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我在精神病院的日日夜夜

  1994年大连招考国家公务员,里面有一个是报考公安机关的,招一百名公安警察,李扬报名,通过了笔试、面试、身体健康检查、政审,过五关斩六将,终于成为一名警察。要知道在北方,人们对警察行业又恨又爱,恨的是警察行风不好,爱的是警察权力大,可谓人人都骂警察,人人都想当警察;李扬当警察是年轻气盛,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其他人报名当警察想法很多,可以理解,许多人暗暗下决心要混出样儿来,甚至有些人的目标是当公安局长;李扬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全国优秀公安民警,知道这个理想太大了点,可人活着总要有个目标吧!

  怎耐李扬是个幼稚天真的人,当了十年警察,一分钱没有贪污,日子过得清贫,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也能悠然自得;可是由于长年在公安机关工作,发觉公安工作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商品社会,人人都想腐败,都想贪点钱,李扬理解这种风气;但李扬难以容忍的是,许多警察把酒色财气的获得,建立在普通人民群众身上;面对这种情况,李扬一方面装老实人、不引人注目,一方面把许多阴暗的东西记了下来,并反复研究思考。在2000年的时候,李扬觉得差不多了,便开始撰写有关公安机关的许多事情,对其进行理论上的总结,并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

  由于李扬是国家公务员,按照组织原则,反映问题是要逐级上报的,所以材料先交到科里、处里、局里、厅里、部里,最后交到了中央;李扬在这个问题上用了一点心眼儿,就是随着材料上交级别的提高,内容也在不断增加;开始上交的材料只有一万多字,等到上交至中央时,李扬的材料已经充实到八万字左右;李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希望下面的领导们掌握全部情况,这样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然而一些看了《情况反映》的人警告李扬:“你会没命的,一定要保重!”李扬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勾当,所以开始撰写材料时,就跑到精神病院声称自己得了精神病,要求医生们给予治疗;大连精神病院也叫第七人民医院,接待李扬的是一个女专家,叫李春,四、五十岁的样子,她听完李扬自述病情后,果断认为李扬没病,肯定是因为犯了错误要被开除,所以跑精神病院装疯;她虽然给李扬开了药,但在病历记录上,却连李扬存在心理问题也不承认。

  李扬愁坏了。给她看自己写得材料,谁知她坚决拒绝,就是不看;李扬坚信东方不亮西方亮,又找了一个叫王树本的副主任医师,是个退休反聘的老大夫,他听了李扬的自述,也不认为李扬存在精神病,怎么办?李扬便在第二天,到他负责的病房找他,王医生不在,李扬便把自己写的材料放在了他的护士站,请护士们转交;李扬知道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料定护士们会看,而且李扬有把握她们看后会大吃一惊,等到王树本医生看时,已经被护士们烘托的兴趣大增。果然,第二个星期,轮到王树本医生值门诊班时,王医生对李扬刮目相看,也认真地和李扬讨论《情况反映》这份材料,他也怕李扬被打击报复,加上李扬对自己的病情做了更加夸张的描述,王树本医生下的诊断是“适应障碍”。李扬回去查阅半天资料,发现适应障碍好象不属于精神病,不过既然已经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了,也算是成功了一小步!

  2001年上半年,随着材料交到中央,李扬身边多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当时李扬不相信世上有催眠术,甚至跟其中一个叫阵:“催眠术是西方唯心主义的东西,哪儿有催眠术,你催眠我一个看看!”后来李扬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无知者无畏”,李扬什么都想到了,什么都做了预防,还是栽了一个大跟头;一些相识人的提醒终于灵验了,等李扬明白过来,为时已晚,因为不仅自己踏上奈河桥,还连累了许多人,李扬没想到世上有如此邪恶的人。2002年夏天吧,明白一切的李扬跑到精神病院,坚决要求到精神科去治疗,王树本医生不同意,当时的李扬情绪非常冲动,王树本医生无耐之下,在病历中写道:“患者本人强烈要求去精神科治疗。”并把这句写在病历上的话给李扬看了,并声明一切后果李扬自负;李扬兴冲冲地到精神科报到了,先保住命再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从此李扬常去大连精神病院看病,接着开始在海外发表文章。李扬做什么事情,都是先想失败了怎么办的人,做出重大决定时,都反复考虑后果是什么,如何预防。那份八万字的《情况反映》,李扬投寄到海外网站《新世纪》,反响不错,天南海北的人打电话来;从此李扬在海外投稿不断,经常看海外网站的人,也知道了李扬的名字,而海外网站的编辑们,也大多知道了李扬李扬的文章被海外各网站转载。李扬不是要出名,而是先引起别人的注意,避免悄无声息地消失。

  2004年8月下旬吧,李扬被六、七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绑进了大连精神病院,这种事情早晚要发生的,李扬在开始时就做好了准备,毕竟在精神病院呆着,比在监狱呆着要强吧?!李扬住院的第二天吧,听医院的医生护士们讲,江澤民来大连了,接着在住院期间看电视时,得知江澤民辞去军委主席一职。这是李扬在精神病院知道的最大的事情。刚到医院时,李扬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害怕,想抽烟放松一下心情,被护士们告知,患者只能在厕所抽烟,而且每天定量,不许超过十根,抽烟的时间也是有限制的,早中晚三次,每次不超过一个小时;李扬烟瘾很大的,一天两包烟,面对如此苛刻规定,可以想象那种痛苦;本来抽烟是一种悠然自得的事情,然而在精神病院里面,限时、限量、限地,抽烟的乐趣所剩无已。

  大连精神病院的病房厕所很大,大约二十多平方米吧,三分之一是蹲厕,其它地方就是抽烟的场所了;抽烟的和大便的面对面,大眼瞪小眼,一排人在使劲拉屎,另一群人在使劲鼓烟,双方就这样对视着。抽烟的人拼命抽,连大便的味道一起吸到肺中,因为到了一个小时,护士们就声色俱苈地命令患者熄火。哪个患者敢不听指挥,第二天便没有烟抽,这还是轻的,甚至一个星期没有烟抽,有烟瘾的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有些患者有烟瘾,一天十根烟根本不够,另一些人家穷,或者是家人几个月不来看望,手中没有烟可抽,怎么办?他们就在厕所的地上捡别人的烟头,然后狠命的吸上两口。李扬看他们挺可怜的,常常把烟头递给他们,谁知这些患者记住了李扬,常常在李扬抽到一半时,就伸手来要,有时几近于抢;没办法,李扬也学别人的样子,抽完烟后,往厕所地上一扔,再也不敢给他们烟头了。李扬常常吓唬家人:“如果你们不常来给我送烟,我就和他们一样,捡地上的烟头!”家人害怕李扬沦落到如此地步,所以隔三差五地就来送烟,直接交到李扬手里,避免医院看到没收。

  医院中的病人,有一半是比较清醒的,都是些老病号,几近几出医院,和医生护士们都熟了,常常偷藏打火机进来,趁着护士们不注意,在病房、在厕所抽,经常是夜里面护士们半睡时,老病号们便在房内过烟瘾,护士们夜里查房时,闻到烟味,却查不出是谁抽的烟,因为没人承认;而护士们经常把患者们集中在厕所,然后搜查病房,看谁藏了打火机,不仅没收,而且停止发烟,把那些清醒的老病号憋得嗷嗷叫,死皮赖脸地纠缠护士长,声称下次不敢了,可下次还是夜里偷着抽。在精神病院,藏有打火机,而且烟不断的人,都是比较机灵、比较清醒、比较没脸的老病号。李扬事后分析,医院只所以如此严格规定,是怕哪个患者思维混乱的时候,用打火机把床和被点着了,要知道精神病院里面到处是铁门和铁窗栅栏,一旦着火,伤亡必很惨重。

  医院开饭也是很特色。早晨护士喊起床,患者们便集中到食堂门口(每层楼都有个食堂),铁门一开,峰涌而入,争着抢着吃饭,晚到的甚至没饭吃;中午、下午的饭亦是如此;其实饭菜质量并不高,刚进去的人根本没有胃口吃这种饭菜,李扬刚进去的时候,嫌饭菜质量不好,有个小护士以为李扬闹绝食,警告李扬

  “你要是不吃饭,我们可有办法,往你鼻子里面插个管子,硬往里倒。”

  李扬吓坏了,这要是插坏了食管,不又添个病嘛!所以解释:

  “我刚来,没胃口,很快就会好的。”

  结果过了几天,李扬和其他患者一样,快到开饭时,挤在铁门门口,就准备冲进去大吃一顿。不知为什么,李扬在医院里面时,胃口出奇地好,很快便把自己吃成个大胖子,李扬一米八六,体重八十公斤,到出院时将近一百公斤了,可医院的饭菜质量是真的不好啊,而李扬这么能吃,是因为被关在医院无所事事,吃饭成了最大的乐趣。

  一个月有两次饺子或包子,李扬是拼命地吃,速度蛮快的,每次都撑得动不了;有些患者更狠,捡别人扔的皮儿吃,甚至拿个碗向别人乞讨,常常被护士们恫吓。家中有父母的患者,常常给患者送一些小菜啊、咸菜啊什么的,甚至花钱给患者订奶订鸡蛋,一订就是一个月的,而有些患者拿这些去跟其他患者换烟抽,要知道,在精神病院中,患者最大的财富就是拥有香烟,所以一根烟能换到一个鸡蛋呢!李扬观察很久,大多数患者在住院期间,体形没有大的变化,象李扬这样吃成个胖子的是少数;现在回忆起来真奇怪,李扬那时怎么那么能吃?!

  在精神病院中,比较清醒的一群人,是酒精中毒患者,他们是因为长期大量喝酒,导致出现幻觉和幻听,开始时好治,住院一段时间就正常了,然而他们一出去就喝,过一年半载再进来,这些人往往最后死在酒上,没几个善终的;其次比较清醒的是精神分裂偏执型,他们往往大多数情况明白,却在一个或几个问题上想不开。李扬住院期间,来了一个思维都糊涂的人,被绑在床上和他太太对骂:

  “这个家谁说了算?”

  他太太站在病房门口气得喊:“你看谁说了算!”

  没几天他就清醒了,待人接物正常了,但他总是强调自己的父亲是大老板,自己有几个企业,李扬刚开始相信他,还想跟他混呢,因为听起来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儿,可和他聊了几次,他居然告诉李扬,大连西太平洋石化公司是他家的产业,他出院后就去当总经理了。李扬这才明白,是有病;因为大连西太平洋公司资产多少亿,是国有企业;李扬出院时还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他出院后,真的到西太平洋石化公司上班去,会不会被那儿的保安再绑进来?!

  李扬刚进医院时,按着护士的指点,跑到厕所抽烟,看着周围的一群人有点害怕,怕他们谁上来打李扬一顿。这时有个长得很壮实、皮肤发黑、留小平头,大约四十多岁的人,询问李扬

  “你什么病?”

  李扬胆怯地回答:“精神病。”

  他又问:“你怎么进来的?”

  李扬回答:“被自称为国家安全服务的人绑进来的。”

  因为绑李扬进医院的几个大汉自称:“我们是为国家安全服务的。”所以李扬认为应该是国安吧!李扬当时挺奇怪,难道要在精神病院审问自己?!看对方长得挺凶,不过他没有打人,李扬这才放心了,大概国安在精神病院审问犯人时不打人吧!过了没几天,此人搬到李扬的病房,和他细聊之下,才知道这也是个精神分裂偏执型,因为他说有人在他大脑中安装了控制器,公安局对他的任何思维都能知道,并且能控制他,他介绍自己曾到上海市大闹,结果惊动了党中央,他还无比仇恨地说大连公安局一个领导迫害他。李扬一看,病得不轻,便和他解释,目前的科学技术,还无法控制人类的大脑,世上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摇控人类的大脑,你所听到和想象的东西,都是出于一种幻听和幻觉。谁知旁边一个患者说:

  “确实有控制大脑的东西,可以感知人的思维活动。”

  这里面精神分裂偏执型最严重的一个,四十多岁,已经无法生活自理了。他自称和一些中央领导有亲属关系,还和某个中央领导家人结婚了,他住院前经常和这些中央领导见面;其实这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所谓的中央领导们,都是开国元郧,他们骨头渣子都没了,这个患者还和他们的姐妹结婚了;李扬询问他,知道不知道这些人死了几十年了?他一愣,马上又开始说这些人没死,都在中央工作呢。李扬看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他能说出几个版本,知道此人无药可救了。别的患者告诉李扬,医院在接待见习学生时,常常请这位患者上讲台,让他讲自己的故事,每届实习生们都是听后哈哈大笑,体会到了典型的精神分裂偏执型。

  有个患者在李扬后面住院,刚进来时也是胡说八道。他清醒后告诉李扬,自己糊涂时,一直以为自己在和李鸿誌斗,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他在家拼命地写呀、画啊,还用菜刀砍家具,他太太一看就知道他又犯病了,便找人绑他住院了;此患者清醒很快,李扬和他聊天发现,他之所以反复发作,一是出院就不吃药,二是总熬夜和人下象棋;李扬告诉他,这两点不解决,你会不断进出精神病院的。他开始得病的原因,是因为岳父得重病,他这个女婿整整一个星期没睡觉,一直陪护他的岳父,最后积劳成疾。他太太知道这点,所以没和他离婚,再说他们的儿子在旅顺上大专呢,人都过半辈子了,还离什么?他犯病的时候倒是想离婚,但他太太不同意,他遇上一个不错的太太。

  在精神病院里,最可怜的是父母都不在世的患者,兄弟姐妹很少来探望,他们的财产都在兄弟姐妹手中,他们因为是在工作期间得病的,所以单位承担大部分费用,由于家人很少来看望,甚至根本不露面,这些患者只能捡烟头抽,只能吃医院的清水寡汤。有个三十岁的男子,因为单位出大部分钱,所以他弟弟根本不见他,他的弟弟把哥哥的房子租出去,却不给他住院的任何费用,以至于他的主治医生常常把电话打到他弟弟的单位要钱。这样的人,在大连精神病院有一些;从健康程度来看,符合出院条件,因为一切正常了,但由于没人来领,所以医院不敢放其出去,因为患者在精神病医院时,医院是监护人,如果患者出了问题,医院是要负责任的。李扬发现,在精神病院的患者们,自身的权益常常被侵犯,却无任何人或组织来维护他们的权益,社会象扔垃圾一样把他们抛弃了。

  来住院的患者进来时有两种情况,一是被人绑进来的,二是被家人骗进来的。被绑进来的好说,进来后直接绑到床上,因为除了李扬,其他人一松开就反抗;而被家人骗进来的就难一些,他们或是到医院门口要跑,或是在病房门口要跑,这时男护士人手不够了,便经常挑比较清醒的患者帮忙,大家一起使劲把他们拽进来,再把他们绑到床上。有一次,一个建筑设计师初犯病,他太太在病房陪着他,结果在厕所洗脸时,他把太太的脸往水泥台上撞,把他太太的脸都撞走型了,满脸是血,他太太都磕糊涂了,一个劲儿地问其他患者:

  “这是哪儿啊?”

  护士们和比较清醒的患者涌上去,把他绑在床上,他可真是力大无比,李扬抱着他一条腿,都差点被他踢翻,要知道五、六个男人抱着他呢!后来他比较清醒时,李扬和他聊了两次,发现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有病,就是说不承认自己有病,象他这样不敢面对自己病情的患者,不在少数。住了十天左右,此人就出院了,李扬估计他还得进来,因为任何不承认自己有病的人,基本都是反复发作,这是一个规律。

  还有一个南方人,曾因燥狂症住院过,他青年时因失恋得的病,治好后便来大连做小生意,一直做到家产一百多万,雇了几个大学生为他工作;他前两年犯过一次病,住在徐主任的病房,出院后便经常联系徐主任,希望得到及时治疗,住院时也方便照顾他;这次他犯病住院是在夜间,徐主任不在,他死活不躺在床上,值班男护士看绑不住他,便来找李扬帮忙,李扬含蓄地表达自己是个病人,不应该、也不愿意做这种事时,那个男护士恳求李扬帮忙,人家都如此低声下气求助,李扬没办法了,拿着绳子过去了;这个南方人一看高大的李扬,吓坏了,因为他头次住院有过被绑的经历,看到高大的李扬帮助护士绑他,他吓得赶紧说:

  “你们别这样,我让绑就是了!”

  说着自己主动躺在了床上。这个患燥狂的南方人很喜欢和李扬聊天,因为认识病房主任,得以经常出去忙自己业务,回来时就给李扬带点好吃的。他有一次说:

  “我记得刚住院时,你拿着绳子要绑我,所以我一下子记住你了!”

  他的话吓坏李扬了,要是他始终不清醒,再记李扬的仇怎么办?从那儿以后,李扬坚决不再参与这种事了!

  李扬住院时,主治医生是个叫黄伟的男青年,他负责给李扬开药看病,后来得知他刚进来,还没有开药方的资格,每次给李扬开药,用的都是别的大夫的印章。李扬住院几天后,母亲来看李扬李扬控制不住情绪,和母亲吵了几句;结果有个值班男大夫给李扬加药量了,本来一次吃两片维思通,一日三次,他给加到每次四片维思通,一日三次;他的理由是李扬病得很重,这让李扬很不满意,因为家人之间吵架的有的是,仅仅因此判断李扬病重,有点过份了;后来老病友告诉李扬,他是医生家属,所以照顾进精神病院烧锅炉,后来自学成材,转正当医生了。我靠!

  由于大量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导致李扬产生药源性锥体外系反应,以类帕金森氏症最为常见,表现为运动不能、肌张力高、震颤和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等。李扬的具体表现是,日夜无法睡觉,浑身难受,痛苦的撞墙,到最后时,哀求医院给打安定针,因为安定药不起作用了。李扬每次跟黄伟医生说此事,黄伟医生都说:

  “没办法,自己挺着吧!”

  主治医生黄伟面对李扬的多次哀求,一次在病房走廊笑着指着李扬的脸说:

  “我要拿你做个试验!”

  有次李扬被药源性锥外系反应折磨得大喊大叫,第二天徐主任来查房,黄伟、护士长和一个女大夫都陪着,李扬向徐主任诉说自己的痛苦,徐主任说了句:“锥体外系反应。”并告诉黄伟,给李扬吃安坦缓解。

  然而李扬住了一百多天医院,黄伟愣是一片安坦没给李扬吃,也就是说近一百天时间,李扬都是在无法睡觉的抓狂中渡过的;每个深夜,李扬都在厕所来回渡步,烦燥得要发疯,值夜班护士们求李扬

  “你要不回去睡觉,被领导查出来,是要扣我们奖金的。”

  李扬只好痛苦地躺回床上,咬牙硬挺!当母亲来接李扬出院时,黄伟医生告诉母亲:

  “他病得很重,需要长期住院!”

  母亲差点听他的,要不是李扬坚决闹着出院,再住下去就被黄伟治废了!李扬出院后,仍然无法睡觉,吃两片佳静安定,才睡两个小时。父母愁坏了,一夜一夜地陪李扬呆着,最后李扬受不了了,拉着母亲到精神病院找徐主任,坚决要求住院,并诉说了自己的痛苦,徐主任诧异地问:

  “你没吃安坦吗?我已经告诉黄伟了!”

  随后给李扬开了一瓶安坦。李扬回家后服了安坦,这才平静了下来。然而这一百多天的折磨,导致李扬患上了严重的睡眠障碍,经常夜不能寐,经常跑到大连精神病院寻求治疗,吃遍了精神病院的各种药物,却无法解决这一问题了。2009年的李扬,甚至开始买精神病学书籍,通过掌握的心理学知识,刻苦研究催眠术和精神病学,以解决自己被折磨出的问题。李扬不敢说黄伟故意这样做,目的是惩罚李扬向海外投稿,因为李扬没有证据;但黄伟确实是个缺乏职业道德的医生。

  李扬今晚就是在网吧渡过的,因为这样整夜无法入睡的情况,太普通了,李扬不知应该责怪谁?!

  作者:李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我在精神病院的日日夜夜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弼马温 说:,

    2009年04月26日 星期日 @ 16:49:45

    1

    看了李先生的文章。心理面百感交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先生的文章写的好,清楚、通俗、举重若轻还时不时的很幽默。看先生的文章很难相信先生所描述的情况是真实的。总觉得是现代版的《狂人日记》。但这么多细节的描写,不信也不行了。

    可惜敝人才疏位卑,不能为李先生做些什么。只能多读您的文章,希望您早日摆脱困境,过一种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另外,建议先生可以试着把您的遭遇投稿给一些编剧导演。故事性很强,不拍出来可惜了。也许对您现在的情况也能有一些帮助。不知道您能不能看到这些。

    回复

    李扬 在 五月 6th, 2010 04:41:52 回复:

    谢谢您的夸奖,不胜感激。

    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到法国学习心理学和哲学,希望服务社会;
    另外,就是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国度,因为我在这儿享受不到幸福生活。

    愿苍天保佑我中华吧。。。

  2.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15日 星期六 @ 17:26:54

    2

                爱,不只是一个字;
                 也不只是一句承诺;
                 更不只是一次性行为;
                   爱是一生一世。
       
               对民主的爱是和平抗争,
                     甘愿受苦,
                     无怨无悔,
                     直到永远。
    (按照北大教授孙东东的说法,这叫“偏执型精神障碍”。我认为将孙东东这样的“坏东东”送进疯人院或者出口海外完全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