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石:党内关于全面评价毛的讨论

  鄧小平同志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五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当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做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的一生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做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鄧小平讲话之后,江澤民总书记在会上提出,对鄧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会上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万里,于二〇〇四给政治局写了八千言信,郑重提出重评毛.

  万里的信,以“在有限的晚年,有三个期待”开言。他希望:一是以法治国,树立宪法地位,过渡要坚决,要加快;二是三农问题,解决要从法制上、具体政策落实上体现;三是本著科学态度、求实精神、对历史负责,对毛泽东一生作出新的评价,是时候了。

  万里还引证了九七年十五大之后,党内元老、党外知名人士、民主党派,都曾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对毛泽东一生再评价;从建国、治国思想路线上,对毛泽东思想进行拨乱反正;改建毛泽东纪念堂;把毛泽东肖像从天安門上除下。

  彭真在党内说:毛泽东自己承认他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追求者。毛泽东承认他看的旧书要比马克思的书多千倍、万倍,称毛泽东是个旧民主主义革命家,是较符合的。

  中央政治局收到万里的信之后,2004年7月,胡錦濤总书记偕中办主任王刚、中宣部长刘云山,登门谒见万里。对万里表态:“当年中央政治局和鄧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胡又说:“当前工作千头万绪,待解决的问题、矛盾较多,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决对毛泽东的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

  另外,1985年1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决议:根据鄧小平同志、胡耀邦同志建议:鉴於党内对毛泽东有关功过的评价、对毛泽东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争论,在目前政治环境下,如果争议继续,会导致党内分裂,影响党的中心工作,也难得出经受历史检验的评价,留待十五年或二十年再作结论。

  1986年7月,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中顾委的联席会议上,鄧小平同志说:“作为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作一生政治评价,我们是违心的,是搞了中庸,是照顾到当时的政治环境,顾及到部分同志的思想认识和情绪。我们是错的,这错误要由我们的一代来负责,主要由我来承担。但要说明,我们是清醒的。毛泽东作为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个人身上,政治生活不正常,党内机制不能正常展开,我们都有责任。毛泽东从部署、策划,到展开文化大革命,到要达到的目标,我们大多数人是不知的,连周总理都难知道。这当然毛要负很大责任。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浩劫,是符合事实的、是严肃的、是尊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作风,实际也包含了对毛的评价。党内对文化大革命结论的争议基本没有;但对毛的评价还是有争议,这里面有多种因素。再过十五年,要不二十年,对毛再作评价是必要的,时间成熟了。”当时,陈云提议:将鄧小平同志的意见,作为一项建议性决议讨论表决。出席联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共五十六人,表决结果:五十二票赞成,二票反对,二票弃权,通过。

  1994年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政治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政策研究室和国家教委联合搞了一次民意测验,就两个问题进行问卷调查。

  第一个问题是:毛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

  第二个问题是:毛泽东热是否正常?

  调查的结果如下:

  一,高级干部,百分之三十七认为毛泽东过大于功;百分之三十认为功大于过;百分之三十三不回答。

  二,高级知识分子,百分之六十七认为毛过大于功,百分之八认为功大于过,百分之二十五不回答。

  三,记者和理论工作者,百分之四十八认为毛过大于功,百分之十八认为功大于过,百分之三十四不回答。

  四,教职员工和学生:百分之四十认为毛过大于功,百分之三十四认为功大于过,百分之二十六不回答。

  对于毛泽东热的问题,百分之六十三至百分之七十二认为不正常。(《你怎么看毛泽东?》《中国聚焦》(China scope)一九九四年英文版第二卷第一册第三页)。

  在不回答的人中,实际上大多数人认为过大于功,只是怕明确表态有风险。

  一九九二年香港《镜报》报道,北京市某宣传机构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采用问卷笔答方法,让被调查者写出自己最尊敬的十位领导人,按获选率高,排出的前十位是:

  一,周恩来,获选率百分之百;

  二,鄧小平,获选率百分之九十七;

  三,邓颖超,获选率百分之九十;

  四,刘少奇,获选率百分之八十八;

  五,朱德,获选率百分之八十四;

  六,万里,获选率百分之八十三;

  七、胡耀邦,获选率百分之八十;

  八,杨尚昆,获选率百分之七十八;

  九,江澤民,获选率百分七十六;

  十,彭真,获选率百分七十二。

  答卷中提到毛泽东的不到百分之二。

  作者:铁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党内关于全面评价毛的讨论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天桥乐 说:,

    2009年04月11日 星期六 @ 21:08:56

    1

    往生的人,就让他安息吧
    公众人物,让众人评说吧
    对毛泽东先生的评价,不应该跟当下的社会联系
    也不应该把对历史人物的评价的权力垄断在某些人手里

    回复

  2. 卡卡西的救赎 说:,

    2009年04月14日 星期二 @ 04:50:56

    2

    文革打击的是官僚集团,是官僚主义。
    毛主席担心的是官僚主义,这个自己打倒的大山,重新回到他的人民的头上。
    毛主席的眼界和穿越历史的思想,是同时代的人无法理解的。
    到现在改革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已经完全变为官僚所有制,靠近这个体系的国企,及民营垄断资本
    所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绑架了中国经济,并将改革所定在了歧途。
    也许92年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改革画卷知识一部分,欣欣向荣的景象与文革时期形成强烈的对比,所以哪些在文革中被迫害的知识份子,高级官员们,他们迫切的需要发泄自己的愤怒。
    万里是邓公说的“下一代人”吗?由他们来给毛主席做评价是否有失偏颇。

    在我们80‘s后的眼中,毛主席是中国历史上最出色,最伟大的领袖。
    你能想象在毛主席时代,“任志强”之流在网络上大放厥词吗?大谈只为富人盖房吗?
    在毛主席时代会出现“范跑跑”吗?
    建国之初,毛主席领导的新中国,破四旧,兴百业,让那些北京各大胡同的“妓女”同志们,重新赋予她们新的生命和工作机会,用劳动来回报社会体现作为一个人的价值。
    而现在,所谓的市场经济下的下岗大潮,将那些可以为人母的下岗女工们,又驱赶到那些阴暗的社会角落,为了子女的教育或者老人的养老。
    毛主席的时代是一个有梦想的时代,我们穷,但我们有更多很可贵的东西。
    现在呢?

    回复

    烂泥 在 五月 25th, 2010 03:03:14 回复:

    你也是党员吗,一张嘴就把80后代表了
    不管你手上有几块表,你代表不了我

  3. yghxx 说:,

    2010年04月17日 星期六 @ 15:56:19

    3

    历史上的独裁者总要为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的,也就是当他自己成了妓女还在里牌坊!可惜的是有人居然还拿牌坊当事了。

    回复

  4. xxx 说:,

    2011年05月28日 星期六 @ 13:44:08

    4

    历史上的獨裁者总要为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的,也就是当他自己成了妓女还在里牌坊!可惜的是有人居然还拿牌坊当事了。

    说到点子上了。

    关键还要搞一套所谓的理论一直奴役广大人民,不让人们说出自己的想法。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