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和解”是人类文明

  矛盾的双方要实现和解共存,首先双方都必须有一底线,而且它们有交集(即有共同之底线),其次是双方都情愿,双方都承认与对方是平等的(哪怕是被迫的或一时的也行)。

  人类社会最低的底线就是:都要是人,都要说人话(说话要算数),做人事(做事要负责),不是禽兽,也不是‘非人’(季羡林先生语),我要活也允许他人活,这是人类文明的基本要求。在现代社会里,最低的底线就是自由`平等的人权,这些‘普世价值’。

  交战双方可以谈判,前提是都遵守战争的规则;与强盗`土匪`黑社会““可以谈判,是因为‘盗亦有道’(庄子语,盗也是人),土匪也是人,黑社会也是人类社会(在中外历史上不乏有道之强盗`土匪,也被称为侠客);统治者与被统治者要和解,只有当统治者统治不下去之时,却还想维持生存,并能承认做人的底线时才有可能。

  和解是人类文明。而人与野兽是无法谈判的,只有靠实力来维持平衡。

  俗话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社会黑了就连最低的人类文明规则也不遵守了,就难有和蔼解可言了,这就是龚自珍所描述的‘衰世’(他把社会分为盛世`衰世与乱世):

  “文类治世,名类治世,声音笑貌类治世。黑白杂而五色可废也,似治世之太素;宫羽淆而五色可铄也,似治世之希声;道路荒而畔岸隳也,似治世之荡荡便便;人心混混而无口过也,似治世之不议。左无才相,右无才史,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陇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则非但鲜君子也,抑小人甚鲜。”

  ‘也就是说放眼望去,举世都是平庸窝囊之辈,浑浑噩噩,只知道吃喝玩乐、生物学意义上的存在。表面上看起来典章制度俨然,等级秩序严密,礼仪规范分明,一切都像摸像样,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官方的统计数字处处让人感到繁荣昌盛,似乎前程一片大好。一切都像是盛世,然而人的廉耻心、上进心、作为心都被束缚、被剥夺,整个社会在骨子里失去了生机和活力,一片“万马齐喑”的局面。不要说朝廷没有象样的宰相,军队没有象样的将军,学校没有象样的读书人,田野没有象样的种田人,工场没有象样的工匠,街市没有象样的商人,就连象样的小偷、强盗也都没有。不要说找不到真君子,连真小人也变得稀罕。这就是他概括的“衰世”现象。敏感的龚自珍分明已感受到了“乱世亦竟不远矣”。’(引傅国涌文)。

  当和解之路已绝时,就是革命暴发之日,于是才有了著名的辛亥革命。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和解”是人类文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