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中国与兴奋剂的故事

  1 、纯真阶段(1984年以前):

  1984年,当新中国第一次站在奥运舞台时,全世界都发现体育舞台上出现了一头雄狮,一个当之无愧,干干净净的巨人。至今我还是相信:那次中国队获得的金牌是近30年奥运史上最干净的15块。仍记得当李宁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奥运最高领奖台上时,迎接他的是全场美国人热烈的掌声和由衷的赞叹声。虽然此次由于苏东国家的退出令成绩减色不少,但是每块奖牌都是那么令人开心和安心;

  2 、萌芽阶段(1985-1988 ):

  1985年在中国体育史上是特别的一年,兴奋剂这一恶魔自此开始堂而皇之地步入中国的大门。标志性的事件是游泳队引进了一位大名鼎鼎的东德医生鲁道夫,鲁道夫给当时体育科学甚为落后的中国带来了三件法宝:高原训练,血乳酸测试和至今不承认但实际已默认的东西–兴奋剂。很快,游泳队靠这三件法宝在86年汉城一举击败了亚洲老大日本人,于是乎,田径队,自行车队,举重队开始争相学习游泳的经验。这一时期中国的兴奋剂事件并不多见,但个个是响当当的人物,象亚洲现代五项女王钟华,当时已小有名气的叶乔波,17岁却已夺得世界冠军的李对红。由于国内没有专业的兴奋剂检测中心,给人的印象是兴奋剂基本上是在国家队内部悄悄的使用。由于发生的往往是偶然事件,因此官方的解释都是所谓“误服”,也从不真正对此关心。

  3 、扩散阶段(1988-1994 ):

  由于上不关心,下不报告,兴奋剂开始迅速蔓延。首先是游泳队开始由集中制改为邦联制,国家队各教练下放地方队,从此开始了游泳队的大跃进;田径队也开始令人惊讶地提高成绩,尤其是女子径赛和投掷项目;自行车,赛艇,全面上升,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举重队的停滞不前。这种趋势在7 运会上达到顶峰,马家军狂破世界纪录,各路田径好手屡创世界第N 好成绩,女子游泳直逼世界顶峰。

  那么,世界各国又是怎么看我们的呢?可曾记得92年巴塞罗那美国教练含沙射影的发言,可曾记得93年斯图加特全场对马家军的“骗子,骗子”声,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人的眼珠子几乎都突出来了,他们不相信世上会有干净的奇迹,但没有证据。

  这段时间的另一重要事件是为举办1990年亚运会,中国花大力气修建的世界一流的兴奋剂检测中心。从这一天起,中国正式拥有了打击兴奋剂的武器。马上,这件武器就在93年全运会上派上了用场。中国的药检人员和体育官员惊讶地发现:原来兴奋剂已在中国深深地扎根。仅全运决赛阶段,就有13例阳性,既有地方队,也有国家队,包括90年的10佳,广东女举的邢芬,日后在亚特兰大夺银的铅球选手隋新梅。中国官员大为吃惊,但可笑的是,他们选择了一个愚蠢的做法,捂着掩着,你只有在专业的体育报纸的旮旯里方能看到这些作假者的名字。

  4 、惊慌阶段(1994-1998 )

  1994年,中国游泳赢来了历史的辉煌:帕尔马世锦赛上,女将们夺得14枚金牌中的11枚;10月的亚运会,更是席卷3/4 的游泳金牌,陈运鹏、王林、周明、张雄及其弟子们成为国人的英雄。在中国水军扬眉吐气的画面上,我们看到的是美国教练的气急败坏和日本泳手的一脸无奈。

  但是好景不长,体育科学的突破,特别是对诺龙的突破使这一年注定成为中国体育史上最耻辱的一年:这年的寒冬,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广岛亚运会上共计11名中国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其中游泳七名,田径两名,赛艇和自行车各一名,更为尴尬的是,其中9 名是亚运冠军,包括游泳的世界冠军吕彬,杨爱华,亚洲名将熊国鸣,胡彬等,中国官员惊慌失措,这次他们终于承认了不是误服,但还是对外宣称:“属于个别运动员的个别行为,”同时,对国际泳联的质询置之不理,用中国传统的太极功夫蒙混过关。

  此刻,西方人却得意洋洋,他们终于又可以象百十年前一样肆意侮辱中国人了,先是宣称:“这是近代奥运史上查出的最大药物丑闻”,接着在美澳的炮制下,禁止中国参加次年的泛太游泳赛,当年各国通讯社的世界十大体育事件中,“中国事件”都赫然位列前三,中国瞬间成了药物的代名词。

  中国体坛也随这一趋势发生重大变化:游泳队陈运鹏引咎辞职,王林被踢出国家队,游泳队从世界超一流变为世界一流;马家军渐失活力,中国田径从准一流变为二流;唯一逆流前进的是男子举重队出人意料地崛起。广岛亚运会后,国家开始制订反兴奋剂的有关规定。

  但是兴奋剂的毒瘤并未因这一耻辱而略减,位于桥头堡的游泳队一次又一次地被脱掉短裤:帕斯世锦赛,先是原媛携带生长激素被当场查出,而后王薇在名落孙山后仍未逃脱被检的厄运,中国人在澳大利亚几乎无法抬头,刚刚上台的周明旋风般地落地,在帕斯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看到的是石天曙悲伤,无奈,几近绝望的脸。接着张雄上台,但他马上也因弟子陈艳的东窗事发而狼狈而逃,99年初,周明彻底名誉扫地,他的弟子熊国鸣,王炜再次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熊国鸣被终身禁赛。这一次,中国官员终于不情愿,但又不得不被迫承认:“兴奋剂绝不仅是个别运动员的问题。”官方在付出惨痛代价后,终于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尽管有一点晚。

  这一阶段的另一重大事件是广东女子举重选手的兴奋剂事件,邢芬之后是陈小敏,和刘秀华。

  5 、大棒阶段(1999- )

  1999年,正式的反兴奋剂规定从体总出台,中国开始大刀阔斧地把反兴奋剂的标签贴到雄鸡的各个角落。中国的兴奋剂工作人员也真正开始走出封闭,虚心地向外国同行讨教。除对传统的兴奋剂加大检测力度后,对目前尚不能确诊的EPO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跑一个。”

  这种趋势在奥运会前达到了极至,中国人对所有可能参加奥运会的人员进行了药检,对所有耐力项目的运动员进行了血检,这绝对是本年度药检史上最震撼的事件,仅血检,估计中国将额外花费数千万人民币,而国际奥委会不过仅仅进行了十几例血检。

  检测的结果是金花吴艳艳, 女举名将孟宪娟的禁赛,马家军及赛艇名将张秀云的伤别离和男子举重队的全体清白,尽管也许会有痛苦,遗憾,甚至是错误,但是,这绝对是一次正义的壮举,尽管他的尾巴仍是官方模棱两可的声明。

  文章的结尾,我想问一下那些至今仍躲在阴暗角落的官员,教练,运动员们:当你们为了成绩甘愿用药物侵蚀自己生命的时候;当你们为了名利不惜放弃你们和祖国尊严的时候;当你们为了金钱一次次伤害善良百姓真实情感的时候,你们真的以为,成绩、名利、金钱真的比生命、尊严和情感还要重要吗?真的要为一时的快意而甘背一生的枷锁吗?真的以为真相能被永远埋藏,天理不能得伸吗?看看东德星星们的今天吧,他们就是你们的明天。

  套用一句哲人康德的名言,给兴奋剂检测者和所有正义的人们:“黑夜给了你们黑色的眼睛,你们却用来寻找真相。”

原载:希网邮件列表[zhongcheng]

  作者:佚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中国与兴奋剂的故事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米米的当当 说:,

    2008年06月23日 星期一 @ 14:07:39

    1

    乱扯,中国什么时候用兴奋剂了???!!!!真扯淡.

    回复

    晨曦 在 八月 6th, 2008 18:46:53 回复:

    你自己可以去查证作者所提到的相关年份的报纸,上来就骂人乱扯,自己却没有任何根据。连国家体育总局(国家体委)自己都承认兴奋剂问题了,罗雪娟也怒称泳池不干净了,你倒要来辩护个什么劲呢?

  2. c 说:,

    2008年08月16日 星期六 @ 22:39:24

    2

    今天下午看了一下午这个周刊,我刚到纽约几天,也许是远离了祖国的原因,使我站在一个更为客观的角度上去看。
    事实其实就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关键看你承受能力怎么样。
    不要说说这些话的人不爱国,爱国就一定要只看一个国家的好不看其不好的方面吗

    但是我也理解很多人,我在国内的时候,尤其是现在北京奥运会期间,面对CCTV那么高覆盖率的奥运比赛播出,听着评论员一次次的惊呼,一次次比较金牌榜,一次次响起国歌,反复播放这些画面,谁也不会把中国往那方面去想。

    同时一些激进的人们,不管你们爱国不爱国,都请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因为纠正错误比明知还要误入歧途好得多。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信仰真理

    回复

  3. zeno 说:,

    2008年08月22日 星期五 @ 19:47:27

    3

    这篇文章真好,帮我扫了盲。

    回复

  4. blind donkey 说:,

    2008年08月26日 星期二 @ 11:15:35

    4

    心里真痛啊,就他妈的想骂人,把人骂个狗血喷头为止。。。
    虽然也知道无济于事,也隐隐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