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开晓:也谈“中国不高兴”

  目前,中国最热一本书是什么?《中国不高兴》绝对是高居榜首。此书的原文我没看,但各类正反的点评倒看了不少。由于没看原文,对书内容的本身我就没必要瞎掺和。但有一点,我挺佩服那几位作者。他们把准中国人感情的脉搏。就是五个字“中国不高兴”。

  中国到底有哪些人和事不高兴?有耐心的读者请听我一一道来:

  先说说,团结在我们第四代领导层的几个人吧!中国掌舵者——胡总书记,他上台后,提出中国“和谐”的论调,十七大又提出了“解放思想”的主旋律。结果怎样?一部分人争签《08宪章》,要走宪政之路。另一部分人把毛爷爷抬出来,想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在中国这种危机四伏的时刻,明显看出胡总书记的不高兴,这“解放思想”不就把我解放掉了。所以在去年一次讲话中,改变自己的论调,“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不走改弦易帜”的道路。

  再说我们的温总理,看到他额头上深深的皱纹,也就知道他高兴不到那里去。去年,法国总统会见達賴,惹得他满肚怒火。年初进行一次绕法环欧之旅,气气法国人,却在英国剑桥大学讲台上,遭到了“掷鞋献礼”的尴尬。好不容易,挣得一点外汇储备,却又借给美国人,现面临着外债贬值的压力,我知道他的心里滋味,绝对是不好受。还有国内一摊子事,不说别的,今年,在与网民交流中,他承诺的,要推行“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和今年“保8”的任务。看到目前的样子,肯定也高兴不到那里去。

  现炙手可热的习副主任,在一次外交讲话中也看出他的不高兴。他是这么说的:“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明眼人一看就是知道他的不高兴。

  说完他们,再说一说我们的公务员这个群体。在我们屁民看来,他们绝对是高兴的一层。可你们错了,不信,请看我试举几例:

  去年,周久耕说了一句房子不该降价的话。愤怒的网民却把他抽名烟、戴名表在网上暴露出来,硬是把他整下台来。还有公费旅游一事的暴光,及林嘉祥一事出现。害得这些公务员不敢扬威了,让他们抛出了一句:公务员也是弱势群体。再是社会紧逼“”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让他们发出”杀鸡给猴“,鸡所发出的声音:”为什么老百姓不公开财产?“你听听,他们说这话,似乎他们活得挺委屈,这肯定是不高兴的。

  比如警察、城管,虽说他们活得象模象样,其实他们也高兴不到那里去。去年杨佳一人砍倒了十一名警察一事,一方面暴露出警察反应迟钝的素质,另一方面,在审理这一案时,民间所表现一边倒的态势,让他们感觉是挺不舒服。因此,一切也就秘密进行。再是今年“躲猫猫”事件,事件没躲着,却暴出很多见不得人丑闻,在这所有民众的质疑声中,他们所感受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城管更不必说,已经被世人妖魔化。不过他们也无所谓,因此,他们表现出来粗暴执法的手段,也是他们不满的情绪的发泄。

  现再说一些文人,这个群体,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难找到高兴的人群。先不说为《08宪章》那些被整的人。就是平时宣扬普世价值这一批人,硬是被某些冠以“汉奸”“卖国贼”之类标签。本来,他们连家都没资格卖得掉,何况如卖国,听到这话挺别扭了。还有一些所谓“左派”的文人,虽说说话的口气有点愤,但也是中国目前不公所造成,现手段用尽了都制止不少腐败蔓延的趋势。只好把“毛爷爷”抬出来镇一下鬼。可你们却说他们是“5毛党”。再说一些帮闲文人,如含泪劝告的余大师,话说访民“神经病”的陈东东,还有做鬼也幸福的王鬼子。本来他们是挺高兴的一群人,却在网上遭人一大批的怒骂,硬是逼得他们道歉,高兴的情绪也就变得不高兴了。看来只有《中国不高兴》的作者是高兴,书一出笼,就热卖了。名利双收,谁说不高兴?可我在前天的《一虎一席谈》看到有几个作者也不怎么高兴,因为大多读者群误读他们书中的内涵。

  说到文人不高兴这个群体。其实从广义来讲,教师和记者也算那个圈子里的人。可我还是单独拿来说一说。作为我们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面对着这教育化向产业化的方向。很难有几个耐得得住寂寞搞教学,这不能怪他们。你看看,学校的党支书和校长都是些什么人,是外行领导内行。再说,教师的工资与公务员比起来,级别更不是一个等次,去年,重庆教师罢课,得到的答复:那你为什么不去考公务员。听到这话,已经非常不高兴。再顺便说一说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范跑跑老师,为了教育学生让他们学会自保手段,用了一个极端的比方,却在社会产生不良影响,硬是把他的饭碗端掉了。还有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教授,在讲课中,说了一些伤害政府的话,却被他的学生告密,整到公安局去。一个搞思想教育者,却没有思想自由,还能谈啥高兴?

  记者,这个圈子的人,日子是最难混的。又没有新闻法可参照的作法,宪法又太笼统了,说假话,现代人变得聪明,难忽悠了,这没人听的事又没多新闻价值;说真话,中宣部那一关又通不过,特别给政府抹黑的事件更是如此。有些大胆的记者不顾一切,就有可能面临被报复的危险,去年就暴露了几起记者被抓事件。这心中的压抑,只有他们知道,这就为什么焦国标以前一篇《讨伐中宣部》在网上迅速流传的原因。

  现在再来说一说医生这个群体,现在医患关系那种不信任感,已经成了每一个老百姓心中的“痛”。以前医改,简直是把病人当作产业来开发。一切是一个钱字。我记得有一个病人是化了500百万,最后还是被整死了,还有一个民工的妻子生孩子,他死活不签字,最后丢了两条人命。我们很多人把这一切的责任,抛给了医生。其实医生也不容易,他们也不过是受雇的群体,很多的情况他们作不了主。特别发生法律纠纷,他们必须先证明自己是无过错方,否则就面临赔偿。在很多紧急情况下,他们先自保,免得惹火上身。再时不时,很多治不起病的孩子丢到医院,父母跑了。你说医生碰到这事,啥办?不治,面临医德的压力;治吧,这巨额医疗费,找谁要?由此可见,医生的心情是啥样了。

  开发商怎样?他们,我用一个词概括,是“乐极生悲”,想到06年和07年,房价一个劲地往上涨。赚到的钱,拼命地挣着圈地。现怎样?一场金融风波,把他们整得找不着北了。现大量存货房囤积在那里,圈的高价地,又不敢开发。现房民一个个扛着等降价,周久耕想为他们撑一下腰,到最后,连自己都被整下台。现哪一个敢为他们说话?只是,有一些官员绕着圈子讲,“买房就是爱国”的强盗逻辑。可房民不这样想,在这种危机之时,我们还得爱我们人民币要紧。现在他们的日子只能扛着过,目前样子来说,无论如何谈不上“高兴”的二字了。

  “的哥”也是社会一大群体,他们是一个国家形象的标致。他们的工作比一般自由,但是自由又怎样?不敢休息,太阳一出山,就必要先付300多元的成本。去年,重庆“的哥”罢运势头影响到全国。尽管他们日夜劳作,上缴公司的永远是大头,他们也就是落个零头。你说他们舒服吗?再说国际油价涨的时侯,国内油价也就一个疯得往上涨;跌的时侯,半天没动静,想起来,他们就恼火。不说,典型的中国不高兴。

  现在该说说企业老板,在目前来说,他们也是最难过的。一方面,外销受困;另一方面,内需不足。订单缺少,生存难以为继。就是能撑着的一部份老板,那个新版《劳动合同法》,也是让他们烦恼不已。现在很多员工的思想,专钻法律的空子,上班不干事,逼着老板炒掉他们,目的为了拿那一点赔偿款。老板特痛恨这种员工,但是,没办法,我是经常目睹这类事情。再这些企业,又要面临着海关、税务、工商、消防、劳动局各方面兼顾的压力。当老板,难啊!

  大学生,现在怎么样?昔日时代的骄子,今天成了社会弃儿。在人才市场上,本是朝气蓬勃的脸上,看到都是满脸忧伤。本来,背着这个高昂的学费毕业之后,现可让家送一口气。现在,连卖肉、掏粪都得有硕士竞争。有时,在人才市上看到招聘人事那种得意和审视的眼光,那滋味我是非常理解。现在,又一下子冒出那么多骗子的劳务市场,光防骗也就够恼人,更不必谈什么高兴的心情。

  现在该说说我们这些屁民,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才是社会不高兴的主流。用闲钱投资一点股票和基金,没想到一个劲缩水。想买房,又死扛不降价。有些被骗上钩的,承诺和事实是两回事。想打工又找不着事,能承诺的又是骗子。去走鬼吧!又遭到城管围追堵截。上交那么多年税,那些为我们办事的仆人一个个劲往家贪,并且贪的钱流到国外消费。现在国家被整得这个样子,老百姓让他们实行财产申报,没想到却整出那么一句伤人心的话来,这老百姓怎么高兴起来。上网发泄一下,又经常遭到删贴。所以,我要把解晓东那首“咱老百姓,今个儿真高兴”,改为“咱老百姓,今日不高兴”该是符合事实。

  本想说说,被剥夺政治权利那部份人。我又怕我惹上教唆犯的嫌疑,现就说说社会暴光那几件事。曾经轰动一时,佘祥林的杀妻案,及后来的张绍友杀人案,硬是把良人整成犯人。还有发生广东许霆一案,柜员机发生故障,取走了不属于17.7万元,开始依法判决为无期徒刑。社会人都想不明白,那些用公权力贪几亿元的罪犯只判几年完事,这区区送上手的17.7万元却判无期。这算什么法?就是算我们在一边的旁观者的老百姓都不服,何况他们呢?

  这一路说下来,还有从事色情行业吃饭这一群体。在这经济危机之际,他们也面临压力。现在男人挣不到钱的今天,只得在这方面省着化。不是说,浙江有一个老板包了五大奶,为了省开支,现只留一个。为了留下最优秀,还找评委评定,在进行三轮才艺涛汰后,被涛汰的一个原始奶,心中不平衡,说是为了共事一场,借最后一次出游留过纪念,在路上,直接把车冲进山谷,干脆来一个车毁人亡。现在连很多女大学,在这难找工作之际。干脆来一个:“找工不如找公”。你看,男人有钱这个群体,就如同蛋糕在变小,现在又争着那么多人吃。你说这争着那部份人心情能好到那里去?

  我这一环视下来,刚好看到我儿子,他们这个群体的小学生,应该高兴才对。可大家错了!我是一个对儿子最放松的家长。这一连考试语文成绩都是20多分,我都没怎么说他。周未两天玩下来,作业一直留到星期天晚上做,有次睡着,作业没做完。第二天一早他怎么说不去上学,没办法,我这当老爸只好当枪手使。第二天,我儿子拿着作业本跟我讲:爸爸,你看,这几个**,是你做错了!再看看他们的考卷,这哪里是2年级所考的题目,这不是拿孩子往死里整。我问他:“那你们班最高的分数是多少?”“96分!”说真话,我儿子在他们同龄比起来,我自认为不算差的。你说那一群考高分的小孩,该下多少时间和功夫。连我儿子整天叫出很累,一叫他做家庭作业,马上就不高兴,可想他们另外一些还学钢琴、美术、外语的孩子,他们的感觉怎样?

  已经写了两天“不高兴”的人和事,差点把重要一个群体漏掉,那是军队。军队的职责是什么,是保家卫国。他们的价值只能在战争中体现出来,可是这三十年间,基本无战事。有能力,想出头部份人,却没有地方试展拳脚。以前台湾在陈水扁掌权时,他们闹过台湾独立,两岸局势一度紧张,很多军官磨拳擦掌;现到小马哥掌权,军事对抗基本已经结束。现与日本在钓鱼岛主权争夺一事,我的估计也不可能扩大为全面军事对抗。与美国对抗更不可能,只不过在适应时候,渲染一下民族情绪,刺激爱国者的神经而矣。想到十年前,美国把我国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从三个不同的地方用导弹炸毁,中国都这样闷下来,你说现在还有比这更大的事。俄罗斯这个国家,我们也是惹不起的,四十年前,好战的老毛在珍宝岛一战,也只是小打小闹一下。今年,俄罗斯用500百炮弹炸沉中国商船,不也这样闷下来了。泱泱大国,连一艘航空母舰没有,如果,大规模战争真正打起来,在军事力量对比上,我们就已经输了,因此,我理解中国军人的不高兴。想到二十年前,军队镇压那场学生“暴乱”,在取得那场生命存亡决定的胜利的刹那,我们似乎感觉到中国军队的强大。到现在那么多年,国家领导人也不纪念一下他们的功绩,这军人能“高兴”吗?今年是20周年,至少也要把获得37名共和国卫士,在6.4那天再展示一下昔日的军威,否则,他们真的有点不高兴了。

  现说完大陆,我们再说一下台湾“不高兴”的事,它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份,漏掉他们是不完整。大陆人对台湾的印象有两种不同态度。一种是,台湾已实行民选国家,多党竞争上台,多好!人民真正可以当家作主,并且在野党可以监督执政党,贪污也就不那容易。另一种是,什么民主?整天乱哄哄,蓝绿阵营那种势均力敌的对抗,能把国家搞好吗?腐败,更不必说,看陈水扁就知道。这种屁股决定立场的观念,谁也说服不了谁。

  是啊!台湾的民主是走在我们前面,但所表现出来一切,也没让台湾人高兴。5年前,那一次3.19枪击案,给连战主席留下终生遗憾,并且支持他的民众整整痛苦四年。另一阵营,以前支持阿扁那一部人,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他所表现那贪婪样子,几乎把他们党的名声都毁了,他们心中一个字——“恨”呀!

  小马哥,现统领这块民主不成熟的地方,也够他烦的。在网络上,我看到这么一个段了,不论真假,也许说明一个事实。“一天半夜,胡总书记烦着睡不觉,于是打电话给小马哥,说:”马总统,你好!你能不能把大陆一起帮我管起来算了。‘小马哥回答说:“我这一摊事,已经够烦了。’”在这个段子中,我们看出海峡两岸有某种共性。

  中国人说完,再来说说中国鬼吧!我所说的“鬼”是中性词,与“人”对应,不是对他们不敬,望读者谅解。我就把他们当作有灵魂存在,根据他们生前的一切,来揣摩他们现在的心理。鬼这么多,我只能找中国头号鬼说事。

  被我们称为“国父”的孙中山先生,他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坚定者,他进行过二次护法运动,为了“和谐”,他连总统位子都可以放得下。这样一位民主的坚定者,他的跟随者蒋先生,却没有继承他的衣钵,他的独裁,失去民主推进好机会。现在,他曾经提出“联俄容共”的口号,这个“共”却无法接受他的理念。前几年,毫不容易拍了一部《走向共和》的电视连续剧,是以他为主角的,可出世不久,就遭到封杀。九泉之下,他能高兴吗?

  曾经被大陆一度妖魔化的蒋介石先生,在抗日战争胜利的一刹那,他是以“民族大英雄”展示于世界的。四年之后,这英雄也变为狗熊。在退居台湾这一隅的岁月里,反攻大陆的计划一直留到他的儿子。死时,听说都没落土,等着回大陆再落土。现在,台湾的天下,早已不是蒋家的天下,反攻大陆的愿望只能成为历史。和平解放台湾还不知道到哪一代人?目前,国共谈判条件,首先得坚持“一中”的原则。这“一中”首先得坚持共产党领导,在角色中,就是老子和儿子的谈判,不是兄弟之间的谈判。九泉之下的蒋先生,谁能了解你的心情?

  蒋先生的老对头,中国民族的“大救星”——毛泽东,一生为了革命失去多个亲人,最后连他的亲儿子都搭上。这个生前捧为“神”,到现在还难请下“神”坛的他,这个“一句顶一万句”的神,在中国大部份人民心理,谁也不能说他的坏话。他的“神”威已经影响到几代人。但是,他所奉为经典“階級斗争”的理论,早已被“和平演变”了。他生前所割的资本主义的尾巴,现长得比正宗的资本主义还象。一生打倒那么多“反革命”,没想到,在他死之后,他的妻子也成了“反革命”,自己也就落个“反革命家属”的称号。到今天,有人想对他夫人,江青一伙平反。不知九泉之下的他,是听到高兴,还是不高兴?

  曾被毛主席指定“你办事,我放心”的接班人——华国锋,现80后青年,很少知道。要算领导层,他应该是真正第二代人。这位老实巴交,心无城府的他,他的两个“凡是”,怎么敌得过老谋深算的“邓理”。毛主席对他的信任,他却没完成主席的遗愿,他只能在九泉之下向主席哭诉去吧!

  有过“三起三落”的他——鄧小平,他用“改革开放”替代“階級斗争”,把中国带入新的历史方向。生前,他享有“小平,您好!”的美誉;也听过几次“打倒鄧小平”的呼声。他没当过一把手,但却被称为第二代领导人,这是他个人的威性。他所用的“猫论”,是让一部份先富起来的富人,带动后面的穷人。这美好的愿望,在现实上,却变为“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对“猫论”的批判,已经成为社会主流,包括我本人在内,九泉之下的他,不知他有何感想?

  曾为另一胡总书记的他——胡耀邦,他在“拔乱反正”过程中,作出重大贡献。他那昙花一现的民主气氛,在中国人的心中,已留下永远的“痛”。他是带着冤屈下台,随着他的死,为中国带来一场史无前例的民主运动。二十年后的今天,有人开始撰文纪念他,九泉之下的他,能否得到一些心理的慰藉?

  另一位总书记,也当过总理的他——赴紫阳,他生前也有过“要吃粮,找紫阳”的美誉。他在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他站在“动乱”学生一边,与党成了对立面。合法程序都没经过,就把他的总书记给下了,随即被软禁起来,直至成了地下鬼。二十年前那次运动,断送他的政治前程,好在历史是后人写,九泉之下的他,不知他想开了没有?

  今天,是刚好诞生百年的他——蒋经国,48年在上海“打老虎”失败后,在台湾励精图治,死之前,实行独裁向民主的转变,开放党禁和报禁。在他死之后,国民党曾有8年的失政时期,这是中国政权两度更迭,唯一没有发生杀人的流血事件。我佩服他的胸襟,对权力迷恋是每一个中国人走不出去的心结,他的榜样将会影响后来的领导者。不管中国的民主之路走得怎样,在以后的岁月不管将如何变形,但必定这是中国几千年第一次尝试。虽然,今天的台湾乱象,有各种各样情况出现,但这必定是民主的稚形,不知九泉之他会有何感想?现在,在大陆有很多学者,在撰文纪念他。

  我从胡总书记说到我儿子,从大陆说到台湾,从人说到鬼,基本概括完了所有中国人的情感心结。对于“中国不高兴”这本身是一个虚命题,每一个人都有“高兴”和“不高兴”的时候。我这不过是借名写的一篇反思之作,耐心看完本文的读者,不知道你们感想如何,如果你们是“高兴”一族的话,是否看完之后变得“不高兴”,不过没关系,我到希望你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写一篇“中国高兴”的文章来, 到时,我一定拜读。

  写于2009年4月14日

  作者:佘开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也谈“中国不高兴”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0年03月14日 星期日 @ 05:55:29

    1

    管到所有中国人都“不高兴”是要有“本事”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