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达士:今天中国是否理解罗斯托

  人人都知道有本《共产党宣言》,从中诞生了苏联的共产党政权, 和它的几十个模仿品,但是还有一本预言苏联的共产党必然失败的书,那就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史教授W.W罗斯托于1960年出版的《经济成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 到了1991年,苏联真的垮台了, 其它模仿品也纷纷转型,当人们对罗斯托教授的远见卓识报以赞叹时,罗斯托却谦虚的说:我并不是唯一预测过东欧共产主义必将终结的人,丘吉尔也这样说过。

  其实在他之前,已经有了许多揭示苏联本质的重要著作;在回应苏联经验挑战的1940年代英国大辩论中, 诞生了《通往奴役之路》 (哈耶克1944),《动物农场》(奥威尔1945),《开放的社会》(波普1945)等思想成果,二战后有丘吉尔的富尔顿演讲(1946)乔治。凯南的著名遏制理论的“长电”(1946),克利福德的报告《美国与苏联的关系》(1946). 胡适的演讲《民主与極權的冲突》(1941)也为中国思想家留下了高瞻远瞩的刻痕

  罗斯托的现代化理论指出了发展中国家通向现代化未来的道路要经过六个阶段——传统社会、前提条件、起飞(take-off)、成熟、大众高消费和追求生活质量阶段,以代替马克思的封建主义、资产階級的资本主义、社會主義和共产主义; “起飞”的条件最重要的有三个:1 资本积累率要占国民收入10%以上;2 建立起能够带动整个经济增长的主导部门;3 通过变革,形成与起飞相适应的经济制度、社会结构、政治法律制度和意识形态。

  这第3项在中国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在腐败严重的地区,司法也被腐败污染了,百姓想去上访告状吗?孙东东教授会用一个神病鉴定把他关进医院,不管他资本积累了多少都会被“黑”走。如此权力不受制约的政治法律制度将会使起飞过程夭折。

  私有制和法治是完成全部现代化六阶段的先决条件,而苏联式的计划经济+極權制度则必然中途夭折。 苏联由于当权者不受制于人民也不能反映人民的意愿, 一味忙于扩军备战,使人民迟迟无法进入大众高消费阶段。罗斯托因此特地将书的副标题定为:“非共产党宣言”,中国学者以前是批判而现在往往是有意忽略罗斯托理论的这一要点。 在民主法治的制度下,经济发展过程中如果造成了环境的污染时,土地(其上的河流)的主人就可以通过独立的司法向排污者依法索赔,民选的议员也会制订出符合人民利益的公正的法律;但是在专制制度下这一切就不可能了,盲目追求发展的执政者,可以为所欲为地不计环境生态人民健康这三大成本,给人们以GDP增长的假象。

  罗斯托说:“什么是经济成长的基础?我相信我们大家都同意这样一点:成长是不断地、有效地把新技术吸收到经济之中的结果,”“现代成长的根源在于新技术在一个有效的基础上的不断扩散。”(1960) 可是多年来,毛泽东时期频繁的政治运动把知识分子整得苦不堪言,文化和教育都横遭摧残,科学家被迫去种地养猪扫厕所,根本不可能有效地传播新技术; 今天的难题是防不胜防的“汉芯骗局”“造林骗局”“养蚂蚁骗局”“影子工程”假渗灌工程“”豆腐渣工程“”癌症村“”奥美定-郑筱萸“”毒奶粉“ ”黑窑奴工“ ”失踪儿童“和”疫情瞒报“。

  “现代化本质上是社会共同的事业,而不是一个階級的事业……社会共同体的职能是:在重大问题上取得一致的意见,在次要问题上谋求妥协,这是民主方法的核心所在。”(1964) 而咱们这里呢,“叁個代表”硬把人民的权利都给“代表”了,人民的声音也给“河蟹”了,想要民主您素质还不够高,慢慢等着吧。

  在《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现代经济的起源》一书中,罗斯托还指出了引起传统帝国由兴而衰的三个原因:1,不断增加的人口压力。2,难以长期保持高效、廉洁的行政管理机构。3,国家可能卷入战争。而他也把共产党苏联列为帝国的一种新形式。类似地,1958年费正清在《美国与中国》一书中,也预言中国未来的麻烦将出于:1  人口压力过大。2  古老的官僚主义流弊。3  思想受控制,单一化。 他们都是在警告非民主的统治方式在工业时代将是失灵的。 在迈向现代化的热望下,前苏联和东欧人民终于在1991年甩开了共产主义的紧身衣。中国虽然早于苏联一只脚甩掉了计划经济的三寸金莲,但另一只脚至今却还卡在专制制度的小鞋中,望着现代化的遥远目标跛足而行, 不时被三聚氰胺之类的有害物质滑倒在地。

  《经济成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于1962年由商务印书馆内部出版了中文版,自然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读到,而且被当作是反面教材。一转眼近50年过去了, 罗斯托的现代化理论见证了台湾南韩从起飞-成熟,到大众高消费阶段, 苏联崩溃和前东欧集团国家都纷纷转轨,大陆则先经历了大饥荒,文化大革命,人民公社解体和经济改革,近年来刚开始进入起飞阶段,但已经由于缺少民主制度而问题成堆:环境污染,生态失衡,人民健康受损,社会公正缺位。

  苏联模式什么会失败?

  罗斯托认为:以列宁为起源的现代共产主义,推行的却是军队、警察、法院和通讯工具的控制权决定一切的强权宿命论。从第三世界的历史看,当起飞阶段在政治、社会和经济上还没有完成和巩固以前,如果发生政治和社会混乱,共产党夺取政权是最容易的,所以,共产主义是一种病症,是一个过渡社会不能有效地组织其内部愿意进行现代化工作的分子所造成的。在《从第七层楼上展望世界》(1964)一书中罗斯托说:“共产党人因受其组织政权方法的驱使,却不分轩轾地侵犯了个人权利和国家主权的完整。所以,当谋取政权时,他们力图把他们自己同人类与国家的各种远大理想联系起来。而一旦大权在握,他们就从书架上搬出那些陈腐乏味的教科书来,强行建立一种完全违背人类与国家的特性和个性的组织形式。这就是共产党的进攻终归要失败的原因。”

  在比较两种制度的效率差别时,罗斯托说:“一个强大的警察制度,加上一个纪律严格的单一政党,确实能够办成许多事,尤其是在直接关系到维护并扩大该制度的权力方面。但是,当我们看一下由共产党政府统治的发展中国家的进展情况,又回过头来看一下我们自己的经验教训时,就更有理由相信,致力于维护个人自由的社会制度及其相应地不可缺少的个人责任制,已证明比用極權主义方法统治的社会制度效率更高、更为人道,因为后者是力图通过强行征用人力物力和运用国家权力来促进经济发展的。”

  也就是说,共产党的统治方式和皇权的方式相似,而不是现代工业社会所必需的尊重个人自由、政权获得被统治者同意、权力分散的民主方式。

  论述集体化农业的前景时, 1964年罗斯托在《从第七层楼上展望世界》一书中说:“在战后的一代,要说经济发展方面我们有过什么教训,那就是农业集体化的制度必然要失败,因为这种制度取消了农民充分利用土地进行生产的刺激因素和责任感。在共产主义制度下农业的这场缓慢的,令人难受的戏剧表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证明世界上简直没有足够的警察可以随时随地地监视农民,迫使他们尽自己的本分,努力多生产粮食。”但是,他没想到比这更惨的是,毛泽东的手下竟能动员民兵靠暴力把农民的种子粮饲料粮甚至口粮都强行争去,造成史无前例的大饥荒。 对此罗斯托评论是:“在一个不发达国家里迄今所能设置的最强大的控制机器竟不能迫使人们生产足够的粮食,而且这种农业危机已经连带引起工业生产和外汇的总危机。”又过了近20年,要等到毛泽东死后,中国于1983年才解散了异想天开的人民公社。

  罗斯托是很有远见的历史学家,他很好地解释了孙中山国民革命在大陆失败的原因,他的现代化理论更指导了美国对台湾的“跨政府关系”的经济援助,引导台湾走向出口导向工业化,进而迈向繁荣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 为大陆树立了现代化发展成功的样板。 他在太平洋的彼岸,用美国成功经验的尺子测量出我们150年的历史弯路,在最近的著作《概念与交锋——市场观念六十年》(2003 /2007年中文版)中专有一章写中国,题目是: “中国:1949年及其后——民主建设有待加强”。

  ——

  沃尔特·惠特曼·罗斯托(1916一 )

  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和经济史学家。他出生于美国纽约市,1936年毕业于耶鲁大学。此后长期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60年代后,曾出任两届美国政府的高级职务,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特别助理、国务院顾问兼政策计划委员会主席等职,成为总统“智囊团”的核心人物之一。1969年重返学术界,担任得克萨斯大学的经济学与历史学教授。

  大陆已经出版了他的多部著作:

  《经济成长的阶段——非共产党宣言》1960 /1962,2002中文版

  《从第七层楼上展望世界》1964 / 1973年中文版

  《美国在世界舞台上(近期历史试论) 》1960 / 1964年中文版

  《从起飞进入持续增长的经济学》1963 /中文版1988年

  《富国与穷国》1987 /1990年中文版

  《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现代经济的起源》1975 /1997中文版

  《概念与交锋——市场观念六十年》2003 /2007年中文版

  1963年的批判文章: 为帝国主义制度辩护的诡辩术    ——批判罗斯托的《经济成长的阶段》

  吴传启 1963-05-23 《人民日报》

  作者:陶达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今天中国是否理解罗斯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