护,所以经常发生情报人员利用催眠术,为自己谋官谋财的现象,这种现象是不被允许的,你升官了还会下来,发财了还会散财,因为每个情报人员加入情报组织时,都经过催眠调查,并被下了不同一般人的催眠指令。而且各国情报组织内部,对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情报人员,惩罚非常残酷,活的进去,只有死了才能离开情报组织。而各国情报组织之间的争斗,手段残酷,无所不用,却从不对外公布,这是情报界的规则,就是避免暴露情报组织的内幕。
      
      虽然各国都有严密的情报组织,但西方国家的情报人员,更多的是利用催眠术侮辱人、残害人,随便杀人的现象存在,但比较少;而社會主義国家的情报人员,往往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催眠强奸、轮奸,残害人取乐,而利用催眠术让被调查者夫妻生养情报人员孩子的现象,比较普遍,更重要的是,社會主義国家的情报人员,有先斩后奏的权力,甚至杀人了也不向上汇报;一旦情报人员惹出大麻烦,中央政府先要做的是运用权力,平息事态,让受害者及其家属不能申冤,一般是杀掉或送精神病院,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保证情报组织不会暴露,但名义上都是说“维护国家安全”;可以想象,社會主義国家的情报人员胆大妄为到什么程度,就连各级官员(甚至包括国家领导级别)也不能幸免,而国家领导们却对这些情报人员既憎恶又恐惧。

    所以,社會主義国家也叫“秘密警察国家”,即统治国家和人民的实际上是情报组织,只有这些人才是长盛不衰的;情报人员暗中身份都是警察,但一生不穿警服,暗中的工作也有月薪,但要等到他们(她们)退休后才一齐发放,避免每月多出的钱引起别人的怀疑。不过催眠调查员(催眠师)是不能退休的,因为他(她)们太邪恶了!
      
      李扬写的催眠术系列文章,只是写了关于催眠术的一部分,这里面的内容还有很多,不知李扬是否有运气写完,在此要感谢这些年来所接触的情报人员,感谢从他们(她们)那里获得的知识、教训和生死考验。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