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迦:尝试构思一种适合中国的新体制

  从诸多的经验上看,在中国实施国外的多党竞争体制似乎是不符合中国国情,尤其是面对如此众多矛盾的国内复杂环境。但是一党专政也有无法避免的消极影响,使其活力大为下降。

  中国的一党独裁最大的弊端在于行政人员无法得到很好的监管和限制,公众的意愿无法表达并得以实施,政府的行政行为不纳入公众监督和参与的范围。这样的情况直接就导致严重的腐败和低效的行政。造成巨大的行政成本和行政浪费。而公众利益被损害和意愿难以实现容易造成动乱的祸根疯狂生长。

  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已经面临升级和转型的时代,整个国家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对如此迷茫不定的国情,政府更加应该提高自身的廉洁和高效行政效率,尽最大排解民愤。以增强民众的信任。

  一党专政方面我觉得不必要改变,因涉及的利益过大容易造成国家动荡,不值得冒险尝试。但我认为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如何管制这个只有一党组成的政府的行为才是最重要的,也是中国未来民主和反腐败最关键的环节。就是说,我们的改革不应该更不可改变一党独裁这个方面,应在于怎样限制它,使民众能行使其参政权力才是比较实际的方法。 必须形成制衡的力量,限制政府方面过于庞大的权力,力量制衡必定是中国政改的唯一出路,否则可能会像苏联一样走进死胡同里。

  要想限制政府过度膨胀的势力,就必须发展其他强大的制衡势力以形成互相约束的局面。相信这种制衡势力的根本是十四万万的中国公民。而一盘散沙的中国民众是无法形成强大的力量的,所以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人民代表大会。没错,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虽然这个制度现在是个有名无实的制度,但是我们应该把它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民代表制度,发挥中国民主的阵地。

  要发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民主功能,必须先树立法治的权威和独立性,不受政府限制,以宪法保证人大制度的高度地位。其次,要提高人大的权力和专业性,民主程度。当今的人大其实是个没什么实权的机关,如果要扩大实权,我建议把中国的银行,税收以及其他的收入全部纳入人大管辖(包括国企的收入),使国家的行政资金(当然政府方面有权保留秘密资金项),政府所有的收入都归入银行,政府任何的行为需要的开支都要向人大申请和批准。 除去政府的经济附着从而达到限制政府权力的目的。

  因人大的权力扩大,故必须提高其专业性。人大应具有向政府提议,问责,监督的功能。人大至少需要资金管理方面的人才组成国家金融管理的下属机构,专业的政治人员审议政府的行为,还有熟悉多方面事业的人才对政府行为提出质疑和判断。从而决定定人大是否批准为某种政府行为提供财力物力,相信这个是极其重要的环节。同时,人大的发展和扩大应该借鉴中国共-产Party初期发展的经验,把中国民主,国民的意志在人大这块最高权力之地发挥到极致。如果政府內不允许多党派的话,我们应该在人大这里实行多党派制度,或者是利益集团代表制度。人大应该与民形成众血肉相连的关系,故,在人大中不应该或者尽量少与政府或者中共有關的人员任职。人大应该是自由的,所以我们不妨适宜地打开大门,让民众选举的议事党派执行日常的人大事务 ,以便让人大进行立法,参与制定国策,决定国是的行為。

  人大这种显得脆弱的新崛起势力必须要拥有强大的后盾才能继续发展。所以个人认为,中国军队应该归人大管理。军队本来就不应该有任何階級和政党立场,理应国家化。考虑中国政党和政府难以分清的现实,军队应该归人大之下,为人大所统领。政府则拥有武警,警察等非正规军队的武装力量。

  两方的力量制衡容易产生难分难解的矛盾和摩擦,此时需要第三方有绝对权威的,中立的力量对两方行为进行緩衝,裁断。环顾全球,我们不妨借鉴于美国的三权分立形式。在中国设立新型的法院取代原来的法院体制。把中国原有的法院,检察,反贪等执法机关合为一体。这个法院必须和人大,政府都有一种既依赖又独立的关系。其执法人员应为社会相关的适合人才,且不受任何阶层,党派之影响。

  法院执行人大的立法,对政府和人大的违法行为进行裁判和惩罚。而如何维护法院的公正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欧美一般是采取公民代表旁听的形式,虽然有效果,但毕竟过于耗费民力。

  我想要想實現公正,必须使法院的活动公开于民众,形成舆论的氛围。 ……暫停

  ……很有兴趣构思一种适合中国国情的制度,慢慢写慢慢修改,期待评论和建议……将长期继续…… 不期一日速成。

  作者:路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尝试构思一种适合中国的新体制 浏览数

13 条评论 »

  1. ky 说:,

    2009年04月12日 星期日 @ 10:34:52

    1

    人民代表大会的多党制不可能会有,移交军权也不会有。
    而且,由谁去推动这?

    回复

    路迦 在 四月 14th, 2009 11:04:07 回复:

    不用着急,着急也没用。
    当国家内部像火山将要爆发那样时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的
    虽然我们都不期望这样的事出现

  2. 垃圾发电厂 说:,

    2009年04月12日 星期日 @ 13:49:51

    2

    作者的想法很好,关于军队国家化,扩大落实人大权力的观点我都非常认同。但我想,我们现在还需要实现方案的途径,否则都摆脱不了纸上谈兵。关注中

    回复

    路迦 在 四月 14th, 2009 11:05:13 回复:

    我现在本来就是纸上谈兵吖

    总需要有人在纸上谈兵,另外有人去亲手打仗吧。哈哈

  3. ich 说:,

    2009年04月12日 星期日 @ 14:44:46

    3

    楼主是异想天开,共产党根本不需要被打倒,现在政府开支越来越大,中国人民最终将养不起这个烂政府,它自然就会倒台,最后连共产党员都会抛弃它,今天的东欧就是明天的中国,现在你去问东欧的共产党员,他们会惋惜以前的政府倒台吗?当今的政府是当年的共产党人所希望建立的吗?请你去问问马克思,现在的中国政府是不是他所希望建立起来的政府。

    回复

  4. Abel 说:,

    2009年04月12日 星期日 @ 14:56:23

    4

    泼盆冷水,别忘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从来都是指派的,而且是政治局常委之一。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根本就不是人大,而是九个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所以你想绕开改革政党制度来改革政府,基本上是做白日梦。

    再次,关于法检贪那段我要说句重话,作者不知道是不是连基本常识都没有?法院是审判机关,检察院是执法机关,你见过西方哪个国家法院的法官跑出去做调查么?法官基本上都只负责听证会和庭审,所以公诉人才会有败诉的可能。现在的中国是公检法串通一气,损害司法公正;您这一弄,直接把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并起来,从此可以合法地串通一气了,那司法公正就彻底玩儿完了。

    而且,“其执法人员应为社会相关的适合人才,且不受任何阶层,黨派之影响”这样的设想太空了,一个受过当代教育的人拍拍脑袋都能想出来,可是怎么做呢?理论上的设想实际上是做不到的,这就要求设计的过程中提出合理的方法来让法院尽量少带意识形态色彩。比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方可任职,实际上总统还是会选择对自己党派有利的候选人,特别是总统所在政党在参院内占多数时。但这个比空想实在多了。

    然后,我也很难想象立法机关怎么会发生违法行为,法院怎么可能去裁定人大违法。如果您说的是立法过程中的违宪审查权的话,那可不是人大违法了……汗~不过中国法院要是真有违宪审查权,并且公正地实施,那简直就是体制改革奇迹般的飞跃了。

    关于军队国家化,那是当代世界的常识。但问题是,如果中国的军队去政党化了,那共产党就算是交权了,这就等于一党制毁了一半儿了。然后您还希望人大去政党化,人大现在名义上是去政党化的,那也是因为人大其实没实权;要是像您说的那样,把人大实权化,再维持它的去政党性质或者搞多个利益集团,那么就等于把一党制的另一半也毁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您这个构想,其实是把所有的“政治现代化”中的常识在一党制的语境下复述一遍,但根本没有解决一党制和这些机制之间的矛盾。换句话说,您提的改革方向,几乎不可能由共产党自上而下推动;如果真的这样做了,那么时任的中央总书记肯定要被誉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了……

    回复

    路迦 在 四月 14th, 2009 11:07:24 回复:

    这是我所见到最长最热切的评论,谢谢。我将保留记事本细看。

  5. mm 说:,

    2009年04月12日 星期日 @ 18:57:23

    5

    作者真是天真烂漫,不切实际的纸上功夫.虽然想法是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回复

  6. 自由先生 说:,

    2009年04月13日 星期一 @ 01:25:30

    6

    此人可能是中共的奸细,目的还是想维护中共的既得利益,才想出这种看似两全的好办法。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有坚持这个前提,什么都可以谈。

    回复

    路迦 在 四月 14th, 2009 11:17:30 回复:

    呵呵,作为政治改革来说,应该尽量避免过于剧烈。如果你非要推翻这个政党,请考虑一下难度和所付出的代价,作为广东人,虽然对共产党没什么好感甚至是反感,但觉得还是应该务实一点。所以本人相出个看似两全的方法。也是看得中庸多的思维结果吧,我们可以允许偏激,但绝不允许极端!

    本方案的核心目的是:管制这个只有一党组成的政府
    核心方案是:力量制衡

    谢谢质疑 O(∩_∩)O

  7. 呵呵 说:,

    2009年04月13日 星期一 @ 13:58:49

    7

    可以原谅你的天真,历史的车轮不会停止不前的,该变的是一定会改变的,但却却不是你这样的改变.

    回复

    路迦 在 四月 14th, 2009 11:09:06 回复:

    我可能是有点理性化和天真,不过不用原谅。

    因为蔑视我这种人很容易,但接受其后果得需要很大勇气的。

  8. 路迦 说:,

    2009年04月13日 星期一 @ 18:47:40

    8

    呵呵,大家好啊,这篇文章在国内到处都被删,没想到偶然发到这个网站竟然被发表了。

    看到楼上诸位的评论,深为感激!稍迟我会加入辩论。因为此文尚未完成,适时可改。

    看到时已是深夜,我有空再来。不急于一时。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